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六年前被迫害致死 如今仍是悬案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六月十一日】(明慧网通讯员吉林省报道)二零零四年四月十三日,吉林省长春市法轮功学员姜勇被国保大队绑架,被非法关押在铁北看守所和不知名的黑监狱酷刑折磨,同年七月四日被迫害致死,仅仅八十天,被迫害致死。警察不许家人照相,销毁证据。

“这法轮功真好”

修炼法轮功之前,姜勇脾气不好,争强好胜,在外面干活,总想要个尖,腿被车碰了一下子,一个多月没好,这样,通过别人介绍,说法轮功祛病健身有奇效,能改变一个人的性格。一九九六年,姜勇开始炼起了法轮功。

修炼一段时间,不知不觉的,姜勇的脾气变得好多了,遇事能忍让宽容了,做事也能为别人着想了,家庭和睦了,腿被车碰的地方也好了。身高一米七的姜勇,变得结实魁梧,有超人体力,也没有任何疾病了。

村里的人说,姜勇好像变了一个人一样,这法轮功真好,能把姜勇改变这么好,这法轮大法还真神奇。

中共迫害 多次被绑架

可是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泽民政治流氓集团疯狂迫害法轮功,姜勇因坚持对真善忍的信仰,多次被绑架,非法拘留,以至劳动教养,遭到各种酷刑折磨。每到中共所谓的敏感日,他便遭到警察骚扰和抓捕,被迫流离失所,有家难回。

长春国保大队及派出所人员不止一次上家骚扰、恐吓,妻子儿子受到严重惊吓,把妻子吓出严重心脏病,儿子回来不敢回家。公安便衣蹲坑、监视,半夜十至十二点蹲在他家门口墙头上大门两旁一边一个人,吓的孩子不敢进院,在这恐吓之中,度日如年。

警察还滥立罪名,践踏人权,株连无辜,把他不修炼的妻子也非法劳动教养一年。二零零三年大约三、四月份,姜勇的妻子被骗到派出所,范姓警察把她关到大铁笼子里。

一九九九年后半年,姜勇去北京信访办说句公道话“法轮大法是正法”利国利民有百利而无一害,被警察非法抓捕两次,非法关押在长春大广拘留所;二零零零年七月份,姜勇去天安门打横幅“法轮大法好”,又被非法拘留,直到被绑架到奋进劳教所,又转入朝阳沟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多,遭到非人折磨;二零零二年三月份,姜勇去北京证实法,被绑架到北京拘留所;二零零二年大约十一月份,姜勇被长春绿园区分局绑架,又遭到酷刑折磨,坐老虎凳、上大挂等。

中共酷刑示意图:上大挂
中共酷刑示意图:上大挂

再次被绑架 八十天被迫害致死

二零零四年四月十三日,姜勇被长春市公安局国保大队绑架,但直到二零零四年四月二十六日,才通知家属。在此期间,姜勇包里的三万元钱和摩托车、手机也不翼而飞。

姜勇被非法拘留后,并没有被立即送往看守所,而被国保大队押去了一个不知名的地方,也就是黑监狱,姜勇遭受了惨绝人寰的迫害,殴打、上大挂、坐老虎凳、电棍电击、钉竹签、灌辣椒水、塑料袋套头窒息等酷刑。姜勇多次被折磨得昏死过去。

酷刑演示:塑料袋套头
酷刑演示:塑料袋套头

连续施酷刑八天后,二零零四年四月二十一日,姜勇被送往铁北第一看守所,因被酷刑折磨伤势过重,第二天,四月二十二日被送长春市公安医院。五月二十六日,他又被送回铁北看守所继续迫害。

二零零四年七月四日,姜勇被迫害致死,在这期间,家属一直要求见人,但恶警都不允许见。七月四日晚八点,看守所通知家属,姜勇“因突发病送医院抢救无效死亡”,并炮制了所谓的“死亡说明书”,想推卸责任,不了了之。

姜勇遗体颈部有两道很深血色勒痕,嘴里有血水溢出,眼发青,胸部青紫,肛门垫着粉色卫生纸。在经历了绝食、野蛮灌食和酷刑迫害后,身材健壮的姜勇已骨瘦如柴。当家属想拍几张照片时,被在场的四十多名恶警野蛮制止,还厮打、推搡家属。

家人难抑内心的悲愤,严词指出:口中溢血是内伤,这是最基本的常识;颈有勒痕,身体青紫是外伤,已不容置疑;肛门部位垫卫生纸,并且不让拍照,看守所说是突发病死亡,倘若心里没鬼、那么拍照害怕什么?!

家属要求返还死者衣物,看守所说扔了,衣物虽微,但仍有财产价值,看守所有何权利灭失他人财物?况且姜勇在被刑讯逼供之时,必会在贴身衣物上留有证据,公安看守所将衣物扔掉,一定是惧怕刑讯逼供的证据被发现而故意毁灭证据。

第二天,家属再见到姜勇遗体时,口内溢血已被处理掉,前胸处有一大片皮肤被漂白过,呈现不正常的青白色,双目已合上,眼皮青紫,停尸间内摆着酒精、药用棉等药用品,现场已经被破坏,这完全暴露了国保支队和铁北看守所企图毁掉罪证,掩盖罪行,推脱罪责的目的。

姜勇被绑架前,身体强壮,结实魁梧,有超人体力,修炼大法后,没患过任何疾病,是人所共知的轴汉子。然而,就是这样一个硬汉被绑架仅仅八十天里,就被活活害死,真是千古奇冤。

长春市公安局和铁北第一看守所警察草菅人命,是杀害法轮功学员姜勇的祸首,参与迫害的警察执法犯法,助纣为虐,是害死姜勇的直接元凶,是执行江氏“打死白打死,打死算自杀”的灭绝政策。

中共酷刑迫害死姜勇,一个信仰真、善、忍的好人,这十六年来,给他的家属带来了极大的悲伤和痛苦。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