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被迫害致残 广东茂名法轮功学员黄柱峰再被绑架

更新时间: 2020年12月18日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十二月十八日】(明慧网通讯员广东报道)二零二零年十二月十二日,茂名市法轮功学员黄柱峰和妻子谢月珍及十五岁的小孩被绑架。警察非法抄家两个多小时。黄柱峰被绑架到站前路派出所后,目前下落不明。

黄柱峰,男,今年五十岁,电气自动化专科毕业,毕业后受厂多次培训,有五级电工证和助理工程师证。他工作认真负责,曾在茂名晴纶厂被评为先进。黄柱峰因信仰真、善、忍,曾被非法劳教,遭酷刑迫害致残,无法从事原来的技术工作,目前靠打工维持生活,是一家人的经济支柱。黄柱峰按照真、善、忍标准要求自己做人,是一个孝顺儿子,一个好父亲,一个好丈夫。

二零二零年十二月十二日下午四点多,黄柱峰的家闯进十几个人,他们是广东茂名市茂南区公安分局、站前路派出所、城南派出所等警察,以及国保、居委等。这些人在他家里非法抄家两个多小时,警察要黄柱峰的妻子谢月珍签字,谢月珍不签。最后,警察非法抄走了法轮大法的书籍和几本大法资料。

黄柱峰被绑架到站前路派出所后,目前被关在哪里不详。与此同时,妻子谢月珍和15岁小孩被绑架到城南派出所。

谢月珍被绑架到城南派出所后,警察要求她签“保证不炼法轮功”的“三书”。谢月珍不签。警察威胁恐吓要她未成年的小孩签字。

后,警察让谢月珍打电话给家人接小孩回家,谢月珍的姐姐和姐夫说;“我们管不了,让他妈监护人带他回家。”

谢月珍母子俩被非法关在城南派出所,直到了第二天的中午,才得以回家。

大法给他健康的身心

一九九七年秋天,黄柱峰开始修炼法轮功,遵照法轮大法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做到“真”,就是不讲假话,不欺骗,诚实待人;讲“善”,为人着想,不打人骂人,爱惜生命慈悲众生;在矛盾面前做到“忍”,吃苦耐劳,打不还手,骂不还口,不动怒,宽恕别人等。

修炼法轮大法后,黄柱峰从一个体弱多病、追逐名利的人,改掉了很多恶习,使得身体健康,心态祥和,学会如何做一个更好的人。例如:买东西,对方找多钱,黄柱峰把钱退还给人家,有次网购,对方发错货,他收到了更贵的商品,黄柱峰也补钱给人家;损坏别人的东西,主动赔偿。黄柱峰从内心做好人,是法轮大法使他道德回升。学法修炼时间加长,黄柱峰越来越深刻体会到法轮大法能强身健体、祛病健身有奇效。他从自身修炼后的感受、充分证明法轮大法好。

在三水劳教所被迫害致残

二零零一年八月一日,黄柱峰被绑架,一个月后,被送三水劳教所。在三水劳教所,黄柱峰坚持信仰法轮大法,遭受种种残忍酷刑,二零零三年元旦过后不久,“专管中队”在二分所秘密布置一个场地,用暴力酷刑来转化法轮功学员。

黄柱峰,被蒙着头,戴着手铐,被两个值班夹住,到二分所迫害场地,近目的地的时候,恶警指使二个值班用力捏黄柱峰的全身肌肉,黄柱峰用力挣扎,但被牢牢控制,他高喊说:你们执法犯法。张武军叫人脱下他的袜子,塞到嘴里,一直折磨到黄柱峰精疲力竭。

几个人将黄柱峰拖上二楼走廊,卢金虎问:“转不转化?”黄柱峰摇头,不作声。他说要让你再“清醒清醒”,叫一值班隔着头罩搓黄柱峰的头,向左边搓转头,又向右边搓转头,来回地搓,就是强制地快速搖头,又用手掌,连续用力砍黄柱峰脖子多次。黄柱峰只觉脖子火辣辣的痛,几天后,头竟耷拉下来,抬不起头了。(后来看医生,医生在黄柱峰的脖子加一套,将头抬起,一个多月,才正常)。

