在网络讲真相请守住“讲基本真相”这个基点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六月十一日】看到一些同修在油管(youtube)上同修的频道里公开進行修炼讨论,讨论比较玄的东西,吓退了一些常人,起到了反效果。

昨晚,恰好在油管上又看到一个评论。某油管频道在讽刺進化论,而其中有个评论说(大意):“法轮功师父在很多年前就说过人类存在史前文明,但由于中共邪党的作为,中国人对这些不得而知。”

我不知道这条评论究竟是思想不清晰、还是中共五毛故意混在我们之中起反效果,但这些不重要,因为这个现象在我们网络讲真相中不是个例。总结来看,就是在网络讲真相的过程中,超过了常人的普遍承受力。

对真相还没有清醒认识的常人,看到这种言论,直接加强了对大法的负面印象;而对真相已经有认识的常人,如果他的立场不是特别坚定,可能会被这种言论带偏,重新怀疑我们,甚至重新走向反面。

以下是我发现的几种现象及我的观点。

1、不要动不动把师父搬出来

首先请大家不要动不动把师父搬出来,除非是必要的情况,例如在破除“自焚”谎言的时候,可能需要把讲法中关于不要杀生和自杀的内容搬出来,以便澄清事实。

在我观察到的现象中,把师父搬出来,超过半数起到的都是不好的效果。就比如上文中我昨晚看到的那条评论,之前我也看过很多这种主观上想要讲真相的评论,我都能预料到不明白真相的常人(或五毛)要怎么开涮了。这是我们要的讲真相的效果吗?

让常人觉得我们师父很伟大,和让常人只是觉得我们是被迫害的,我们是正义的一方,哪个比较简单呢?

我们只需要破除邪党对我们的污蔑,这个人就明白基本真相了。而把师父搬出来,那么如果这个常人认为我们在搞个人崇拜、在拜佛、我们心目中师父比其它神要高,等等等等,那么你得做多少工作,才能让这个常人发自内心认为,我们不是一个迷信于某个领导的宗教组织、我们的师父真的比历史上所有觉者都要高?是不是要让每个听你这样说的人都要去系统的学法?你是不是打算陪他看完所有讲法,从宇宙正法、历史上的副元神修炼等众多角度来解释师父度人与其他觉者的相同和差异?

网络上有很多无端仇恨者和五毛煽风点火,如果一个常人,脑子里除了原有的来自邪党谎言而对大法有误解之外,因为某个学员讲的过高,又无端生出了新的疑惑。那么,是不是给救人制造了障碍?

往往有一个学员给某个常人造成了认知障碍,之后需要其他同修做多少工作,才能破除先前制造的障碍,然后才能从头开始救那个人。

如果这个常人原本简单的看一下自焚真相,看一下《九评》,或者在国外旅游的时候路过真相展板,就能对大法有正面认识了,我们为什么还要人为地给他们造一个比山还高的门槛呢?

2、不要随意提及超常现象

现在的年轻人,哪怕是得法前的我,尤其是那些能够看到你网络讲真相内容的,也许就是受过一定教育、有能力随时翻墙访问油管等海外网站的人。这些年轻人中,有很多是全世界最不相信超常现象、最死抱着科学教条不放的人。

我们是救人,还是非要破除他们对科学的执着、帮他们成为修炼人呢?一定要纠正他所有的现代观念?如果不是,为什么又要在网络上强行这样做,造成一些本来可以得救的人走向反面呢?这方面的例子我见过很多。

例如(仅用来说明问题,不一定是一个具体例子),在真相影片评论区,一个常人评论说“我不相信修炼,但是我支持法轮功反迫害”。跟普通人比起来,这个人其实已经相当不错了,因为他愿意站出来为大法讲话。但是有时候就会有同修在下面评论,跟这个人说我们可以治病、我们是修炼、我身体的哪个病修炼多久就好了、一个人诚念大法好之后病就好了……而且还跟这个常人争论来争论去,你这不是在跟旧势力一起考验这个人吗?

你直接说“非常感谢你的支持,你非常有正义感,我们大法学员都是一帮修炼内心,不断升华自己道德的人,我们对社会是有益的,如果全社会都能像你这样有良知,中国就不是这样了,中共对我们的迫害就能停止……”然后再祝福他三退保平安——这不就把这个人救了吗?非要再考验他是否相信法轮功可以治病、是否相信世间有神佛且大法弟子是其中一员吗?

