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弟子:信师信法 走师父安排的路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九月三十日】我是二零一一年在国内得法的青年大法弟子,二零一五年来到美国上大学。因为个人兴趣偏文科方面,入学选专业时又听说海外大法弟子的媒体需要人,就选了媒体方面的专业,于去年夏天毕业。

在美国读书的三年,我基本上一直积极溶入整体,力所能及的参与讲真相的项目,也认识了学校里的一些青年同修。大家每周一起学法、炼功、讲真相,修炼环境很好。那三年是我个人修炼得到扎实提高的三年。

去留两难

自我大二开始,父亲(常人)就表示想让我去另一个英语国家读研究生,因为那个国家目前对留学生的移民政策相对宽松,家里又有许多朋友熟人在那里,以后有更多的移民和就业机会。当时因为我自己也没有什么更好的想法,也知道留学生现在想通过工作签证留在美国非常难,就顺水推舟的同意了家里的安排。所以大学的最后一年,基本上就在作离开美国的打算了,只等着六月份华盛顿的法会开完,就回国准备申请研究生的事情。

因为应邀参加我的毕业典礼,母亲同修于去年夏天来到美国。来美之后,她见了当地和纽约地区的许多同修,觉的美国的修炼环境非常好。又听说大纪元新唐人纽约总部现在缺人,所以非常想让我直接申请庇护身份留在美国,然后進媒体开始全日制工作。那时我们当地同修也陆续有一些劝我留下的声音,一时间我压力非常之大。

我和母亲自二零一一年得法后,在国内并未遭受过直接迫害,主观上申请庇护的愿望不强;再加上亲朋好友都在国内,所以我留美的几年里,虽然也知道有很多同修是以庇护身份留下的,但是从来没有考虑过这条路,也没有同修跟我具体提过。在我回国前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突然一下各种声音全部涌来,一时间恍若排山倒海一般:有希望我留在当地的,有劝我去纽约的,有说我放不下常人的情的,有说我学这个专业天生就是应该進媒体的;也有同修劝我不要强为,就按家里安排的走也不错;还有人劝我考虑结婚的……

就在这样各方面的压力和犹豫不决的心理下,我参加了去年在华盛顿召开的法会。知道师父要来,希望聆听完师尊亲自教导,能对我当前的选择有所启迪和开示。

师父来了。开场讲法不久,当听到师父讲:“其实我说的根本意思是想告诉大家,你们的生命就是为了这个而来的!”[1] 我的眼泪唰的就下来了,在心里问自己:你当时选择这个专业不就是为了有一天能進媒体帮忙吗?为什么真的到了这一天,这个机会真的摆在你面前了,又放不下常人的安逸心了呢?为什么到了真的要功名利禄全抛下的时候,自己又放不下种种执著了呢?

师父讲到:“我知道没有情那是啥感觉,(师父指心,笑)对众生它是慈悲的,与情是完全是两回事。它是一种广义的,但是对那个情的感觉是一种多余的东西、厌烦的感觉,就象你听到感觉到反感的东西、你看到不该有的东西一样,是排斥它的。所以目前你们只能是理性对待。”[1] 师父讲法文字出来后,“师父指心”这四个字给我带来的震动,难以言喻。后来每当我面临感情上的关过不去,就会背这一段法。

就这样,整场法会我基本上是哭着听完的。听完走出会场之后,已经有了决心要留在美国,当时就跟我的留学中介说要追加申请美国的学校。只是因为考虑到父亲此前完全没有心理准备,必须要回去和他谈一次。我和母亲得法时就曾因走极端而对父亲造成非常大的伤害,后来花了许多时间处理好家庭关系。这一次不能重演以前的错误,争取要让常人家人理解。

也许有很多在国内经受过迫害的同修不把在海外申请庇护当个事。但是如人饮水,冷暖自知:对于一个本来可以选择在常人中安稳的路的年轻人来讲,选择这条路意味着放弃常人中的前途、事业、金钱、物质利益和所有情,意味着舍弃一切为自己考虑的私心,而只想着我所知所学是对媒体、对项目、对救度众生有利的,那么就应该去做。我想到师父讲的那个不做小白鼠实验的博士生的故事,这真的是对人执着的一切名利情来了一个彻头彻尾的大检验,是个“生死关”。

回国后,因为几方面的事情都很不顺利,父亲的情绪很大,中介也告诉我那时再开始着手申请美国的研究生已经晚了,再加上另外那个国家的学校录取已经下来,于是我还是按照原计划准备去那个国家读研。至此,这件事情仿佛告一段落了。虽然最后我没能留在美国,但过程中已经经历了剜心透骨的去执著心的考验。我感到师父的安排是有着非常深远的意义的,我们陷在迷中,能看到的只有眼前人中的利弊得失。有时也许不必要想太多,只是顺其自然的走下去,终有一天会摸索到正确的路。

