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新冠病毒疫情蔓延三个月回顾

中共瞒骗世界 丧事岂能摇身变伟业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三月一日】(明慧记者综合报道)2019年12月至2020年1月初,正值30亿人次的中国人返家的春运高峰期。此时,湖北省武汉市却突然爆发“新型冠状病毒肺炎”。

武汉市是湖北省省会,大陆中部六省唯一的副省级市,特大城市,全国重要的工业基地、科教基地和综合交通枢纽。户籍人口908.35万人,流动人口510.30万人。武汉地处江汉平原东部、长江中游,长江及其最大支流汉江在此交汇。作为中国经济地理中心,武汉素有“九省通衢”之称,是中国内陆最大的水陆空交通枢纽和长江中游航运中心,其高铁网辐射大半个中国,是华中唯一可直航全球五大洲的城市。

作为中国重大的地理枢纽,武汉也为这次新冠病毒肺炎的扩散提供了理想的集散地。1月26日,武汉市长向世人公布了一个可能比死亡与感染人数更令人恐慌的数字:在当局宣布武汉封城之后,仍有约500万人离开了武汉,还有900多万人留在城里。

截至到2020年2月28日,新型冠状病毒肺炎(俗称武汉肺炎)从武汉蔓延到海外近60个国家和地区。中国大陆央视新闻宣称,湖北省累计报告武汉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确诊病例是66337例;中国内地累计有74,567宗确诊病例,死亡个案2,117宗,现有疑似病例5,248宗。然而,中共的数据一直受到人们的质疑。

迄今海外确诊逾5,200多例,死亡近90例。

一、中共隐瞒疫情七八周 抓捕知情人

武汉新型冠状病毒肺炎,2019年12月初出现首宗病例。然而直到12月31日,有人在网上发布武汉市卫健委关于“不明肺炎”的通报后,各界对此才略有所知。1月20日中共才承认“可以人传人”。1月23日武汉封城。

该通报是“市卫生健康委关于报送不明原因肺炎救治情况的紧急通知”,通知对象是武汉的各医疗机构,表示武汉华南海鲜市场陆续出现不明原因的肺炎病人,因此要求各单位清查统计最近一周类似特点的病人。当时,武汉民众恐惧是“非典”——严重急性呼吸道症候群(SARS)再度爆发。

2019年12月31日,中共卫健委首批高级别专家组到武汉后,确定了确诊病例的三大标准:有华南海鲜市场接触史;要有发热症状;要做全基因组测序。这三大标准全达到了,才能确诊。包括财新报导的《四大IUC主任详解病毒》等文章都指出,中共专家组定的这套标准“太苛刻”,让很多早期感染者未能得到诊治、隔离。漏掉很多有病的人,造成很大的社会危害。错失了防控的黄金时期。

2020年1月1日,8名武汉医生因为在微信朋友圈传递疫情信息而被当地公安抓走,还被在微博上游街,通报众人,避免所谓“谣言”扩散。中共的刻意隐瞒疫情,抓捕传播疫情真相的医护人员及民众,要求知情医护人员不得外传疫情,同时还宣称疫情“可防可控”、没有“人传人”等假消息,致使疫情迅猛在全国蔓延。

1月1日,据大陆媒体报导,武汉市江汉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和江汉区卫生健康局联合发布的“关于休市整治的公告”。公告称,根据中国(中共)国务院“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应急条例”等法规条例规定,及武汉市卫生健康委“关于当前我市肺炎疫情的情况”通报,“经研究,决定对华南海鲜批发市场实行休市,进行环境卫生整治。”

1月2日,中共海军工程大学警通勤务连就下发了“严控外来人员进校的通知”。该通知显示,中共海军2019年就知晓武汉不明防疫疫情,并出台“2019”298号防控文件,而且中部战区总医院也已知情。

1月3日:中共报告共有44名“神秘疾病”疑似患者。之后,在“武汉肺炎”的感染源、传播方式、是否人传人、会不会变异等都不清楚的情况下,一些党媒报导说,“可防可控”。1月10日,中新社采访到曾参与过SARS救治的呼吸领域专家王海龙医生。王海龙称,目前武汉所有患者无死亡病例,未发现明确的人传人证据,未发现医务人员感染,民众不必过于担忧。

