诚念九字真言 中共病毒消除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三月二十五日】一位河南省大法弟子在武汉读研究生的女儿在这场疫情中出现中共病毒(武汉肺炎)症状,真心敬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恢复健康。为了感谢法轮大法师父的救命之恩,她特意写了一份亲身经历,她也衷心希望众多的朋友们在疫情中、在任何灾难的环境中,诚信敬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定能走出魔难。

我是二零二零年元月十七号从武汉学校返家的,当时的武汉还没有封城或发生疫情的通知,只是道听途说的知道一些风言风语,当然也不在意,我和大部份人一样,也没有做任何防护措施,也算安全地回到了家中。

回家后仅几天的时间,武汉人传人瘟疫的消息像暴风骤雨一样铺天盖地的压了下来,互联网上的消息和各个村里那些吓人的广播喊话,使人的灵魂都飞出了七窍之外,保命成了首选项。因为我是来自武汉肺炎的前线,按照当地的规定和学校的通知,成了隔离和监督的对象。

从元月二十六号(大年初二)开始,我在家中不准出门,按照当地的规定每天上报体温。元月二十九号,黄历正月初五,在测量体温时发现体温有些偏高(37。2度),本来也就惶恐不安的心情促使我吃了些退烧药,体温恢复正常。

二月一号,身体感到有发热的迹象,量体温发现是37。5度,此时的心情成了一锅粥,害怕的心情已不能自主,一来我是从武汉来的,二是我已经得知我的辅导老师已确诊是武汉肺炎病例,为此我也十分担心自己。

当时我想起了妈妈,妈妈是修炼法轮大法的,可妈妈又不在身边,我急得两眼含泪把我的体温和害怕的心情打电话告诉了妈妈。妈妈告诉我:“闺女别害怕,你就真心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病情就消除了。”

听了妈妈的回答,我当时并没有采取,虽然在以前我也从大法中受过益,但我从小就生长在中国这个社会环境中,无神论、党文化、伪科学观念在我的心目中还占有一定的地位,把科学和医院当成了唯一的靠山。在我的要求下,父亲陪我到医院進行了排查,得到的结果是没有被感染,悬着的心情落了地,感到浑身轻松,和父亲欢快地回了家。

可是好景不长,从医院排查回家不到一周的时间,一天我感到喉咙发痒,咳嗽,呼吸感到不畅,又陆续出现了拉肚子,浑身肌肉酸痛,骨头都是疼的,和中共病毒的症状非常相似,突如其来的变化,使我才放下的心又起空了,武汉肺炎我可能真的“中招”了,可怕的后果在等着我,想想我家里的人,和我接触过的人……越想越怕,越怕越想,加上身体不适的折磨,夜里我不能入睡。父亲说我是自己在吓唬自己,可我心里有数,病情已经很严重了,只是不敢大的声张而已。

经过反复思虑,还是采取妈妈教我的念九字真言“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又加了法轮功师父在《洪吟四》中的“真善忍三字圣言法力无限 法轮大法好真念万劫即变”这两句法,可是我嘴在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可心里一直是武汉肺炎的情形,一直在执著我的事情该怎么样怎么样,甚至又想到再去医院排查,或者到医院治疗。明的来说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不是那么诚心,但还是在念,身体的症状也是不重不轻。

姥姥也修炼法轮功。姥姥也得知了我的消息来看我,顺便还带来了一本《天赐洪福》的小册子让我看,姥姥问了我的病情,也告诉我要真心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一定能躲过这次灾难。我说:我也一直在念呀,好几天了也没好转。姥姥说:法轮大法是佛法,诚心念“法轮大法好”,师父绝对会帮你,就怕你念得不真心,咱想想,咱是让师父给咱解难的、救命的,如果自己念一句“法轮大法好”都不能诚心的去念,那对得起师父吗?病会好吗?

姥姥的几句话刺激了我的心,使我茅塞顿开,脑子一下清醒了:对啊,自己是求师父救命的,自己连求师父都不诚心的求,那不是在欺骗师父吗?我觉的一下找到了自己病不好的根本原因:自己根本没有诚心,自己的行为是在骗师父,最后骗了自己。认识到自己的错误后,突然觉的心情很畅快,有一股暖流通遍全身,于是我在姥姥和妈妈面前保证:请姥姥、妈妈放心,我一定诚心的去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姥姥、妈妈听了微微一笑说:只要你有诚心,以后你就知道了。

从此,我不再执著我的身体状况,一心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走路、吃饭,有空就从心里念。两天后,我的身体就有了明显的好转,我心里也知道是法轮功师父在帮我,到第三天晚上,我浑身感到热的不行,烧的比前两次更严重,可我没有害怕会怎么样,也没有再去量体温。我想,既然我相信法轮大法,我就不三心二意,病情好了,是师父的慈悲;不好,是我自己做的不够,只管一心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念着念着不知不觉的便睡着了。早上起来我突然觉的身体很轻松,不正确的状态完全消失了,我高兴啊!我心里的那股舒服劲头真是无法言表,我洗了手脸后,向大法师父的法像恭恭敬敬地上了一炷香,以此表示我对大法师父的感谢。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