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难中我稳稳当当的站住了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九月二十九日】我今年六十一岁,已退休,一九九七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

二零一八年十一月二十二日下午一点左右,我骑电动车在斑马线上过马路时,被一辆突如其来的商务车撞出四米多远,重重摔在马路边上,当时我就失去了知觉。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听见有人问:“你怎么样了?你怎么样了?”突然间又听见有人喊:“她的手会动了!她手会动了!”这时我才知道自己被车撞了。我睁开眼,告诉他们:“我是大法弟子,我没有事。”司机看我醒过来了,就把我扶着坐了起来。

我看见停在马路中央的商务车,保险杠上面的部份,被撞進了一个深深的大坑,面积有洗脸盆那么大。我刚买的崭新的电动车就躺在离这辆车头不远的地方,失去了原来的风采,零件都洒落在地上,不能再骑了。我兜里揣的手机被甩在离我三米多远的路边。

我挣扎着想从地上站起来,有两个人立刻跑过来扶我,我终于站起来了。这时我发现我右腿根本不听使唤了,右脚也踩不到地面上,只能用左腿支撑着身体。我感觉我左额头上有一个重物,死死的压着我的头和脸的左侧,左眼皮被压的闭的紧紧的,连眨一下的机会都没有了,我力图用右手掀掉这个重物,当手触摸到此处,才发现我左脸的上半部份连着头的左侧,被撞起了一个比馒头大的硬硬的大包。一位女士把手机捡起来递给我,我用左手去接,发现我的左胳膊一点也不会动了,左胳膊就象刚刚提起来的一条里脊肉一样那么耷拉着、悠荡着。我只能用右手去接手机。

当时我心里难受的无法用语言来形容,呼吸困难,头晕眼花,四肢无力,身体在不停的打晃,我只要一不留神随时都有倒下去的可能。我有点站不住了,就想坐下去。我心想:我都告诉人们我是炼法轮功的,我就不能坐下!”就这一念,身体难受的感觉就立刻烟消云散了,我就象巨人一样稳稳当当的站住了。

围观的人越来越多,我发现这些人中,大部份人是我的邻居和我熟悉的人,以前我都给他们讲过大法真相,他们都嚷嚷着:“快上医院检查!快上医院检查!”我看见司机吓的两手发抖,两眼傻傻的盯着我,他说:“快上医院检查检查,看看哪地方撞坏了没?”

我对他们说:“我是大法弟子,我没有事,回家炼功就好了!”我想我这个左胳膊不能这样耷拉着,我立即用我的右手抓起左手,把两只胳膊同时擎上了头顶。用头顶着两只胳膊对司机说:“我有师父保护,我不会有事。你是开快车了,你又不是有意撞我。我更不会讹你的。”我又给在场的人讲了大法真相。

讲完后,我把胳膊从头顶上放下来,奇迹发生了:我的左胳膊能活动自如了,一围观的人说:“你们快看,她头上的那个大包这么快就变小了!”我用手一摸就剩鸡蛋黄那么大了。不知什么时候右腿好使了,右脚不但能踩到地面上,还能瘸着走路了。人们都瞪大了眼睛惊奇的看着我,好像在问:“你这是怎么回事?怎么恢复的这么快?”

这时我神清气爽的一边来回踱着步,一边甩着两只胳膊,并笑着对他们说:“法轮大法就这么神奇超常。”人群里发出了“啧啧”的赞叹声。司机也得到了一丝安慰,平静了许多,苍白的脸也变的有点红润了。

保险公司来了两个人看现场,司机对保险公司的人说:“责任全在我这儿。”那两个人仔细勘测了现场,和司机达成了共识。

保险公司那两个人又来到我面前,可能看见我左脸的上半部份呈青黑色,就说:“快到医院检查检查。”我说:“我是炼法轮功的,我没有事,不用检查。”他俩又说:“还是检查检查吧!免费的。”我说:“免费检查我也不去,我是大法弟子,没有事检查什么?”我当时的心里是那么的平静、坦然。他俩又问:“你有什么要求吗?”