1月5日,上海市复旦大学附属公共卫生临床中心(上海市公共卫生临床中心)发给中共国家卫健委的一份内部报告显示,2020年1月5日从武汉市华南海鲜市场一名不明肺炎患者呼吸道灌洗液中测出类似SARS(萨斯)冠状病毒,并测得该病毒的全基因组。报告称,该病毒与SARS 冠状病毒同源性高达89.11%,命名为Wuhan-Hu-1冠状病毒。

1月8日确定病原为新型冠状病毒。2月12日,世界卫生组织将此次新冠病毒肺炎正式命名为“COVID-19”。

1月11日,中共官媒《人民日报》报导说,中共国家医疗专家组专家、北京大学第一医院呼吸和危重症医学科主任医师王广发称,目前来看该病毒的“致病性较弱”,病患病情和整体疫情处于“可控状态”。

1月14日,极受中共影响的世界卫生组织(WHO)才出来说,引发武汉肺炎的2019新型冠状病毒出现了“有限度”人传人情况,主要是家人间的小规模群聚感染,但疫情有可能扩大蔓延。世卫已提供世界各地的医院防疫指导方针,包括在医疗机构的“超级扩散”(super-spreading)状况,以防疫情扩散。

然而,在消息报导后不久,世卫又引述中共官方说法“澄清”,说没有明确证据显示新型冠状病毒会人传人。世卫透过电邮回复《苹果日报》称,根据中共官方初步调查,没有明确证据显示新型冠状病毒会人传人,也没有证据证明可以有限度人传人。

1月15日凌晨,武汉卫健委虽继续称目前肺炎疫情尚未发现明确人传人证据,但又说“不能排除有限人传人可能,以及持续人传人风险较低。”

1月17日,世卫组织传染病建模合作中心(WHO Collaborating Centre for Infectious Disease Modelling)、英国帝国理工学院MRC全球传染病分析中心(MRC Centre for Global Infectious Disease Analysis)发表报告指,他们推断,武汉潜在新型冠状病毒感染患者可能超过1723人,数量远大于当前通报的病例数量。

1月27日,时任武汉市长的周先旺在接受中共央视采访时,公开承认武汉披露疫情不及时,但他又说:“作为地方政府,我获得这个资讯以后、授权以后,我才能披露。”

1月18日,在武汉市政府已掌握十多名医护感染的消息,明知新冠肺炎人传人的情况下,武汉市百步亭社区仍举行了“第二十届万家宴”。此聚集活动有40,000多个家庭参加、摆出了13,986道菜品。活动后结束,疫情在百步亭社区内爆发,引来海内外非议。一位名为许志的社区工作者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对于疫情,他周边的社区工作人员是知道的,“18号当天武汉还没有封城,但我们有内部一些消息,说会封(城)。但是宴会还是照常搞了。”

中共官媒以武汉市百步亭社区某居委会工作人员“江强(化名)”的名义说,“1月初,我们听说了肺炎的消息,但起初说‘可防可控’,后来又说‘不排除有限人传人’。万家宴举办前三天(1月15日),我们跟居委会领导反映,最好取消万家宴,但没成功。”

1月19日,《楚天都市报》报导,从1月20日起,武汉市文化和旅游局主办的2020春节文化旅游惠民活动即将启动,20万张文旅惠民券将开放免费预约。

总部在美国华盛顿的人权组织“中国人权捍卫者”披露,从1月22日至1月28日,短短一周之内,中共当局至少抓捕了325名中国公民。公布的数据显示,这些中国人大多数被扣上“散布谣言”、“制造恐慌”或“虚构事实扰乱公共秩序”的帽子,而遭受行政拘留、罚金或是教育训诫等处分。

二、中共御用专家出来证实“可以人传人”

1月20日晚间,中共国家卫健委高级别专家组组长钟南山在记者会上亲口证实,根据目前的资料,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是肯定的可以人传人。

1月21日凌晨,中共武汉市卫健委通报,武汉市共有15名医务人员确诊为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病例,另有1名为疑似病例。16例患者中,危重症1例。对此,外界质疑中共,认为中共在隐瞒医护人员感染的人数。

