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学员:身临三界苦 始悟修佛心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三月二十五日】二零二零年是人类的大灾之年,对我来说却是新生命的开始!

我和老伴今年都七十七岁了,我们这一代人这辈子过了多少沟沟坎坎,真不容易啊!到老了又受病痛的折磨,尤其最近几年,一难接着一难……老伴久病体弱,看中医调理,天天喝苦药汤子,但效果不乐观,贫血依旧,两脚肿的像馒头。

二零一九年正值三伏酷暑,我感冒又发烧,不敢开空调、电扇,坐着一身汗,躺着一片湿,夜里整宿咳嗽睡不着觉。内火外毒导致口舌生疮,舌尖舌根红肿化脓,吃饭说话都困难,那些日子简直度日如年。

二零一九年十一月二十二日,老伴因血红蛋白只有4.6克,属重度贫血,在医院急诊室输血1200CC,血红蛋白升到8克,二十六号出院。出院后两三天昏睡,不吃不喝,二十九号叫120急救车又送到医院,诊断为慢阻肺,因呼吸功能弱,体内二氧化碳含量已达到80%,十二月五日病情已控制,办理了出院。又花了三万多元,家里买了呼吸机、制氧机、臭氧消毒等设备,在家维持。出院后的老伴,整天躺在床上,不是用着呼吸机,就是吸着氧气,下身穿着尿不湿,病痛折磨着他,也使我心力交瘁,疲惫不堪。

我本人有二十多年的高血压病史、冠心病,因照顾老伴,我又累又心烦,高压一直在180左右,每天头晕脑胀,心绞痛、心律不齐都出现了,每天不得不吃四丸牛黄清心丸,两袋稳心颗粒才能缓解一下症状。失眠不吃安眠药就睡不着觉,因风湿经常腰腿疼,手脚小关节增生变形,时好时坏的口腔溃疡多年不愈。

本想着多灾多难的二零一九年快点儿过去吧!没想到就在它离去的最后一天,又给我留下了一件痛苦的纪念。十二月三十一日晚上十点多钟,刚开始觉的胃不舒服,后来肚子越来越疼,疼的浑身哆嗦,一夜未眠,想去医院,可浑身一点儿力气也没有,儿女不在身边,老伴又病着,我不得已给三妹打了电话。

元月一日清晨,三妹接到电话后乘地铁直奔我家,用轮椅把我推到医院急诊室。告诉我念“九字真言”(也就是“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平静地在我身边看护着打点滴。下午打完点滴又用轮椅把我推回家。晚上给我们做饭,第二天下午才回家。

元月四日夜里十一点多钟,老伴又从床上滑落到地上,造成腰背扭拉伤,一动就疼的乱叫。天哪!这日子可怎么熬啊!这么多年来,我们遇到困难最需要帮助的时候,都是三妹帮助我们,陪伴在我们身边。所以我第一时间就想到她,接到电话,三妹放下她家中的事,飞快地来到我家,一边提醒老伴念“九字真言”,一边忙着帮我处理家务。

这段日子,尤其是老伴两次住急诊留观察室和我患肠胃炎在医院的亲身经历,让我亲身体验、亲眼见证了人世间生老病死的痛苦,医院里无论年节,总是人满为患,病人躺在床上,身上插满了管子,如同一块肉一样毫无尊严、无奈地任人宰割,求生无路求死无门。家属一脸无助的表情,听大夫一声唤,赶紧把平时省吃俭用的钱乖乖地送到收费窗口。细思量这是人的生活吗?

对比我的三妹,她今年也是七十三岁的人了,二十三年了,她没吃过一粒药,不知道医院大门冲哪开,医保卡为何物。但她健康、乐观、善良、乐于助人,思想单纯。

记得老伴在医院急诊留观室住院,需要人陪住,当时人手实在不够,我想到让三妹替一个班,可又想:让小姨子伺候姐夫是不是太难为我妹妹啦?真没想到三妹平和平静地说:“神造人有男有女,人体构造不一样,可都是众生中的一员,我没想那么多,该怎么做就怎么做。”她的心就那么干净,那么平静。我接她班的时候,她穿好衣服刚要走,老伴大便失禁,一下子拉了床上地上都是,三妹二话没说就和我忙活起来。擦、弄、洗,都搞定了才坐车回家。

在老伴第二次出院时,恰巧我们正忙于其它事,我跟儿子都不在场她在一位素不相识的外地民工的帮助下,愣用轮椅把老伴从一层抬到二层半。送我上医院时,推着轮椅上坡下坡一路小跑不停不歇。

每次提起这些事,我们的感激之情溢于言表,可每次三妹总是笑眯眯地说:“你们要感谢的不是我,应该感谢的是李洪志大师,师父教导他的弟子们要按真善忍的标准做好人,要做无私无我,完全是为了别人的人,作为弟子得听师父的话呀!”

老伴听后感动的落泪了,我也感慨万分。同是七十多岁的人,为什么她身心那么健康,我们这样地活着?根本原因是她修炼了法轮功,接触了高德大法,找到了一片心灵的净土,找到了返本归真的路。

其实我也接触过法轮功,那时在居委会工作,八点上班,上班之前到公园炼会儿功,纯粹是为了健身。后来办事处提出党员和居委会主任不许炼法轮功,我就不炼了,选择了我非常喜欢的太极拳,而且作为教练带领社区里的老年人成立了太极拳晨练队。

这场经历,细悟起来,师父真是大慈大悲啊!因为以前炼过法轮功,五套功法我全记得。三妹和我在一起时,她夜里起来炼功,我也跟着炼,也许是因为这些,师父没有放弃救度我,我反复琢磨这次得肠胃炎的情景,为什么打了两个多小时的点滴都止不住疼?为什么腹部的疼痛象一股气流在逆时针旋转,转到胃部就疼的哆嗦出一身冷汗,转到右腹下腹左腹就不那么疼了?原先看过这样的报道,有的学员听老师讲法后,出现又拉又吐的反应。我就想莫非这回不是真正有病,是师父在帮我清理身体?那在腹部绕着圈转的气流难道是法轮在转?

我拉了两次肚子,吐了三次绿的汤水和食物残渣,一天下来粒米未沾,晚上勉强喝了小半碗小米汤,夜里在三妹的陪伴下,香香地沉沉地美美地睡了一宿从来没睡过的好觉。感觉似在母亲温暖的怀抱中。

第二天,肚子不疼了,精力和体力又重新回到我的身体里来,跟换了个人似的。三妹要去买早点,我说:“咱俩一块去!”我们一路走一路聊,想想昨天就是在这条路上,我肚子疼的弯着腰,无力的瘫坐在轮椅上让人推着去医院,今天却谈笑风生的给家人买早点吃,这事要不是亲身经历,绝对不可信,因为太不可思议了!

大法的神奇,让我领略了高德大法的殊胜,坚定了我修炼法轮功的决心,三妹对法轮大法虔诚的信仰,以及她现在健康乐观善良乐于助人随遇而安的精神状态,让我看到了修炼人的胸怀。从悟到的那一刻开始,我决心从新拜在师父的门下,立志做一名虔诚的大法弟子。

也许悟的晚了点,但既然我找到了人生的方向就不晚,我要义无反顾的坚持下去,发愿:今生不得圆满,来世继续佛缘。

现在我每天晨起就炼五套功法,晚上睡前再打坐四十分钟左右,白天没事就看《转法轮》和师父在各地的讲法。才坚持了半个多月,我的身体发生了很大变化,血压正常了,腰腿不疼了,口腔溃疡不知不觉地好了,没病一身轻的感觉真好!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