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肺炎易感染人群分析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三月二十一日】武汉肺炎爆发后迅速在中国大陆扩散,并在短时间内蔓延到世界100多个国家和地区。人们常说:劫难无情,瘟疫有眼。看一看武汉肺炎在国际上的蔓延趋势(见图一),就不难发现,这次瘟疫很明显是冲着共产党和亲共人士而来。(不排除原本身体免疫力就很弱的人也在疫情中出现闪失。)


图1:维基百科公布的数据。截止日期:2020年3月18日

上述曲线好象在告诉人们,武汉肺炎在国际上直奔“亲共点”去感染。有人可能觉得,亲共与否与人体的免疫力、疫情流行有什么关系呢?认为没关系。其实关系很大。

《黄帝内经·素问·刺法论》说,“正气存内,邪不可干。”疾病是否发生、是否恶化,关键取决于人体内的正气。一个人的体内正气充沛,则疾病的淫邪之气就上不了身,反之亦然。一个国家也和一个人类似,人体是由很多细胞组成的,国家的肌体是由许多个人组成的,这些人就好像组成国家的细胞一样;如果相当一部分人积累了足够的邪气,这个国家就会遭殃。

了解中共“假恶暴”本性的人都知道,中共之毒之恶,只有你想不到的,没有它干不出来的。无论是国家还是个人亲共,从中共那里接受和感染的淫邪很容易致命。这不是无神论者的一个“不信”就能了断的。

截至3月18日,除中国外,武汉肺炎累计确诊病例人数最多的几个国家分别是意大利、伊朗、西班牙、德国、法国和韩国。从资料看,这几个国家都是跟中共走的非常近的国家。

首先看意大利。作为G7世界七大工业国之一,意大利不顾西方盟友的反对,于2019年3月与中共签约,并成为欧洲首个签署中共“一带一路”协议的国家。2019年,由于大陆游客的激增,罗马街头竟然出现了中共警察。

而伊朗呢,则是国际公认的中共小兄弟,它的军火、导弹、核武、电子产品等由中共输入。在“一带一路”计划中,伊朗是中共渗透欧亚非的战略枢纽。过去10年中,中共一直是伊朗最大的贸易伙伴。

中共在六四屠城之后,西班牙是第一个派外交大臣访问北京的欧盟国家。2017年,西班牙首相出席中共的“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2019年6月,西班牙沃达丰(Vodafone)正式启动了该国的首个5G商用移动网络,并采用华为作为核心设备供应商。2019年1月,在中共党魁访问西班牙之后,马德里王室剧院在中共的施压下,强制性取消了即将在该剧院上演的弘扬中华传统文化的神韵艺术团的演出。

再来看看德国和法国这两个疫情比较严重的欧洲强国。近年来两国政府都很亲共。“华为”是中共背景的ICT(信息与通信)基础设施和智能终端提供商。在海外华为一直被质疑创办人原身份和解放军背景。而德国和法国却选择了无视美国的郑重警告,最近双双决定允许“华为”参与本国的5G网络建设。2019年3月26日,德国总理在巴黎记者会上大赞“一带一路”是“非常重要的计划”、“我们欧洲人想要参与”。而法国总统在2017年3月3日接受《巴黎人报》采访时,自称是“毛泽东主义者”。

再来看看亚洲地区除中国外疫情最严重的韩国。近年来,韩国政府大幅向中共靠近。甚至在大陆疫情被曝光后,韩国政府担心会损害与中共的关系,坚持不在边境设限,也不对旅客进行检疫。在过去10几年中,因为中共的淫威和渗透,韩国的首尔、大邱等城市多次拒绝了神韵艺术团的演出。

与以上亲共国家形成鲜明对比的是香港、俄罗斯、印度,和台湾。这些国家和地区虽然是中国的近邻,但因其都选择了拒绝中共或不相信中共,所以基本上都成功抵御了武汉肺炎。


图2:邻近大陆的香港和台湾,都因为拒绝了中共而成功抵御了武汉肺炎。右图:台湾大选前夕,民众驱逐中共操控的红色媒体。

提起香港,很多人马上会想到2019年的“反送中”运动。尽管香港每天有近10万的大陆人入境,而且港府一直不全面封关,香港本地人因为坚持抵制中共而保护了自己的平安。

截至3月18日,香港确诊的100多例武汉肺炎感染者中,大多是从大陆来的人,香港本地人中也多是倾向支持中共的人士被感染。

而一提起台湾,人们可能马上会想到2020年1月刚结束不久的台湾大选。台湾人民用选票向中共说不,彻底拒绝了中共。虽然与大陆经贸往来异常紧密,但台湾的确诊人数一直相对较低,使得台湾一举成为全世界抗击瘟疫的典范。