1月21日下午,美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CDC)宣布,一名曾去过武汉旅游的美国公民,在西雅图被诊断出患有武汉冠状病毒,即罹患武汉肺炎。这是首例被证实的在美国发现的武汉肺炎案例。

1月23日凌晨,武汉封城。所有通道关闭,包括城市公交、地铁、轮渡、长途客运,机场和火车站也暂时关闭。拥有至少1100万人口的武汉已接近于全城封锁。同时,湖北省15个城市“封城”,后包括北京在内的13个省市先后启动重大突发公共卫生事件1级响应。但疫情已蔓延到中国的至少26省市,并已传播到海外。

1月24日(除夕),习近平向国人讲话。此时疫情已全面爆发,武汉因此封城,但习近平讲话中只字未提武汉、未提疫情。

1月25日,哈佛大学流行病学家埃里克·斐哥丁博士(Dr. Eric Feigl-Ding)推断,导致武汉肺炎的新冠状病毒的传染力指数是3.8,这是热核武器级别的瘟疫。

1月27日,武汉市长周先旺在接受央视采访时,针对外界批评武汉疫情信息隐瞒,透露敏感细节:地方政府只有在中央授权之后才能披露信息。

1月28日,北京开始停运部分铁路运输,天津亦宣布启动战时机制。

1月28日,对于中共应对武汉肺炎疫情的举措,美国高级卫生官员表示,北京拒绝美国援助。周二(1月28日),卫生部长亚历克斯·阿扎尔(Alex Azar)在新闻发布会上说,北京政府一直在拒绝美国疾控中心(CDC)官员前往中国帮助对抗武汉新型冠状病毒的提议。他说,美国在1月6日即提出这项建议,随着疫情的迅速蔓延,美国官员持续敦促北京提高透明度。

1月29日,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和湖北省疾控中心等单位的研究人员在新英格兰医学杂志发表了一篇名为《新型冠状病毒肺炎在中国武汉的早期传播》的论文,指出:“有证据表明,自二零一九年十二月中以来,亲密接触者之间已发生人传人。”表明中国疾控中心一月初就知道“人传人”,但却刻意隐瞒。

1月29日,《新英格兰医学杂志》(the New England Journal of Medicine,简称NEJM)发表了一篇名为“新型冠状病毒肺炎在中国武汉的早期传播”(Early Transmission Dynamics in Wuhan, China, of Novel Coronavirus–Infected Pneumonia)研究报告,总计分析了武汉去年12月1日到今年1月22日、425名早期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确诊患者的数据。

1月30日,大陆卫生系统前高官、中国健康教育研究所所长陈秉中对大纪元时报披露,武汉现在非常危急,内部人传出来的信息,病人多得抢救不过来,一床难求。中共官方数字和武汉医院的容量显然不相符。

1月30日周四,意大利政府宣布,该国确诊的2例新冠肺炎病例,是近期来到意大利旅游的中国游客。

在美国出现首例武汉肺炎人传人病例后,美国卫生部长宣布,自2月2日起,从湖北返美的美国公民须强制隔离14天,过去14天曾前往中国的外籍旅客则禁止入境。

美国总统川普并签署了一项临时命令,自2月2日下午5点起,过去14天曾经去过中国的外籍人士,除美国公民或绿卡持有人的直系血亲,其他人禁止入境美国。而所有从中国飞往美国的航班都将降落在旧金山、洛杉矶、西雅图、纽约肯尼迪、芝加哥、旧金山、亚特兰大7个主要国际机场,以集中进行入境筛检。

与此同时,美国航空宣布自2月2日起至3月27日,暂停往返中国航班;达美航空也将自2月6日至4月30日暂停所有飞中国航班。联合航空宣布自2月6日至3月28日全面暂停往返北京、成都与上海的航班。联航已于1月28日暂停自2月1日至2月8日往返北京、上海、香港的部分航班。美国国务院将赴中国旅游警示升至最高第4级“请勿前往”。

2月3日,中共外交部发言人公开说,中共从1月3日就向美国通报了30多次疫情,而中国民众却一直被中共蒙在鼓里。中共内部尤其中共军队,卫健委这些关键部门,早在去年底就疫情是不明肺炎,有传染性,并开始采取预防措施,但中共一直向国人隐瞒疫情、隐瞒疫情真相。

