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谈从牙疼看修炼的严肃性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二月十二日】一个周末,我右边的一颗大牙突然疼起来。我没太在意,反思了一下最近修炼中的问题,想着几天也就好了。但是这次似乎来势凶猛,牙疼持续了十天,不仅没有减弱,反而越来越严重,并且影响到脑部神经,右边的头部、五官、脖子、右手臂都跟着疼痛起来。我意识到问题严重,不断的向内找,从法中归正自己,但是症状并未减轻,这几天半夜被疼醒后,由于疼痛难忍,我直接抱着头向师父求救。我不断的反思,我到底误在哪里了?这几天我找出了好多执著心,难道没有找对?

今天早上我在学法时,师父点悟我,虽然意识到自己的一些执著心,但由于长期没有实修,这些心总是去的拖泥带水,没有真正从根子上去掉。我决心把自己的体悟写出来,進一步的向内找,把自己不好的心曝光,并从根子上去掉它。

一、修口

师父讲:“我们张口讲话,都按照炼功人的心性去讲,不说些搬弄是非的话,不讲些不好的话。作为修炼的人要按照法的标准来衡量自己,应不应该说这话。应该说的,用法来衡量符合炼功人的心性标准就没有问题,并且我们还得讲法、宣传法,所以不讲话是不行的。我们讲修口,是常人中的那些放不下的名利与修炼者在社会实际工作中没有关系的;或者同门弟子中互相之间扯一些没用的;或者由于执著心指使显示自己的;或者道听途说传一些小道消息的;或者对社会上其它一些事情谈论起来很兴奋、很愿意说的,我想这都是常人的执著心。在这些方面我觉的我们应该把口修一修,这是我们讲的修口。”[1]

对照自己,我的确在修口上存在很多问题,但是在这方面没有意识到自己的问题有多严重,该修自己的时候没有严肃对待,过后也没有认真反思自己。

近四年来,我们这儿的协调人同修A遭遇严重的病业关,她在家休养期间,我经常和她一起学法。学法后我们常常交流切磋,但有时候把握不住扯一些常人的闲事,甚至议论其他同修。我们也知道这样不好,但就是管不住自己的嘴,没有用炼功人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把大量时间浪费在这个事上。师父讲:“不要再抱着那样一种极端思想行事,在大法弟子的这个环境中容易起搅乱作用。你们知道国际社会的人很少背后讲究别人的,很多人他有普世的、纯朴的思想概念行为方式,总觉的应该做一个善良的人、对别人好一些的人,一般情况下不会那样去做那些害人利己的事情。”[2]我们这样不修口的做法不仅造成同修之间的矛盾和间隔,影响了整体配合、救度众生的大事,还给自己造了多少口业!又哪里有修炼人的善心、慈悲心!真的危险至极呀!

去年我们都开始背法,过程中不断向内找,才意识到修口的重要。近几个月,我为了改掉这个毛病,尽量少去A同修家,先强制自己不说,彻底改掉不修口的坏习惯。但有时去A同修家,还是把握不好,修口上总是修的不彻底。

师父讲:“可是大家在这么多年的修炼中,风风雨雨的一路走过来,有很多人走的是真不好,不断的犯着各种各样的错误,甚至于习以为常,也不当回事了;魔难来了都不知道问题出在哪了,习惯了,觉的都是小事。修炼哪,什么叫无漏啊?没有小事。”[3]现在想想,修炼中哪有小事,的确要注意自己的一思一念,严肃对待,扎扎实实的修自己。

二、色欲心

最近,好几次梦中过色关,都没有把握好,我很沮丧。十年前丈夫有了外遇离开家,逼迫我离婚。我在法中归正后,丈夫回归家庭。十年来,我对丈夫总体上无欲无求,宽容以待,生活过得和谐平顺,夫妻生活也越来越淡,为什么在梦中还这么差劲?

前几天我与一位同修交流,谈到我们的相似之处。我们俩从学生时代就爱好文学,阅读了大量的中外名著,对文学作品中经典的爱情故事记忆深刻,常常深陷其中,久久回味。并且向往纯洁浪漫的爱情。修炼后知道这个情要放,尤其是遭遇家庭魔难后,更加清醒的认识到修炼人一定要放淡男女之情,跳出情。

这些年虽然常人的小说不看了,我却有看电视的瘾好,看电视剧一集就上瘾,虽然一直在修,但时好时坏,并没有彻底去掉。向内找,原来我表面上对丈夫的情放下了,其实对美好爱情的向往这个执著却一直没有去掉,这个情欲之心隐藏的很深,看电视剧就是在满足它、滋养它,这样下去又怎么能彻底戒掉看电视的执著呢?师父讲:“连那个吸毒都是。那吸毒有人说没事,我吸吸没啥的。是,感觉还不错,再来一次?没事,再来一次?行了,控制不了了。为什么呢?那个物质吸進去之后就在你身体里形成一个薄薄的、淡淡的你,一次就能,因为它毒性大;等到第二次再吸,这个薄薄的、很淡淡的你就变的浓了一些;再吸它就越浓,越吸越浓,它就越强壮。它连你的整个身体的结构都有、思维都有,完全是一个毒品构成的魔性的你。”[2]

我看电视剧就象毒瘾一样,就是要象戒毒一样,戒掉这个看电视的瘾,去掉对情、色、欲的执着。

三、安逸心

主要谈谈晨炼。看到别的同修一直坚持凌晨三点五十晨炼,我非常羡慕,就是自己做不到。修炼最初的几年,还能坚持早起炼功,但是时间长了,渐渐放松了精進的意志,修炼懈怠了。虽然功天天在炼,但都是早上发完六点正念才开始,有时甚至六点都不愿起来。安逸心越来越重。我意识到我一直用常人的观念对待睡眠,认为睡觉是一种享受,贪恋躺在床上的舒服感,怕吃苦,所以晨炼一直突破不了。

最近同修交流,我们意识到修炼的时间越来越紧,师父把我们推的很快。一个月来,我经常凌晨三点多突然醒来,我知道是师父叫我早起炼功,但还是没有起来。最近几天,我都是三点半牙齿疼醒,疼的我一秒钟都不能躺,赶快爬起来反复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等疼痛缓解后,我终于突破顽固的安逸心参加晨炼了。

结语:

除了以上几点,我还找到自己的妒嫉心、怨恨心、显示心等也修的拖拖拉拉,浮于表面,这里就不赘述了。回想自己这些年的修炼过程,真的是没有严肃对待修炼,向内找也只是简单的找一找,表皮上挠一挠,还常常以修炼人自居,一遇到魔难,就人心泛滥,甚至想用人的手段蒙混过关,真的是愧对师父的慈悲苦度!

当我写下以上文字,较深刻的向内找时,才真正感受到自己问题的严重性!在未来的时日里,我确实要严肃对待修炼,真正的把自己当作一个修炼人,真正的精進实修!

后记:写完这篇修炼心得,第二天早上我的牙疼好了一大半,浑身轻松!谢谢师父又为我拿掉了我身上不好的东西!感谢师父没有放弃我这个不争气的弟子,不断的启悟我,鼓励我,使我一直能够走在返本归真的路上!

个人层次有限,不当之处请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九年纽约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五年美国西部法会讲法》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