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期间救人急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五月二十二日】中共病毒(武汉肺炎)瘟疫来的这么突然,武汉1月23日封城,一时间人心惶惶。儿子、儿媳在家里谈论疫情,说这个病传染的快,今天死多少人,明天死多少人。告诫我不能出去,非得出去时,要戴口罩。

家人在讲这些时,我也留心听,还做了一点记录,怕心、各种不好的心、负面思维都出来了。但是我想想不对劲,我是修炼人,不该被带动。于是加强发正念,归正自己:我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是有使命的。我就突破阻碍,照样出去讲真相。

家人抱怨我不为家里人着想,说:“万一沾染上病毒,家里人怎么办?”我告诉他们:“我们炼功人身上有能量,病毒上不了身。”我拿师父的讲法给他们看:“你这条路是安排好的,不允许你的身体有病,真的不允许你身体有病。因为那个病已经不能再侵害你了,那个病毒会被你的正能量杀死。”[1]他们就不再说什么了。

到了年三十,气氛更紧张了,走亲访友都被禁止了。我要出去,丈夫说:“算了吧,现在过年期间,路上也没人。”我出去看到路上人真的很少,我就到各公交车站去转转,转了一个多小时。到家做年夜饭时,我与丈夫说退了十二个人,他说:“你真行。”他也为有缘人能明白真相而高兴。

大年初一、初二在家,约好的亲戚没来。初三时,厂家属区开始设关卡了,身份证、电子通行证、出入证,少一样也不让出。出不去就在家学法、抄法、发正念。在安逸心的支配下,觉的在家呆着还挺舒服,怕心、麻木不仁的心、懈怠心、各种人心、各种负面思维冒出来了。当时的情形,整个城市象空城,怎么讲真相救人?仔细想想,还是有私心。

看了《明慧周刊》后,知道该怎么做了。我跟丈夫说:“我是大法弟子,是有使命的,不能不出去救人。”我就决定在厂家属区内讲真相。当我这样决定时,有位同修说我:“有危险。”我在打坐中,也有个声音说:“有点难。”我就加强发正念,清场、否定它。

整个家属区很大,有很多人。我每天坚持出去,今天这边,明天那边,讲了一个多月左右。碰到有散步的、在自家门口的、進店的,各种有缘人,就与他们搭话,告诉他们九字真言“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这是躲过瘟疫的好办法;讲我们是炎黄子孙,不是马列子孙,要三退保平安。人们都很乐意的退了。我每天有不同的感受,不同的收获。

只要用心,一切都在师父的安排中。同时学好法,有空就抄法,越抄心态越平和、平静,讲真相就顺利。

一天,我遇到一位退了休的男士,我和他搭话,先祝他身体健康,问他:“听说过三退保平安吗?”他一听,说:“你是法轮功。你们法轮功就是这点不好,反党。”我不接他的话,我说:“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特别残酷,被害死的有名有姓的法轮功学员就有四千多人,天安门自焚造假,活摘人体器官,数量相当大,国际上都在追查。当年没迫害前,人大委员长乔石带着人到处调查,结论是于国于民有百利而无一害。”

他又讲××党如何如何好,发退休工资等等。我还是不接他的话,我说:“你想想,中共讲的十四种邪教都没有法轮功。现在国际上已下通告了,迫害法轮功的人,上了恶人榜的人,自己出国可能出问题,子女出国留学可能遇到麻烦,贪污的钱存在海外的全部冻结。”我又给他讲了其它的真相。后来他明白了,很爽快的退了少先队。还告诉我:“要注意安全。”我说:“你听明白了,你们老朋友聚在一起聊天时,你也讲给他们听。告诉他们不要被谎言骗了,这是功德无量的事。”

被困在厂家属区,同修的《明慧周刊》也送不出去了,虽然周刊上有同修信师信法、闯过关卡到别的小区发资料的神奇事,可我还是不敢去闯这个关卡。有同修说有一个地方能出去,但我想:“这边能出去,同修那边能進去吗?回来时这里又被堵死怎么办呢?”为私为我、怕心、安逸心、顾虑心翻的特别厉害。后来悟到这想法太不对,不信师、不信法,就发正念铲除它。在发正念时,眼前出现了一个小法轮,我悟到这是师父鼓励我去闯关。

我顺利出了厂家属区,没等到公交车,就打了个的士。在车上,我用第三者身份和司机讲真相,说:“这瘟疫在古时是一种邪气,看不见、摸不着。只有人心向善,瘟病就能好。我朋友送我九字真言‘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我觉的念了正气上升,邪气就上不了身,我也把这九字真言送给你,希望你开车平安,家里人都平安。”我又讲法轮功被迫害二十多年,一直讲真相救人,叫我朋友帮你也三退,退去少先队。他连说:“谢谢。”

