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工作环境中修炼自己、证实法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七月十九日】在师父和大法的慈悲保护下,在风风雨雨中,在剜心透骨去执著中,在各种压力迫害中,走过了二十一年了。我已经快六十岁了,马上就要退休了,下面就谈一谈我二十年来在单位所走过的修炼道路。

一、干好本职工作 证实大法

得法初期,我能在工作中严格要求自己,按照修炼人的标准干好工作,按照宇宙真、善、忍的特性衡量事情的对与错,改掉了打麻将、抽烟、喝酒等不良习惯。

记得有一次,我公司一楼下水道堵了,当时我和另外一名管工师傅负责日常维修。但是这位师傅让我自己去疏通。其实,那并不是我工种的活,应该他去,我做辅助。于是,我就去了,我想我是修炼人。

到那一看,傻眼了,满楼道都是脏水,根本就進不去。那就换一双水鞋吧,可回单位,没找到水鞋,那就换双拖鞋吧。

因为堵的太严重,说实在的,这工作太脏了,手上、身上、脸上都是脏水,一不小心,张开嘴,脏水都溅到嘴里去了。楼上还在继续往下倒水,大便就从脚下涌上来过。

经过一个多小时,终于疏通。虽然脏点、苦点、累点,可是一想自己是修炼人了,这点算什么呢。师父讲:“在常人社会中干好工作,本身不只是为了修炼或表现大法弟子在常人中的善良,也是在维护大法给常人社会开创的法理。”[1]

在工作中,领导交办的任务都能圆满完成,同事也愿意和我一起工作。领导经常说,就你工作干的好,任何人也不能相比。有一天单位书记说:“咱们单位不管干部、(邪党)党员,没有一个象你干工作的这种心态,那么负责,那么用心。”

二、遭受邪党迫害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邪恶之首江泽民集团开始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后,我两次被非法劳教,两次被非法拘留,遭到严重的酷刑折磨和精神迫害,经历过“杀绳”、电棍、电击、坐铁椅、长时间捆绑、打嘴巴、烟头烫、往伤口上滴蜡油、棍棒、用热水往耳朵里倒、拳脚打、长时间坐小木板、长时间不准说话等等多种酷刑折磨。被单位停止工作,停发工资九个月。

回到单位上班后,单位对我也進行了不同手段的迫害:一有什么敏感日就找我谈话;总有人监视,走到哪跟到哪,他们说是领导派的。有时休息日在我家居住小区门卫看着,走到哪跟到哪,干扰了我的正常生活。有时还要找家属干扰。有一次,我送老父亲回老家,他们也派人跟到老家。

二零零四年七月,被非法关押在劳教所时,我出现尿道结石,而后以保外就医形式被家人接回。结石疼痛难忍,一个月没解大便,腹胀难忍,承受到了极限。在最艰难的时刻,凭着对师对法的坚信,没有去医院,最后,结石排出,大便排出。

三、回单位上班 堂堂正正讲真相

回家后一个月,我准备上班,到局组干科,科长还是当年骗我使我被绑架的人。我说要上班,他说:“你还没解教,还不属于本市人呢,不能上班。”

回来后,有同修说,被非法劳教回来的,大部份只发生活费,意思是我这种情况不能上班。当时我就想,我不看别人,我得正常上班。不让上班,我就讲真相,见人就讲,不管局长、科长、一般办事员,只要听就讲,有门就進。

一天,我又去找组干科长,他说:“你写个困难申请。”回来后,左思右想,怎么写呀,你邪恶迫害我,我还要求你照顾我,绝不能这样写。跟同修切磋,同修说写迫害事实。对,就写迫害事实。很快写完,送到公司。

一星期后,我到公司问一下怎么样了。经理说,他们都看了,写的挺好的。我的眼泪都要流下来了,为他们明白了真相而高兴。他找到公司书记,书记给组干科长打电话,说局长意思让我上班。当时书记就说,现在已经过十五号了,这个月开半个月的工资,下月初一起,开一个半月工资。通过讲真相和师父加持弟子的正念,堂堂正正上班了。

在对单位领导讲真相,我就象对朋友一样对待,你真心对他好,对方是能体会到的。他们就愿意听我讲真相,也愿意和我相处。有一次,我找经理报销电费,一看财务科长、工程科长正在汇报工作,我想一会再去。这时经理问我有什么事?我说,你们先谈吧,我一会再办。他马上说,快進来,先给你办。中午吃饭时,同事说,我们可不能跟你比呀,我等一早晨了,才报上(他也去报销),你一去,经理马上给你报销了。

二零一五年开始“诉江”,通过交流,六月份,我把诉状邮寄到最高检察院,第二天就收到妥投的短信回复。后来单位书记问,你告谁了?我说告江泽民了。他说,那你就在这张表上签个字吧。我说这可不能签。他说,你怕什么?我说,我有什么可怕的?江泽民迫害我十多年,我还不告他吗?诉状上,我名字、家庭住址、身份证号、电话,还有迫害我的照片,我是堂堂正正告他的。他说,不签就不签吧,事情没完。

