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大法 脱胎换骨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七月九日】
往日不堪回首

我是一个出生在大陆南方山区的农民,家庭贫穷,兄弟姊妹八人。父亲文革时被打伤,他脾气很不好,经常打骂我们兄弟姐妹,母亲经常被骂,大家都非常怕他,他一有不顺就拿子女出气。我们家因是外来移民经常受人欺压,我成年后就产生逆反心理,结识了一些在社会上混的什么老大,我就是非、善恶、好坏都不分了,只知道不择手段挣钱、玩、下酒店,做什么都以自我享乐为中心,根本不会考虑别人的感受。

母亲辛苦的为家里操劳,她饭做得晚一点、菜不好,我有时都会骂她,从来不体谅她的辛苦。有一次看到父亲无理打三哥,我竟然当着乡亲们的面大逆不道的大骂父亲,表面上是看不得他打骂家里人,其实都是人性恶的魔变所致。

后来我的不幸接踵而来。开始我跟朋友做木材生意被他黑掉很多钱,我想跟他斗,又斗不过他,只好吃哑巴亏。

一九九五年受当地不良风气的影响,我跟着人到村山场盗伐集体林木,被县森林警察抓捕。当时砍树比我多的人也有,少的也有,但只抓我一人,他们上电视说我破坏森林三百亩。其实他们都是恶意栽赃想整我,后来家里为我花了很多钱找关系把我搞出来了。那些办案人员真的视法律为儿戏,说大的是他们,说没事也是他们。

这年,我人还是很勤快的,我在村里包了一块地种西瓜,天不亮就去挑肥施肥。谁知老天爷又跟我开了玩笑,西瓜快成熟的时候,接连下了几天大雨,西瓜被淹,血本无归。命运的不顺压的我透不过气来,我整天胡思乱想,这辈子完了,做人太苦太难太累。我就想杀掉整我害我的人,晚上经常被噩梦吓醒,真的过的苦不堪言。

就在我变坏的时候,我还梦到如来佛、观音菩萨在流泪。我还跟我母亲讲怎么会做这么奇怪的梦?

得法脱胎换骨

一九九六年八月十二日,我永远都不会忘记的日子。我在外地打工看到法轮大法简介。我以前接触过别的气功,我就是抱着看热闹好奇想看看师父的法身是什么样的想法,走了十几里路,到学法点看李洪志师父讲法录像。大法真的太神奇了,当时我嘴里叼着烟看师父讲法,一个学员讲最好不要在这里抽烟,因为房间小,人又多,空气不流通。我立即把烟扔了。从此以后我再没有抽过烟,想都不想。而我以前烟瘾很大,怎么戒也戒不掉。

以前我脏话不离口,自从接触大法后,我有时说到半句脏话,自己都会马上觉的脸红。

大法在我身上出现的神奇真的太多太多。我的心灵被师父的高德大法唤醒,真、善、忍宇宙特性在我心里深深打下烙印,让我懂得什么是真正的好,什么是真正的坏,懂得人生的根本目地是返本归真。在社会上首先要做一个好人、做一个打不还手、骂不还口、遇事向内找、处处为别人着想的好人。 “修成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1]。我每天沐浴在师父的洪恩浩荡中,幸福无比,我真正的感恩有幸做师尊的弟子无比荣耀。

再苦再难坚信大法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江氏流氓集团发动了对大法惨无人道的迫害,恶毒攻击诽谤李洪志师父,对大法弟子和家人迫害令人发指罪恶滔天。谎言毒害了全世界的人,特别是中国人。使得他们仇视大法、仇视大法徒、彻底的毁灭世人。

我和千千万万的大法弟子一样,向人们讲清大法真相。我两次被非法判刑,一次被非法劳教,多次被关押迫害。在二十年的迫害中,我遭受了各种酷刑:悬空吊、飞机铐、烟火烧、毒打、坐老虎凳等等。但是半点也动摇不了我坚信大法的信念。在我最艰难时候,师父都在看护着我、保护着我。邪恶之徒打我几十个耳光我都不痛,脸也不肿,都是师父在保护弟子。

二零一七年八月,我快结束冤狱时,狱警要我写“三书”,我就正念的告诉他们:你们不能这样做,这样对你们没有好处,不要参与迫害。我给他们讲真相。看似一场很大的魔难,在师父慈悲的保护下化解了。他们没有再为难我,我堂堂正正的走出黑窝。

修好自己才能更好的证实大法

以前我由于自己没做好,兄弟姐妹非常反对我修炼,他们还配合邪恶干扰我。我跟弟弟讲我以前没做好,以后会努力做好。我经常拿大法资料给他看,我也在努力提高自己,他现在真正明白了大法真相。我出狱时,他当着司法局、派出所人的面都说大法好。

我母亲八十多岁,她一直都相信大法好,但看到我多次受到迫害,看到我给亲朋好友大法资料时,有时比较怕,就叫我不要给,我给她大法真相挂历,她等我不在家就会放起来。有一次我回家她跟我说她房间有鬼,压她、吓她。我就跟她说:鬼是進不来我们家的,师父都给我们清场了,主要是您没有真正的相信大法,没有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这九个字。有时您阻止我给人讲真相发真相资料,家里挂大法真相挂历怕什么?您都八十多岁了,他们能拿您怎么样?我都不怕,您怕啥?后来她真的照我说的去做,就再也没有那些不好的东西干扰她了。

一次我回家,母亲很高兴的跟我说她身上骨头很痛,她就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真的很快就好了。

我有个大嫂,在我受迫害的时候,当地同修去看我母亲,她就骂同修。二零一五年,她得了癌症,到外地女儿那里治,当时我就跟她讲真相,叫她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放下心理负担,七分精神三分病,人的精神不能垮,我说我不方便去看她,送了一千块钱给她家。

可能是我的善心打动了她,她真的很听我的话,只做一个化疗,现在身体一切正常。她还想炼功,我说你只要有这个意愿,我一定会帮你。

我每次回家都会到县城到同修那里去一下,送点大法真相资料。每次到下午六点多钟时候,就没有班车到我家那边了。但我每次都能顺利到家。很多时候是,在路上我一招手,货车司机就停下来。一次有位货车司机主动问我坐车不。我坐上他们的车,一般都会给他们讲真相、做三退、送大法真相资料。

有一次,我跟几位同修到一个县城交流,当时雨下的特别大,天黑得根本看不清路,我们都在路上停下来发正念。一到目地地,就有一位同修讲,他的儿子说今天外地会来人。这个小同修还看到正邪大战,看到师父同我们一起来了。我们当时都感到很震动。师父真的时时都在身边呵护着弟子。

作为大法弟子,我们只有好好听师父的话,好好修才能不愧师尊对弟子的期盼。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佛性无漏〉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