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一个同化法的生命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十一月二十一日】我走進大法修炼已有二十二年,在不断的学法中,我悟到:同化法,兑现下世前的誓约,是生命来世的宿愿。因此,在这么多年的修炼中,我一直重视自己去同化法。

一、让生命同化法

刚得法时,我只是从感性上认识到大法好,认为学法轮功不仅可以达到无病一身轻,还能提升人的思想境界,从而符合了自己做好人的愿望。因此,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学法、炼功只是走形式,每天象是完成任务一样,长期停留在做好人的层次上徘徊不前。

二零一二年,我再次被绑架关進洗脑班迫害,我明确表示不会写所谓的“三书”。后来,他们让我写为什么要炼法轮功,以及如何做个遵纪守法的好公民?我想,这是讲真相的机会,于是就写了。

走出洗脑班的当晚,我做了一个清晰的梦:我正走在一条大道上,突然看见道边有几个人,要求行人测体温。心想,测体温不会有什么的,只能证明我身体好,就走了过去。测完体温后,恍然间发现自己脚心有个小污点,用手去擦,可怎么也擦不掉。一急,就醒了。醒来后,百思不得其解。

一天炼功时,脑中出现了一段师父的讲法:“无论在任何环境都不要配合邪恶的要求、命令和指使。”[1]这时我才如梦方醒,由于法理不清,配合了邪恶洗脑班的要求,还觉的自己是在证实法。我痛悔不已,立即写了严正声明发往明慧网,声明自己在洗脑班所写、所做的一切作废。就在按回车键发送时,脑海中闪现出“百分之百”几个字。我瞬间明白,是师父点化弟子:要百分之百信师信法。

痛定思痛,如何才能做到金刚不动呢?师父讲:“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2]于是,我决定背法。

刚背法时觉的很难,思想业干扰很大,往往背不了几页,就放弃了。可是,每当明慧网刊出同修们有关背法的交流文章时,特别是看到那些七、八十岁的老同修都在坚持背法,心中又产生了背法的愿望。就这样,断断续续,差不多用了近三年的时间,我才背完了第一遍《转法轮》

俗话说,万事开头难。时隔不久,当我又开始背第二遍时,比第一次状态好了很多,虽然还是一句一句的背,但越背越顺,越背越想背。在整个背法当中,我始终都能感受到师父的加持,对大法的理解,也从感性认识逐步升华到理性认识,好像是深处那个“我”苏醒了,因感到此时自己才真正明白了什么是大法弟子,以及大法弟子为什么要做好三件事。过去是“我要救众生”,现在是“众生必须要得救”,从“为我”变成了“为他”,有了根本上的转变。

我背法不求速度,不设目标,每天尽量多背,让自己尽量时时溶于法中。现在,我在背第四遍《转法轮》中的第五讲。第四遍背法,与第三遍略有不同,仍然是一段一段的背,但背熟后再默写一遍,然后逐字逐句的核对,确保标点符号都准确无误。由于采用默写的办法,不仅加深了记忆,对法的内涵也有了更深的理解。一天,背到了这一段法:“我们作为一个炼功人,矛盾会突然产生。怎么办?你平时总是保持一颗慈悲的心,一个祥和的心态,遇到问题就会做好,因为它有缓冲余地。你老是慈悲的,与人为善的,做什么事情总是考虑别人,每遇到问题时首先想,这件事情对别人能不能承受的了,对别人有没有伤害,这就不会出现问题。所以你炼功要按高标准、更高标准来要求自己。”[3]开始只认识到在矛盾中如何做个好人,但在默写的过程中,我感受到一种洪大的慈悲,这种力量是巨大的,可以使一切阻碍生命同化法的因素消失殆尽。

写到此,泪水禁不住再一次流了下来:是师父用那巨大而又温暖的手,牵着弟子稳步前行,师父用无量的慈悲铺就弟子回家的路。我体会到,修炼中只要是主动的同化法,这种慈悲的力量就会不断的注入到生命的微观中,使之升华,直至圆满。

二、向内找 要真修、实修

师父在法中开示:“整个人的修炼过程就是不断的去人的执著心的过程。”[3]“不知道高层次中的法就没有法修;没有向内去修,不修炼心性不长功。”[3]

修炼之初由于学法少,不懂得向内修,遇事总是向外看;渐渐的明白了修炼要向内找,但只限于看到和找出了自己的某一颗心,却没有真正的修去那颗心。因此,在修炼中在同一个问题上会一个跟头接一个跟头的摔,使自己长期处于魔难中而不能自拔。自从背法后,我的修炼状态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也真正的学会了向内找,会真修、实修了。