因为围观的人太多了,为了让围观的人心里得到一点平衡,同时也让在场的人知道,我们大法弟子在人中也是和常人一样的生活、学习、工作、眷顾家庭,并不是象江氏流氓集团宣传的那样:炼法轮功的人什么都不要、家里家外什么事都不管、最后自杀自焚。同时也要让围观的人知道我们大法弟子是一个遇事处处为别人考虑的人,一个道德高尚的好人,以及超越常人的好人。

我就对他俩说:“我就要一辆电动车,其它的什么都不要。”保险公司的一人问我:“你这个电动车买时多少钱?”我说:“两千三百元。”那人转身问司机:“你兜里有钱吗?马上把钱支付给她。过后我们从保费里再支给你。”司机说:“我兜里没有钱,只有银行卡。”那人说:“你马上到银行去取,马上把钱给她。”因为银行就在附近,司机连跑带颠的向银行奔去。

这时围观的人又嚷嚷开了:“你怎么就说那么点钱?”“你真行,怎么不多要点钱?”“你现在感觉没有事,你回家后一旦出了事,他们能管你吗?”还有的人拿起电话要找我丈夫。我没有让他们找。司机很快从银行回来了,当着众人的面把钱点给我。围观的人说司机:“你今天真是遇到好人了。”我说:“是遇上大法弟子了,师父告诉我们不能讹人家钱,遇事要为别人考虑。”

保险公司的人叫我和司机都上保险公司去一趟。我问:“去干什么?”他们说:“你拿的两千三百元钱需要签字,司机维修车需要钱也得签字。”

我知道保险公司的人和司机他们根本就不知道我们大法弟子都是按“真、善、忍”做人的好人,也不知道我们大法弟子的心态和思想所在的境界。他们是用现在人的道德标准来衡量我。他们不相信我说的话是发自内心的,也可能认为我是被车撞的还没有彻底清醒过来,因此闪电般的了结了此事,以免留下后患。我心里一阵酸楚,人啊,道德水准什么时候才能回归到传统的正道上来。

保险公司那俩人招呼我坐他们的车一起走。我从思绪中回过神来,自己上了保险公司的车。刚坐下,一保险公司的人说:“没想到现在这个社会还有象你这样的好人。”我说:“我们大法弟子都是这样的人,如果共产党不迫害法轮功,大家都按真、善、忍做好人,那社会是不是就都变好了?”他连声说:“是、是。”

签完字我从保险公司出来,在路上打了一辆的士回到了家中。我站在镜子面前一照,看见我左面脸上半部份,全呈青黑色。因为还有些肿,所以左眼睛就剩下了一道缝。我解开上衣扣子,看见我身体左面脖子、前胸、腋下直到肋骨末端全呈青黑色,后背什么样我看不见。我左肩膀后面还有一个象二号碗那么大的一个大包。

对于这一切我连想也不想,就开始听师父讲法,晚上我就开始炼功。早晨起来,全身没有不疼的地方,就象散了架子似的。我就坐下来炼静功,炼完功轻松了很多,我就开始给丈夫做饭,然后我就坐公交车来到女儿家看孩子。前后只六天时间,我的身体就完全恢复了正常。

丈夫对我被车撞了不要赔偿不理解。对保险公司处理的结果极其不满。我就读师父的法给他听,师父说:“其实你别以为撞一下你啥事都没有,可是你真死掉一个你,是业力构成的你。而且身体上有你不好业力构成的思想,有心,有四肢,撞死了,可是它全是业力构成的。我们给你做了这么大的好事,去掉了这么大的业力,用它来偿命,没人做这个事情。就是因为你能修炼,我们才这样做,等你们知道的时候,你们是无法感激我。”[1]

我对丈夫说:“如果没有师父为我所做的、所承受的一切,我还有命吗?也可能后半生躺那起不来,家里什么活都不能干了,你不也得受累吗?你说钱重要还是命重要;幸福重要还是痛苦重要?”丈夫不吱声默许了。

师父的大慈大悲、大恩大德,我无法用人类语言来形容。弟子只有精進、精進、再精進。以报师恩!

弟子代表全家人跪谢师尊!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美国法会讲法》〈纽约座谈会讲法〉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