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知道手机自动监控的程度吗?

手机安全再提醒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八月九日】近段时间,有同修看到师父在讲法中说过:“师父早期的安排就是今年结束迫害”[1],因而在手机安全问题上有所放松,觉的正法接近尾声了,觉醒世人及正的因素在增加,邪恶没那么多了,也很难形成大规模的迫害形势,于是,在手机使用上不免有一种如释重负般的解脱感,在心理上不象以前那样重视安全了。

我觉的这种放松,是没有理解好师父的法。正法是在不断向前推進着,但毕竟还没有结束。总体上邪恶的迫害形势在大幅减退,但不等于邪恶停止了迫害,因为迫害的机构还在,那部迫害的机器还在照旧运转着。从明慧网上每天报道出来的迫害案例来看,有时甚至还很严重。因此,我们没有任何理由在安全问题上放松下来。

师父也早就明示我们:“我过去讲过,一直到迫害最后邪恶都不会停止迫害,明天结束,今天那个邪恶还是照样行恶。”[2]

因此,只要迫害还在,在手机使用上,我们就要时刻保持一个清醒理性的状态,注意必要的安全,才能不被邪恶钻空子。

可以说,只要在邪恶黑名单上的同修,手机几乎无一例外的都处于邪恶的监控之中。我现在使用的手机是国内某大品牌的手机,一般回家后,我都是把手机放在偏房屋内,带上门。一天晚上,我外出回来时,想查看一下手机的来电情况,看有没有打电话的;刚推开门,竟看到手机在自行运作中。我没有动,只是在一旁静静的观看着:先是不断的刷屏,翻屏,又打开蓝牙,打开wifi,过了一会,又打开手机上的手电筒,因为手机的摄像头被我遮盖着,看不到什么,不一会就关上了,又点开了几个文件,随后恢复到我手机的自设状态,整个过程就象自己在实际操作一样。

这是我偶尔碰到的,推测类似的这种行为可能已有过多次了。没想到远程操作这么直接和简便。如果手机是被监控的,什么电话、信息、图片、文件等等,真是一览无余,既然能象操作自己的手机一样,那么也就很容易打开手机的前后摄像头,以监视屋内的各种情况。

师父说:“你知道这个电话监听啊,我们身上带的电话,告诉大家,每一个都是监听器。”[3]

邪恶对手机的监听是多方面的,随时随地的,目地是企图全方位的收集信息,以便及时掌握学员的行踪和去向。

一、语音窃听

现在连常人都知道电话无秘密可言。语音窃听,这是最常见和使用较多的监听方式,你跟哪个同修常保持电话联系,那个同修又跟谁常联系;接听的电话中,哪些是常人的,哪些是学员之间的。经过过滤分析,就会串起一个群体监听网络。其中的哪个同修如果不注意,说一些敏感的话题,尤其在证实法的项目上,无意之中透露了出去,就可能带来损失。所以,确实有重要的事情需要说的,最好是当面交流为好。

还要注意一点,你家人的手机也很可能在他们的监控范围之内。你到哪去,有什么动向,准备参加什么活动,来回的时间及路径等等,从你这里监听不到,就通过家人的手机打探消息,因为家人不修炼,往往话无遮拦,觉的无关紧要,什么也说,无形之中暴露了你的行踪,你可能还毫不知情呢。这方面也要想办法注意。

二、环境监听

除了对日常通话的语音窃听外,邪恶通过手机对周围环境的监听也是不可忽视的,需要我们多加防范。譬如做资料时,机器打印及使用耗材的声音,如果手机离得近,也会被监听的很清楚;还有同修在一起学法交流时,应注意要将手机安全适当的放置,才能避免环境的监听;平常只要手机在身旁,说话就注意不要太随便,如今天我去某同修家,我要买什么耗材,我要去什么地方,做什么事等等,事还没做就暴露出去了,你人未出门他们先到了。

三、定位跟踪

有一位同修,一段时间邪恶对他盯的很紧。一天他去外地参加一个同学聚会,带上手机,走出后不久,想静心背背法,因为现在的手机不能卸掉电池,他便把手机打在飞行模式上,关掉了位置信息。到达目地地后,打开手机一看,手机上有好多个无关紧要的电话,同修想,这可能是一时突然定位不到而采取的试探联络的方式。

在手机携带方面,参加人数较多的集体交流会时,最好出门时别带手机,因为这么多同修几乎是在同一时间汇集到某地,如果带了手机,即便提前卸下电池,因为取出的时间不同,甚至匆忙中有的还可能忘记取出电池,从现有的数据分析上也会大致显示出其动态走向的,从而造成一定的安全隐患。

至于如何做到手机的安全使用,具体措施想必同修是知道的,写出此文,只是提醒同修在手机安全方面,越到最后越要重视,越不要放松。邪恶在虎视眈眈,我们也不可掉以轻心。

还有,我们一些自认为不怎么“有名”的同修,也很难排除手机被监控。因此,本着为法负责,为自己和同修负责,同样也要注意手机安全。

师父说:“你觉的我是个普通学员,没事,你打电话,连你们说的家常话、你什么时候买菜吃饭他们都做记录的,分析你的整个人等。你知道商家分析商业情报怎么分析?也是这么分析的。对你已经了解的非常清楚,你只要有一部手机带在身上。”[1]

这些年,邪党对手机的监控从未放松,技术和人力的投入也从未停止,因其监控成本低,获取信息量大,易于操控,又不易察觉,因此邪党的监控还在不断的延伸和扩展,不只对我们,对民众的监控也越来越普遍和精细,邪党目前的全民监控状态也无不昭示着其摇摇欲坠的惶恐心态。

手机安全问题,师父在多次讲法中都提到过,同修经验教训交流的也不少,具体防范措施也都掌握,我们不应在这个老话题上出现新问题,这么多年过来了,其实,手机安全在很大程度上讲,不仅是如何防范的技术问题,更是我们在法上重视不重视的问题。

注:
[1]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九年纽约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二年美国费城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八年华盛顿DC讲法》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