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除对警察的怨 展现大法弟子的慈悲和善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五月二十七日】我一九四三年出生在东北,为了祛病健身,修炼法轮功。法轮功使我受益良多,不但身体健康,无病一身轻,而且七十多岁的老太太脚步好似年轻人一样轻盈。

可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后,我遭绑架抄家三次,二次被非法关押进了看守所,遭警察虐待致病危,多次遭警察骚扰,内心对警察有很深的怨恨,但是自从《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这本书出来以后,我连续看了三遍,去除了内心对警察的怨和恨,我也转变了观念,并且面对面给警察讲真相,用从大法中修出的慈悲和善,完全放下自己,一心为他好,启悟他本性善良的一面。

一、给因“诉江”而上门的警察讲真相

二零一五年夏,一天有人敲门,我以为是同修来了,就起身开门,没想到却是一帮警察,我就严正警告他们不许进我家,并用身体挡住门,不让他们进来。这时从人群中走出来中等身材,四十多岁的警察。他态度平和,让周围的人都后退,他一人上前和我说:“大娘,别害怕,我们这次不是来抓你的,不会伤害你。我是新来的所长,我叫某某某。我们今天来,一个是看看你,另一个是有件事想和你核实一下。”

听他这么说,我就说:“那你们就都请進吧。”我就赶紧搬椅子,请他们都坐下。这个新所长也穿着警服,但是气质和以往抄家的警察不一样,说话很客气,给人感觉很有修养。

他们落座以后,我马上说:“刚才我的言行不善,不符合大法修炼人的标准,如果伤害了各位,在此我向大家道歉:对不起!请原谅!”

我就对新来的所长说:“我刚才为什么不让你们進我家呢,因为我以前对警察的印象极其坏,我把警察看成是迫害好人的暴徒。每次来我家都是進门就谩骂,拉扯推拽,绑架我,还翻箱倒柜顺手牵羊,把我买的一次都没用过的新手机劫走了,还把我的两千元也偷走了。今天见到你,我知道我错了,你和那些迫害我的警察不一样,我不该把警察都看成是坏人,做什么工作的都有好人。”

新所长说:“大娘,你说的这些我都相信,个别总是会有的。”我就问他:“你们找我有什么事儿,你说吧。”他说:“就是关于诉江的问题,你诉没诉?”我说诉了啊。他说:“你们的诉状都返回来了,你不能不诉吗?”

我说:“不能!(元凶)江泽民干了那么多坏事,打压法轮功,迫害修炼真善忍的好人。天安门自焚是他一手策划的,栽赃陷害法轮功。法轮功是佛家上乘高德大法,是按照真善忍修炼做好人,修得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祛病健身有奇效,是利国利民的高德大法。是江泽民这个小丑,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看炼法轮功的人多了,怕夺他的政权,修炼人根本不看重世间的权势,而是以道德提升为根本,全国要都炼法轮功,人人自己要求自己,提升自己的品行做好人,社会安定了,没有坏人了,那你们警察不也轻松了吗?江泽民说要三个月消灭法轮功,下达密令:‘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打死算自杀,不查身源,直接火化’,还活摘大法弟子器官全球贩卖,牟取暴利。这是这个星球从未有过的罪恶!这样的恶魔还不起诉它?我们的同修被害死的人数无法统计,他们只因为要做一个好人就被迫害致死,他们已经死了,在这个世界上不能发声了,如今我还活着,我要不发声,你说那我还是人吗?”

他说:“你说这些我们根本不相信,是不可能的,你也不要乱说,怎么会有活摘器官这种事?”

我说:“不但你们不相信,起初我也不敢相信。但是不相信不等于没有,现在还在干呢!我有个朋友,他的亲戚就是被活摘器官的炼法轮功学员,现在还打官司呢。活摘大法弟子器官这件事,全世界都已经知道了,也在起诉江泽民。江泽民不但迫害法轮功,还大搞贪腐,出卖给俄罗斯的国土相当于一百多个台湾那么大的面积,他坏事干绝,死有余辜。不光我告他,有良知的中国人都该告他!”

他说:“你们还让人退党。”

我说:“中国有五千年的文明是神传文化,咱们是炎黄子孙,老祖宗告诫我们人之初,性本善,要仁义礼智信。可共产党叫人与天斗、与地斗、与人斗,还其乐无穷。共产党自夺取政权以来各种运动连番,从土改、三反五反、文化大革命、六四镇压大学生到如今迫害法轮功,超过八千万的中国人被杀,杀人偿命,老天能饶它吗?贵州的‘藏字石’上面六个大字‘中国共产党亡’,国家科委考察是两亿七千万年的石头,五百年前自然断裂的,这是老天告诉我们的天机啊!老天爷是公平的,世上很多是好人,不能随着邪党解体当陪葬品,所以大法弟子劝三退就是让世人躲过大劫难啊!”

