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恩浩荡师恩重 寸草难报三春晖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九月十日】修炼大法前,我性格孤僻,多愁善感,象林黛玉那样,泪水不断,自卑自怜,事事难如意。我的身体是百病缠身:类风湿性关节炎、低血压、崩漏、肩周炎、月子受湿潮、受惊吓、两次受产后风、各骨节肿胀、全身酸痛、失眠、眼睛疼、眼眶疼、眩晕、失忆、肌无力、休克、心绞痛、心脏病、皮肤病、浅表性胃炎、神经性胃病、洁癖、呕吐等。吃不下饭、睡不着觉,度日如年。

一、天空中传来的声音

一九九四年的时候,我的病情更加严重,眩晕、失忆。我从事现金工作,有两次把现金、支票放在保险柜外面,钥匙插在保险柜上人就回家了,幸亏同事及时提醒。我的眼睛不能直视东西,精神恍惚,不能工作,只好休假。多方求医无果,病情严重到有人在旁边呼吸心脏都受不了,吃不吃东西都吐。身体各部位都出现了异常,手拿不住东西,碗筷常常脱落在地,手没有知觉,有时还得用嘴把手咬过来。门铃响了,想下地开门,下地就趴在地上起不来。睡不着觉,吃不下饭,每天就像晕车那样难受,像妊娠反应那样吐。

一九九五年,我生命已危在旦夕,大夫断言我的病一天不如一天。听了大夫的话,丈夫对我失去了信心,渐渐冷落我,婆家人都不理我,只有儿子每天放学回家蹑手蹑脚的到我身边,把小手伸到我鼻子下试呼吸。这是我妈妈交代给他的,没有呼吸时告诉大人。

我死去活来的折腾,却迟迟不咽这口气。冥冥之中好象在等什么,期盼着什么,总觉的自己活得窝囊,没过上一天好日子,做一回人就是来受苦吗?不甘心啊!

家人的冷落,使我心生怨恨。想想人世沧桑,世态炎凉,生活凄苦,我早已厌倦了这一切,只因儿子还小,舍不得。我决定把儿子托付给二姐,彻底来个了断,一了百了,了却恩恩怨怨和无尽的烦恼,解脱痛苦。

我写好遗书后去了二姐家,请她照顾好我儿子,二姐觉察到异常后一口回绝了我,并报信给我丈夫。丈夫把家里的药都藏了起来。于是,我又从新偷偷的攒药。又写了一份遗书,照了遗照。然后给妈妈打了个电话以此作为告别。准备好后事,打算再跟儿子吃顿团圆饭。饭好了,儿子却找不见了。发现茶几上的留言:妈妈,儿子走了。原来儿子玩游戏没有完成作业,遭到他爸的训斥:等晚上回去扒了你的皮。儿子害怕便离家出走了。发现孩子离家出走,我心急如焚,发动亲友邻居四处找孩子。城里已是万家灯火,城外却是凛冽的寒风,儿子会不会被冻坏?我们大声呼喊着。二姐跟我说:“你看到了吧,你还没死呢,他爸就要扒他皮了,你死了,再来个后妈。你儿子非受气不可。你有志气去死,没志气活着?”儿子的意外出走,加上二姐的激将之法,使我放弃了轻生的念头。我不能这么自私,我要活着,不能让儿子受气,我要把他养大成人。

儿子找回来后,我决定为了儿子锻炼身体。又是一夜未眠,天未亮我就走出家门,寂静的马路上就我一个人,心生惆怅,百感交集。天啊!难道我连选择死的自由都没有吗?难道就让我这样生不如死的活着吗?儿子你得啥时候长大!?我得熬到啥时候是个头啊!?正这样想着,天空中突然传来一个浑厚的声音:“过了这个年你就会好!”我惊异的抬头望去,天空中悬挂着几颗星星,周围静静的一个人也没有。

二、师父给我读《转法轮》

过了这个年,真应验了那句话。也就是一九九六年一个偶然的机会我去了局长办公室,两年的病假我已经面容憔悴骨瘦如柴。局长对我说:“你的病有治了。我已经考察好了,现在有个气功叫法轮功,是李洪志先生创编的高德大法,祛病健身有奇效。按照“真善忍”做好人,提高人们的道德品质。师父给真修者直接净化身体,达到无病状态,义务教功。我看到北京有一些老干部,炼功之后病毒症、癌症、心脏病等各种疑难杂症,医院治不了的病都好了。有的头发变黑了,不但解除病人的痛苦,而且还给国家节省大量医疗费用。经过调查后,乔石委员长亲自批示:“法轮功于国于民,百利而无一害。”国家给法轮功颁发好几个奖。法轮功书籍都是正式出版发行的。现在有中央领导人的家属,高级军官将领,高科技人员,高级知识分子,包括清华北大师生,各机关工矿企业、各阶层的人都在修炼法轮功。而且一人炼功,全家受益。我这两天准备就去北京请书,每个职工发一套,叫全局职工都受益。你上班吧,我给你安排一个轻松的工作。主要是好好炼功,身体好比啥都强,这可是可遇不可求的高德大法,心诚则灵哪。”

