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显神奇 迷途师导航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五月二十七日】光阴荏苒,岁月匆匆,我修炼法轮大法已有二十多年了。回首往事,感慨良多,在伟大师父的保护下一路走来,亲身见证法轮大法的神奇超常。现撷取片段与读者分享,恭贺世界法轮大法日,感恩师父慈悲救度。

一、苦海挣扎 身心俱伤

我从小就喜欢思考,人一生该如何活,世间有没有真理?因父母没什么文化,心想要有一位万能的老师就好了,能解答我的任何疑惑、难题。

上学时拼命读书,成绩优异,想长大出人头地,功成名就。毕业后就职行政机关,待遇丰厚,职务晋升,成为同龄中佼佼者。在世风日下的大染缸中也随波逐流,因公务常参与宴请娱乐活动,追名逐利,自命不凡。

机关人际关系复杂,表面和颜悦色,背后勾心斗角,拉帮结派,互相倾轧,腐败成风。内心正直的我倍感孤独、沮丧,名利的收获并没有让我得到真正快乐,觉的这并不是我真正想要的。

身体也出了问题。那年冬天,刚生下小孩没满月,要强的我顶着刺骨的风寒参加考试,而且是乘摩托车去的,落下一身月子病。人都说月子里的病月子里治,其实根本无法治愈。整天浑身难受得不行,头象个冰窟窿,疼痛欲裂,一年四季都不能见风,戴几层厚帽也不管用。夏天不敢吹风扇、呆空调房,也不敢骑电动车、摩托车;还经常大量流鼻血,左鼻孔流血堵住,血就从右鼻孔流,两个鼻孔堵住,就从嘴里流,有时还从下身流血,鲜红的血流起来止不住,一次就能流大半碗,查不出原因。还患有腰椎骶骨骨裂、肾病等各种顽症,导致情绪低落,加上感情的纠葛,工作的压力,苦不堪言,二十多岁的我身体每况愈下,用尽各种中西医、偏方、尝试气功都没有任何疗效。

当时别人都羡慕,认为我活得很不错,内心又苦又累,看不到希望,感叹生命脆弱,世事无常。功名利禄不长久,悲欢离合 曲终人散,生老病死谁主宰?恩怨情仇何时休?很多疑问、困惑萦绕心中,不知人生为何。

二、师父唤醒我

一九九六年春天,一天早上,心情郁闷,到公园散心,看到一群人在晨炼,走近细看是法轮功简介,这是一种佛家高德修炼大法,教人向善,义务教功,不收任何费用。

倡导“真、善、忍”,这个功法太好了,正是我要找的,就极力动员家人去炼,几个亲人相继走入大法修炼受益。可我受无神论洗脑障碍,似信非信,借口工作忙,现在年轻,还想在事业上奋斗一番,心想等退休以后再炼吧,偶尔也跟着学法、炼功。

直到一九九八年秋天,一天中午,我去母亲家吃饭。父母、邻居给我讲了上午刚刚发生的一桩离奇事。

那天上午,不知从哪儿来了一个十多岁的女孩,跑到母亲家,捡起一块半截砖,使劲砸向母亲家的门,就听“咣当”一声巨响,门上一块玻璃被砸碎了,惊动了住隔壁的二哥,向来不爱管事的他,从屋里出来,看到了那女孩,女孩撒腿就往街上跑,二哥去追,他气喘吁吁的追上女孩,把她拽回院里,引来街坊邻居围观。

大家纷纷质问女孩:“你为什么砸人家的门?”女孩没头没脑的说:“我叫她跟我走,她不跟我走,她觉的自己有俩钱。”

大伙问女孩,“你说的是谁?”

女孩叫着我的名字:“某某某”

大伙又问:“你认识人家吗?”

女孩十分肯定:“认识。我和她是某校的同学,她穿着粉色大衣,骑着绿色自行车,戴着耳环。”

大伙问:“你来过这里吗?”女孩答:“我来过这屋。”

大伙又问:“你多大了,人家多大了,怎么能和你是同学?”

众人哗然。一会儿,女孩儿的父亲来了,表示抱歉,说孩子精神有点问题,如果你们信呢,可能有点什么吧。

我思考整个过程,如同身临其境,女孩的话虽蹊跷,琢磨起来有含义。我和女孩素不相识,她居然叫出我的名字,就读的学校,当天的穿、戴、行她如同目睹,不但知道我的今天,还了解我过去。就连女孩的异常举动都不是偶然,象我当年一幕的重演,每当想起就汗颜,因纠纷砸了人家一块玻璃,引来围观非议。

师父讲过欠债要还的道理,也告诉我们:“既然是修炼,在我们修炼这条路上,就没有偶然的事情。”[1]莫非师父以这种方式让我还了以前欠下的债,又借女孩的话点悟我,我的一切师父都知道。这间屋里就供着师父的大法像,所以师父法身来过这里。“师父来叫我,我为什么不跟师父走呢?”