2月5日,英国传染病科学家尼尔.弗格森(Neil Ferguson)曾表示,根据他的模型分析,中共当局每天通报感染新冠病毒的人数为实际人数的10%,而且武汉肺炎的传播速度每隔五天翻一番。

2月6日,外媒报导,美、英、日、澳及印度尼西亚等国皆派出专机从中国撤侨。

2月7日,最早在朋友圈发布信息之一的、武汉市中心医院眼科医生、共产党员李文亮因患武汉肺炎病逝。“李文亮医生去世”在微博热搜榜,收获5.4亿阅读量、问鼎榜首,之后却被消失。

2月8日周六,美国驻北京大使馆传出消息,首位美国公民死于新型冠状病毒感染。据报导,死者是华中科大一位美籍华裔教授。

2月9日,武汉肺炎疫情继续蔓延,中国国内出现越来越多的感染案例,包括在华的外国公民。

2月11日,中共国务院要求,除湖北省外,其它省区市逐渐复工,有关部门将制止以审批等方式限制企业复工复产。

2月17日,传出或将推迟召开两会的消息。网民怒斥:一边坚决复工,一边拟推迟两会。工人的命就不用负责?!

三、中共官方数字与实际数字相差5倍到52倍

2月中,齐齐哈尔市建华区运建小区的一个老年公寓,48个人中23个人被确诊新型冠状肺炎,其余的人全部被隔离。来自老年公寓的消息说,是儿女过年前去探望时传染的,病毒潜伏十多天后才被发现。此老年公寓的病例也被瞒着没报。

该老年公寓楼边附近的楼,所有楼门都被焊死,只留一个小窗口。

复工命令下达后几日,中共官方公布的确诊人数下降。专家及民间指出,大陆至少有超十万的感染人数,远远大于官方数字。外界担忧,各地复工恐致第二波疫情爆发,除武汉的疫情继续恶化外,疫情不可控会发展到其它城市,特别是北京。

2月17日,中共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在《中华流行病学杂志》刊发的论文显示,去年12月31日前,武汉和湖北就可能已出现了104名新冠病毒感染者。但武汉市卫健委12月31日首次公开发布通报时称,目前仅发现27例病例。两者相差近4倍。

该论文说,全国确诊病例1月1日至10日里增加了653人(其中88.5%在湖北省内)。但武汉市卫健委1月11日通报称,截至1月10日24时,初步诊断病例仅有41例。两者之间相差约15倍。

2月19日,位于北京西城区的中共财政部一则通知在网上热传。财政部通知下属单位:三里河一区51号楼18日出现确诊病例,要求统计住在盖楼的财政部员工的姓名以及所在单元。西城区宣布对辖内1300多个小区全覆盖排查。而就在一天前,西城区区长证实,某部门出现新冠肺炎确诊病例,一名员工过年回河北老家探亲感染,回京第二天上班,导致该部门69人隔离。

2月21日山东省上报统计表显示,该省2月20日确诊273例,但官方通报了202例,其中任城监狱就有200例群集性感染,有高达71例确诊病例未通报。仅山东一个省,其新增确诊病例实际至少49例,是“官方”2例的24.5倍。

2月23日,中国武汉封城满一个月。

2月24日,山东省疾控中心病毒所上报给山东省卫健委疾控处的“全省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检测信息统计日报表”显示,内部上报的“当日检测标本阳性数”(即确诊病例),是官方发布的新增确诊病例的数倍,甚至数十倍。其中的2月20日上报统计表显示,该省2月19日有49例确诊病例,但官方仅仅通报有2例。

根据山东省“检测信息统计日报表”文件,2月9日至23日期间,山东省各医疗机构上报卫健委的当天新冠肺炎核酸检测阳性数,最少是政府发布“官方”数据的1.36倍,最多是“中共版”新增确诊数的52倍。

2月24日,美国联邦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已经将意大利旅游警示调升至第一级。

2月24日,武汉当局上午11时宣布“封城”解禁,随后不到三个小时,又发通报称有关通告无效,并称上午的通告“系市指挥部下设的交通防控组未经指挥部研究和主要领导同意发布的,现宣布该通告无效”。同时还屏蔽了上午通告的转发和评论功能。

