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祸大难不死 我终于知道是谁救了我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九月十日】二零一零年四月三十日,我用三轮车拉了满满一车土往家赶,离家还有五分钟的路程时,不知咋的,我就被从后面来的一辆面包车追尾了,我被卷到了面包车下,失去了知觉。

当我苏醒后,听到周围有很多人在说话,众人正合力把那辆面包车向一侧推,当把车推倒后,人们看到了蜷缩成一小点、倒在血泊中的我。

我努力的想睁开眼睛,却什么也看不见。后来听别人说,那时我的眼神都散了。有人认出了我,叫来家人,把我送到医院抢救。医生给我抽血,抽出的只有血沫子,拍片子检查结果是:肋骨断了四根,盆骨全部骨折,大腿部位骨头裂开,需要手术,头盖骨裂开三分之二,血就从这里咕咕往出淌……

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没有输血、没有手术,只做了头部缝合(还没完全缝合,至今左侧头骨缝合处还是带尖的),我竟然活了下来。

其实,我并不怕死。出车祸的前两年,我就准备好要“死”了,还特地在庙里呆了一年半,准备“死”。那时我根本就没去医院检查,不知咋的,自己就料定自己的大限将近,症状是:舌根黑了,血压异常,低压140,高压160,并且我的气管、心、肺都有严重问题,腿也全肿了,一按一个坑。我的家族中,我姑、我爸都死于肺癌,我知道自己也逃不出这个宿命,但我不想在病痛中死去,我希望可以象那些高僧一样“坐化”。

其实那时候,我也知道法轮功能治好我,因为我的两个不太走动的亲戚都是炼法轮功炼好了的,他们当初得了治不好的病,中西医、偏方都试了全不起作用,最后炼法轮功炼好了。那时,中国政府是支持炼法轮功的。法轮功被江泽民集团镇压之后,我去找过他俩,问他们的病到底是咋好的,他们也都说是炼法轮功炼好的。再后来,我又遇到一位炼法轮功的,他告诉我:我们这功可好了,双盘往那一坐,真舒服!

我这人吧,最大的好处是为人正直,心直口快,敢说敢当。虽然我当时并不知道法轮功真相,但我就冲他能根治连医院都治不好的病这一点,就断定这法轮功好,根本就不是电视宣传的那样。所以,在后来两次遇到别人诽谤法轮功时,我都能挺身而出,站出来为法轮功说话,我告诉他们:“可别胡说啊,人家法轮功挺好的,能叫人真正好病!谁能叫人真正好病?就只有法轮功!我就知道好几个人是炼法轮功把病炼好了。”

唉!可惜自己与法轮功无缘,没办法,我就选择去庙里等死了。可是去了一年半,也没死成,便又回到家里。然后就出了这档子事。

住院到二十多天的时候,病房内的病号及陪护在闲谈,各自说着在庙里知道的所谓“法理”。他们问我:“你没炼炼法轮功?”我一听这话,气就不打一处来,愤愤的大声说:“这个破共产党能叫我炼法轮功?!我要是炼了法轮功,肯定不能在这病床上躺着,肯定不能!”我心里说:“要是你们也都炼了法轮功,咋用在这遭这个罪啊?!”病房里的十多号人鸦雀无声,全都在听我说。

四十多天后,我出院回家。身高一米六五,曾经五大三粗的我只剩了九十斤,脸蜡黄蜡黄的。我经常瞅着窗外想:这次大难,按说我早就该被碾成肉酱了,可我却又活了下来,究竟是哪位神仙救了我呢?是阿弥陀佛吗?好象又不是。这老天爷留下我这个破身子究竟做什么呢?

后来,我能出去慢慢走动了,就经常去婶子家串门。在婶子家,我意外的遇到了第四位炼法轮功的人。她是随她丈夫在我们这看大门的。之后每次去婶子家,我都会在那见到她。我跟她探讨“法理”。有一次,她把大法书带来了,我随手一翻,噢,法轮功是佛家功啊,然后就把书放下了,因为我认为自己已经知道不少“法理”了。

到了二零一零年大约黄历九月底十月初的时候,我早早就戴上了厚厚的棉帽子,穿上了厚厚的棉衣裤,可即使包裹的这么严实,还是感觉那凉风从耳朵根后往脑袋里钻。可那个炼法轮功的人却穿着短裤和凉鞋,问她冷不冷,她说不冷。这又勾起了我的好奇,我想看看《转法轮》那本书了。

她说有人已经把《转法轮》借走了,就给了我一本《各地讲法》。我把书带回家,就盘腿打坐,认真的看了起来。看到掌灯时分,正看着,突然听到“啪”的一声巨响,我一惊,这是咋啦?灯泡爆了?看看我这间屋的灯好好的,打着坐没动,我又探身看了看堂屋,灯也亮着,没事!然后,我就又接着看书。

突然,我发现不一样了,书上的小字儿我竟然都能看见了!当时,我已经是150多度的老花眼了,看大法书上的大字都挺费劲的,小字根本看不清,这回,小字也看的清清楚楚了。我大惊!天哪,这是一本宝书哇!只看了这么短时间,就把我的老花眼“炸”好了!

我兴奋的跑到婶子家,把这个消息告诉了她,并请那位法轮功学员把师父的所有讲法,从一开始到现在的所有大法书,都帮我请回家,我要修炼法轮大法

我如饥似渴的读着师父的讲法,越看心里越明白,越看心里越亮堂。看到师父说:“就是一个常人今天喊了一句“法轮大法好”,师父就要保护他了,因为他喊了这句话,在邪恶中,我要不保护他都不行的,何况你们修炼的人呢?”[1]读到此,我恍然大悟:原来是李洪志师父救了我的命呀!

又看到师父说:“那么通过在大法弟子的全力讲清真相中,有很多人真的认识到这一切,正念很足,那么我想这些人就不只是一个一般的认识大法的问题了,反过来他还可能去为大法去说公道话,那么他实际上已经为自己奠定了很好的未来生命的基础。”[2]

“如果一个普普通通的常人,不是大法弟子,告诉另外一个常人,你不要迫害法轮功,法轮功怎么好怎么好,从此以后这个人真的不迫害法轮功了,挽回了影响后就很可能進入到未来,那么在法正世间中,他还可能得法,因为他的生命来的高,他修的也会快,他的圆满是与当初告诉他真相的那个人有直接关系的。就是那个普普通通的常人,我想都得圆满,是不是这个道理?”[2]

我越发确定,原来师父早就管我了,在我向别人说出“法轮功好”,叫他们“不要胡乱说”的时候,师父就已经开始保护我了,而我还一直不知道,走了那么多的弯路。我找师父找的好辛苦,而师父引我入门也引的好辛苦!如今,师父给我留下了这个人身,就是让我用来得法、修炼、助师正法救人的。我什么都明白了,常常泪如泉涌!

如今的我,沐浴佛法中已近十个年头,体重接近一百五十斤,红光满面,神采奕奕,每天都有用不完的精力。无论春夏秋冬,无病一身轻的我,每天都走在学法、救人、助师正法的路上。

值得一提的是,冬天,我再也不用捂得那么严实了,一件轻薄羽绒服过冬,身上、心里都暖暖的。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三》〈大纽约地区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二》〈美国佛罗里达法会讲法〉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