师父说:“有一部份听过课而根基又不错的学员,因工作忙就不炼了,很可惜!如果是一般的常人,我就不多说什么了,随他去好了,但是这部份人是有希望的。人类的道德在一日千里的往下滑着,常人都在随波逐流,离道越远越难往回修。其实修炼就是修人的心,尤其在复杂的工作单位环境,正是提高心性的好机会,一旦退下来,其不失去了一个修炼的最好环境吗?”[2]“修炼可不是儿戏,比常人中任何一件事情都严肃,不是想当然的,一旦失去机会,六道中轮回何时再得人身!机缘只有一次,放不下的梦幻一过,方知失去的是什么。”[2]

我恍然大悟,是慈悲的师父看我执迷红尘,怕我错失机缘,就借女孩来重锤敲醒我。

当天晚上,炼第二套功法“法轮桩法”抱轮时,就感到两臂间大法轮在呼呼的旋转,听到法轮的旋转的声音很大,正转、反转,非常玄妙、殊胜,震撼人心。

从此我以“真善忍”为指导,人生有了方向,明了万事皆有因缘,心怀释然,没多久,不知不觉折磨我多年的各种病痛不翼而飞,神奇消失。无神论、唯物论硬壳被击破,我发自内心的折服,师父无所不能,法轮佛法威力无比,《转法轮》讲得都是真实不虚啊!

三、巨难压顶 神雷炸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一夜之间狂风暴雨袭来,劫难从天而降,舆论媒体一边倒,谎言诬陷铺天盖地,把上亿修心向善的主流社会民众推向对立面,不让人说话。我一下成了众人注目的焦点,昔日对我非常认可的领导、同事,一反常态,我正带领的工作组被勒令停止,大会、小会“揭批”、人人表态、过关。没完没了的威逼、施压、“转化”,株连家庭、工作、职务、单位、奖金等。

一天下午,机关支部又要开会了,其实是冲我来的,我修的是真善忍,怎能违心说谎?面对来势凶猛、颠倒黑白、栽赃陷害的疯狂打压,对刚刚步入修炼的我,真有点喘不过气来。

中午一点多,下了点儿小雨,我心情格外压抑,刚到家几分钟,客厅一扇朝南的窗户开着,无意间看见一团脸盆大的圆圆的光球,“嗖”的从外面飞進了屋,就在我站立的头前上方,客厅的玻璃灯管下,“砰”的响了一声,但声音很小,是闷声,我一点也没觉的害怕,玻璃灯管完好无损。

下午一上班,同一办公室的年轻人,既兴奋又震惊的告诉我,说他中午在办公室睡不着,就站在窗前往外看,看见路边两个电线杆中间,“唿”地蹿出一个大火球向家属楼方向飞走了,一会儿就听见一声巨雷炸响,把他震得受不了,声音太大了,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响的雷声,整个办公楼像发生地震一样可怕。隔壁的女同事也过来说,她正睡午觉,响雷把她震醒了,吓得不行。

我顿时明白了,火球跑我家炸了,而我家没啥动静,连紧挨的玻璃灯管都丝毫未损,却在远处的办公楼轰然雷鸣,震耳欲聋,简直不可思议!我知道是师父用神雷祛邪扶正,给我勇气,鼓励我坚定正信,不要惧怕。

下午开会时,我心情坦然,原来那几个积极参与迫害者也没了以往的阵势,我没有任何妥协。

师父诗篇《天又清》让我领悟了大法的殊胜威严。

天昏昏地暗暗
神雷炸阴霾散
横扫乱法烂鬼
别说慈悲心淡

又过了一些日子,污蔑法轮功的全国巡回展来到我地,要求机关全员参展,我说不去,领导有意图点名要我去,我只好去了。我们统一着装,一行排队到了那里,有好几个大展厅,展板内容都是恶毒抹黑师父、大法的漫画、谎言。面对这种卑劣的流氓行径,我不能容忍,必须讲出真相,便站在大厅中央高声说:“这些漫画都是假的。法轮功教人向善,按真、善、忍做好人,根本不允许杀生、自杀。”一刹那,空气凝固了,所有人把目光投向我。

展厅内有暗中布设的便衣,不一会儿,一个警察从窗外探出头来,歪着脑袋看了我一会儿,没说一句话走了。我在师父的保护下,堂堂正正和同事一起离开展厅,安全返回单位。

四、师父救我脱离险境

二零零七年三月的一天晚上,我做了一个很清晰的梦,真真切切:一群恶人闯入家中,翻箱倒柜,打开衣柜,仔细搜查,搜走了我的笔记本电脑。我把这个梦告诉了母亲,我和几个亲人家庭,一直被当地列为重点迫害对像。母亲很担忧,让我把家里收拾一下。可我不知是师父慈悲点化,就没留意。

隔天早上,一群身着便衣的国保人员,藏在楼道上一层,截住出门上学的孩子,从他身上抢走钥匙,没有任何手续、证件,开门蜂拥而入。抄家、恐吓,他们从家中抄出电脑、打印机、《转法轮》等。国保队长异常兴奋,邀功心切,还通知了市公安局一名副局长到我家察看。

他们强行把我带到公安分局国保大队。我说:“信仰合法,这都是我的个人财产,不是凶器、弹药,没有危害任何人。”一直到下午,没有放我。听他们交谈,马上要将我关入看守所。我想不能被关進黑窝,也绝不牵连任何人,不能让参与者犯罪,一旦造成事实很难挽回,我必须马上离开这里。心里一直默默的求助师父:“师父救我!师父救我!”

