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满眼皆敌 敌人越抓越多


更新时间: 2020年11月13日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十一月十三日】中国古代周厉王奢侈荒淫,赋税沉重,使民怨沸腾。厉王便派人监视百姓,如发现有人不满情绪溢于言表,就抓来杀头。从此,人们敢怒不敢言,熟人在路上遇到,只能以眼神示意。召穆公告诫厉王:“防人之口,甚于防川”,阻止人民说话的危害超过了堵塞河川的危害。厉王不听。很快,国人忍无可忍,在一次大规模的起义中结束了周厉王的统治。

今天的中共正在重蹈周厉王的覆辙。

杀尽天下所有“会叫的鸡”?

二零一九年八月,清华大学知名法学教授许章润被开除公职,只因为他过去几年发表了多篇广为传颂的文章。许章润究竟说了什么?

二零一八年七月,他发表题为《我们当下的恐惧》,质疑中共执政的合法性。

二零二零年二月发表《愤怒的人民不再恐惧》,谴责中共隐瞒疫情,“制度性无能”,“道德性败坏”,为“保江山”的一己之私而置亿万国民于灾难。

五月发表《世界文明大洋上的中国孤舟》,称中共在全球抗疫中,“国家公信坠底”,“四面楚歌,山穷水尽”。

六月,他撰文抨击北京地方当局强拆住宅小区和艺术区,是“暴殄天物”“糟践生计,践踏斯文”。

许章润一度被污名“嫖娼”抓走。出来后他继续为自由发声,发表公开信说:中国正处于“风雨飘摇”中,中共官员庙堂奢华,且心灰意懒,只待弃舟;民众勉强温饱,官媒却粉饰太平。“而极权必败,自由终降临吾土,天意人心,如日月昭昭”,“天快亮了……”

其实,许章润只是说出了事实真相,发出一个公知的声音。中国古代的“士大夫”,是以天下为己任,传承道统,为民请命,为了真理可以舍弃生命的人。但是中共来了之后,令一切都姓“党”,有风骨有良知的知识份子已成稀有。

尤其近年,中共加强打压言论自由,多位大学教师被学生告密遭解聘,正义律师被吊销执照。对出于公义良知而敢言的社会精英,毁谤名誉,截断生路,央视认罪,甚至入狱或失踪。中共是想杀一儆百,让所有人噤声。可是,就是杀尽天下所有会打鸣的鸡,能阻止天快要亮吗?

人人自危的2.0版文革

近日,中国电影人、私营出版人耿潇男,由于为许章润等人仗义执言,被中共当局逮捕。耿潇男并非站在第一线发声,她只是政治异见人士的同情者、帮助者,用她自己的话说就是“为英雄献花和欢呼,为英雄牵马,为英雄挡枪子儿,为英雄收尸”。

耿潇男的获罪显示,中共对不同声音的管控,已经到了风声鹤唳的程度,不仅对冲在前面敢说真话的人大力整肃,就连他们背后的声援者,家属或朋友,哪怕是请吃顿饭,给点资助,都不放过。

中共对言论空间越收越紧,人越抓越多,落下了令人透不过气的政治铁幕,社区设网格员,课堂上有信息员,你是否触到政治红线都由中共说了算,人与人重新戴上了面具,相互防范。经过文革的许多人都感到,快回到人人自危的文革时代,或称2.0版的文革。

中共目前内外交困,就在国内制造寒蝉效应来消除反对者,想以此减缓压力。但是这只会让社会不满更加普遍,增大“高压锅”的压力,随时可能引爆。

最担心从内部被瓦解

九月十一日,地产大亨、红二代任志强因敢于讲真话被重判十八年。这引起了体制内外更多人的不满。

前中央党校教授、有红二代背景的蔡霞,在一次红二代聚会上,尖锐批评中共是“政治僵尸”、“黑帮一样的政党”,这个体制已没有出路,改是没有用的,必须抛弃掉。结果被中共开除党籍,取消退休待遇,甚至冻结银行账号,断了她的口粮。

任志强和蔡霞的例子,代表着中共体制内一部份人的觉醒,不再沉默,要求抛弃中共。蔡霞对媒体表示,中共党内有很多人和她持相同观点,比例约为百分之六十~七十。这对中共的冲击非常大,令它恐慌。

刚刚开过的中共十九届五中全会,审议了“中共中央委员会工作条例”,添加了“维护以习近平为核心的党中央权威和集中统一领导”、“始终同党中央在思想上政治上行动上保持高度一致”,以示要“从严治党”。

其中有个新提法,叫做“做政治上的明白人”。外界解读,这是一种黑帮式的说法,意思是威胁你“放明白点”,你不“明白”,就对你下手。

中共正在用这类“家法”“帮规”进一步绑架体制内党员、官员,把个人对党的忠诚绝对化。凸显它在当下危机四伏中的不安,最担心从内部被瓦解。

八零后亲述发推特被捕经历

八零后出生的施太非怎么也没想到,自己“翻墙”在推特上发文会遭中共警方逮捕。

过去,他和很多中国年轻人一样,沉浸在纸醉金迷、歌舞升平的生活里,有钱就去唱KTV、请客吃饭、出国旅游。二零一七年前后,他透过翻墙软件了解到被中共谎言掩盖的真实的中国近代史,以及中共统治下种种社会不公现象。

他说,“我真的很气愤,怎么可以这样毒害小朋友,根本就是十年一次、有计划地残害,二零零八年发生毒奶粉事件,二零一八年发生毒疫苗事件。”他透过推特发帖,评论中国“毒疫苗事件”,以为在墙外不会被监控,但晚上七点多警察就找上门。

警方没收了他的电脑,彻底搜查了他的住处,他九十六岁高龄的奶奶吓坏了。最后他被带到派出所,反铐在窗边一晚上,又拘留十一天。

施太非说,“其实那些警察都知道中共是怎么回事,但为了工作,也只好当两面人。”有个警察对他说:“你知道就好了,干嘛说出来呢?”另一个警察悄声说:“在美国还可以公开骂川普呢。”

施太非感到,在中共体制下,众人都敢怒不敢言,大家不是不清醒,只是不敢反抗,宁愿装睡。

二零二零年,为躲避再次搜捕,他逃到了美国。他惊讶于中共的网络审查已经扩展到海外的推特、脸书,正在破坏海外的言论自由。

每个中国人都知道,在中共越来越严厉监控的网路和社交媒体上,很多敏感词是不能碰的,学会了自我审查过滤。甚至在日常生活交往中都只谈岁月静好。

“不签字,让你消失就消失”

近几个月,中共在全国范围内对法轮功学员又实施一轮骚扰行动,逼迫他们在“三书”(“保证书”、“悔过书”、“揭批书”)上签字,放弃修炼

如果遭到拒绝就威胁说:“不签字,让你消失就消失。”再不签就绑架,送洗脑班,停发养老金,株连子孙上学就业。还有以其家属当人质逼迫签字的。

中共对法轮功学员的残酷迫害持续了二十一年,还在升级。

结语:末日的疯狂

如今,中共已经到了对每条信息、每个人都严密监控的程度,它的神经时刻紧绷,满眼望去皆是敌人,要制造恐怖气氛加以震慑。这暴露了它对自己覆灭命运的恐惧,没有自信了,是一种“末日疯狂”。在正义力量的内外夹击下,中共即将迅速走向灭亡。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