3、用常人的感情来讲真相,而不是用抗日神剧式的表现手法

有一次我看到大纪元的某某在油管上直播真相视频。剧情记不清楚了,粗略记忆是,大法弟子被迫害,还要去救度警察。我觉得非常好,边看边在一旁发正念。但是视频播着播着,里面出现了直接触动观众的观念、让很多人接受不了的镜头。看到观众反馈,我的脸都热了。

时事评论中的负面评论,虽然有五毛,但是我也看到一些真实评论。这些评论者的大意是,本来很支持某某,也支持大纪元讲真相,但是这个视频看起来就像传教,所以这些人产生了一些排斥的心理。

我非常理解这帮人,如果我没有走進修炼、我的家人不是大法弟子,我看到这种类似传教的东西,可能我也会产生反感,说不定我也被淘汰了(感谢师父给我安排大法弟子家人,从而让小时候的我避免了走向对立面)。

试想一下,如果今天你不是大法弟子,是中国大陆的一个偶尔翻墙看新闻的常人,无神论很严重,各种观念很多,突然看到一个短视频是宣传大法的,演技还比较夸张,就像大陆的抗日神剧那样,一味地塑造大法弟子伟大的形像,你会怎么想?有些人难免会觉得:“哇,是不是太夸张了啊……”

常人很多时候都是感性的,其实我们很多时候何尝不是这样呢?何尝不能利用我们人这一面暂时保留的情,把它正用、发挥好,用来切入常人的心扉呢?电影是靠感人的细节来吸引人,来感化一个人,来重塑一个人的思想的。我们会因为一个小女孩眼巴巴的看着商店里的糖而落泪;我们会因为这个小女孩的妈妈被劳教了,然后这个小女孩被同学们下课的时候在厕所里殴打而义愤填膺;我们会因为看到邪党的警察把细针插進大法弟子的指甲缝里,大法弟子承受无尽的痛苦而感慨。这种剧情只要刻画得够细,让常人切身体会到大法弟子被迫害的可怕、悲痛,让常人为我们的遭遇而愤慨,就足以救度世人了。

但是,如果小女孩看到商店里的糖没有落泪,因为修炼人没有执着;小女孩被同学欺负的时候义正词严呵责那些同学,同学们因为小女孩的正念而失去外来因素的控制,当场给她下跪;大法弟子的指甲缝被邪党警察插入细针的时候表现得云淡风轻,还出现了佛光特效,那很多不明真相的人,因为没看到足够的、能够理解的铺垫,就可能反而不理解了,可能就被推开了。

不妨只对常人讲:我们只是一个做好人的团体,我们一味的做好人,我们有时候也会无助,但是我们几十年来坚忍着,因为做好人没有错——我觉得这个立意点才能针对有能力翻墙的年轻人,真的把他们救了。

大家对中国大陆这些有能力翻墙的年轻人的心理世界如果不够了解的,推荐你们上一下大陆的知乎,上知乎的人跟有能力翻墙的人是有很大一部份重叠的。在知乎上,别说神佛了,也别说什么外星人、史前文明了,就算是你稍微说中医哪个药方可能是有效的,都要被人拿出一堆西医理论批判得体无完肤——这帮人坚信科学,坚信自己对世界的理解要超过普通人,坚信世界上所有东西都可以被自己的认知所理解。对这些年轻人,你一说神佛就超出了他的接受能力。只有站在常人的角度,用悲惨的遭遇和残酷的事实真相来清除他们的毒素,避开他们的对科学的执着,发挥他们愿意伸张正义的那一面,他们才能对大法产生正面认识。

我们不是帮助他们去执著的,我们只是在让人明白基本真相,从而达到救人的效果。有能力翻墙的年轻人,也就是最近大陆说的“后浪”,他们有很多的缺点。随着大陆软性文革的启动和信息封锁的一步步升级,他们的世界观已经离信仰、神佛越来越远了,这是这些年轻人的思想毒素、观念和弱点。但与此同时,他们也有人性的闪光点。比起祖辈,他们在社会上自私自利、与人争斗的思想要弱一些。比起现实利益,他们能比上一辈人更加坚守理想、更加坚守他们心中的正义。与其直接摩擦这些年轻人对于科学的执著,为何不去发挥好这一代人的正义感?让他们了解残酷的真相,让他们的正义感变成发自内心的为大法声援?