这个朝令夕改的举措,被网民解读为中共高层内斗激烈。

2月20日至25日,意大利成为海外疫情最严重国家。意大利前卫生部长罗伦辛(Beatrice Lorenzin)认为,很可能是一些中国感染者转换飞机旅行,但没告知最初出发地而进入和经过意大利,他们没在病毒潜伏期内进行自我隔离才使得武汉疫情在意大利传播。

意大利、伊朗及韩国的患者数量突然激增令国际社会关切。

2月25日周二,美国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CDC)提醒美国人,武汉肺炎有可能在美国本土传播,要做好防范准备。这一声明标志着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的应对疫情基调发生了变化。美国主要股指在周一暴跌后,周二继续下跌。

2月26日外媒报道,最初发源于中国武汉的新冠状病毒肺炎,如今确诊病例已经遍及除南极洲之外所有大洲。东亚的韩国和西亚的伊朗都成为新的“重灾区”。意大利北部众多城镇也出现疫情激增现象。另外非洲和南美洲也开始出现确诊病例。

世界卫生组织(WHO)要求世界各国做好迎接疫情的准备;美国则直接警告说,疫情全球大爆发已“难以避免”,只是迟早问题。

美国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CDC)副主任安·舒切特表示,虽然美国本土目前疫情爆发的风险仍然很低,但全球形势表明,疫情大爆发只是一个时间问题。

2月26日外媒报道,韩国已成为中国以外新冠肺炎病例最多的国家,一周多时间确诊病例从几十例上升到超过1200宗。

约在2月25-26日间,齐齐哈尔市凤凰城小区居民称,有一名老年妇女绝望的跳楼了,生死不明。造纸厂小区一名男士上吊自杀,已经被殡仪馆拉走。对此,中共控制的当地媒体出来辟谣,声称“近日网传一段凤凰城三期居民跳楼视频,经核实,该视频发生地为牡丹江市凤凰城小区,并非我市凤凰城小区。”

2月29日,消息来源说,黑龙江齐齐哈尔市第一医院CT科室已有一名医护人员被确诊为感染了新型冠状肺炎。目前该医院已有一百多个冠状肺炎患者,其中包括医护人员,但这些病例(数字)并未上报,否则违背中共“抗疫宣传”和上报数字的指令。

现在齐齐哈尔市第一医院医护人员上班是二十多天一个班。别的医院医护人员也有感染的,也是不报,以避免单位和单位领导个人被惩罚。

2月26日,武汉新冠病毒肺炎,疫情未了,哀鸿遍野,新华社北京消息则公布说,由中共宣传部、国务院新闻办指导,五洲传播出版社和人民出版社联合紧急编辑制作的《大国战“疫”——2020中国阻击新冠状肺炎疫情进行中》即将出版,全书10万余字,内容“讲述”中共如何“有力有效”防控疫情,将中共打造成“抗疫英雄”。未来还将推出英、法、西、俄、阿拉伯语版。

2月26日大陆媒体报导,根据来自湖北省公安厅的消息,截至2月25日17时,湖北公安机关已有293名警察、111名辅警确诊感染新型冠状病毒肺炎,4名在职警察因感染新冠肺炎死亡。湖北省公安厅统计数据显示,从各警种感染情况看,派出所警察感染比例较高,占感染总数的47.4%。

四、中共瞒骗世界 丧事岂能摇变伟业

中共中央,包括湖北和武汉当局,最迟2019年12月初就了解了疫情,但直到1月20日才开始发话,1月26日才成立防疫小组,至少隐瞒、拖延疫情一个月又二十多天,致使疫情迅速失控,并扩散到全国、全世界,失去了防控的机会。

武汉市长周先旺曾把隐瞒武汉肺炎疫情的责任推卸给中共中央,而习近平则公开说,1月7日自己就曾对疫情防控工作提出了要求。

中共卫健委、中共武汉疾控中心也一直推卸责任。它们多次在国内外期刊上发表论文,暗示其已很早就掌握了疫情,之所以疫情会迅速蔓延,是因为政府不作为。

尽管中共医疗机构推卸责任,但它们一直伙同中共政府隐瞒疫情是不争的事实;同时,它们早期处理疫情不当,也备受指责。

因中共娴熟隐瞒疫情和播撒谎言,外界无法准确得知被感染人群真实规模有多大。目前,对许多疑似病毒感染者都采取不化验、不确诊、不收治、遣回家“自我隔离”的措施,以营造“疫情已被控制”的假相,力图“消灭”确诊人数的数据的上升而减轻国际压力。

