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上返本归真路 迷途孩子找到了家


更新时间: 2020年10月24日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十月二十三日】我是一个农民,今年五十九岁。在得法以前,我天天愁眉苦脸,浑身不舒服,总是想人活着为什么这么苦,久而久之自己的病就起来了,三十多岁就不行了,十二指肠溃疡,走路多了胃向下坠。小时候得过肺炎,病根没去,一感冒就咳嗽。那时候简直生不如死。从一九九四年开始修炼大法到现在,身体健康,一片药不用吃,活得太幸福了。我儿子生下来就身体不好,大病小病,头疼感冒样样落不下他,所以他基本上天天吃药。他悟性好,从决定跟我一起修炼后把药都扔了,身体健康了。

一、去掉怨恨心

我与丈夫是经人介绍结婚的,他们姐弟十个,他排老六,结婚后才发现这家人非常唯利是图,什么钱都敢赚,什么话都敢说,我本是一个实实在在的老实人,心里暗暗抱怨怎么找了个这样的婆家啊!婆家也是处处看不上我。刚结婚那年过年,公婆都不让我带东西回家看看父母,我丈夫也不让,农村都有个习俗,每人都有父母,逢年过节,不管东西多少看看父母这是尽孝道,没想到这一家人都不讲这个,当时我已经怀孕了,后来在月子里,大姑姐过半个月才来看我一眼,拿的挂面都是最不好的,到二十多天的时候家里一个鸡蛋都没有了,丈夫属于那种非常听父母话的人,我就这样忍气吞声的与公婆一起住了五年多。

后来有两个孩子了,做完节育的时候我身体不行,吃不下饭,还没有人伺候,一个月后我自己一个人领着两个孩子,走几步歇一会儿,走了大概半里路正好碰上我娘家的邻居妹妹,她把我带回了娘家,到家后父母看见我这样非常生气,要找婆家去理论,第二天丈夫来了,给我留下三十块钱就走了。

娘家有个远房哥哥是医生,给我打针、开药,我欠了哥哥二十块钱。后来我跟丈夫说,他不但不给钱,还把钱藏起来了。

在娘家身体恢复的差不多了,就想着日子还得过啊,就回到了自己家,但是决定再也不跟公婆一起过了。回去后就分家了,公婆给了我们三间房、一把刀、一把铲子、几只碗、两个坏盆子、一点小米。菜板、面板有也不给我们。那时候我们四口人只有丈夫有地,我的在娘家,公婆就给一口人的粮食,越想越生气,想想他们做的事我一辈子都不想去看他们。

后来通过学大法才明白,一切恩怨都烟消云散了,看着公婆两人也不容易,养活那么多孩子,在以后的日子里,每逢他们过生日,我都提前过去干活,大姑姐她们回家我都请她们来家吃饭,都是大法给了我宽容的胸怀。

二、珍惜同修的缘

因“诉江”,我被610绑架到看守所。因为我一个人在家,儿女们在外地上班。儿女同修听说我被绑架了,当时就请了律师,女儿同修还联系到她工作所在地的同修一起来营救我。同修们驱车七、八百里来到我家,其中还有一个同修是孕妇,事后我知道非常感动。同修一部大法,这神圣的法缘也只有大法弟子中才能见到了,同修们为营救我去了公安局、检察院、法院、还有市民政局。感谢师父让我能有这么好的同修。

到了看守所,我开始向内找自己是哪里错了,并在心里跟师父说:师父!这里不是我呆的地方。我静下心来向内找,找到自己还有妒嫉心,显示心,欢喜心,哎!师父我一定改!既然来到了这里那我就在这里做好我该做的事情,讲大法的美好,劝三退。

这期间发生了一件神奇的事情。有一天律师来会见我,我回来的时候,看守所的放风的门坏了,那些犯人们回不了屋。看到我回来了,其中有一个人说:某某!你叫你们师父把门打开,我就信你们法轮功。我说:真的吗?她们说:真的!我说:好!我当时心特别纯净,就求师父,请师父您把门打开,救救她们吧!过了几秒钟,一个人用手一拽,哗,门开了,在那个环境里谁也不说话了,都用敬佩的眼光看着我。在那里有时间我就背法,想一句背一句,一个月后在师父的保护下我以“取保候审”的名义回到家。

回到家,我调整好心态,多学法,几天后我去看守所把我在那里剩下的钱要了回来,做我该做的事情,走到哪就把真相讲到哪里。看到那些参与迫害大法的人太可怜,儿女同修在电话里鼓励我写劝善信。好吧,我写!可是开始也不会写,好几天才写了一封,在电话里给儿子同修念看看行不行?不行的话就让他给补充补充,再往下写就好写多了。凡是我知道的有名有姓的人我都给写了劝善信,包括村书记,写完到邮局去邮寄,去邮寄的时候都是用的我的真实姓名,邮完回来身体轻飘飘的,非常美妙,师父在鼓励我呢。

