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邪大战正酣 信仰者必再创辉煌


更新时间: 2020年12月14日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十二月十三日】《圣经》中记载,伪善的法利赛人尽管恪守摩西戒律,但却对律法蕴含的内在公义、善良、勇敢、忠诚的品质置之不理。

“上帝的归上帝,凯撒的归凯撒。”美国最高法院在二零二零大选正邪大战中,将原本归属上帝的天赋人权,诬判、错归给了魔鬼。

对此,川普总统评价道:“最高法院对美利坚合众国有史以来最大规模的选民欺诈案零兴趣。他们所感兴趣的只是‘地位’,这使总统很难就案情提出案件。75,000,000选票!”

德州终极诉讼遭无理驳回

二零二零大选,川普的法律战屡屡受阻,深层政府把持的美国各阶层权力机构及媒体科技巨头,视八千万美国选民的民意于不顾,一意孤行地欲将舞弊的拜登推上总统宝座。愤怒和失望中的美国人民将希望寄托在了美国最高法院身上,不曾想,这个本应是维护美国宪法、捍卫宪制的最高堡垒,却开创了一个与美国民主与法制价值相违背的破坏性先例。

十二月八日,德州总检察长帕克斯顿向最高法院提起诉讼,指控宾州等四个摇摆州以中共病毒疫情为由,不经立法程序,通过行政命令或双方协议的诉讼,就修改选举法规,做法损害了选举的安全和诚信,要求最高法院裁决禁止对这四个州的选举人票计票,同时要求最高法命令已经任命选举人的州,由议会重新任命选举人。

德州起诉迅速发酵,两天内,有六个州以动议加入,十三个州以法庭之友声明支持德州的诉讼,川普总统也加入德州诉讼。截止十二月十一日,有一百二十六名国会众议员表示支持德州向最高法提出的终极诉讼。

这本应是美国最高法院主持公道、维护美国宪法权威、拯救美国,抵制共产主义入侵的好机会。然而十二月十一日晚,最高法七个大法官以德州在其它州选举问题上没有证明其在司法上可识别的利益,因此而缺乏在宪法下的诉讼资格而将德州诉讼予以驳回。但仍有两个保守派大法官认为德州诉讼应该受理。

有网友打了个比方:

邻居家有人正在恶意纵火,火势蔓延危及整个单元、整栋楼、整座社区,对面楼宇有人报警派出所,派出所九个警察有七个警察回应:在纵火家庭这个问题上,报警家庭没有证明其在司法上可识别的利益(因为大火目前没烧着报警者的家),因此报警者缺乏合法报警资格,驳回,不予出警。

这就是美国最高法院关于德州提诉判决的真实写照。

朱利安尼:我们历史上一个公开的疮疤

美国最高法的裁决让很多人非常失望。德州共和党主席韦斯特(Allen West)发表回应表示:“这对其它的遵守法律的州造成了破坏性影响。这让有罪的州无需承担任何后果。”同时呼吁:“也许守法的州应该联合起来,组成一个遵守宪法的联盟。”

有时评人评论,美国最高院的做法将美国推向了国家分裂的危险边缘,德州历史上原本是墨西哥的领地,一八三五年,德州认为墨西哥违背了一八二四年宪法而爆发革命,一八三六年正式宣布独立,成立了德克萨斯共和国。一八四五年德州选择成为加入美国联邦成为美国第二十八个州。如今,美国大选违宪,最高法坐视不管,德州会做何感想?

朱利安尼说,“本案不是因为案件实质被拒,而是因资格被拒。”“这是一个可怕的、可怕的错误。除非得到解决,否则这些事实将继续成为我们历史上一个公开的疮疤。它们需要被倾听,需要被播出,需要有人对它们是真还是假做出决定,一些法院要有勇气做出这个决定。”

川普总统针对高院的裁定发推文说,“这是一个巨大的可耻的误判,美国人民被欺骗了,我们的国家蒙羞了,甚至连上法庭的机会都没有。”

社会主义者们的“幻想足球”

前一段时间,当拜登团队忙于过渡政府入主白宫不亦乐乎的时候,伊万卡发推文预示拜登等社会主义者们正在踢“幻想足球。”

浅层意义上来看,伊万卡指的是拜登大选舞弊,终究纸包不住火,总统梦只是个“幻想足球”游戏罢了。

如果我们从深层解读,那些拥护拜登的,无论是被欺骗迷惑的,威胁裹挟的,还是心甘情愿的,他们对共产主义社会真的是不甚了解,幻想着邪灵许诺的自由、解放、平等、富裕,误以为社会主义是一切免费,为所欲为者们的天堂。但凡有着社会主义国家经历的人绝对不会这么想。

已经来美三十年左右的大陆作家郑义在连线希望电台节目视频中说,美国大选使我闻到了一九四九年中华民国的味道。郑义表示他逃离大陆多年,不想看到美国成为沦陷的大陆。

二零一五年,中共假意惺惺地搞“有案必立、有诉必理”,所谓司法改革。当时有二十一万法轮功学员及家属向中共两高控诉迫害法轮功的元凶江泽民,两高在中共的指示下,不仅没有立案,还串通公安部在全国范围内对依法控诉原告进行抓捕迫害。

可以想见,如果拜登、哈里斯等人上台,美国还会有司法公正吗,还会有自由人权吗?

荣耀将属于神选之人和神的坚定信仰者们

托克维尔在《论美国的民主》中说过:“国家意志是任何时候的阴谋家和所有时代的暴君最常滥用的口号之一。一些人在某些当权者的贿选时听到过它,还有一些人在某些少数人为谋求私利和出于畏惧而帮人拉选票的过程中也听到过它。甚至有些人把人民的沉默认为是对这一口号的正式承认,认为服从的事实就是默认他们发号施令的权力。”

托克维尔同时强调,在美国,人民主权原则是统治整个社会的、合法的万能的事实;它可以自由的传播,取得最大的收效而不受阻碍。

然而今天,被人类真正的敌人,共产主义幽灵侵蚀后的美国,人民主权的光泽已经暗淡无光,近亿选民的冤屈无处伸张,言论自由被无情封锁,精神与信仰的价值被误导和异化,一个叛国犯罪集团首要分子,被强行认定为美国人民的总统。

十二月十二日,一场巨大的民众“美国首都制止窃选活动”大游行正在进行中,无数民众聚集在美国最高法院前发出心声。有民众表示:“我向神祈祷,希望川普能连任,我也知道这一点。我不是为川普而战,是为神而战。”

有推特网友发推文说:“如果拜登舞弊上台的话,我有一个预感,我们人类将面临着十灾(《出埃及记》中的十灾),一个不落下,也许上帝已经决定抛弃人类另起炉灶了。但是即便如此我依然选择光明与正义!不出卖灵魂。”

当天,川普在记者会上传递了一个重要信息:“我只是想告诉我的支持者,因为这场竞赛还远未结束。”这场竞赛不只是跟拜登,而是跟他背后的国际阴谋集团,共产主义中共及伊朗。

神的信仰者们有一个传说,川普是神选之人,必定为今天的大事经过久远年代的准备与历炼。古往今来,无论是唐太宗的玄武门之变、明永乐大帝的靖难之役、清圣祖康熙的智擒鳌拜,还是林肯总统的乱中平叛,无不书写着天选明君的超强睿智与决绝勇气,还有那些领悟天意助天行道的谋士与顺天而行的民众们,他们共同谱写了人间正邪大战的辉煌历史篇章。

邪不压正,二零二零年正邪大战,神选之人与神的信仰者们必将再行神迹,再创辉煌。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