一天,书记打电话叫我过去,他说,顶不住了,上面必须让单位行政处罚,降一级工资。他说,他已经想好了,行政处罚一年,以后想办法给补上。我说,这绝对不行,你这样,你就是邪恶一伙了。而后,我又给他讲了很多道理,最后对我没有任何处罚。

四、在工作环境中修炼自己,提高心性

我所在的工作单位虽然是事业单位,但是工作性质主要是房屋维修,都是又脏又累又危险的工作,近三十年了。我们单位三年前成立了食堂,我被调去采购。工作环境变了,也不那么又苦又累了,时间也宽松了,但是心性上的考验就来了。师父讲:“其实修炼就是修人的心,尤其在复杂的工作单位环境,正是提高心性的好机会,一旦退下来,其不失去了一个修炼的最好环境吗?”[2]

首先,就是钱的问题,作为修炼人都知道不失不得的法理,可是在实际的工作中,就有很多事情出现,这时就看你怎么去做了。有的时候,买完货物回来,总是钱和货物对不上账,钱花出去了,但没记账,那就自己掏腰包补上吧。有时到超市和商场购物,有存车费用问题。怎么办?思来想去,还是自己担当了吧。因为有时买东西不一定都是单位的,有时顺便自己也买一些物品,这样就复杂,也可能把握不准。最后决定一切费用自己承担,作为大法弟子就应该严格要求自己,从一点一滴做起,彻底放下对利益、钱财执著的心。

向内找,自己为什么总有钱与货物对不上账呢?工作中也有不细心,不负责的心,没有用心干好工作。

显示心很强,有时买来货物,特别是蔬菜,有便宜的,就说今天菜很便宜,想要显示自己的心很强。可是同事却说,某某超市更便宜。这时嘴上没说什么,心里就不平衡,那你怎么不买呀,心里这个不舒服,总想问他几句,但又想这不是考验心性来的吗?!可心里还是放不下。有的时候同事也买些东西,他又不跟我说一声,有时也有买贵的,就想为什么不说一声呢?就差两毛钱的电话费吗?总是往上返一些人心,但还好,我从来都没有说出来,也知道是考验心性呢。

最难去的是不让人说的人心。比如说,每天买回来的货物,不管是什么,他们都要说上两句,如,买的肉肥了、瘦了,买的姜粗了、细了,土豆大了、小了,调料质量好了、坏了,或者某某超市打特价了等等,我也知道是在考验心性呢。其实人家也没指责你的意思,只是他在那里自言自语罢了。这时,就看我动不动心。如果动心了,虽然嘴里没说什么,可是脸上已经表现出来了。心想,在市场已经转了好几圈才买的,质量和价格都是不错了,怎么还这样?有时几秒钟就能过去,有时得出去走走,有时得半天才能过去。

在单位中,各方面做得都非常好,可是到年底评先進时,就没有你的份了。领导还会说:“就你干得好,可是你炼法轮功,上面不让评你。”这就是大陆大法弟子面对的事实,看你怎么对待。其实我们是不想要这些东西,但有时心里也不平衡。师父说:“大法弟子在各行各业各个社会阶层中都有,在各行各业中都救度着众生,在证实法,起着大法弟子的作用。其实,你们在各行各业中能做好你们该做的一切,你就是在修炼。世间的各行各业都是给你提供的修炼场所。”[3]

师父在《转法轮》中所说的实例已经告诉大法弟子怎么样在单位工作环境做好,在过程中提高心性,去掉各种人心,不执著常人中的那点名利。时刻记住自己是个大法弟子,什么环境中都不能忘记自己是个修炼的人。现在大法弟子所做的,所表现的也就是一言一行,是给后人留下的。

前几年,我有一个不好的观念,就是九九年迫害以来,我被迫害的很严重,在常人看来,我失去了很多东西,金钱呀、住房呀、身体的迫害、精神的迫害、亲朋好友对自己间接的迫害等等,所以自己修大法怕别人说、怕别人不理解。通过学法向内找,发现是人的观念的干扰。这么一部伟大的宇宙大法,你能得到,当上宇宙中所有的众生都羡慕的宇宙第一称号——大法弟子,你是多么幸运、多么自豪,有什么怕别人不理解呢?

当观念转变后,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4],现在的我在亲戚、朋友、单位同事面前再也没有自己是大法弟子、怕别人不理解的心结了。相反,现在是所有的人,亲戚、朋友、同学、原来部队的同事、现在单位同事,特别是单位的年轻人也主动跟我打招呼,见面时的场都是非常祥和的。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大法是圆容的〉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退休再炼〉
[3]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八》〈二零零七年纽约法会讲法〉
[4]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法解》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