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师父不落下一个弟子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十月十一日】我从小体弱多病,家族中有哮喘病、精神病史,我都患上了,有时行为让人感到奇怪。一九九六年身体不能动弹,住進了医院,医生告诉家人说我不行了。回家后听别人说,法轮功挺好的。一九九七年春天,我就走了進来,状态有所好转。

一九九八年夏天,思想业严重,有骂师父、骂大法的念头,控制不了。当时非常紧张,还以为自己在骂,主意识不强,接着精神就不正常了。主意识不清不能修炼,我就停下来了。六月份就住進了精神病医院治疗,住了一个月就出院了。出院后我几次想学法,思想业和另外空间的邪恶干扰,就是学不了。同修几次想帮也帮不上,害怕我主意识不强给大法造成负面影响。但我心里一直知道大法是正的。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后,在单位里答题上岗,其中有一个问题,“李洪志是个什么样的人?”本来答题期间我脑子一直迷迷糊糊的,看到这题目一下子精神起来了,我一口气就答上了:李洪志是一个伟大的人,是一个高尚的人,应该人人都尊敬的人。另一个题问:“法轮功对人有什么××?”我答:法轮功对人有百益而无一害。有一次,保卫科长说:“等你闺女上高中时就不让她上了。”我回他说,那时我闺女会说:“我妈得了这么个好功法。”

这些年来见了同修特别亲,捡到了大法资料也很亲,有一次在外面看见贴着“真、善、忍永恒”,周围没有人,我当时就跪下了,嘴里念着“真善忍永恒”。我心里怎么也放不下大法,和单位的人打扑克心里也想着大法。在这十九年里,我真是天天盼、夜夜盼,望眼欲穿的盼大法。

师父没放弃我,让我再度接上了这份圣缘。二零一七年,我碰到一个同修,问我炼不炼法轮功,我说炼,我说昨天在梦中求救,结果我得救了,今天正好碰到你了。我非常高兴,悟到是师父看我缘份到了,安排我得法了。

我又请回了大法书,觉着大法书是那么亲,不停的说着:谢谢师父,对不起师父。师父不断的给我净化身体,我也精神起来了,也明白了间断了的这十九年,慈悲的师父一直在看护着我。之前有两次在痛苦中想要跳楼,一下子有个念头打入脑中,说你要是死了更遭罪,把我吓的也不敢跳了。

刚走回来时,有时思想业和另外空间邪恶的干扰,叫我思想简直一刻不得闲,坐立不安,学不了法也炼不了功,各种不好的念头都往脑子里打。我害怕控制不了自己的行为给大法抹黑,就把书还给同修。回家觉着不对,又把书请回来。排斥不好的想法,就是信师信法,终于走过来了。

有一次肋骨剧痛,又喘又咳,喘不上气来,感觉痛的受不了的时候,我喊出声音来:“师父,您救救我!”马上感到疼痛顺着肋骨走、走、走,很快下去不痛了。每当身体有病业反应,我不担心,想这是在还债,是好事呢,难受是好事,坚信师父,都是坚信师父闯过去了。

信师信法没有过不去的关,我现在牢记师父的教导,多听批评。平时家人说我不好,我也不反驳了。自从从新走回修炼,我一直有一种幸福感,生不起气来,有时矛盾来势汹汹,我也能理性对待,守住心性。一天早上,电压力锅嘀嘀响提示饭做好了,这声音把正在睡觉的丈夫吵醒了。他忽然大发脾气,使劲打了我一巴掌,把我推倒在地。我掉泪了,但没有怨恨他,觉着自己确实没有为他着想,自己没做好,吵他睡觉了。

随着心性的提高,我的身体也壮了,有时感到身上到处有法轮在转,人也精神起来了,能照顾我瘫痪的母亲。我父亲高兴的对我母亲说:你真有福,女儿都能照顾你了。是呀,曾经的我精神不正常,是全家的累赘,谁也想不到我能分担养老。我用心照顾老人。以前做菜先考虑自己爱吃,现在我做父亲爱吃的。在养老上,主动为其他兄弟姐妹考虑。二姐说我:(照顾老人、干家务)比我们还有劲。

从新走回修炼后,师父帮我拿掉了大部份思想中不好的东西。我的思维正常了,做事不再走极端,人生态度积极乐观,而且身体轻快。谢谢慈悲的师父!谢谢同修的帮助!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