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十二岁老人:大法给了我一个健康身体


更新时间: 2020年10月22日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十月二十二日】我今年八十二岁。二零零五年一月,我开始修炼法轮大法,那时我已经六十七岁了。我只是看了师父的讲法录像,还没看《转法轮》呢,师父就给我净化了身体,当时就觉的一股热流从头顶上下来,一直到脚底,连续三次,我感觉全身轻飘飘的,特别舒服。我马上起来活动,就觉的身上哪也不疼了。从此,我无病一身轻了!

因为我没经过一九九九年“七二零”那种邪恶的迫害,心里没有迫害的事,所以开始时,和老学员一起做三件事的时候,我没有怕心。那时,白天没有同修去菜市场发放真相资料,我就去发。菜市场、商场,有人的地方,我就去发放。

有一次,我拿了五十本真相小册子去菜市场发放,一会儿就发完了。有人跟我要真相护身符,我心想什么是护身符呢?我就说:“今天没带,明天给你送来。”

回来后,我问老同修A:“什么叫护身符?”A同修给了我几个。我说:“我答应了明天给那个人送去。”A同修一下子就火了,说我太不理智了,说:“明天你去,就会把你抓起来。”我说:“不会的,他们都愿意要小册子。”A同修说:“不能去。过几天再去,先看看周围有没有便衣,再给他。”但是,第二天,我还是去了。

一次,我去百货大楼发真相日历,从一楼一直发到三楼,碰上一个男的,象个农村的土干部。我说:“你好,送你一个日历,祝你新年快乐!”他说声“谢谢”就走了。

我到三楼刚发完日历,那人回来了,气呼呼的说:“你是法轮功吗?”我说:“是呀!怎么啦?”他上前拽着我说:“走,跟我上公安局!”这时三楼的人拿着日历围了上来。我心求师父:“师父,可别让他们把日历退还给我。”这时,一个男的说:“算了,走吧!”他可能是和拽我的这个人一起来的,这人把手松开走了。

我在师父的保护下有惊无险。可是经过这件事后,我却产生了怕心。

二零零七年,我和B同修合作,建立了家庭资料点。除了做大法真相资料外,主要做大法书籍。B同修很能干,我们一起做三件事,十来年,我们一直做的很平稳,没有出现什么安全问题。可是由于我不会修,以为做好证实法的事,就是修炼了,不知道修心、修口,说话和常人一样,我行我素,结果,被旧势力钻了空子,从此,大关小关接连不断。只举两例。

有一次,我去给同修送材料。我骑自行车过大马路时,一辆右转弯的轿车开的非常快,一下子撞到了我的自行车后架上,把我撞倒在轿车盖子上,然后又甩了出去。当时我躺在地上,全身疼的一点也动不了,怎么也爬不起来。

司机是个女的,三十多岁。她从车上下来后,张嘴就恶狠狠的骂我,说我装死。我求师父给我点力气和她说话,然后我就能出声了。我说:“你别骂了,我的腰直不起来了,你把我扶起来到旁边,你就走。我不会要你一分钱的。我是修炼法轮大法的,我不会有事的。”

她听我这么一说,就把我扶到一边,把车子帮我正好,跟我说:“我得上火车站接人去呢!”我挥了一下手,意思是让她快走。她开车就跑了。我推着自行车,全身疼的我直哭,我求师父加持我,我要快点回家。

我嘴里不停的背师父的法:“圆满得佛果 吃苦当成乐 劳身不算苦 修心最难过 关关都得闯 处处都是魔 百苦一齐降 看其如何活 吃得世上苦 出世是佛陀”[1]。

到家以后,我全身疼,腰也一动不敢动。整整一个星期,我吃不下饭,喝水喝两三口,就开始吐。我实在扛不住了,我心里跟自己说:“如果我到岁数该走了,就走吧。但是,我得把上次剩下的大法书做完再走。”我强忍着爬起来,扶着自行车走着去了同修家。

到了同修家后,她说:“你咋啦?”我简单的和她说了一下。她给我端来一杯砖茶煮的饮料,我说我喝不下去,她非得劝我喝。盛情难却,我端起来喝了几口,竟然这次没有吐,于是我就喝了下去。然后我就折书页。

不知不觉到了中午,孩子该放学了,我说我得回家去了。随后,我居然能骑自行车了,顺利的骑回了家。感谢慈悲伟大的师父!是您救了弟子啊!