过去,一直认为自己利益心很淡,用同修的话说我这个人“可能什么心都有,就是没有利益心。”因为我在常人中就是个乐善好施的人,修炼后更是如此,所以总以为利益心与自己不沾边。其实,这是法理不清的表现,把利益心片面的理解为对财、物的取舍。

一次,我去食品店购物。回家后,发现店员并没有按会员价给我打折,多收了几十元钱。联想到之前也发生过几次类似的事情,心里就翻腾开了:会员卡是他们动员我买的,如今我却用不上,不给我打折,这不是坑人吗?转念又一想,何必计较呢?不正好去自己的利益心吗?过了两天,心又开始动了:她们有意这样做是要失德的,修炼不是为他吗?我得去找她们。去了之后,店员二话没说,就补给我一些食品。走出店门后,心里却有一种说不出的滋味。

几天后,我去一家店买水果,经老板推荐,选购了一款价格不菲的水果,回去后发现水果并不新鲜,有些还是烂的。这一次,我没有去找那个店老板,而是换了一家店,从新又买了一些同样的水果。原以为事情就这么过去了,可是在接下来的日子里,我无论到哪儿去买水果,都出现了同样的情况:价高质次。我心里纳闷:自己买水果从来不挑,不拣,也不还价,为什么会如此呢?

师父在法中所讲:“可是往往矛盾来的时候,不刺激到人的心灵,不算数,不好使,得不到提高。”[3]正在这时,母亲因为家里电表频频跳闸,不断的冲我抱怨。我想可能是电线老化了,毕竟房子装修已有二十多年了,便打电话请人上门做电路检测并更换了电表箱和空调线。一天,气温并不高,母亲却早早的打开了空调。我看着母亲,嘴上没说什么,心却一沉:“白费电!”没过多久,电表又跳闸了。

合上电闸后,我满腹疑虑:该换的都换了,怎么还出问题呢?是不是没给修好啊?这时,隐隐的感觉有个声音在对我说:自己修心,不由得一震,这不是师父在点化弟子要向内修吗?

静下心来,细细梳理自己的思绪,刚才发生的一切历历在目,“白费电”几个字越发清晰。我忽然悟到,怨母亲白费电,这不就是利益心吗?回想这一段时间发生的事情,其实很多都是自己的利益心所致:因为有贪便宜的心,所以被动员时才会买会员卡;因为患得患失,补回食品后,心里却不是滋味;自己买水果,虽不挑、不拣、不还价,但别人给的水果不好时,不是“明明白白的在常人利益当中吃亏”[3]吗?没有坦然放下利益心,而是另辟蹊径,避免再次吃亏。这哪是利益心很淡,分明是利益心被埋藏的很深。

找到利益心后,我决心去掉它。在不断的实修过程中,我认识到利益心背后是一颗执著自我的私心,它与人的很多心有关。诸如怨恨心、争斗心、妒嫉心,都是因为利益(这种利益包括物质和精神两方面)被他人侵占或自己得不到时,心里不平衡,才会去争,去妒嫉,去怨恨,显示心、虚荣心、求名心等等也是一样,背后都隐藏着对利益的追求。甚至于同修之间过分的清算财物,也是一颗利益心——唯恐自己占便宜而失德嘛。因此,在修去利益心的同时,也要注重修去人的各种心。跳出人的观念,方能走向神。

三、站在众生的角度慈悲救人

师父明示:“大法弟子已经成为众生得救的仅有的唯一希望”[4],我悟到,大法弟子肩负着巨大的历史使命,在修好自己的同时,必须救度更多的众生。

年初,当得知武汉爆发肺炎时,我也只是偶尔通过打电话拜年、购物等形式告诉世人:记住九字吉言。随着各地封城、封小区的加剧,我意识到了救人的紧迫,决定在做好原有项目的基础上,走出去面对面讲真相。

大疫突然来袭,使世人一时不知所措,慌乱中纷纷采取了强制隔离的方式,人与人之间,唯恐避之不及。我寻思,在这种情况下,与其和陌生人讲真相,不如先与熟人讲。因为很多人都知道我炼功,这些年他们也多多少少听我讲过真相,再讲也容易接受。我的做法是,通过电话约定见面,或上门,或在户外某个地方碰头,一般时间不长。主要讲人类为什么会招致瘟疫,以及“三退”、念九字真言为何就能驱瘟避疫,然后把装有翻墙软件、短网址、真相资料的优盘和护身符送给他们并请他们带回家传给亲朋好友。对于不方便联系的亲友,也请他们提供联系方式,以便传递真相,收到了较好的效果。