黄柱峰被拖到酷刑房间,被固定在两包中间强制蹲着,两手成一字,铐在两边包上,接着几个恶警拿出电棍来,对他进行电击。黄柱峰非常痛,象接触到烧烫的铁,那真是现代的炮烙。电击的部位是手、脚、头、颈、耳根、嘴等部位。电击时,人身体剧痛,不自觉地全身挣扎,大汗淋漓。特别是姓郭的医生(“专管中队”队医),专找人体敏感部位。他们还将电棍头插入黄柱峰的嘴电,目的是电他的舌头,黄柱峰咬紧牙,他们就在他的嘴唇和牙齿中不停放电,使黄柱峰的嘴唇又肿又烂,肿起半寸高。

第二天,卢金虎与张武军带四个值班人员,将戴着手铐的黄柱峰拉到禁闭室旁的空地,将他放倒在地,用五支电棍同时对黄柱峰的头部、颈、胸、手、脚、脚底等部位,进行长时间电击。卢金虎边电边说:“喊出来!喊呀,喊呀!”黄柱峰身体多次剧痛,大汗淋漓,不停的挣扎扭曲,但黄柱峰咬紧牙关,就是不喊,他们是想听到他凄厉痛苦的嚎叫,从而摧毁他的意志,毁灭他的人格,屈服于他们的淫威。

一轮长时间攻击过后,他们停下来,给黄柱峰灌凉水,补充水份,给电棍换电池,很快又开始一轮残酷的电击。那次,黄柱峰被电击的时间约两小时。回来后,黄柱峰觉的全身虚脱一样,小便时,尿都是红色的。

有一次,张武军又来强迫黄柱峰“转化”,一轮电棍过后,问他转不转化,黄柱峰摇头,他竟叫两值班人员在两边,分别向外拉拽扣在黄柱峰左右手的大包,当时,黄柱峰只觉的被手铐拉紧的手腕火烧的痛,两肩也象撕开一样痛。十几秒钟才停止。做了二次。

后来,黄柱峰才发现两手腕被手铐铐的地方皮肤被拉破烂了,流了很多血,至今仍留下明显疤痕及伤残,被鉴定为左肩关节缺血性坏死和手臂活动受限(《广东省人民检察检验鉴定文书》(粤检技法鉴字2003第5号)),左肩脱臼,左上臂三角肌韧带与肩骨头大部份分离,如果再加力或延长时间,就可能将左手臂血淋淋地扯下来。

受如此酷刑,仅因黄柱峰坚持信仰真、善、忍,做好人。当时黄柱峰三十三岁。

一家人遭骚扰

走出三水劳教所,由于身体致残,黄柱峰不能从事以前的技术工作,只能回老家农村。因为身体残疾,生活困难,迫害政策造成的误解与歧视,他的前妻子承受不住巨大的压力,使十几年的婚姻终于破裂,对他的女儿当时来说,简直就是晴天霹雳,伤心了很长时间。

中共迫害政策给他和整个家庭带来的灾难是深重的。现在,黄柱峰好不容易安了一个家,有了第二次婚姻,一家人和睦相处。但是,仍然遭邪党人员骚扰。

二零一九年五月十五日上午,茂名市站前路居委会打电话给黄柱峰,问他现在住在哪里,黄柱峰说,我现在不住在那里了,我已经搬走了。居委会问黄柱峰搬到哪去了,黄柱峰没告诉他,居委会又问他妻子谢月珍的电话,黄柱峰还是没告诉他,就放下了电话。

二零二零年五月的一天,黄柱峰的妻子谢月珍接到茂名市西粤派出所警察电话,让她去一趟西粤派出所。在西粤派出所,警察问谢月珍:“你是不是有一辆女装摩托车?是不是这个牌?”黄的妻子说:“有,是。”警察又问:“你给谁骑了?” 谢月珍说:“没有给人骑。”警察说:“那你就叫你老公(黄柱峰)到派出所来一趟”。

黄柱峰靠打一份工维持生活,是家里的主要经济支柱,供女儿上学,一家人生活得很艰难。派出所一次次的骚扰给这一家善良的人带来许多的不安。

二零二零年十二月十二日,黄柱峰再遭绑架,家人没有被告知他目前被非法关押在哪里。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