印度是一个走民主路线的国家,与霸权主义的中共长期处于对峙状态。虽然是中国的近邻,且人口数量仅次于中国,但印度的确诊人数一直相对较低。

俄罗斯表面是中共的“老大哥”,实际上是最不相信中共的。在1月20日中共表态要控制疫情时,第二天俄罗斯就把武汉疫情定性为“生物威胁”。尽管现任中共党魁称俄罗斯总统是他“最好的知心朋友”,但俄罗斯对于来自中国的武汉肺炎疫情仍然采取了最严厉的措施。

作为一个前苏联国家,乌克兰深受共产主义恐怖之害对共产主义深恶痛绝,每年悼念共产主义恐怖的受害者。2018年,一份乌克兰民意调查报告显示,乌克兰人把共产主义崩溃视为100年来最为重要和最为成功的历史事件。截至3月17日,乌克兰确诊武汉肺炎的人数只有17例。

再反观中国大陆国内,武汉肺炎的扩散路线(如图三)同样彰显了大疫有眼直奔中共的昭昭天意。瘟疫为什么非要从武汉开始,而不从其它地方开始呢?


图3: 武汉肺炎从武汉爆发后,在短时间内迅速蔓延全中国。

早在1999年,中共江泽民集团暗中唆使武汉电视台台长赵致真,拍摄一部长达六个小时的恶意栽赃法轮功的电视片,从99年7月22日起在全国滚动式播出,并强迫各机关、学校、企事业单位组织全体成员观看,以谎言煽起了民众对法轮功的仇恨。

这部栽赃嫁祸法轮功的电视片从武汉做出,毒害全国和世界,使无数世人对法轮佛法产生了很深的误解、甚至仇恨,失去了得到这部高德大法的万古机缘,它给武汉和武汉人民带去了多大罪业?

无独有偶,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滔天大罪,从武汉同济医院发源。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被国际上称为“这个星球上前所未有的罪恶”,而武汉同济医院是大陆“器官移植的发源地”。

今天席卷全球的武汉肺炎,遵循同样的模式,从武汉向全国和世界扩散,如此“巧合”,是不是一种警示和提醒呢? 瘟疫的蔓延路线是不是上天在告诉人们“抵制中共 才能远离病毒”呢?

在中国五千年神传文化中,中国人敬天畏神,相信天灾人祸是上天在警示人。中共70年暴政,害死8000多万中国人,破坏中国传统文化和道德;从整风运动到土地改革,从三反五反到文化大革命,从八九年屠杀大学生,到九九年开始残酷迫害法轮功,再到现在对全体广大民众的欺凌打压,中共用暴力和谎言给中华民族和世界带来深重灾难。中共坏事做绝,如今内外交困,气数已尽。


图4:2002年6月,在贵州平塘县掌布风景区发现了2.7亿岁的“藏字石”,五百年前崩裂的巨石断面内惊现六个排列整齐的大字“中国共产党亡”,其中“亡”字特别的大。左下图是“藏字石”景区门票图案正面。

上天有好生之德。法轮功学员不顾个人安危,顶着迫害的压力,二十年如一日的向民众讲清真相,就是让民众看清中共本质,从而远离中共。

截止到今天,已经有超过三亿五千万的中国人,从高官到平民百姓,都做了“三退保平安”,也就是退出了中共的党、团、队组织。共产党让人加入党、团、队的时候,都让人举着胳膊握着右拳在鲜血淋淋的红旗下发一个毒誓,要把命献给它,要为共产主义奋斗终生。这个毒誓是跟着人走一辈子的,如果不能及时三退,毒誓迟早都要兑现的。声明“三退”就是声明不再做中共的垫背、替罪羊。

愿看到此文的有缘人都能够抓紧退出党、团、队与中共切割,从而在天灭中共的大淘汰中得到上天的保护和救度。用真名,小名或者化名做三退都可以;也可以写在一元纸币上并把它花出去;或者写在纸上贴出去,或者也可以告诉法轮功学员来帮声明三退,神佛看的是人心。

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咱们得保护好自己,别让自己被每天扑面而来、送到掌中的中共宣传(电视、微博、抖音)淹没。希望在这次针对中共而来的凶猛瘟疫过后,您会庆幸自己因为冲破了谎言、了解了真相而平安的走入未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