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无价 所以不要钱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五月四日】在修炼法轮大法前,我是记者,在(中国)国内也称传媒人。修炼法轮大法后,我还是记者,名称一样,角色内涵可大不相同,我就说说这个差异吧。

大陆的传媒,管你是实习生还是总编,一概归宣传部管,任务一句话可概括:给百姓洗脑,维护“党领导”。然而人人都知道,新闻贵在一个“真”,大陆记者就是把假的说的象真的一样,实则就是个“骗”。那时,我写出的字、说出的话、走的每一步都是“有价”的。那时,我穿着时尚,出门车接车送,晚上经常有宴请,下到地方,还有过警车开道。

因为调查监狱迫害法轮功的事情,我被非法拘留,停止了工作。共产邪党的天下,是不允许讲真话的。此后的我,成了另一种传媒人:采访那些被迫害的、不允许发声的信仰者;向见到的人讲述法轮功真相,没有人给我稿费,没有人给我红包,往往是我流着眼泪记下他们的故事,请被采访的人吃饭。又常常我特意安排一场饭局,流泪把我知道的故事讲给朋友听。此时,我的笔是直的,无价的。

最终,我也成了法轮功修炼者,因为在这个滚滚红尘中,这是我见到的唯一净土。

过去,我熟悉的工作是有分工的,有记者、有编审、有制作、有印刷、有发行,还有办公室等一系列后勤部门。而今我一个人几乎都兼任过了。我开始穿着朴素的衣服,背着双肩包,穿行在人群间、楼群中,把光盘、小册子送给人们。

我已多年不坐公交车,却曾经以自己家为起点,一直坐到终点,然后倒过来,一站一站发资料回来。我遇到过白眼,遇到过呵斥,遇到过蔑视,遇到过威胁,当然,遇到善意,也遇到感激。做这种传媒人,辛苦,但心是踏实的,因为我知道我嘴里说的,手上传递出去的,全是实实在在的真事,是有益于人的道理。而我不是为自己求得任何东西,包括同情,甚至理解,只是为了“读者”们(姑且让我称他们为读者或受众吧)通过真相,能唤醒良知,走出谎言,因为善念,而在历史的最后关头,拥有了未来。

我是谁,无需名片

过去,当记者有“线”,比如跑政府、教育、农业、卫生等针对不同部门;跑春耕、跑“两会”,针对不同时段;还有特稿、突发新闻、指定稿等等。到下面有各地记者站,自己有名片,遇到联系人,递一张名片,我是谁谁。

现在,什么都没有了,熟人还好,陌生人怎么办呢?因为法轮功被迫害二十年,大陆人大多有顾虑,所以很多时候不自我介绍,把小册子、光盘放到住户门上,悄然离去;在行色匆匆的大街,一递一接,擦肩而过。

中共病毒(武汉肺炎)肆虐后,刚封城时,在公交站,我把真相U盘递给一个男子,刚要介绍,他一立手,略一点头,我们一对视,我即刻转身离去。

一次,好不容易看到四个修摩托车的人,我赶过去,送给他们U盘,讲解怎么使用,都有什么内容,三个人都连声谢谢,其中一个冷着脸说:“是不是……”另一个人马上举手制止他:“不要说!你看就是。”特殊的环境,善意都是特殊的。

一次,我刚从送外卖的几个小伙子身边离开,就听背后说:法轮功!这么多年,谁都在想方设法把别人兜里的钱掏出来,只有法轮功无任何条件的赠送。

所以不需要语言介绍,无需名片,很多人一眼就能把大法弟子认出来。

当然,有的时候还不能不介绍介绍。那次,走了两条街都没有人,远远看见天桥对面露天体育器材那里有五、六个人,不知道什么人,可太难见到人了,怎么也得去看看啊。我便走过去,原来是几个年长者在锻炼身体,竟然没被巡逻的发现驱散,太好了!

我先对边上一人搭话:您好,我赠送U盘。他摇头不语,因为太多骗子,旁边的人说:凭啥赠送?那东西挺贵,不信,不要!这时,一人突然问我:你是不是法轮功?我说:我是。然后,这位先生问我:你退党没有?我是老党员,我早就退了!

气氛一下子活跃起来,老先生说:“看吧,看吧,法轮功不骗人、不害人,这么多年大多有共识。”大家放心、高兴的一一接过,其中一人说:我们还有两个人走步去了,你能再给我两个吗?我告别时,那位老先生声音洪亮的说:“你哪天再来,咱们探讨探讨。”

一次,在隔离墙外,两个小伙子在从车上大包小裹拿东西,我送他们U盘,并告诉他们,这个大插头,电视、电脑、小广播、唱戏机、车载,凡是USB插口都能用,小插头手机能用。小伙子惊喜的说:“这么先進了!”突然喊起来:“法轮大法好!”我笑着摆手示别。

封城前不久,丈夫的大学室友从外地绕道来访,还带着三位公差的领导和同事。这是他们毕业后第一次相会,机缘难得。饭桌上,轮到我说话,我说了两点:第一,人类将有劫难,看消息不能看陆媒,一定翻墙看真新闻;第二,中国五千年历史,翻译最多文种的一本书知识分子不能不看,那本书的名字是:《转法轮》

坐我身边女士恍然说:你是不是给我们送信的人?

大家知道喜鹊是报喜信的,那么我是谁呢?我与大法弟子,在人世间,或许是你的亲友、同学、邻居,或许是你的同事、业主、顾客,抑或一走的乘客,抑或一过的路人,但是,我们真实的身份却是神的使者,在末劫之最后,在大淘汰之前,传送他的恩典,我们得救的秘诀、避难的良方,给你,送来最重要的好消息。

因为无价 所以不要钱

刚封城,菜价飙升,我买了一次菠菜,12元一斤,听仓买老板说还是抢来的,没货。有时我送U盘,也有人问:多少钱呐?我说不要钱。还有问的:为什么不要钱?我有时也开玩笑:你看大地承载我们,不要钱;阳光照耀我们,也不要钱,真正珍贵的东西,都不要钱的。无论小小的一个护身符、小册子、一个U盘,都凝聚着神的慈悲;而且危难之际,真能给一个人,一个家庭带来希望,为了广泛传播,也因为它真的无价,所以从来是不要钱的。

我一个同学听信中共宣传,说发资料的法轮功都是雇的。我告诉她,我修炼以来,没有人给过我一分钱,我所做的全凭自愿。曾经在我的生活圈子里,我也算讲究品味、品质。可现在一、二百块钱的衣服我可以穿,一次,一条几千块钱的裤子打折三百元,我没舍得买。可为了更多的人能了解真相,成万的钱拿出来,是从没有任何犹豫的。

我这个传媒人,从在中共媒体造假,到传大法真相,同时学习《转法轮》,同时在打坐炼功。不知不觉间,尘世的自己和那个真、善、忍构成的真我渐渐走向成熟了。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