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南学员:去掉欢喜心 证实大法


更新时间: 2020年10月16日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十月十六日】我修炼大法大约两年半,以前只停留在表面上认识法,当时遇到这么好的法门,让我心里很触动,引起我的欢喜心和显示心,导致我在修炼中走了极端。

那时,我常常有一些异常的表现,一言一行都不理智。这样的表现在别的同修看来,以为我很精進,实际上我已经走了极端。譬如:还没修炼时,我很看重外表,很会打扮,还对色执着很重。我的丈夫未修炼大法,而且他是有事业的男人,所以他也希望妻子打扮漂亮,穿着好看。

我修炼法轮大法后,知道人生命的意义,我决心放下所有的贪恋、欲望。我尽我所能,将花钱和时间来满足自己欲望的这颗心给放下,变成一个不是以前的我。

我很快就放下爱漂亮的这颗心,打扮简单,甚至有点随便,完全和以前的我不一样。看到我异常的改变,丈夫开始抱怨我的打扮风格。我当时还不向内找反而给自己找借口:“现在已经修炼了,不用打扮,随便穿,不用站在丈夫的立场想,反正他也是常人。”

在修炼上我花很多时间,每天早上三点起来去公园炼功,晚上熬夜早上很早就起来了。我平常和同修们参加学法,做三件事。当时我没有安排好工作、在家庭和修炼之间取得平衡。家务事随便做一做就好,家庭的吃喝问题也不看重,因为我觉的我修炼了,吃的东西应该简单一点,不要对美食有执着。当时我完全没有为别人着想,丈夫不是修炼人,两个小孩在上学,即使小孩也跟我一起修炼。那段时间我不关心丈夫,让他感到很难受。我努力给他洪法,有时说的太高,他不但不相信反而还嘲笑我,让我觉的他对大法不尊重。那时我的人心很多,我只是表面的忍还不能像现在可以自然的做到忍。

经过一段在矛盾当中人与人心性的摩擦,包括同修与同修之间的摩擦,我下功夫修炼自己,更明白了解我需要的是实修、提高心性、修口,不能对自己懈怠,我才开始有升华的修炼状态。

我学法很专心,没有被杂念干扰和犯困,学法时我觉的只有我和法,每个字每个字都進入我的头。越读越入迷也越平静。有时学法我还感到肚子有叶片在转,全身温暖非常的美妙。在三个月内,我增加打坐时间,从六十分钟到一百五十分钟,多下功夫修炼。我很清楚的感觉到业力转化的过程。它真是“肌腱断裂”,痛的断肠,但是我也不放松。

我从承受痛苦的蠕动到能够静心打坐和“享受”没有刺痛感。那不是感觉痛苦而是感到幸福。因为转化了业力和改变了本体,何必为此感到痛苦呢?感恩师父慈悲的救度和帮我消除业力。我明白,在拉长打坐时间,吃苦消业的同时,我也修“忍”。在修炼中做到忍,自然的忍,我清晰感受到“性命双修”,是相互辅助的,同时也帮我很快的提高上来。现在我可以静下来,炼功中没有被杂念干扰,有几次可以入定,像师父在《转法轮》讲的美妙状态。

学法中,明白了“最大限度的符合常人社会状态去修炼”[1]的法理,在社会中,家庭里要做到一个好人。以前走了极端,欢喜心让我在常人的眼里异于常人。经过一段时间的严肃实修,我悟到当同修与同修在一起学法、交流、炼功,穿着整齐就好。我应该多花时间照顾家庭而不只是学法、炼功,在日常工作中提高心性。做什么都记得我是个修炼人,总是对照法看这事情怎么对待,有没有在法上,做什么都首先为别人着想。我不放弃所有的提高机会。

在还没修炼时,甚至在修了一段时间后,我还是没有做到善待公婆。以前我是一个很有个性的人,其实这都是后天观念和强烈的执着心。过去只要公公婆婆对我有意见或因误会骂我,我马上回嘴表现出一副不以为然的姿态,心中对他们有许多不满,嫌隙很深。现在会站在对方的立场想,在家庭和社会中都要当一个好人,我的言行改变了很多。我真心关心他们,不像过去只是在表面上关心。我婆婆摔倒,把手给摔断了,我每天跑到她家帮她洗澡,不像以前帮人做事都会抱怨,现在不但不觉的烦,心里还很自然。谁需要帮忙,我都热心的去做,不像以前都推给别人。

去超市买菜买水果,不再挑外表美丑,拿到什么我都觉的是​​缘份,不在意好坏。稍微破一点的,我多买一些弥补过来就行了。买水果时如果发现有坏掉我也不会去换好的,就随着拿回去,因为我觉的他们做买卖也没赚多少钱,还让他们换,这样就没做到善。我按修炼人的标准对待,同时也是证实法。常人看到修炼法轮功的人是好人,因而对大法有好感,对大法有了正面的态度就可以得福报。在梦中遇到心性的考验,我也以修炼人的标准对待,只要多学法,都会看到法在不同层次的体现和更深的内涵,遇到各种情况都有法在指导。在哪里跌倒了,我都会当作修炼中的教训,站起来继续前行。

通过交流个人在家庭实修、提高心性和证实法的体会,首先我们得修好自己,做一个好人,使周围的人对大法有好感,那他们自己也得了福报。

以上个人体会,层次有限,请同修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瑞士法会讲法》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