一年后,当地派出所又骚扰我,一天晚上有一位同修过来告诉我,说当地610准备明天来抓我,没办法,我离开了家,去了外地。我到同修家,一呆就是两个月。原来在家里没有集体学法的环境,到外地后参加集体学法,才感觉出来自己与同修的差距有多大。原来学法跟不上,心性也守不住,读法时不是加字就是落字,真着急啊,骨子里形成的人的理,好多事情不能用法来衡量,不修口,同修善意给我指出后我还解释。师父看到我这不争气的弟子,巧妙安排我与这里的同修结缘,帮助我提高。谢谢师父的苦心安排!如果不来到这里,都不知道自己还有这么多毛病,还以为自己修的不错呢。在这里和同修一起学法、炼功、做资料,一起出去讲真相,真是太美好了。

由于没有注意修去干事心,被钻了空子,一次在外出发放真相台历的过程中,被绑架到拘留所,后来邪恶拉我去医院体检,是高血压,在师父的保护下,我以“取保候审”的形式出来了。

又是一个“取保候审”,这可怎么办呢?不能再让警察犯罪了。静下心来在家多学法,多发正念,调整好心态。“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1]于是我开始背法,大量的学法,有一个同修和我一起学了十遍《精進要旨》、《精進要旨二》、《精進要旨三》。过一段时间一样和同修出去讲真相救人,一思一念都得在法上,出来不好的念头赶紧灭,不想我在迫害中了。有时听说又抓人了,心里也有些害怕,一会儿我就反应过来了,害怕的不是我,于是就背师父的法,“我是李洪志的弟子,其它的安排都不要、都不承认”[2],心就静下来了,继续做我该做的事情。

有一次,有一个和我同样被取保候审的同修被抓了,我也照样讲真相,那天我发了十多本资料,都送到了众生手里,我走在路上就流泪了,心里默默对师父说,师父我一定听您的话,好好修炼,我绝不能被邪恶抓走,那不是大法弟子该去的地方。

三、放下亲情

邪恶企图继续迫害我,因为找不到我,于是通缉我,通知我当地610抓我。我的亲人知道了也为我担心,给我的出行带来很大的不便。父母现在年岁都很大了,两年多没有见面了,为了不让邪恶钻空子,我手机也不用了,专心做我该做的三件事。放下亲情,每个人都是师父的亲人,全都交给师父吧!

我母亲也是修炼人,父亲不修炼,但是很支持母亲。我现在在三件事上不放松,多学法背法,《转法轮》已经背了三遍多了,不知不觉中我读法也流利了,一背法,法的内涵太大了,怕心也没有了,邪党安的电子眼到处都是,照样出去该做什么做什么,因为我是大法弟子,只归师父管。

女儿在外地被抓了,被非法关押在当地看守所。我能做些什么呢?在师父的点化下,我开始给相关部门邮寄真相信,采用的方式是用快递邮寄,每次都能碰到不用身份证的快递员,顺利将我要邮寄的真相信邮走。有时亲情返上来,心还是挺难受的,后来通过学法慢慢放下了,用常人的亲情想问题什么用都没有,女儿也是修炼人,到哪里都有师父在管,我唯有多发正念清理邪恶,加持她正念正行才行。

四、胳膊摔折,不治痊愈

二零一九年腊月十四,那天下的雪挺大,我在去学法点的路上,因下雪那天是走着去的,可是走着走着在平地上就摔倒了,当时都起不来了。我就喊:师父救我,法轮大法好!然后我就坐起来了,慢慢的站起来了,当时头特别晕,很困难的走到同修家,说我摔倒了,同修说没事吧?我说没事,同修说明天继续来,我说可能来不了了,这一念不正,结果第二天真去不了了,左胳膊也肿了还疼。后来一同修来我家正好看见我这样,就把我接到她家,我们一起学法炼功,两天后手就消肿了,不到一个星期我就回家了,到年三十我已经能包饺子了,过年同修接我去她家看神韵,我去了,初一看了两场神韵,初二一天我们学了四讲《转法轮》,到了晚上我的胳膊就能抬起来了,大法太神奇了,从那以后我就能抱轮了,开始还不能四个动作全抱完,不到一个星期,我就能全抱下来了,现在全好了,什么都能做,也能骑电动车了。谢谢师父为弟子的付出!谢谢同修们的无私付出和帮助!

五、瘟疫中救人

二零二零年中共病毒肆虐,过完年,封村、封路、封小区,但是在师父的加持下,我们的学法小组一直没有停,多则五人,少则两人,救人也没有停,真相资料在自己所在小区大量发放,能救多少就救多少,随身携带真相资料,碰到有缘人就告诉他们真相并送上一份真相资料。

后来在师父的安排下,我又与同修一起背法,现在已经背到第七讲了 ,《洪吟》也每天背几首,现在已经背过快三本了,然后再出去讲真相,翻墙二维码出来后,我就随走随发,送快递的、送餐的,一走一过看见年轻人玩手机的都要送上一张,一般都要,还说谢谢。

我要珍惜师父给的时间,踏踏实实的走好最后的正法修炼路,学好法,多救人!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扰〉
[2]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第二部份)》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