当时我被关在四楼一间办公室,有两个男警察看守,因是上班时间,走廊、楼道、整栋办公大楼里人来人往,大门口有门岗把守,那天我身穿一件白色棉袄,非常显眼,我心里发出一念:“让他们看不见我。”

我先轻轻开了办公室的门,不能开的过大,只能侧身过去。两个警察正在交谈,果然他们没察觉。我轻轻起身,听不到脚步声,走出了办公室。这间办公室对面,便是国保大队大办公室,隔着大玻璃窗看到里面有一群人,在那儿站着大声说话,谁也没发现我,我从四楼往下走,迎面碰到上楼的人,走到院里,大大方方走过门岗,没人问我,几分钟时间,我迅速神奇的离开了公安局。

刚走出公安局大门,就碰到了一辆沿路驶来的摩托车,我招手让司机停下,载我一程,这是一条笔直大道,摩托车飞快走了一段,我想不能这样一直往前开了,很快就会被他们发现追上,我叫司机停下。我对他说:“谢谢你帮我,我今天情况特殊,没带钱,你做了件好事,将来会回报于你的。”司机说,没什么,就走了。那天我身无分文。

我不能在大路上停留,赶紧来到路边一个买服装的门市,对服务员说:“请帮我到路上截个出租车过来吧。” 服务员爽快的答应,很快叫了一辆出租车停在门口。

我上了车,不能回家,也不能去亲戚家,但我很快想起了一位不太熟悉的同修,他没在邪恶的黑名单上,去他家比较合适。那天,他的妻子想出门,但心里总觉的有啥事,就没出去,她已经知道我被绑架,看到我十分惊喜,我让她出去付了车费。

国保警察万万没想到,大白天在他们眼皮底下,被抓的法轮功学员竟从公安局走脱了,功亏一篑,气急败坏,疯狂到处追踪,各个路口盘查,蹲坑,监控家人、亲友。他们调出监控,看到一辆摩托车把我带走了。

在师父的慈悲保护下,一路神奇不断,路人尽力相助,同修好像如约而至。几天后顺利冲破围追堵截,安全抵达外地。

就在我到达外地的当晚午夜,那里发生了一场地震。我感叹天上人间上演了一场激烈的正邪较量。

结语

中共谎称炼法轮功的都是一群年老体弱,愚昧无知,或生活、事业失意,受骗上当的人。当年我为优秀科级公务员、风华正茂、仕途看好,拥有让人羡慕的家庭、职位、学历、收入。其实修炼法轮功的群体,分布各个年龄、身份、行业、阶层,不乏社会精英,大法没有等级之分,只要求人心向善,佛度有缘人。

风雨二十一年,我和大陆千千万万的法轮功学员一样,仅仅因为信仰做好人,曾遭中共骚扰、绑架、关押、酷刑折磨,被迫流离失所,失去亲人、家庭、公职、住房、收入等几乎人间拥有的一切,因此很多人不解:“为什么非要炼法轮功?这些年遭了那么多的苦,得到了什么?”

在当今社会,世风日下,道德败坏,传统文化丢失殆尽,任何学说、教义、小法小道已失去拯救人心的作用,没有任何办法能让末劫的生命向善、回升,人类已经被物欲横流侵蚀的满目疮痍,乱象丛生,因道德下滑引发的种种疾病、瘟疫、灾祸不断,毁灭生命,危及人类,法轮大法是当今人类得救的唯一希望。

如果不是修炼了法轮大法,我同样堕入名、利、情的欲海中苦苦挣扎,小有成就沾沾自喜,身处险境浑然不知。慈悲伟大的师父,没有放弃业力满身、痴迷红尘的我,千方百计找到我,用重锤敲醒我。为我净化身心,教我做浊世中的净莲,乱象中的智者。《转法轮》赐予我最珍贵丰富的宝藏,任我在浩瀚真理中畅游,指引我走上返本归真的正法大道,我是宇宙大法重塑的生命,无比幸福荣耀。

希望我的真实故事对读者有所启发,帮您识破谎言,从乱世羁绊中解脱出来,静心拜读一下宝书《转法轮》,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

借这个美好的节日,再次叩谢恩师的慈悲苦度!感谢在艰难岁月中无私帮助我的同修!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新西兰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退休再炼〉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