此后,我坚持天天学法炼功、听师父的讲法录音。撞车二十天之后,在师父的加持下,我彻底好了,能去做证实大法的事了。

可是旧势力仍然不甘心。十月份的一天,我下午去小组学法回来,在半路又被摩托车撞了。当时我觉的象有一个人抱着我的上身,一个人抱着我的两条腿,恶狠狠的往地上一摔。只有腰摔在了地面上,我“哎呀”了一声,就怎么也起不来了。我一边心里求师父,一边挪动,可就是起不来。

这时,天已经黑了,路上也看不见人了。突然从一个商店里走出两个人来帮我,把我扶起来,说要找车送我。我说:“不用了,我家就在前边不远。”他们把自行车给我,就走了。我知道是师父让他们来的。因为这时天黑了,店铺都关着门,没有人看见我被车撞了。

我推着车子回到家,走上了四楼。到了床边,我就不会出气了,只能出一半的气,没有底气,倒气也倒不上来。我坐下,只能勉强摆个静功的加持球状神通的姿势。我心里一遍一遍的背师父的法:“难忍能忍,难行能行。”[2]差不多过了有半个小时,我终于能呼吸了,能上来气了。躺下以后,我就再也动不了窝了。

我的两条腿和两个脚就象泡在凉水里一样,特别凉。我想用手去摸摸,怎么也摸不着,好象全身的血都凝住了。用手轻轻按按,哪都疼,全身疼。我只能平躺着,想翻身都翻不了。平时我凌晨三点一刻,就起来炼功了,这次却忘了。

可是不到凌晨三点,就有一种力量让我起来炼功。我就一点一点的往床边挪,挪到床边,一条腿掉下去了,另一条腿也慢慢的挪到床边,掉下去。我疼的满身大汗,就象从水里捞出来的一样,我休息一会儿。疼,我就背师父的法:“大觉不畏苦 意志金刚铸 生死无执著 坦荡正法路”[3]。

背完法,我用手扳着床沿,一咬牙,就坐起来了,疼的我全身哆嗦。看看时间,从平躺到坐起来,已经整整用了一个小时二十分钟。

就这样,每天凌晨一到点,师父就拉我起来炼功。我一直坚持炼功,身体一天比一天好。我知道,如果不是师父每天拉我起床,我根本就做不到每天都能炼功,慈悲的师父一直加持着我。

我的命是师父给的,师恩难报!师恩难报!我只有精進实修,才能不辜负师父的慈悲苦度。

这些年中,大法的神迹在我修炼的路上也是层出不穷。仅举两例。

一次是去法院帮助同修发正念。我骑着自行车,正骑到十字路口中间,一辆大货车开的非常快,他从南往北是上坡儿,我往西正骑到马路中间,眼看大车冲上来了,可当时我一点儿也没害怕,只是想:“怎么冲着我开啊?”这时,自行车不知怎的,一下子就掉头向南了。

司机开到上坡路的中间停住了。他下车,站在地上,脸蜡黄蜡黄的,象傻子一样呆呆的站着。这时,我也明白过来了:好险呀!要不是师父把我的车顺过来,人非被撞飞不可!我回头看看司机,他还在那站着,他真的吓傻了。我没有埋怨他,也没有要一分钱,骑上车子就走了。慈悲伟大的师父又救了我一命。

第二件事发生在今年。我家是学法小组,我们小组一共四个人。两年前,我去小卖店买东西,看见一个小电风扇,顺便问了一下价钱,店主说五十元。我一看,也没有商标,啥也没有,就问:“是哪产的?”他说:“是样品,就这一个。”我想也不贵,就买回来了。

去年夏天用完后,我把它装到了一个袋子里,放在了地下室。今年,我从地下室把它拿上来,打开一看,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竟然是一个崭新的台扇,里外全是黄色的,只有周围的圆边是白色的,很漂亮,上面的商标很象万字符。我挨个问了家里的人,他们都说没有换电扇。

我悟到,是师父用这种方式鼓励我、督促我,要精進。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苦其心志〉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法解 》
[3]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正念正行〉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