佳木斯老年妇女李相莲、秦霞再次被绑架、非法抄家

更新时间: 2020年10月23日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十月二十三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佳木斯市66岁的法轮功学员李相莲女士,与75岁的法轮功学员秦霞二零二零年十月十一日一大早被佳木斯东风公安分局安庆派出所警察在家门口蹲坑绑架,当天下午两人被非法抄家抢劫。因体检不合格,佳木斯看守所拒收,安庆派出所逼迫她们家人各自交了一万元保证金,所谓“取保候审”,于12日下午五点多回家。

安庆派出所地址是佳木斯市东风区安庆小区院内。该所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江泽民集团迫害法轮功以来,积极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他们采取蹲坑、骚扰、绑架、抄家、勒索、非法关押、非法拘留、送劳教等手段迫害法轮功学员,恶行累累,被邪党江泽民政府多次评为“优秀”派出所、所谓“先进单位”等。

一、李相莲女士被绑架、非法抄家经过

下面是李相莲女士自述此次被绑架、非法抄家迫害事实经过:

二零二零年十月十一日早6点40,我和同修秦霞大姐从我家出门,准备去早市买菜,刚开自行车突然上来几个警察,其中有我认识的,知道他们是安庆派出所的。三个警察按住我,来的太突然没有什么思想准备,据他们自己说早5点就在我家门口蹲坑了,连警车和自用车共三辆。我坐在地上不起来,警察说让我配合他们,我说我没有犯罪配合你们干啥呀?然后他们又打电话让特警上来, 不知来了多少警察,他们拽不动我,于是三个警察抬一个,把我俩塞到警车里,拉到安庆派出所,关到小屋里。我俩一起打坐立掌发正念清理那个空间场。过来个警察问:“你俩干啥呢?炼功呢?” 我说:“对 ,炼功呢。”他说炼吧。然后从我包里把钥匙拿出来,就去抄了我的家。

'被非法抄家的其中一个房间'
被非法抄家的其中一个房间

家里被他们翻的乱七八糟,家里我和秦姐的全部大法书,师父法像、炼功图、电脑、手机12部(包括自用的) 打印机, 纸,小音箱两个,1700元钱(其中真相币5张),都被抢劫走了。

警察把我从小屋叫出去非法审问:“你打电话讲真相的手机卡是哪来的?手机号是哪来的?”我说:“我为了你好,不能告诉你,将来大审判时你别受牵连……”他接着说:“这些东西都是违禁品。”我说:“是军火吗?是毒品吗?我所有的东西都是正的。”所长说:“退休了是××党给你开資,你还说××党不好。”我说:“我退休金是干30年工龄积累的资金,我是纳税人,与××党没有关系。你别问了,问了没有用,你就全写法轮大法好吧。”

然后下午拿单子押送我去佳木斯中心医院检查身体,晚7点左右把我和同修从派出所带出来 ,我问:“往哪送 ,是拘留所吗?”警察说:“送到看守所。”我说:“那不是升级了吗?多大的事呀?把我俩抓了,你们谁升迁了?”警察们都没有回答。

到了看守所让我俩配合把手印按上,我俩紧攥拳头不配合,三个警察强迫按,这时看守所的医生出来看病例,说我是冠心病。然后我告诉医生我乳腺有肿块,他让一个女警察看一下,女警察看到我右侧乳房有拳头那么大的紫黑色的肿块都吓够呛,医生看后拍了照片,又让派出所的所长也拍了照片。这样看守所就拒收我。然后把我俩拉回派出所非法关押了一宿。第二天以所谓“取保候审”的方式,管不修炼的家人,每人要一万元保证金,五点左右放我俩回家。

这是李相莲第五次被绑架迫害。李相莲,1997年末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以真、善、忍为标准做好人,做比好人更好的人。但是1999年7月中共江泽民集团发起了对法轮佛法的迫害,李相莲为了给大法说句公道话,让人明白真相,多次被绑架关押迫害。二零零二年十一月份,被绑架、非法劳教二年;二零零七年被安庆派出所的副所长孙文义领三个警察入室绑架、非法劳教一年。

