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年冤狱 湛江余梅被迫害体重降至七十斤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十一月二十一日】(明慧网通讯员广东省报道)广东省湛江市法轮功学员余梅,自中共九九年迫害法轮功后,累次受迫害,在中共监狱、洗脑班里,她共计度过至少十年,又流离失所三、四年。只因为她坚定信仰真、善、忍,中共恶党就把她迫害的家破人亡。二零一六年,余梅再次被非法判刑四年,她在此期间被迫害体重由一百三十多斤降到六、七十斤,头发全都白了。

二零一六年八月三十一日晚上,余梅与一位法轮功学员在市区内发真相信息,救度世人,被所在市区中华派出所警察包围,绑架到派出所。

在派出所里,恶警们对余梅逼供,派出所所长朱大鸿指使手下一帮恶警把她往死里打,并边打边粗言恶语谩骂。骂够了、打累了才消停。第二天晚上十二点左右,又将余梅送往湛江市第一看守所非法关押迫害。

在看守所里,余梅不配合恶人的无理迫害。她绝食抗议,被湛江市第一看守所所长梁春晓、派出所所长朱大鸿勾结市“六一零”头目黄祖华等人,指使犯人对她野蛮灌食,余梅被迫害的死去活来。

同年十二月十二日,余梅被非法开庭。好心人给余梅请来了正义律师,律师在法庭上为她有理有据的做了无罪辩护,而法官却践踏法律,余梅被非法判刑四年。余梅上诉到中院。二零一八年五月十八日,余梅被劫持到广东省女子监狱四监区。

在这所人间地狱,余梅坚持自己没犯法,不是犯人,不配合邪恶。她被监狱警察侮辱迫害,刑讯逼供。狱警指使、教唆杀人、贩毒、吸毒、诈骗等犯人对余梅使用各种刑罚:罚站、罚蹲、长时间固定一个姿势不许动的蹲,支撑不住了,臀部一沾地,犯人们就一拥而上,对余梅拳打脚踢。

她被罚蹲一个多月,脚肿的象气球一样。她们见余梅不配合,又用其它恶毒手段。拿笔尖用力击她的阴部;用笔尖猛戳她的脚底心;用力打头部;反复击太阳穴;大把揪头发;抓着头发用头碰墙,撞得她头昏眼花;猛力击心口,一拳击来,余梅全身发软,脚跟沾不着地。

恶人们又开始逼迫余梅写所谓的“转化书”,她不配合,坚持修炼真、善、忍,拒绝“转化”。恶警又加足人力,迫害步步升级。一天晚上,恶警指使三个凶狠、心毒手辣的犯人把她拖到暗间,在她背后用手、膝盖猛击她的后背,把她打的晕死在地。等她苏醒过来后,双手用力抓住她乳头往上背,乳头被捏破了,鲜血直流,把衣衫都染红了。恶人看到血都把衣衫染红了,怕被曝光,就把血迹涂抹掉。

天将要亮了,三个凶狠的黑面女汉也打累了,才把余梅送回监房。一回到监房,她们就逼迫让她马上把那套被她们迫害时染有血迹的、脏兮兮的衣服换掉。天亮了,又接着迫害她,让她一个人超负荷打扫完公共场所的卫生。

从那天起,监狱又用奴役迫害余梅,还限制她的各种日常生活。五、六个人一天都清洁不完的公共场所,强迫她一个人搞完卫生。不许她与任何人说话,就象哑巴一样,整天只埋头干活。超额的奴役,使余梅从早到晚,没停没歇的干,包夹拿小板凳坐在那看着。李型警察指使包夹钟小娟、林小莉等三人把怒气全发泄到余梅的头上,干活动作慢一点,就被辱骂,受刑。

恶人心毒手辣,诡计多端。她们每天不间断的迫使余梅做清洁和所谓的“学习”。每天搞完卫生,就逼迫她看诽谤师父、诽谤大法的录像、材料等。不肯看就辱骂或毒打。看完了,又逼迫她写骂师父、骂大法的材料。余梅不肯违背良心骂、不肯写,就对她拳打脚踢,不给饭吃。

把打来的饭菜放在她面前,不让她吃,然后就逼迫她“转化”,出卖其他法轮功学员。余梅不配合恶人的无理要求,恶人就当着她的面把饭菜倒掉,不让她吃。这样她就又得饿一整天,或只给少许的一两口稀饭。

夜间几个包夹还轮流看管、限制余梅的睡眠。她们陪累了,就把气愤发泄到余梅身上。打骂声不断,犯人们被恶人的打骂声吵醒了,加重受罪的还是余梅,招来的又是一阵围攻,挖苦。

从肉体到精神上,余梅遭受着不断的折磨。三伏天,每天汗水都浸透衣服,不许她洗澡,不许换衣服。内衣、外衣都穿一个多月,衣服起上一层厚厚的白盐。还要招来犯人的骂声和白眼,骂她不讲卫生,自找苦吃。这样的迫害长达半年有余。

因余梅不配合恶警们的要求,恶警指使包夹没收余梅的生活用品;不让她上厕所,尿屎急了,就让她拉在自己的裤子里;不给卫生纸,逼迫她用自己干净的衣服或被子擦。恶人看不顺眼了,就对余梅破口大骂,什么难听骂什么。还不解气,就找借口用力把她往死里打。

在广东女子监狱,余梅在漫长的、没有人性的严管迫害期间,恶人对她百般的刁难。长期饿着肚子;还几次被打昏;差点被迫疯;人瘦的皮包骨头,一百三十多斤的体重,被迫害的只剩下六、七十斤;头发全都白了;前门牙齿被打掉了三颗。

在监狱里,恶警一边对余梅不择手段的残酷迫害,一边买来物品到乡下诱惑、收买她八、九十岁的老父亲。还拍摄造假视频,逼迫余梅看,想以亲情来动摇她放弃修炼真、善、忍。

四年里,恶警对她的呵斥声、打骂声从未间断。期满时,瘳姓恶警还卑鄙的怒斥她道:“要闭好你的嘴,你吃的苦也不少了。”邪恶是怕余梅出来曝光她们的罪恶。

身心饱受摧残的余梅,自从被非法抓捕之日起,就被迫失去了工作,没有任何经济来源;随身携带的家门钥匙被劫;电动车和二千五百多元的生活费被非法扣押;家被抄,家中合法的私有财产被抢劫,包括大概两万左右现金,还有一台电脑被劫,至今还未归还。余梅多次到有关部门去要回她的财产,恶人们互相推诿,有的还说:“你的这些东西都充公了。”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