所长问:“那你们为什么挂条幅、发传单、给门上塞小册子?”

我说:“那是为了救人啊!共产党不让我们上访,不给我们说话的地方,我们在没有办法的情况下采用这种办法让世人了解真相。你问我为什么这么执着,非炼法轮功?因为我是被医院判了死刑的人,内脏全有病,十五年都在病榻上过,大年三十都不能回家过团圆年,患有严重的神经官能症,严重时整夜无眠,吃不下饭,导致贫血,五脏六腑几乎都有毛病,一米六四的个头,体重只有八十多斤,真是皮包骨,目光呆滞,精神恍惚,多方医治无效,医生见我就头疼。我每天也只有唉声叹气,好象就在等着人生的终了一般。有一个多年未见面的老同学见到我吓一跳说:‘你三分象人七分象鬼,简直就是一个死人幌子。’炼法轮功不长时间,所有的毛病就不翼而飞了,体重增加到一百二十多斤。如今七十岁的人腰不弯,背不驼,走路生风,没有衰老的迹象。每年买三、四百斤秋菜,大部份都是我扛上六楼,五十斤大米能一气扛到六楼,三百五十度老花镜也摘掉了。”

他问我:“你不炼法轮功,练别的功不行吗?”

我说:“不行!以前为了治病,我练过好几种气功都不管用,是法轮功救了我的命。前年,上面提到的那位老同学又见到我时,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没想到你还活着,并活的这么潇洒,快说有什么秘诀?吃了什么灵丹妙药?’我就告诉她,自己修炼了法轮功,是大法的师父给了我第二次生命。”

他说:“你炼功没有别的诉求,就是为了活命,那你就在家里炼,千万别出去搞什么活动,别给你自己和我们找麻烦就行。”

我笑了,他们走了。

二、去派出所找“敲门行动”的警察讲真相

二零一七年,全国各地公安部门实施所谓的“敲门行动”骚扰大法弟子,我们地区也有骚扰。一天我没在家,回家后老伴儿说包片警察来我家了。我听后就想:“以前都是他们来我家,不是抄家就是骚扰,这也是我没做好,一想到警察就联想到被迫害,我该转变观念,是我讲真相没讲到位,警察想听真相急得来找我听真相啊,他能来我家,我为什么不能去派出所找他们呢?”于是我就在学法小组说要去派出所给警察讲真相。小组同修非常支持,说大家陪我去,在派出所外面发正念。

第二天,我就和一个老年同修配合去派出所讲真相。一進门就直接上二楼找所长,值班警察就追着问:“干什么的?找谁啊?”我笑呵呵地说:“找所长有事儿。”警察见我笑呵呵的,他也一改往日严肃的表情,热情地说:“所长在办公室,去吧。”并指给我所长办公室的位置。

到了所长办公室门前,只见门开着,所长正低头从办公桌抽屉里往出拿文件,我轻轻敲敲门。所长抬头看见我,赶忙站起来,热情的问:“大娘,你怎么来了?找我有事儿吗?”我笑呵呵的说:“是啊,找你有事啊!”他说:“你看我正翻文件要开个会,已经订好了时间,大家都在会议室等我呢,你在这坐一会,等我半小时,我开完会咱娘俩再说,好不?”然后就起身给我和同修倒了两杯开水。

正在这时,管我们的包片警察進来了,所长就说:“大娘,你先给他讲讲,等我开完会,你再和我说,好不?”我说:“你快去开会吧,我等你!”管片的警察一看所长对我特别客气,他也客气的对我说:“大娘,我去你家里,你没在家。”我说:“我就是为这事儿来找所长的。”我就开始笑呵呵的给他讲真相,同修在旁边笑呵呵看着他发正念,解体他背后阻碍他得救的共产邪灵。

他明白真相,做了三退。就又進来一个警察,这时同修讲真相我发正念。这个警察也答应三退了。我一看时间,过去一个半小时了,所长办公室隔壁就是会议室,他们还在开会。我就对同修说:“咱俩今天先不等所长了,改天再来。”

我们从派出所一出来,同修老远就打招呼,到跟前,他们说:“这么长时间,我们还以为被扣押了呢。”我笑着说:“怎么会呢?警察很爱听真相,一讲就忘了时间和你们。”

大家都笑了,警察再没来。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