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真相、救人中的两件事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六月十日】我和老伴同是一九九六年八月幸运的走入大法中修炼的老弟子。师父说:“只要你能够一直清醒的走过来,一直在修,一直做大法弟子该做的,就了不起,师父就承认你!”[1]修炼中风风雨雨的,讲真相救人是不容易,但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我俩确实做到这三个“一直”,现已修炼二十四个年头。

下面,就说今年年前、年后修炼中救人的两件事。

一、寻找坐轮椅的学生

我和老伴都是高中退休教师,我俩的学生都五、六十岁了,学生们毕业后,一直和我们有联系,很多学生年年过年来看望我俩,他们有什么喜事,如:婚宴、升学宴,我俩都前去祝贺,实际是为了去救人,讲真相,劝“三退”。

两年前,我和老伴参加一个学生儿子的婚宴,那学生告诉我俩:“某某不能来了,他得了脑血栓,瘫痪了,坐轮椅。”后来,我和老伴打出租车去看那学生,找了半天没找到。这之后又去找,也没找到。但我和老伴还想去找他。

在今年过年前,过了小年的第二天,我和老伴就出去,一辆电瓶车停在路边,那司机问我们:“二位上哪儿去呀?”我俩一看,原来是前几天坐他的车,我俩给他讲了大法真相,他特别愿意听,帮他和他的全家人办了“三退”,他还帮他亲属和他的朋友办了“三退”,还要了一大包大法真相资料。他说:“我回去得告诉他们办了三退的事,同时发给他们大法真相资料。”我老伴说:“你能帮助那么多人办了三退,这可是功德无量的事!你积了大德了!”说的他可高兴了。我说:“今天还坐你车。”那司机说:“今天上哪儿去?”我老伴说:“去站前住宅看我的学生。”

司机不解的问:“怎么?老师还去看学生?”我说:“这个学生得病瘫痪了,坐轮椅。”司机说:“毕业几十年的学生得病了,老师还去看,少见。”我老伴说:我们修大法,师父告诉我们:“在各种环境中都得对别人好,与人为善”[2],师父要求弟子讲真相救人,我的学生我更得救。这两年,我和老伴多次找他也没找到,今天还去找他。司机说:“前几天你俩帮我和我们亲朋好友办了三退得救了,想感谢二位还没机会,今天这机会不是来了吗?我们得救了,让你们学生也得救。”我接过话茬说:“你们得救了,别感谢我俩,要感谢你就感谢大法师父李洪志大师。”司机当即高呼:“谢谢李洪志大师!”

这天上午十点钟,我们到达站前街道。因为我老伴腿伤了,走路不太方便,就让他坐在车里,我和司机分别到各住宅楼找那个学生,同时讲真相救人。司机说:“我一定帮你俩做,也讲真相。”我進了一栋楼,挨家挨户问那个学生的住处,都说:“不知道,不认识。”在三楼,我敲了一家的门,出来一位七十多岁的老头,我向他说明来意。他说:“不知道。”我又向他讲大法真相,劝他经常诚念九字吉言:“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有病好病,有灾免灾,劝他“三退”保平安。我正说着,这个受恶党洗脑、毒害太深的老头,满脸凶相,立眉瞪眼,火冒三丈,伸出巴掌突然给我一嘴巴子,气急败坏的吼道:“吃共产党喝共产党,你给我来这个?快滚!”这个被党文化毒害的老头,对我这个八十多岁的老太太,连打带骂,但我一点也不恨他,心生慈悲,只觉的他太可怜。

师父的法明明白白告诉我,大法弟子在完成师父赋予的助师正法救度众生的伟大历史使命中,向内找修心去执。我碰到的这件事,就是检验我这个大法弟子是否能做到忍,是否做到了“打不还手,骂不还口”[3],是否守住了心性,是否高姿态,所以,我碰到的这件事,对我这个大法弟子来说,的的确确是大好事。

