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癣”被从根上拔掉了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八月三日】我和丈夫是做生意的,我没有一点女人的温柔,脾气暴躁,在外面跟顾客打架,在家里跟丈夫打架,互相之间经常张嘴就骂,举手就打,三天一小吵,五天一大吵,搞的伤痕累累。我跟公婆、小叔子也经常干仗,认为公婆(特别是公公)偏心小叔子,认为小叔子拔尖,丈夫软弱,感觉他们一家子都对不起我,觉的很苦、很累。

一九九七年,丈夫经朋友介绍开始学了法轮功,不跟我吵架了,我骂他也不还嘴了。刚开始我很反对他学,看到丈夫的变化,看到丈夫的坚持,后来心想:等有空我也看看这本书里写的啥,把丈夫“迷”成这样。

大约是一九九八年冬天的时候,当我捧起《转法轮》这本宝书时,看完后被里面的法理给震撼了,讲的太好了,让我明白了许多做人的道理,跟公婆、小叔子的关系也融洽了。

一九九九年江泽民及中共开始迫害大法,由于忙于做生意和怕心,不能学法、炼功,在没有了大法的指导和约束下,慢慢的没有了正信(内心深处知道大法好),丈夫也是带修不修的,我和丈夫、公婆、小叔子的战争又开始了,完全混同于常人,生活又回到原来的样子。

真正走入修炼

二零零五年正月十六是个特殊的日子,在慈悲的师父的安排下,我和丈夫真正的从新开始修炼。

刚修炼的时候我做了三个梦,前两个梦梦到的场景是一样的:梦到我到了一个学校,师父是《广州讲法》录像中的模样,在教室里给同学们讲课,学校门口的铁栅栏门有一把大锁头锁着,我進不去。第三次我早早的来了终于進了这个教室,教室里三排桌,我在中间排的第二个座位上坐下。还有好多位子都空着,一会儿师父就来了(还是以前的模样)面带微笑的看了我一眼就开始讲课。把我高兴的从梦中笑醒。醒后我悟到:九九年以前是个认识过程,这次是真正走入大法修炼。

师父给开天目

有一次,丈夫骑着摩托车带我去同修家学法交流,回来的时候一路发着正念,这时我看到了天女散花的美妙景象。

师父说:“那么我给你开到什么层次上呢?我给你直接开到慧眼通这个层次上。往高层次上开,你的心性不够;往低层次上开,会严重破坏常人社会的状态。开到慧眼通,你不具备隔墙看物、透视人体这种本事,可是你却能够看到另外空间存在的景象。这有什么好处呢?它能增强你炼功的信心,你切切实实的看到了常人看不到的东西,你会觉的它是真实存在的。”[1]

我发正念的时候马上就能静下来,看到另外空间的景象。

婆家人的转变

从新修大法后,我主动回家跟公婆道歉:“爸、妈,以前是我不懂事,现在我学大法了,我师父教我按真、善、忍做好人,对谁都好,遇事向内找。以后我会好好孝顺你们的。”我发自内心的话语感动了公婆,特别是公公眼含热泪高兴的说:好!以前最看不上我的公公从那以后彻底改变了,看我的眼神就象爸爸看闺女的眼神。

师父说:“当然,我们在常人社会中修炼,孝敬父母、管教孩子都是应该的,在各种环境中都得对别人好,与人为善,何况你的亲人。对谁也一样,对父母、对儿女都好,处处考虑别人,这个心就不是自私的了,都是慈善之心,是慈悲。”[1]。

前几年小叔子做生意赔了钱,公婆给小叔子还了二十万元的债,还给了十万元当本钱做生意。我和丈夫也没有一点怨言。婆婆因为小叔子的事一年住了三次院,都是我去照顾的。小叔子一家连个电话都不打,他们的做法让公婆伤透了心,我就安慰公婆说他们忙着做生意没空。婆婆说:“再忙连打个电话的时间都没有吗?要钱的时间总有空,就当我没生这个儿子。就是苦了你了,一分钱没给你,有病了还得你伺候我”。我说:“妈,我是学大法的,这是我应该做的”。婆婆听后开心的笑了,现在有什么事公婆都愿意找我商量,我成了他们的主心骨,现在小叔子也越来越尊重我了。

“癣”从根上拔掉了

修炼大法前,我脖子上出过癣,那时候是用偏方治好的。修炼大法后,我脖子后面出了几个小红疙瘩,很痒。我就用手去挠,挠破的地方出了血,洇的面积越来越大。有的时候在睡梦中都痒醒了,有的时候睡着觉就不自觉的去挠,过了一段时间我怕挠破了又痒又疼,大夏天的我还戴上了线手套,真是承受到了极限。刚开始以为是师父把业力给推出来了,认为是消业,所以就消极承受。由于学法少、法理不清,总也不好,就用人的办法把它治好了。

可是在前两年,这个“癣”又冒出来了,这次我警觉了,心想:啥事都不是偶然的,这一次我一定要信师信法过好这一关。首先我大量的学法,然后向内找。找出了许多执著心:爱发脾气、爱着急的心、争斗心、妒嫉心、埋怨心、显示心、强势、证实自我的心等,然后我和丈夫发正念清除干扰因素。发了一段时间好了点儿,然后又反复。这时有一个念头就往大脑里打:发正念也不好使,还是用人的办法吧。我马上意识到不对劲,就在心里否定它:“这个思想念头不是我,是旧势力强加给我的,连痒的本身我都不承认,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安排,就走师父安排的路,其它的安排都不要,不承认,一切都是师父说了算,我就信师信法。法正乾坤!邪恶全灭!”。

发了一段时间,好了一阵,又反复了。丈夫就跟我切磋:“发正念咋总也不好啊,是不是你没有正念,总依赖我啊”。我说:“不是,没有依赖你,我有正念。”我记的师父说:“现在迫害大法弟子的,旧势力不敢直接干,那些个有形的大的生命都不敢干。现在干的都是什么东西啊?都是虫子之类的,细菌乱七八糟,都是这些东西。发正念是非常管用的!一灭成片成片的就灭掉了,可是它很多,宇宙多大啊,这个东西,而且宇宙的层次很多,你灭完了,不一会,时间不长,它又渗透过来,它又来,你再灭。就是不断的这样发正念,要坚持一段时间,才能够明显见效。不要觉的发完正念了,感觉好一阵,又不行了,你就失去信心了。我告诉你,它们就是用这个办法在耗你,耗你的坚定信念,大家要注意这些事。”[2]。丈夫听后说:“那咱们就坚持发正念,直到发好为止”。

就这样经过了一年多的时间,在师父的慈悲加持下,困扰我多年的“癣”终于彻底的从根上拔掉了。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五年美国西部法会讲法》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