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弟子:再谈妒嫉心、色欲心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一月六日】这几天学法炼功又感受到了新的内涵,找到了一些自己的不足。

我今年开学本应上大二,学校知道我修大法后将我开除了。回来后,我辗转反侧,彻夜难眠,总是在夜深人静时落泪,心想,人生为何这样苦?一片灰心,陷在被旧势力的迫害中,缺少正念。现在每天认真学法,找了份坐窗口的服务工作,也渐渐稳定。可是我还是经常感到悲从中来。

前几天炼功,突然悟到我有妒嫉心,我的不开心很大程度来源于这个。羡慕别人的生活,才会觉的自己很苦、很累、心里不平,这不就是妒嫉心吗?被开除以后我通过明慧网认识了一个同学,也是同修,和我同校同级。他听说了我的经历,看我每天不开心,就总是安慰我,用各种办法,修炼的法理也交流了,也有常人的办法,想让我振作起来,说师父在看着,身边那么多同修都关心我,把心放平静。我现在每天很辛苦的工作,他在图书馆里学习,累了可以回宿舍躺下休息,还能抄书背书坐在湖边看书,悠游自在,我更不开心了,不愿意理他,心想:不知道生活的艰难,舒舒服服的怎么叫修呢?我细细思索,我突然想明白了,这不是妒嫉心吗?仿佛是一根导火索炸开了一堵墙,我回忆起许多细节,我的不开心原来是因为妒嫉心。这种妒嫉心,极其隐蔽的根深蒂固的在我心里藏了很多年,隐蔽却不微弱。那种“觉得很苦”,其实根源就是妒嫉心。其实别人生活好那是他们的福份,这种东西也不是我能求来的。

通过与更多的同修交流,我还悟到“瞧不起人”其实也是一种变异的妒嫉心,有点类似于“吃不到葡萄就说葡萄酸”,还不完全恰当,因为有时葡萄虽不酸,但也不甜。

举两个例子。

有一次我和单位的一个同修交流。我说,因为我家离单位很远,八点半上班,我坐公交车,每天六点四十就要从家出发,东北冬天时天还没亮完全。结果同修立刻说,“我家也不近呀,我六点十分发完正念就出发了,六点四十就到单位了(他开车上班)。”这话里我感觉隐藏着他觉的自己比我强的想法,甚至是妒嫉我走的晚,安逸。

再一例,有一次我和同修用信箱交流。结果在晚上十一点四十多时,他说很晚了,他要睡觉了。我有点生气,怎么在发正念前就要睡觉了呢?其实这一念细想并不是为法、为整体,甚至是为同修的精進与否而考虑,而是我在妒嫉他,凭什么他这么安逸?早上七八点才起来,比我起的晚,睡的又比我早,心里愤愤不平。

这不都是妒嫉心吗?举例子不是评价同修修炼的如何,就说妒嫉心这个事。

师尊说:“常人中讲不劳不得,多劳多得,少劳少得,付出的多,就应该多得。”[1]我应该安于现状,按着法的要求去实修。每次很难过的时候就想,我是宇宙中最珍贵的生命,未来成就的将是最好的,我还有什么放不下的呢?现在吃点苦没什么,都能过去。有一次看到一篇同修写的文章,他是渐悟状态的,他说修炼二十年,人间的一切在他看来不过是云烟,虚无缥缈的。当我意识到这个问题的时候,突然间心里就很平静了。

我还发现自己的色欲心很重,看见好看的人就喜欢多看几眼,以貌取人。

人家来窗口办业务,我还给人家相相面,还从面相上看这人怎么样。对待好看的同事,我就喜欢和她/他多说话,不好看的、长的胖的就躲的远。甚至看见符合了我的观念的“好看”的人,和他说话时还有心跳加速的感觉,冒出不好的想法。这些都是潜移默化的,有时候我自己都意识不到。

一天早上我坐车正在睡觉,我每天睡的少,通常会在上下班坐公交车的时间小憩一会。突然被旁边站着的一个女士刷视频(也许是抖音)给吵醒了,她不戴耳机,外放,声音挺大的。而且内容很不好,都是些常人社会中寻求刺激的东西。我很生气,就看了她一眼。她以为是她离我太近,腿靠着我的身子了(车挺挤的),就往我座椅靠背方向挪了挪,结果手机正对着我耳朵了,更加吵我了。然后我开始向内找,我有什么心,让我听到这些东西了呢?我觉的还是色欲心;而且这个心可以引起求名求利的各种执著,想要在异性面前显示自己如何优秀等。“凡是在炼功中出现这个干扰,那个干扰,你自己得找一找原因,你有什么东西还没有放下。”[1]我就对师父说,这个不是我,我不要这个东西。心里有不好的想法就喊灭。

晚上炼两侧抱轮的时候感觉肩膀和脖子的业力都在往外发,炼完一身轻,晚上也不睏,下午在办业务的时候坐的肩膀脖子酸疼酸疼的感觉都好了。

为了清净实修,我开始独自一人居住。刚来的时候下水道返味,不洗澡时还要用塑料袋把下水口盖上,屋子里还有蟑螂。给师尊供水果、上香的时候感觉师尊的表情很严肃,我知道自己色欲心重,自己总是心虚,还害怕被迫害。不下功夫去修这个色欲心,总是有了也不知道去排斥,还主动去想,也不能坚持炼功,身体总是头晕晕的没有精神。在师尊的慈悲点化下,通过同修的嘴、梦境中、身体上的反应、读到的交流文章等,都直指我的色欲心。我清醒了,发正念清理色魔,肃清色魔,现在每次有不好的念头都会在心里发正念灭掉它,心不虚了,堂堂正正的,敢于再次站出来证实法。

有一天我忽然想,我们不就三件事吗?为什么还做不好呢?于是我重视每天整点认真的发正念,尽量用钟声。晚上有时候六点了还在车上睡觉,就戴着耳机上闹钟,响了醒来就发正念。

今天早上坐车差点睡过站,一睁眼看见车正在進站,我站起来就下车了。都有师尊在看着,是师尊把我叫醒,不然就过站了。

现在下水道不用盖了,屋子里一点异味也没有了,有的是每日给师尊上香的袅袅醇香。也看不到蟑螂了。睡觉少白天也不感到困,头也不晕。感觉每天从师尊法像面前走过的时候,看到师尊都是冲我微笑的,真好。

师父说:“忍是提高心性的关键。气恨、委屈、含泪而忍是常人执著于顾虑心之忍,根本就不产生气恨,不觉委屈才是修炼者之忍。”[2]

修炼就是这样的,凡事都要向内找。而且越到最后要求越高,路越窄,是笔直笔直的一条线。任何细微的执著都可能成为牵绊和障碍。平日里别人说的话,让自己感觉不舒服时,就得悟一悟自己为什么会感到不舒服?真是觉得自己委屈,还要多忍让,多包容别人。

一点体会,与同修交流。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经文:《精進要旨》〈何为忍〉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