究竟多少人死亡?隐瞒还在继续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二月八日】(明慧记者综合报道)“武汉肺炎”因中共隐瞒病情,造成此次大疫在全武汉、全中国、全世界迅速蔓延。那么目前的情况如何呢?日前有内部信息称,情况现在非常危急,中共娴熟使用隐瞒手段。

二月八日星期六有报道说,腾讯泄露的数字显示有2万5千多人死亡,中国国家卫健委星期四所公布的数字则称至少635例、星期三为490例,也就是说,中共官方公布全中国每日只增加两百个死亡案例。

然而,武汉市民在网上爆出的、未来得及被删除的消息说,武汉火葬场二十四小时轮转,火葬场工作人员和医院人员一样,得不到休息,疲劳和恐惧让他们苦不堪言。全中国共有多少个火葬场?这些火葬场一天共焚烧两百具尸体(告别仪式已被取消),是否需要每天二十四小时连轴转?

有内部人士传出的信息称,武汉病人多到抢救不过来,一床难求。而当地限制发放检测盒,不敢给病人确诊,如果发放多了,都给检测出来了,这责任就大了。

以下是“武汉肺炎”爆发以来中共官方披露的消息一览,可以清晰的看出,究竟是什么原因使武汉失去了控制疫情扩散最宝贵的时间,最终致使灾祸失控蔓延:

早在二零一九年十二月八日,武汉就出现第一例“不明原因肺炎”患者。二零一九年十二月三十日,武汉中心医院眼科医生李文亮在同学圈中发布了一条信息,警告同学们武汉华南海鲜市场可能有疫情。

二零二零年一月一日,武汉官方以散布及转发谣言为由查处了八名披露疫情的网友,后证实八人均为前线医生。中国官媒央视跟进,高调报道了此事。武汉警方于二零二零年一月三日传讯了李文亮,并且以他在互联网上“发布不实言论”对他予以训诫,并警告他如果不悔改,继续从事违法活动,将受到法律制裁。

一月八日,李文亮在接诊时遇到不明病毒性肺炎患者。一月十日,李文亮开始出现咳嗽、发热等症状。

一月十一日,武汉市卫健委发出通报:未发现医务人员感染,未发现明确的人传人证据。

直到一月十九日,中共官方仍未通报任何武汉以外的疑似或确诊病例,也没有明确承认有人传人病例发生,武汉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主任李刚一月十九日在记者会上还宣称:“疫情是可防可控的。”

一月十九日,武汉百步亭社区举办了有四万多个家庭参加、包含13986道菜品的“第二十届万家宴”。武汉市疾控专家及市领导在答记者问中介绍:目前综合判断,对本次的疫情初步印象是新型冠状病毒的传染力不强,持续人传人的风险较低。

一月二十日,国家卫健委高级别专家组组长、国家呼吸系统疾病临床医学研究中心主任钟南山接受记者采访时代表中共承认,新型冠状病毒传染已确认存在人传人和医务人员感染。之后官方通报病例暴增。

一月二十一日晚,美国疾病控制预防中心(CDC)在美国出现首例确诊病例后,立刻召开电话会议,公布信息。

也是在同一时间,中国时间一月二十二日,中国中央政府才决定向全国公布疫情。当时,国务院新闻办公室在北京召开首场记者会。

一月二十三日,武汉发布封城通告,随即不到两天时间,湖北已有十五座城市宣布封城,湖北进入封省状态。但为时已晚,武汉市长周先旺在记者会上表示,因为过年和疫情的影响,称封城前已有500万人离开武汉,还有900万人留在城里。

一月二十七日,武汉市长周先旺在接受央视采访时,针对外界批评武汉疫情信息隐瞒,透露敏感细节:地方政府只有在中央授权之后才能披露信息。

一月二十九日,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和湖北省疾控中心等单位的研究人员在新英格兰医学杂志发表了一篇名为《新型冠状病毒肺炎在中国武汉的早期传播》的论文,这篇论文指出:“有证据表明,自二零一九年十二月中以来,亲密接触者之间已发生人传人。”表明中国疾控中心一月初就知道“人传人”,但却刻意隐瞒。

随着疫情不断扩散,感染和死亡人数越来越多,已经达到触目惊心的程度,中共进一步下达封口令:禁止医务人员通过面谈、电话、简讯、微信、微博、邮件等方式,在家庭聚会或公众场所,向亲朋好友谈论关于疫情的进展、救治过程与防控等一切信息。否则追究法律责任,最高判处3~7年的有期徒刑。

人们本以为经历过“非典”,国家已形成完善的医疗防疫体系,但是真正肺炎病毒袭来,才发现这只是人们的美好愿望罢了,在中共腐烂的官僚体制之下,只有对人民的奴役和对生命的漠视,每一次灾祸,都是通过用谎言来粉饰太平,操控舆论来转移人民的愤怒。这次也不例外,中共对武汉疫情的刻意隐瞒,和对披露真相民众的打压,使许多人放松了警惕或不知真情,病毒传染源却已全面铺开。

真实感染规模有多大?
哈佛大学流行病学家埃里克·丁博士于一月二十五日推断,导致武汉肺炎的新冠状病毒的传染力指数是3.8,这是热核武器级别的瘟疫。

原大陆卫生高官陈秉中接受大纪元采访表示,疫情已经失控了。因为感染人数太多,武汉现在非常危急。另有内部人传出的信息称,病人多到抢救不过来,一床难求。而当地限制发放检测盒,不敢给病人确诊,如果发放多了,都给检测出来了,这责任就大了。

因为中共娴熟隐瞒疫情,外界无法准确得知被感染人群真实规模有多大。目前,对许多疑似病毒感染者都采取不化验、不确诊、不收治、遣回家“自我隔离”的措施,以营造“疫情已被控制”的假相,减少病毒感染人数的数据的上升而减轻国际压力。

同时,中共强制性的对凡失去生命迹象的人马上进行火化处理,不准举办追悼会、不准存尸。有网友冒险进入医院实拍,5分钟内就由3具尸体增加到8具,当晚该网友即被警方带走。还有殡仪馆工作人员透露目前武汉市市内各大殡仪馆火葬场24小时工作。

很多人心里已经都意识到:至今为止的死亡人数,并非只有中共官方宣传所说的全国只有几百人。

美国之音在报导中说,中国官方处理武汉新冠肺炎疫情的方式,包括死亡等数字的通报备受争议,除了中国民间外,国际社会的质疑日渐升高。美国时代周刊署名文章说,透明对公共健康至关重要。但是在中国,汇报疫情爆发实情的医生却因“散布谣言”遭逮捕。官员偷窃本应用于前线医务人员的医疗物的情况被人拍照。与此同时,党的宣传机器则将危机事件,用作宣传政府官员领导遏制疫情的机会。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