美国财经杂志《巴伦》(Barron’s)周刊近日刊登了丽莎·贝芙丝(Lisa Beilfuss)的报导,对中共所公布的有关冠状病毒的数字提出明显质疑。

美国量化金融专家在对《巴伦》提供的中共数据进行回归分析之后发现,报导的死亡人数似乎与一个简单的数学公式具有极度精确的相关性。金融专家说,用一种称为决定系数R平方(R squared)的统计方法计算,方程式显示变化接近完美的99.99%,即死亡人数的更新数据几乎可以完全预测。此专家表示:“真实的数据永远不会发生这种情况,而总是充满离群值的。”

中共驻美国大使馆没有对《巴伦》杂志的置评请求作出回应。外界普遍认为,中共隐瞒疫情的做法无疑加重了武汉新冠病毒的凶险性,将会给整个人类带来灾难。

近日,美国白宫前首席战略顾问史蒂夫·班农(Stephen K. Bannon)接受了外媒体专访。他表示,主流媒体都在替中共宣传,都在重复着中共的宣传。

他说,中国人正在经受巨大的心理伤害、留下心理伤疤。中国原本是一个建立在家庭基础上的社会,当祖上去世之后,你需要有一个表达哀恸的过程,行使你的权利,这是几千年来这个社会的承袭。可现在,当他们,按照中共副总理的要求,挨门挨户去敲门、量体温时,如果他们说你有该病毒,你去的是隔离区,而不是医院。到了那里之后,你的家人再也见不到你,你离开时是死了躺在尸袋中被救护车拉走,被火化,骨灰被扔到什么地方。中国人因此造成的心理伤疤会很深。这是中共造成的。

班农说,我要告诉中共,我知道我被他们当成死敌,可他们也必须清楚:如果他们继续压制信息,这个世界会联合起来,各个国家会联合起来,说(中共)是危险的,他们对中国人是危险的,对中国这个国家是危险的,他们对这个世界是危险的。他们必须被除掉(remove)。

班农特别提出了防火墙必须被拆掉,让中国人能够和这个世界不被过滤的互通信息。他说,中共的行为告诉他两点:第一,他们不在乎中国人民,他们不在乎有多少人死亡;第二,他们不在乎这个世界上的人们,他们在乎的只是他们一直在乎的,那就是他们把持权柄、权柄把持的牢靠。

班农认为,中共完全是无神的、无上帝的、拜物的,只信权力和金钱。他们是撒旦在人间的代表,所以他们不信天堂、没有善良的概念。这个政权只会压迫世界上最勤劳、最得体的中国人民,有精神信仰的中国人民,不管是法轮功、西藏佛徒、还是基督教家庭教会、天主教教堂。中共不惜工本摧毁他们,为什么?因为中共永远也不会让中国人有自己的精神信仰。中共不是合法政权,他们是流氓政权,就象希特勒政权、墨索里尼政权。

班农说,“多年以来,人们视而不见中共活摘器官,视而不见藏人佛教徒和达赖喇嘛所受的迫害,视而不见新疆维吾人遭受的迫害,视而不见中共对地下基督教会的镇压,视而不见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视而不见梵蒂冈与中共达成协议、出卖中国地下天主教会。”

他认为,现在人们不能再装着看不见了,“因为这个来自中共的恶魔病毒,已经在世界各地蔓延。不管你是不是亿万富翁,多么高的地位,这种病毒都在向你袭来。”

众所周知,过去的二十年,武汉是中国的枢纽和中心,而中国是世界投资、制造、消费的中心,尽管各国都知道中共在对大家撒谎、耍流氓,即便是在萨斯肆虐期间。然而,目前这场新冠肺炎疫情,让武汉被隔绝了,中国经济将被重创。

这二十年中,中共很大程度上控制了整个世界,而这一切,正在成为历史,而且永远也不会重现。没有中共的世界才是正常的、和平的世界。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