信师信法

在国内的半年时间里,我不断的约同学朋友见面,讲真相、劝三退。接触常人朋友的过程中,也深切的感到人活着无非是为了生计、利益和情。那段时间,我打坐时眼前总浮现出各种各样的人物和场景,亲戚、朋友、熟人、同学、发小、故旧……还不时想起亡人,想起去世的祖父祖母,又痛哭一场,仿佛是要把这二十余年所有的情愫纠葛都一齐翻出来去尽。那种思想上的痛苦消业就如黑气往出冒一样。我想到师父至少为我们承担了一半业力,那么我们能感受到的痛苦,师父必然也同样感受的到,甚至比我们承受的更多。

这中间还有一个插曲。那时我正和父母外出家庭旅游。父母复婚无望,我自知这是最后一次家庭团聚的时光,兼又才跟几个年轻的朋友、同修分别,心里犹自难过,知道朋友再好,只能陪你一时,不能陪你一世,更不可能替你。其实这种渴望朋友陪伴来消减负面情绪的心也是向外求了。

有一天早上在旅馆,母亲出门去了,不知道卫生间的门坏了,我被锁在卫生间里出不去,外面又没有人可以呼救。我倒不是怕被关在里面几个小时出什么问题,只是在我当时的那种心态基础上,又遇到这种事,真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精神上已面临崩溃。我心里想着:从得法到现在,好象从未有什么象明慧网交流文章中那样神奇的事情发生在我身上,我也从不曾想过从大法中求取任何常人的利益和现实的好处,我只是信而已。可是此时此刻,现在,弟子真的再承受不了了。如果这一切是真的,如果师父真的时时刻刻陪伴在弟子身边,请您现在让门开开吧!

就在那一刻,一个念头打到我脑子里:拉门的时候将把手向左拧。我马上照做了,门果然开开了。那一刻我泪流满面,知道师父从未离弃过我,也想到同修交流文章中写的:“只有我们对不起师父,没有师父对不起我们。”

密勒日巴的师父在密勒日巴每次盖完房子时,都会问他:“你有没有起邪见?”我理解的邪见就是怀疑、甚至怨恨师父。但密勒日巴从未起邪见,从未抱怨、怀疑过师父。他的师父有一次看着他的背影,知道他是真正精進不怠、可成就金刚不动的了不起的觉者,也流下了感动的泪水。

返观细找我们的一思一念,有没有哪怕一瞬间、一点点微小的怨师怨法的心?其实我们真我的那一面是绝对不会有这些思想业的。我理解的“修炼有素”的一层涵义,就是修炼如初、正信如初:我们是否象刚得法、象迫害前那样真正的相信师父?如果不是,就要努力赶走这些思想业、不好的东西,找回真我。

把握心性

感谢师尊的慈悲安排,我再次来到海外的环境,并有幸加入当地媒体帮忙。因为这一年多来我知道的好几位和我同年毕业的年轻同修都加入媒体做全职工作了,有一段时间我产生了一种“不做全职就总是低人一等”的心态,有种自卑心。那段时间甚至不想见到一位当地的同龄同修,觉的面对他压力很大。我也知道这种状态不对,是人为的在同修间制造了隔阂,也悟到自卑心也是一种不平衡的心理——妒嫉心。

我想到一位同修曾经告诉我的话:“每个弟子,都想成为一个更好的弟子、更精進的弟子。也许你现在做不到,但不要说自己永远做不到。”也记起《西游记》里有句话:“那都是个人的功果,你莫攀他。”

有同修悟到师父法中讲的“比学比修”[2]是和自己的先天位置比,决不是常人中的攀比。每个人的来源层次不同,每个人的路也不尽相同。总有比你修的好的同修,我们只能在自己现有的基础上更加努力、更加精進。再有,就算真的不能象同修那样在现阶段付出那么多,也不是自己强为能为出来的。那种怕落于人后、想要跟人比的心是执著于名,不是出于修炼者慈悲的无私无我的境界。

精進精進再精進

曾经我也在人生的选择面前非常纠结,不知道到底哪条路才是师父安排的。现在我悟到:可能哪条路都不错。只要你有那颗修炼的心,师父都会根据你的情况给你安排最好的。在每一层次大法都会有圆容那一层次的办法。

注:
[1]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八年华盛顿DC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实修〉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