随着疫情有所缓解,人们也渐渐的从封闭环境中走出来。一天,同学打电话给我,说某某从外地回来了,大家小聚一下。我如约而至,发现其中一位佛教徒并不是我们的同学。期间,我与她聊了很多话题,她还主动问我怎么双盘。午饭后,她把从庙里带来的香蕉拿出来给大家吃,我摆摆手,示意不吃。临别时,她又送给每人一个苹果。我对她说,我家供大法师父,也有供果,但你的善意我收下了,这个苹果带回去给妈妈吃,她说谢谢。在回家的路上,我们又交谈了一会儿。她告诉我,有很多预言都讲到了人类末劫有大难。我说不用怕,善良的人不会遭难。

几天后,某同学要回去了,大家再次小聚。一见面,我就把从网上下载的一些预言送给那位佛教徒,并告诉她:六百年前刘伯温就在预言中指明了解救人类的法宝:“七人一路走,引诱進了口,三点加一勾,八王二十口。”她问我是什么意思?我说就是“真、善、忍”三个字,她点点头。我问她,你真信有神吗?她说:“信啊!”我说:人们在入党、团、队的时候,都要宣誓为共产主义奋斗终生,可是共产主义是宣扬无神论的,你得声明退出。她问我,是不是要发愿?我说,是。她立即举起手:“某某退团。”说完,冲我一笑。

我发现,在讲真相过程中,只要站在对方的角度,心慈念善,多数人都能愉快的接受并选择“三退”。例如,在一次同事聚会中,我与身边几位同事讲明真相后,对他们说:“退党”用OK表示;“退团”做V手势;“退队”伸拇指,其中一人随即做出了OK手势,这样既保护了他们的隐私,又不影响旁边人。还有一次,我在大卖场跟一位女士讲真相,用同样的方法帮她退了队,临走时,她再次伸出拇指,一边晃动,一边说好,我也伸出拇指,与她互动。

一天,叔叔打电话让我去玩。我想,现在大家都是能不见面就不见面,他却要我去玩,是不是想了解真相呢?于是,就请A同修开车一同前往外地的叔叔家。到了那里,寒暄几句后,我们就开始讲真相。当A同修把《疫情真相期刊》和护身符递给叔叔时,只见他从皮夹里拿出我之前给他的护身符,告诉A同修:我在家常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李洪志先生好!”那场面非常感人,就连站在一旁的阿姨也感动的直点头。我随即送给阿姨一个护身符,她连声说谢谢。

我悟到一切都是师父有序的安排,就象《转法轮》里讲的那样:“修在自己,功在师父,你有这个愿望就可以了。而真正做这件事情,是师父给做的,你根本就做不了。”[3]

一天下午,我和A同修到同学店里去购物,交谈中得知他与家人准备外出旅游,定金已经交了。我告诉他,现在疫情还很严重,并不象电视里宣传的那样,得注意安全。他突然说,昨天正与几位同学联系聚餐的事,具体时间还没定。我说这样吧,很长时间没与他们见面了,我请大家小撮一顿。他说可以。聚餐那天,因为要点菜,我和A同修提前来到饭店。但出乎意外的是,一位当警长的同学已经到那儿了,正坐在包间里,一边喝茶,一边抽烟。我招呼他:你来的真早啊。他告诉我,最近住在外地孩子家,下了火车就直接过来了。我瞬间意识到,是师父的慈悲安排。我连忙对他说:你看现在灾祸不断,这次瘟疫又造成了那么多人死亡,都是因为江泽民迫害好人所致。你也知道炼法轮功并不违法,之前我们也多次聊过,可是一说退党,你就不吱声了。停顿片刻,我接着又说:我告诉你这些,并不是让你反对谁,也不是要你与我一样,只是为了救你。其实,今天请大家吃饭,主要是为了你,因为那几位早已经平安了。这时,A同修把装有真相资料的袋子递给他,慈悲的说:预言里都讲了,走出大难的法宝是“真、善、忍”。他问,这是真的吗?我说:是真的,袋子里都有,你回去好好看看。也许是大法弟子的慈悲唤醒了生命明白的那一面,他说:那就退吧。十年了,这个生命终于得救了! 弟子叩谢师父!

走过二十二年不平凡的日日夜夜,修炼中既有证实法的坦荡,也有救众生的艰辛;既有念在方外的自在,也有身在红尘的苦楚,无论修炼的路多么漫长,唯有同化法,跟随师父一路前行。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扰〉
[3]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4] 李洪志师父经文:《正念》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