4、宣传传统文化和神佛不是我们的任务

在微信公众号,在大陆各种社交平台,我经常看到有同修宣传传统文化,例如古人的思想、古人的道德、中医的奇效,然后看到他们在文章的结尾,隐晦的指向大法。然而,这种隐晦的含义只有同修才能参透,对于普通人来说通常毫无意义。

我觉得,象正见网这样讲传统文化的,首先是建立在大法弟子对传统文化的过滤,保证它们真的是传统文化,而不是现代人包装出来为了赚钱的虚伪的传统文化;其次是世人已经很明白这个内容是大法弟子写的,所以在了解传统文化的过程中,就是在感受我们对于传统文化的正见,也是在進一步对大法弟子和大法产生好感。

然而,在大陆的网络环境里,只讲传统文化,不讲大法真相,就是对讲真相资源的纯粹的浪费了。比如我在大陆某个平台上看到一个同修的小站,里面的文章变着法的引用《转法轮》的观点,例如一篇文章是讲植物的感知能力,也有一些人点赞,一直没有被封杀。之所以没有被封杀,是因为连邪党都不觉得这个跟讲真相之间有什么联系,世人就算很喜欢看,又有什么用呢?

还有最近几天邪党在台湾扶持的傀儡韩国瑜被台湾人民罢免,我看到一条非常象出自同修之笔的评论,大意是“韩国瑜被罢免,是万能的神佛的见证”。这种评论如果不被别人知道你是大法弟子还好,顶多是对讲真相没有任何效果;万一被人知道你是大法弟子了,五毛或者心怀仇恨的常人会不会借机污蔑呢?

对于这种事情,如果要评论起到讲真相的效果,可以从这件事引入邪党对台湾统战的思考,例如“中共又少了一枚棋子,经费又白花了”,这是最起码的,然而该评论区里已经有很多常人这样做了,我觉得没必要我们来做了,我们应该進一步把评论引导到相关人员对大法弟子的迫害这方面。如果没有事实依据可以引到这个观点,从而真正讲真相,我觉得倒不如什么也别评论。

5、不必纠正常人对修炼的错误认识以及给他传法

前文提到,有一次我看到油管里一个真相视频评论下,一个常人评论了一句话,他已经对大法产生了正面认识,他说:“我不练功,不过我支持你们。”这个情况我已经在前文说了,直接感谢他,夸赞他站出来说公道话的勇气,有机会的话看看能不能劝退。但是一个同修在回复评论的时候,直接开始跟他传法了,大意是说:“我们主要是修心的,炼功是次要的,你可以试着阅读《转法轮》……”

然后这个常人就开始抵触了,说:“你们去‘炼’就好了,我怕火。”然后那个同修又开始跟他探讨“炼”功和“练”功的区别,却没有了解是否那个常人是否需要了解自焚真相——这个基本真相。

看到同修这几个评论,我真的很伤心。在现实中,缘份大的人确实可以传法给他,但是那是建立在面对面沟通、充分了解对方心态的情况下的。

我觉得油管(youtube)上神韵官方频道在消除对一些常人误解性的评论时,就很值得大家学习。有一次我看到一个英语评论提到中共病毒,大意是担心神韵演出团的中国人传染中共病毒给观众。对此,神韵就用很专业负责的口吻回复说,神韵团队是来自纽约的,跟中国大陆没有关系,然后给了个介绍链接。如果回复说,我们是修炼人,能消灭中共病毒,试想是不是就把这个网友和所有看到评论的人害了?

6、网络讲真相更应该守住“讲基本真相”这个基点

在面对面讲真相中,我们可以充分了解对方此刻的心态,针对性的讲真相,如果对方缘份大、接受力强、对大法好感十足,我们可以根据情况讲高一点,只要对方能接受,起到的是正面效果即可。

然而网络讲真相是不同的。第一,我们很难完全了解对方此时的心态;第二,一句话讲得太高了,对方走了,我们不能像现实中那样伸出手挽留对方然后及时澄清误会;第三,网络评论是公开的,即使你跟对方可以讲得高一点,也要考虑其他看到的人的感受。这些人不一定评论什么,然而一走一过看到了,产生了什么想法,也许就决定了他的未来。

在网络公开讲真相中,我们的每一句话从孤立的角度来看,都不应该超出普通网民能理解的范围,应该紧抓中共对我们的造谣、大法弟子被迫害的惨状、大法对社会道德提升的益处等世人能完全接受的角度来讲,不应该讲超过普通常人理解范围的事情。毕竟我们最需要救的就是中国大陆被邪党毒害的中国人,他们由于被邪党毒害最深,所以信仰的缺失、对未知领域尤其是神佛的理解障碍也是最大的,我们的每一句超过他们承受范围的话,可能都在冲击他们的观念,从而害了他们。

个人境界有限,仅供参考,请同修慈悲指正。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