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师父救了我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五月十日】初中毕业后我就去了广东,一直在那里打工。二零一一年四月初的一天,我感觉大脑发木不清醒,稀里糊涂的,就去了一个诊所看病。医生说只是大脑休息不够,给我开了一些安神补脑的药,说要多加休息。回到住处按时吃药,卧床休息,四五天后不见好转,越来越迷糊。

妻子将我的状况告诉了家里,家里人也很着急,爸爸去了西安第四军医大学,找到了他儿时的朋友,他是该院的硕士生导师,听了爸爸的叙述后,他说:“立刻来我院做全面检查。”二弟把我送到广东机场,两个小时的飞机旅程,让我心惊肉跳,我的心在嗓子眼提着,当爸爸接到我时,我都不认识了,走路都要弟弟扶着。

在四医大做了全面检查后,爸爸的好朋友说:“看检查结果,没什么毛病。”他又给爸爸介绍了一家省级甲等医院,又做了一系列检查,结果出来了:“抑郁症。”爸爸带上三千元的药,手拉着我回到家中。见到妈妈,他再也控制不了自己,失声大哭。爸爸是一个硬汉子,我从来没见过他流泪。

自那天起,妈妈更是整天以泪洗面,就像天塌了一样。一家人处在极度痛苦中,谁来救我?妈妈看着药品上的说明,每一种药都有二十多种副作用!妈妈心是多么痛,又十分矛盾。看着头脑不清楚、目光呆滞、表情冷漠、胆小睡不着的儿子,妈妈心碎了。

四姨来我家看到我这般模样,也摇摇头,唉声叹气。我到家第三天,妈妈给远在城里的六姨打电话说她都活不下去了!就把我的情况告诉了六姨。六姨笑了,说:“没事儿,我们有师父,有大法,孩子会好起来的!”

是啊,我们有师父管。妈妈这才想起了大法和无所不能的师父。妈妈是一九九七年得法的老学员,也是当地的义务辅导员。那时我们家早上有十几人在一起炼功,听着炼功音乐好美妙舒畅,到了晚上,邻村的、我们村的大法学员围在一起学习高德大法《转法轮》。不识字的老奶奶也能读大法了,真是神奇!一九九九年七月以江泽民为首的中共邪恶集团疯狂迫害大法开始了,大家都不敢在一起学法炼功了,妈妈也吓懵了。

后来听我妈妈说,就在我从西安回家的前一天,我一岁多的儿子指着炕头墙壁对我妈妈说:“转呢!转呢!”我妈问:“啥在转呢?”孩子说不清,只说“转呢,转呢”,妈妈急忙拿出《转法轮》指着书上的法轮图形给我儿子看,孩子说:“它转呢!”

妈妈心里豁然开朗,抹去眼边泪花,双手捧着宝书《转法轮》,把我从床上扶起来坐端正,让我学大法。我那时一点力气也没有,根本坐不起来,无奈就趴在床上看《转法轮》。看一会休息一会,再看一小会,再休息一会,整整看了三天。

第四天早上,妈妈还未起床,我跑到妈妈床边说:“妈妈,我好了,头脑清醒了,肚子也饿了,我啥都明白了!”“果真好了?”妈妈激动的又是两行热泪。我们母子俩高兴的笑了起来。妈妈把三千元的药全扔了。

大法太神奇了,是超常的科学!师父慈悲,佛恩浩荡!我有幸沐浴在佛光之中,是大法给了我第二次生命,谢谢大法!谢谢师父!我会永远支持妈妈学大法,做证实大法的事,法轮功万岁!

如今我无病一身轻,但爸爸朋友的话还在耳畔:“这病少则两三年治愈,多则七八年,甚至终身难愈。”可我仅仅用了三天时间看了一遍《转法轮》就完全康复了。难道这还不是神迹吗?

真心希望那些还在病痛中挣扎的人们,抛开被中共灌输的对大法的歧见和偏见,也读一读《转法轮》,那样您一定会和我一样身心受益无穷。用尽人间的言语也无法表达我对师父的感恩!再次叩拜大法师父!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