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疫中突破人心的封锁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五月二十七日】我是一名七十岁的女大法弟子,一九九七年开始修炼大法。通过不断的学法修炼,我明白了做人的道理,修心向善,知道了人生的真谛是返本归真。现交流一下我在这次大疫中突破人心封锁的体会。

二零二零年新年伊始,人们在恐慌中度过年关,家家户户闭门不出,恐怕瘟疫找上门,按照中国的传统习俗,忙活了一年的人们在新年期间走亲访友拜个年,大人孩子欢聚一堂。而今年,无论是城区还是农村,大街小巷人烟稀少,到处死气沉沉的,没有一点活力。武汉肺炎瘟疫蔓延,我市也染上几例,所以人们格外的恐慌紧张。我们修炼人明白瘟疫是怎么回事,所以我也没有在意,还象往常一样,该干什么干什么。当我外出两次回到家里时,儿媳就不高兴了,不让我再出去。

我又一次出门回家后,儿媳突然大发雷霆,不分青红皂白的挖苦我,说的话很难听,很刺激我的心,当时我就受不了了,没守住心性和她争论起来了。就象师父讲的:“不刺激到人的心灵,不算数,不好使,得不到提高。”[1]其实儿媳是个善良的人,道德品质很好,从不与人争吵,恶人几次上我家骚扰,她虽然心里不高兴,但从来没有埋怨过我。可这次根本就不象是她说的话,所以我受不了了。

儿子在餐桌上一直没有吭声,最后好象自言自语的说了两句:强势惯了,霸道惯了。语气中没有埋怨,也不带指责,那种语气好象他是长辈似的。儿子的话突然把我惊醒了,我想起了师父的法:“我会经常借用别人的口,你家里的亲人的口,甚至不管是谁的口,我都可以借用他的口来说你几句,点化点化你,这是有的。”[2]

我赶紧找自己,很快认识到了自己的问题:我没有考虑孩子们的感受,没替他们着想,总是我行我素,把自己凌驾于晚辈之上,目中无人,太注重自我。还有爱面子的心,不能被人说的心,说白了就是自私。找到了这么多的心,真应该好好反思一下自己,修掉那些不好的心,不然的话,不但不能证实法,还会给大法抹黑,也会把自己今后的路堵死了。要想赶快归正自己,唯一的办法就是用心学法。

那几天,我也不能出去,儿子在沙发上看手机,其实就是在看着我不让我出去。我就在家抓紧时间学法,当我静下心来学时,法理也在不断的显现给我,我的心性也在不断的提高。

过了几天,儿媳过生日,我给她准备了几个菜,随着气氛也缓和了。我觉的应该突破这一关了,不能再被困在家里了。当要突破还没突破的时候,心里感觉很苦,没有明确的办法。

令我感动的是二月二十二日那天早饭后,银行打来电话说:你的存折到期了,我们今天上午上班,你过来拿吧。当时我的心很激动,其实我的存折还差一天才到期呢,是师父帮我打开了封锁的门。

修炼是严肃的。通过这件事我向内找。为什么会出这次矛盾呢?是我没有做到堂堂正正。我几次外出都是借口买菜,我认识到了立即归正。这天,我带上真相资料和不干胶堂堂正正的走出去,儿子和儿媳也不看着我了。就象师父说的:“人心的改变就会使事情向正面转向。”[3]其实真正改变的就是自己这颗心。

我一出门,师父就安排了有缘人在等着我,她见到我对我一笑,我赶快跟她搭话,给她讲真相,她明白真相后,很痛快的退出了少先队。

师父说:“心性多高,功多高。”[1]当我突破人心的障碍,修去执著后,学法炼功能够静下来了,打坐也能定住了。一天早晨炼功打坐时,在定下来的那一刻,在我眼前出现一座大山,在山底下出现通往山顶的一条崎岖的小路,虽然路很窄,但很规范。我开始从山下往上冲,但不是脚步,也不是在小路上,而是顺小路方向螺旋式的往上冲,冲过一段时间,我发现那景色非常的美丽,富丽堂皇。又上了一层发现好象有人在空中欢迎,穿戴不是我们这空间人的打扮,比我们好看。当冲到顶端时,出现一座平台,我刚到平台,眼前出现一个通道,直通天顶,金字塔形,下口大,上口小。人的语言有限,只能这样描述。这时一道金色的光柱顺着这条通道往上冲,冲了很长时间也没有到顶。我出定了。出定后,我感到了时间的紧迫,一切都在师父的掌握之中。如果现在师父正法结束,我还有这么多执著心没有修去,多危险哪!

我一定扎扎实实的修自己,听师父的话,做师父的真修弟子。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美国西部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经文:《理性》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