局长是个信神佛的人,常做善事,相信善恶有报,三尺头上有神灵。我已病入膏肓,无药可医。而且药也吃不了了,见到药更难受。我想尝试一下法轮功。我请回一套书。局长说先看《转法轮》,要一心不乱的看,最好先看三遍为益。我吃过早饭,翻看《转法轮》,神奇的事情出现了,那个浑厚的声音,急促、紧迫、有力、慈悲而又祥和,一句一句的读起了《转法轮》,带着立体声、轰轰的。一种神奇的力量带动着我紧跟着,就这样静静的一心不乱的听着、看着、学着。法理沁透心扉,那样的美妙、舒心。好像我已等待许久,好像我生不如死的苦苦煎熬时期盼的就是这个大法。有师父真好!多年的烦恼,烟消云散。整个夜晚沐浴在佛法中,泪水一次次静静的从脸颊流淌。师尊布道,答疑、解惑。解开了我在人生中想明白而不得其解的诸多疑问。明白了人为什么得病,为什么有苦,有难、有是非。找到了人生的真谛,使我整个世界观都发生了改变。大法给我开启了心智。使我的心明亮了起来。就这样我一口气看完第一遍《转法轮》。整个夜晚被强大的慈悲、祥和、纯正的能量包围着。身心净化了,全身轻松,平生第一次感受到无病一身轻的美妙。一直到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前,每当我懈怠的时候,天空中就会传来师父的讲法。那洪大的声音,催我上進。机不可失、时不再来。

初期炼功象有个机制带着停不下来,一遍紧接一遍的炼,当时不知道学法的重要,就知道炼功。一炼功就会出现两种明显现象:只要一炼功,体内就会不停的往下排气;再一个现象就是一炼功,全身的汗就会不停的往下流淌,这是在未修炼前从没有的现象,过去夏天都不出汗,还冻的不行。现在是师父给清理身体,排出来的汗散发着浓浓的药味。随着炼功,走路生风,脚跟不沾地,飘着走。

三、大法净化我的心灵

法轮大法要求修炼人从做好人做起,大法净化了我的心灵,提升了我生命的质量。有一次我在工作中遇到一个顾客,需要他出示身份证办理业务,可他不想回去取身份证,就对着我破口大骂。我把自己当作修炼的人,不动气,心如止水。这要是在修炼前非跟他干起来。当他取回身份证再来时判若两人,给我赔礼道歉。

我是分局的负责人,我手下的职工大都是总局优化组合后被淘汰下来的,素质比较低,好闹事的,无能力完成任务的。我的前任是被他们给告倒的,正在停职查看。有这前车之鉴,谁都不愿、也不敢带。都怕自己闹不好被他们弄得身败名裂。局长知道我是法轮功修炼人就叫我来带,并告诉我,看谁不听话就开除谁。我没有先发制人的想法,那时是失业高峰,看不得失业人员没有饭吃的那种无助。我想把他们带好,叫他们都有饭吃。这是我的出发点。到位之后,我新换了一些设备,可是不久一职工就把新电话机拿家去了,换上一个旧的,我没有生气,平静的告诉她,明天给换回来。新官上任三把火,他们以为我会就其大做文章,会去打小报告,杀一儆百。这都是多虑了。

由于我和一职工的业绩高,所以每月可以叫完不成任务的人也能拿回满工资、拿回奖金,这是总局都望尘莫及的。在生活上,工作中,我能帮上他们的,就会给予帮助,过年节时给他们搞福利。其它局的人好羡慕。那年冬天很冷,暖气却冰冰凉,他们穿着羽绒服喊冷,我却穿的很薄,却感到身体汩汩热流不断涌進,一职工一语道破天机:“你是炼功不觉的冷!”在大法的熔炼中,我的身心发生了质的变化。身体总能感受到被一种强大的能量场包围着,非常舒服,心情愉悦,整个人温文尔雅,气质非凡,面带祥和之意。

有一次,我的手下联名把我给告到了总局,理由是年初总局发给我局一笔资金,叫我给贪污了。这叫总局领导又是气又是笑,子虚乌有,总局没给呀。局领导气得不行:这些白眼狼,是不是脑袋進水了,就是欠收拾,开除两个就老实了。前任局长给告倒了,这个局长对他们那么好,他还告,这不欺人善吗?总局局长决定亲自带队整治他们,开除两个给我出气。我当时觉的脸上很不光彩,因为我有虚荣心。我的手下人都告我?我对他们不薄啊,平时相处的很溶洽的,怎么突然都翻脸了呢?心里很不平衡,要求领导去查我的账,以证实我的清白(有怕丢名的心)。领导说:“不查,太给他们脸了,直接收拾他们。”局长从来都是说到做到。我一想,他们这不是引火烧身自找倒楣吗?他们要是失业,将来生活怎么办?他们被开除怎么面对家人,面对社会?他们会破罐子破摔吗?我开始心疼他们了,我可不能因为自己的一时之快毁了他们。

我决定退一步,以修炼人大善大忍的胸怀对待他们。但是我也要维护自己的尊严。我强烈请求局领导查我的账。账目当然是清清楚楚,一目了然。甚至是总局给我个人的活动经费,我都按比例发给了下面的人,这叫局领导惊叹不已:现在人人贪财,局里还有这样大度的人。这法轮功太好了!会上局领导赞美我的品德,高尚的风范,业绩的突出,对我工作给予高度评价。随后局领导就给他们一个一个总结劣质,叫他们羞愧难当,说开除他们哪个都够格,叫我说开除谁,随时立即生效。我以修炼人祥和的心态,没有怨恨与指责,说出的话平易近人,平息了这场闹剧。我给了他们一个台阶,他们从此对我非常尊重,人也变的和善起来。过后,大家都说我人善良,换成别人,不会饶他们的。我想,如果我不修炼法轮大法不会有这样的胸襟。因为我从小遵从以恶治恶的斗争哲学,争强好胜,把自己搞的一身病,幸遇大法才得以新生。大法净化了我的心灵,告诉我人生真谛,大法给了我永生的生命。

我感谢师父,感谢大法。师恩浩荡师恩重,寸草难报三春晖。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