关于李相莲前四次被迫害事实,请见明慧网文章《佳木斯63岁李相莲四次被绑架迫害事实》。

二、75岁的秦霞三次被安庆派出所绑架、非法抄家

秦霞,女,75岁,一九九六年因得乳腺癌及多种疾病,开始修炼法轮功的,通过炼功按“真、善、忍”做好人,多种疾病不翼而飞。一九九九年江泽民集团迫害法轮功。因为坚持修炼法轮功,被佳木斯安庆派出所再三迫害。

下面是秦霞本人自述被迫害事实经过:

二零二零年十月十一日早6点40,我和同修李相莲从她家出来准备上早市买菜,刚开自行车突然上来几个警察,按住我们两个,据他们自己说早5点就在她家门口蹲坑了,警察让我上车,警察说让我配合他们,我说我没有犯罪为什么要配合你们,然后他又打电话让特警上来,早上7点,三个警察抬一个把我们两个塞到警车里拉到安庆派出所,关到小屋里。

从我包里把钥匙拿出来,就去抄了我的家。警察在我家抄走了《转法轮》一本,充电器 一个,打印机一台,打印纸 ,小音箱三个。下午让我在抄家的单子上签字,约4点左右拿单子押送我到医院检查身体,到晚上大约7点送到看守所,警察让我俩按手印,我俩都不配合,三个警察拽我手强行按手印。然后看守所的医生给我测血压,我的血压高达200.医生摇头说岁数大了,血压太高拒收。然后把我俩拉回派出所非法关押了一宿。第二天下午所长以所谓“取保候审”的方式,管不修炼的家人各要一万元保证金。晚上五点左右把我俩放回。

这是安庆派出所第三次绑架我。

第一次,被非法拘留39天

二零零二年四月十二日安庆派出所几个人去我家,我没在家不知道,恶警撬开我家的门,抄走大法书《北美巡回讲法》。后来警察娄长林问我:“这书是谁给你的?我怎么没有哇?”我说:“你炼法轮功也会有的。”他还逼问我书是谁给的,我说:“你让我找谁?我说是你给的你承认吗?”他一气之下没出任何手续把我送到拘留所,在那里不让学法、不让炼功,恶警让犯人看着我们,让我们每天坐在水泥炕上码大排不让动,歪一点就骂我们。上边一来通知,就让我们到走廊排队站着,恶警翻我们的兜,翻被子,说是有经文,结果什么也没找到。食堂饭做的是发霉的窝头,白水煮菜汤只有几个菜叶。厕所在屋里又臭、又脏。

我老伴内向性格,忠厚老实,觉得见人抬不起头来,承受不了,心里很苦,就托人找东风区的陈永德办事,花八千多元。警察拘留我39天又让交饭费800元,才放我回家。

第二次,被非法劳教一年

中共准备在二零零八年开奥运会,搞维稳。这也是对法轮功的又一轮迫害,疯狂抓捕法轮功学员,上边下令各派出所都下达指标,听说安庆派出所有两个指标。

二零零七年十一月二十二日早上7点多钟我去同修家,门口停一辆警车我没在意,我进屋一个警察抓我把我塞到警车里,伪善说送我回家,我信以为真,警察到我家后抄走师父的法像和所有的法轮大法书、碟、两个法轮章。把我送到安庆派出所,一个警察自称他叫胡小军的,他把师父的法像放在地上拽我的裤腿脚,让我踩师父法像,我正告他不能踩,你把师父的法像放那摆正点,他很配合我。我的正念把他背后的邪恶解体了。警察不知叫什么名字,逼供我一天,我不回答。到晚上天黑了警察把我们三个人拉到中心医院强迫体检,然后把我们送到拘留所,几天后办案单位去让我们签字,我们都不配合他。八天后是十一月三十日,警察把我们三人砸上脚镣子连在一起送到佳木斯西格木劳教所,批劳教一年,继续迫害。

几个警察拿个本子让我们三人签字,我看上面什么都没有,就是一张白纸,当时我也没有多想,把名字就签上了。在劳教所里,恶警让犯人看着我们,每天坐塑料凳子,整天看电视洗脑,不顺心就骂我们,打我们,在那里不让学法不让炼功。三个月后让我们上七队天天干活装食用卫生筷子(一大胶丝袋筷子倒在案子上,灰很大、特脏、不洗手就装筷子,包装袋上写的是消过毒的卫生筷子)卸车、装车都是我们干,犯人却不干活,恶警让快干、多干给减期,给劳教所赚钱。我们都不听他的,到二零零八年十一月末到期才放我回家。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