到午后一点,我和那位电瓶车司机问遍了附近居民楼,仍然找不到那个学生。接着,去附近派出所,户籍员翻遍户籍簿,也找不到那个学生。然后开车去街道打听,也说不知道。最后去居委会,接待的人说:“这个人去年故去了。”我问:“他的住宅在哪儿?”那人说:“在平北小学对面那个楼。”要找的那个学生已经故去了,那就回去吧。热情帮助找人的司机却说:“既然知道他生前的住处,咱们到那住处看一看他家里人。”于是去找那个学生生前住的楼,敲他家门,没动静,没人了。我们就坐电瓶车回来了。到家,一看表午后四点半了。

这位电瓶车司机为帮我们找那个学生帮了大忙,几乎忙了一天。我和老伴给他车费,他接过一看,是一百元,他说:“给我五十元就行了。”我和老伴不约而同说:“忙了一天,给你一百元不多,您收下吧!”司机和我们挥手告辞,开车离去。

二、大瘟疫中救人急

二零二零年新年开始,中共病毒(武汉肺炎)瘟疫爆发了,面对当局封城、封镇、封乡、封村的局面,作为肩负师父赋予助师正法救度众生伟大使命的大法弟子应该如何做呢?难道也象常人一样躲在家里不出去兑现誓约完成历史使命吗?众生在难中,更是咱们大法弟子救人抢人的时候,大瘟疫中救人十万火急,刻不容缓!可是,在我的周围,有许多大法弟子借口“符合常人状态”真的不出来了,也不去学法点学法了,也不要大法资料了,更不出去救人了,甚至家庭资料点的已修炼二十多年的老大法弟子,也不给同修送资料了,被常人社会的假相吓住了。

师父说:“在你人生中碰到的任何一件事情,你只要是走入这个修炼的集体,都不是偶然的,都是为了你提高的。”[4]“世间的一切都是有目地安排的,引起人的执着,不让你得救的东西太多了,你不把自己当修炼人也随着去?!你是众生的希望,你是那一方生命的希望!”[1]师父的法,说的我心明眼亮。面对封城、封路,我和老伴同修,还有许多同修,都没动心,师父的法使我们一眼识破,封这封那都是假相,不被带动,就照样做大法弟子该做的事。当局怎么封,也封不住我们大法弟子坚定不移走师父安排的修炼路的金刚不动的心,封不住我和老伴同修天天出去救人的双腿。

大瘟疫中救人急呀!不去救,这人就完了,众生对大法弟子的希望就落空了。眼下人们都躲在家里,正好是我们大法弟子登门救他们全家人的机会。我和老伴同修切磋,先登门救我们住的这栋楼的众生。

这些年来,我们居住的这栋楼,也救了不少。只是人员变动比较大,有搬走的,有搬来的,我俩就登门去救那些新住户。结果是两种情况:一种是热情接受大法真相并做了“三退”,并再三感谢,说:“在这大瘟疫当中,这么大岁数,不顾个人安危,还给我们送福音,救我们,真谢谢你们。”我老伴说:“你别谢我们,要谢就谢李洪志大师。是师父叫我俩来救你们。”被救的人马上大声说:“谢谢李洪志大师!”

另一种情况是拒绝听真相,气愤的说:“××党给我吃的喝的,我怎能退党呢?你们走吧!”态度冷冷的,我的心也凉了半截,这人可能是从恶党那儿得到利益,再加上恶党对他洗脑、毒害,太可怜了。有的住户,我虽然告诉他咱是住在一个楼的,来告诉他躲避瘟疫的妙招儿,他就是不开门。有的男主人说:“让他们進来吧。”女主人把着,就是不开门。

除了登门救人之外,我和老伴还打出租车救人,以前一天两次车,一去一回;大瘟疫期间,一天坐三次或四次车。以前,每天能救七、八个人,有时能救十多个人;现在每天能救二十人左右,最多达到三十多人。大瘟疫把人吓的不得了,求生的欲望很强,很多人一听说躲避瘟疫妙招,就乐呵呵接受照办,拒绝的极少。此外,我和老伴坚持天天寄出三封真相信。这样,坐出租车加上向省、市或全国各地寄真相信,是一笔费用,我和老伴根本不考虑花钱问题,救人就必须付出,况且这钱花的值得,这是救命钱哪!

