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幼患的遗传病不治而愈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二月五日】我于一九九七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亲身体验了大法使我自幼患有的遗传病不治而愈,见证了身患重症的父母修炼法轮大法后迅速恢复健康,更深深的感受到大法“真、善、忍”的法理引导着我做一个好人、一个更好的人,不断的提升道德、净化心灵。

下面我就把自己的一部份真实经历和感受写出来,希望可以见证大法的美好殊胜。

自幼承受病痛折磨

我自幼患有家族遗传病,每年都会犯一、两次,发作时心慌、喘不上气,感觉像要憋死一样的极其难受,最后昏厥过去,不省人事。每次犯病都把家人吓得要命。

一次我昏倒时头部砸在一口腌菜坛子上,把坛子都砸碎了,头破了,头骨被砸的凹陷了一块。至今用手一摸就能摸到很明显的凹陷。

对这种遗传病,医生也说不出什么,我只能被动承受着先天带来的痛苦,父母为此也是忧心忡忡。

上学时我又得了严重的颈椎病和胃病。经常上着课就犯起胃病,疼得趴在桌子上脸煞白,直冒冷汗。不知道吃了多少治疗胃病和颈椎病的药,都不管用。还有严重的慢性鼻炎、咽炎一年三百六十五天的折磨着我。

初次炼功 师父给我清理身体

一九九七年过年期间,我和父母住在亲戚家一起过年。姨妈那时已经修炼法轮大法了,听她说大法是修炼真、善、忍的,教人向善,不争名夺利,修炼人对谁都要好。五套功法易学易炼,不限时间地点,能强身健体。

当晚,姨妈让我一起看了师父的教功录像,前四套功法我只看着录像跟随做了一遍就学会了。跟姨妈学第五套神通加持法时,第一次就双盘近四十分钟。

我因多年颈椎病造成肩膀痛、胳膊痛,做加持动作时,只几分钟就觉的肩膀、胳膊疼痛难忍,而且非常沉重,好似坠着一块大石头怎么也抬不起来。我强忍着疼痛,坚持着盘坐的姿势,咬牙用力想把垂下去的胳膊抬平。

这时神奇的事情发生了,突然我感觉到似乎一只温暖的大手将我的胳膊慢慢的托了起来,抬到了炼功标准的水平状态!更为神奇的是,我的肩膀和胳膊一点都不痛了,也没有了沉重的感觉,甚至都感觉不到胳膊的存在了,真是从未有过的轻松。我听着炼功音乐,心里静静的,脑子里也是净净的什么杂念都没有。我自己当时意识到之后都感到奇怪,怎么脑子里什么都不想了呢?因当时还没有学法,对发生的这一切什么都不懂。

后来学法中我才明白,在第一次炼功时慈悲伟大的师父就已经开始给我清理身体了,将我多年的颈椎病给拿掉了,自那以后颈椎病就消失了。而且第一次炼静功就达到入静的状态也是师父在鼓励我,因为人来在世上不是为了当人,而是为了修炼返本归真!师父让我感受到这大法的非同一般,点化我大法就是我生生世世等待的。

第二天晚上,我在姨妈家床上打坐时,依旧是什么也想不起来,心里静静的,但奇怪的是我竟然可以听到自己的心跳声,就象在敲鼓,一声声的很有力。打坐到大约三十几分钟后,我突然感觉到心脏难受,心跳加快,憋气,就顺势躺在床上,心想又犯病了,我以为马上就会象以前每次犯病那样昏厥不省人事,而这次难受了一会儿,就恢复了正常,并没有昏厥过去,也没有每次犯病后浑身瘫软无力的感觉。姨妈见状问怎么回事,我跟姨妈说自己刚刚好象犯病了,却跟以往不同,并没有昏过去。姨妈说是师父在给我调理身体呢,是好事,让我不要紧张。

从此,自幼就折磨我的家族遗传病再也没犯过,就这样痊愈了。感谢师父!

修炼让全家重获健康幸福

回家后,我和妈妈、哥哥一起开始学习《转法轮》。妈妈每天清晨都会到家附近的公园里参加集体炼功,我和哥哥一开始只是学法,没有出去炼功。那几个月,我亲眼见证了妈妈通过学法、炼功、修心性,一身的病痛全部消失。

妈妈修炼前患有心脏病、高血压、脑出血、肾炎、风湿性关节炎、胃病等多种疾病,我家柜子里、抽屉里、甚至床下面都存放着妈妈的药。爸爸也患有严重的胃溃疡,胃最疼的时候只有吃一种日本药才能不疼,那药一盒七小片,两百七十元一盒。我又自小患有遗传病,那些年家里每个月买药的钱就是一笔不小的开支。而我父母都是普通工人,收入低,家里日子过得痛苦不堪。

妈妈学法后,每日坚持参加集体炼功,平时按照大法“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实修心性。我发现妈妈的变化很大,再也不象以前总是愁容满面,遇事爱钻牛角尖了,心胸变的豁达了。

最神奇的还是妈妈身体上的变化。师父给妈妈消业净化身体,妈妈象换了一个人一样,原来嘴唇发紫、面部暗黄无光、腿站着蹲不下、蹲下就起不来,用手指一按就是一个深坑。修炼几个月后,妈妈疾病全消,满面红光,走路、上楼都好象有人推着一样轻松,嘴唇也变红润了,心情也舒畅了,整个人精神焕发。妈妈修炼大法后就再也没吃过一粒药,家里一大堆的药全部扔掉了。