我提前下了车。从防疫人员身边走到值班人员的通道,值班人员说:“你怎么走这儿?”我叫他帮忙开一下栏杆,他开了。我就顺利進了同修的小区,同修很意外,也很高兴。

有同修说办通行证条件放松了,我就叫丈夫帮我办好。这样能自由進出厂家属区了,我又开始到家属区外去讲真相。

我要求自己学好法,多发正念,平稳好心态。每天出去讲真相,我就一念:多碰到有缘人。过程中,有顺的时候,有不顺的时候。

现在人还没上班,天气好,风景河边人较多,正好可以多碰到有缘人。我沿着风景河边的休闲路走,见旁边树林里有四个小伙子在打牌,等他们停下来,我说:“我是信佛的,送你们九字真言‘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祝你们平安、事业顺。”他们都说好。但说到三退,就都不吱声,走开了。我也没有泄气,不远处有带小孩的,给三个人讲了真相,叫她们记住九字真言,她们都三退了。我知道是师父在鼓励我。一路上,碰到年轻小伙子,就祝他们事业有成,碰到姑娘就祝她们工作快乐,都是一讲就愿意退。

河的另一边,我曾经去过,碰到过不好讲的,有点不想走那边。马上觉的不对,应该去。走过去,碰到俩口子,带着小孩。我说:“这小孩真漂亮,你们很如愿,一儿一女。”我说:“我是信佛的,送你们九字真言‘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这是躲过疫情的灵丹妙药。法轮功是佛法,中共迫害法轮功二十多年了,法轮功学员一直在讲真相救人。”问他们:“入过党团队吗?”男的说入过,女的说没入过。我告诉他们“三退”是天意,给男的取化名如愿,愿他们一家幸福平安,他们连说:“谢谢!”

又遇到两位退休的人,我祝他们身体健康,问:“你们听说过三退保平安吗?我们是炎黄子孙,不是马列子孙,中华民族五千年传统文化相当优秀,要回归传统。”问其中一位:“贵姓?”他说:“姓万。”我说:“就取个名字叫‘万事顺’吧。”他说:“万事如意。那好,就取名‘万事如意’。”他挺高兴。另一位退了队。告诉他们九字真言“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多念,正气上升,邪气入不了身。

讲真相不顺利时,我就向内查找自己,发现自己的出发点是站在为私为我的基点上,不善、麻木、没有慈悲心。还有怕被别人说的心,怕世人不退。有的同意退了,但看的出他也是很怕的样子。我的急躁心也跟着上来,心情也不舒畅,神不起来。而且不是今天讲的顺,明天就会讲的好,不是这样。每次出去,经常会出现开不了口的现象。在讲的过程中,经常要调整心态,冒出不好的念头、思想,心里马上清除它,及时归正自己。

有位老年同修,对大法很坚定。疫情期间讲真相、劝三退讲不了几个,很着急。她过去主要是发资料中讲三退,疫情期间受邪党的宣传,接资料的人很少,开口搭话觉的很难,各种人心干扰她。她丈夫年纪大,需要照顾等等,不知道该怎么办,也很着急。我们在一起学法交流,认识到“急”也是讲真相的一个障碍。

同修说:“你一次能讲二十多个人,我有点不相信。”我说:“我原来也与其他同修谈过相同的问题。有个同修一上午能讲二三十个人,我也不相信,我一上午讲十来个都累的够呛,时间还很紧张。但随着一直坚持面对面讲真相,去掉各种不好的人心,尤其是怕心,慢慢的,就到了这种状态。”同时我说同修:“你说一个都讲不了,我也不相信,毕竟你讲了这么多年的真相。”我看她急成这样,就约好第二天一起去,她说:“我就想看看你怎么讲。”

第二天,我们沿着风景河一边走一边讲,结果一会就讲了十多个人。其中有两个人在钓鱼,他把鱼往桶里放时,我说:“你把鱼钓上来那一刻很高兴啊!”他不好意思的笑了。然后,我问他:“听说过三退保平安吗?”他说:“没有。”我就把真相讲给他听,顺理成章的他退了。老年同修在旁边看到了,说:“过去我们也一起讲过真相,那时讲十来个,我们都很累,又辛苦。现在看你又随和,又轻松,边走边讲,很好。”慢慢的,她也讲了好几个。有一个人还夸她:“讲的真好,说的很实在。”竖起大拇指谢她。

其实真相同修讲的挺好,是怕心加上搭话难阻碍着她。一下午还讲的挺顺利,数数有二十八个人,这下她相信了,说:“我要也能这样做多好,我也要坚持出来。”我说:“师父就在我们身边,这是千真万确的。一切都是师父安排好的,我们只是跑跑腿、动动嘴,谢谢师父!”

在看《明慧周刊》上的同修交流文章中,我看到了自己信师信法的成度与同修相比,真的差距太大了。同修的无私付出,圆容了明慧网,也圆容了大法弟子的整体提高,我受益太大了。

注:
[1]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九年纽约法会讲法》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