我们住的这个小区,有些人听信恶党对法轮功的造谣、诽谤、诬蔑,被恶党洗脑,特别仇视法轮大法、仇视大法弟子。有的对大法弟子盯梢、监视;有的去派出所举报、诬告大法弟子;有的给大法弟子捏造黑材料,迫害大法弟子。这些恶人都先后遭恶报,不是没命了,就是得病瘫痪了。大瘟疫期间,虎视眈眈盯着大法弟子的恶人门卫老王,见我和老伴天天出去极端气愤。有时直接问我俩:“大瘟疫来了,封城封街的,还封不住你俩,天天出去干啥?”我告诉他:“不干啥,就是坐出租车转一转,或者到市场、超市买点什么。”有一次,他邪恶劲上来了,竟要翻我提的兜:“看你这兜里都有啥?”我理直气壮的说:“我兜里有啥你管的着吗?你不就是一个门卫,管好大门就行了,这是你的职责,过问行人的兜你还要翻,你想干什么?”说的他无言以对,对我老伴说:“什么时候把你圈起来。”我老伴没搭理他。我俩坐电瓶车回来,途中给司机讲真相,特别告诉他躲避大瘟疫的妙招儿,给他和他的家人及亲友办了“三退”,还送给他一大包大法真相资料,他很受感动,他说:“你二老都八十多岁了,为了让我们躲过眼前的大瘟疫,告诉我妙招儿,除了你们大法弟子,还有谁能救我们哪!?真得好好谢谢你们二老。”我说:“你别谢我俩,要谢就谢大法师父李洪志大师,是师父叫我俩救人的。”他又说:“你们帮我救了这么多人,我得亲自去告诉他们‘三退’的事,并把大法资料发给他们。另外,如果有哪个坏人想坏你们,我绝不饶他!”我老伴说:“你今天救了这么多人,这是功德无量的事;你又能声援大法,谴责坏人,这更是了不起!”

说话之间,就到了我们小区门口,我和老伴下了车,向司机挥手告辞,刚离开,只见门卫老王走到电瓶车跟前,问司机:“刚才下车那俩人给你什么材料?”司机一听,心生厌烦,没好气的说:“哎呀,你这门卫管好大门就行了,这是你的职位,你有什么权力问我这事?你管的太宽了!这与你门卫有什么关系?你是不是别有用心要找茬,想打黑报告害人家?我告诉你,害人就是害自己,要遭恶报的!”门卫老王又说:“你不知道他俩是什么人。”司机更加气愤,问他:“你说你是什么人?我说你是专门整别人的坏人,这样的人绝没有好下场!坐我车的那二老,都八十多岁了,在这场大瘟疫中,冒着风险告诉我躲避瘟疫的妙方,在这生死关头,人家在救人出苦海,你说人家是好人还是坏人?我告诉你,真正修法轮功的都是好人,比好人还好!你可别害人家法轮功,否则,到头来必遭恶报,你的小命都保不住。”说的老王一句话也说不出,低着头,悻悻的走進门卫室。那位伸张正义的电瓶车司机拉一位乘客驱车而去。

后来,我和老伴又几次向门卫讲真相,他不愿听,说:“别再给我说这些!”控制他的邪恶不让他听大法真相,真要把他毁掉。我和老伴运用师父赐给的佛法神通——发正念:解体操控门卫老王对大法行恶的一切邪恶生命与因素,使他能善待大法与大法弟子,如其还在对大法行恶,令其遭报。再过几天,看不见他了,被解聘回家了。我们小区形势发生了很大变化。

在二十四年的修炼过程中,我时时处处都深刻的感受到,事无巨细,只要我做正,师父就帮我,这方面的事例太多太多了。师父的佛恩浩荡,弟子永永远远也报不完!

最后以师父的法与大家共勉:“不要被人世浑浑的乱象所干扰。修炼如初道必成!越到最后越精進!”[5]

注:
[1]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六年纽约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3] 李洪志师父著作:《悉尼法会讲法》
[4]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九年纽约法会讲法》
[5] 李洪志师父经文:《致台湾交流会》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