我家附近的邻居们看到妈妈巨大的变化,都好奇的问怎么变化这么大?病是怎么好的?妈妈就向她们讲自己是修炼了法轮功才获得身心健康,告诉她们大法教人向善,讲的是“真、善、忍”。有的邻居当时就说也要学法炼功。

爸爸那时查出来严重的肝腹水,看到妈妈修炼后的变化,爸爸也决定走進修炼。修炼后,爸爸不仅肝腹水消失了,就连几十年的胃溃疡也彻底痊愈。因为长年胃病,爸爸一米七四的身高,体重没有超出过一百一十斤,修炼后体重长了近四十斤,原来发黄的脸变的白里透红,精气神特别足。

一九九七年五月,我和哥哥在妈妈的鼓励下开始每天清晨到公园里炼功,我发现炼功点的同修们虽然互相之间不认识,但都十分和蔼可亲,大家自愿结成一个个小组,炼功结束后就在一起学法、交流。彼此之间坦诚相见,大家比学比修,看到同修暴露出的执着都会诚恳的提出来,大家一起从法理上认识,修去执着。那种环境真的是一片净土!没有私心、没有争名逐利、没有社会上任何不好的东西。

学法后,我明白了人活着的目地和意义,知道只有在大法中修炼才是正道。我每天都提醒着自己是大法弟子,言行要以“真、善、忍”为标准。那时我总是在心里背着师父的一段讲法:“你老是慈悲的,与人为善的,做什么事情总是考虑别人,每遇到问题时首先想,这件事情对别人能不能承受的了,对别人有没有伤害,这就不会出现问题。所以你炼功要按高标准、更高标准来要求自己。”[1]

就这样,我在修炼后,不但病好了,不知不觉变的心胸宽广了,不在意利益的得失,对人和善,做事能为别人着想。在工作上尽职尽责,从不计较自己比别人干的多,心态好所以也总是笑呵呵的,因此也得到单位同事和领导的好评。

我自己深知是大法让我变的宽容、大度、不计得失,是师父教我待人要真诚、善良,这样的人自然会得到别人的认可。我们一家四口每日沐浴在法光之中,身心得到净化,获得了从未有过的轻松愉悦,体会到了真正的幸福。

从一九九七年五月到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共产邪党发起迫害之前的两年多的时间,是我从有记忆以来到目前为止感到最最幸福的两年,终生难忘!

诚念大法好 癫痫病痊愈

二零零九年冬季的一天晚上九点多,我的同学、也是好友打来电话,哭着说她觉的天都要塌了,让我帮帮她。

原来,前些天她的儿子突然癫痫发作,口吐白沫,浑身抽搐。隔了没多少天又再次发作,而且更加严重了。医生检查后说是癫痫,症状突出,发病太频繁,属于比较严重的,一辈子都得靠药物控制,对孩子的未来也很不乐观,还特别强调发烧很容易引起癫痫的发作。同学在网上找相关的资料,看到有专门讨论儿童癫痫病的人群,是患儿家长,都说长期服用医院给开的癫痫药物对孩子的脑神经会造成损伤,时间长了,孩子会变的反应迟钝,但又没有任何能够治愈癫痫的特效药。

同学非常的绝望,因为孩子就是她的一切,她觉的天都塌了。情急之下她想到了我,我家的情况她是了解的,也明白共产邪党迫害大法的真相,并已经做了三退。

我知道,这是让我给她家人讲真相,救他们啊。她的丈夫是刑警,以前反对她接触大法,七岁的孩子在邪党办的学校里从小被洗脑,不知被灌输了多少坏东西。

我与她约好休息日到她家,我准备好同修制作的真相资料、真相护身符,带上一本《转法轮》去了她家。我跟孩子讲了:大法是教人向善的正法,不能听信共产邪党的谎言,诚心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就会身体好、学习好、有福报。孩子特别能够接受,还跟着我学炼功动作,打坐时也是有模有样的,很可爱。我嘱咐同学一定要坚持跟孩子一起学法,炼功。临走时劝她丈夫自己起个化名退出邪党组织,他也很痛快的同意退出了,孩子更是特别愿意退出少先队。

之后的一段时间里,我又去了几次同学家,教孩子和同学炼功动作。一次,同学给我打电话,高兴的说,孩子身体一直都挺好的,没再犯病。而且,孩子原本是个暴脾气,一点就着,现在在学校里与同学发生矛盾时懂得忍耐了,孩子回家跟她说是因为当时想起了大法“真、善、忍”才忍住的。我听了也十分高兴。

一次,同学给我打电话说孩子发烧了,她带着孩子在医院等着输液,前面还有一百多个孩子排着队,不知要等到什么时候,孩子烧的挺厉害的。我听出她的不安,知道她是担心发烧引起癫痫发作。我提醒她让她和孩子默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相信大法和师父。过了十多分钟,同学又打来电话声音十分激动兴奋,她告诉我,她和孩子一起念大法好、真善忍好,不一会儿,孩子出了一身的汗,高烧退了,体温正常了,孩子也有精神了,也不用排队等着输液了,母子俩高高兴兴的正准备回家呢。

十年过去了,这个孩子再没犯过癫痫,身体健健康康的,非常聪明。是大法把即将坠入痛苦深渊的一家人拯救出来,给予他们美好的一切。我相信大法的神圣与美好永远扎根在他们的心里了。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