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迫害二十年 新加坡民众支持法轮功(图)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七月十九日】“(迫害)已经持续二十年了吗?”这是人们在震惊中通常要追问的问题。

二零一九年七月十五日下午,新加坡芳林公园,法轮功学员正在举办反迫害二十周年的纪念活动。在公园的草地上树立着醒目的中英文横幅:“立即制止中共迫害法轮功”,“制止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世界需要真善忍”,“法轮大法好”。

很多不经意间走进活动现场的人士纷纷谴责中共的迫害,表达对法轮功的支持。二十岁的新加坡人陈小姐看到活动现场横幅上传递的信息后,主动询问是否可以签名支持。

二零一九年七月二十日是法轮功学员和平反迫害二十周年。一九九九年,前中共党魁江泽民出于妒嫉法轮功的巨大影响力和恐惧上亿人修心向善,一意孤行发动了对法轮功的全面残酷迫害。通过民间途径能够传出消息的已有四千三百多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这个数字仅是实际迫害致死案例的冰山一角。肉体灭绝,精神折磨,经济截断,活摘器官,酷刑虐杀……延宕至今。

'图1:二零一九年七月十五日下午,新加坡法轮功学员在芳林公园举办反迫害二十周年的纪念活动。图为学员们在集体炼功。'
图1:二零一九年七月十五日下午,新加坡法轮功学员在芳林公园举办反迫害二十周年的纪念活动。图为学员们在集体炼功。

'图2:二零一九年七月十五日下午,新加坡法轮功学员在芳林公园举办反迫害二十周年的纪念活动。图为学员们在集体炼功。'
图2:二零一九年七月十五日下午,新加坡法轮功学员在芳林公园举办反迫害二十周年的纪念活动。图为学员们在集体炼功。

民众的呼声:“迫害必须停止”

“这场非人性的迫害应立即停止!非常紧急!中共应立即停止迫害!”五十三岁的新加坡前跨国公司经理陈先生说。

来自西班牙的建筑师葛奎(Goquin)与太太带着两个孩子到新加坡旅游,路过芳林公园。他觉得像法轮功这样和平的修炼团体应该享有炼功及信仰自由,中共迫害法轮功的暴行是不可饶恕的。

二十岁的新加坡人陈小姐途径现场,主动询问法轮功学员是否可以签名支持。她说知道共产党一直在做残害大众的事情,她提及近来香港民众的抗争事件,她认为共产党要夺去人们的自由,对法轮功的迫害也是一样。学员向她介绍法轮功,她表示认同,接受了真相资料,并说回去会详细了解。

三十多岁的张女士来自中国,在新加坡工作多年。她说还不了解法轮功的真实情况,对中国发生的迫害也不清楚。学员向她讲解真相,并介绍她去阅读在新加坡发行的《大纪元时报》,还告诉她新加坡的主流媒体《海峡时报》都报导了中共强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行。她表示愿意声明退出曾加入的共青团组织。

新加坡小伙子斯尔斯特(Sirbest)与女友恰巧路过活动现场,与学员聊了很久。学员告诉他们在近期的健康展上,法轮功受到欢迎,很多人想要学炼,还向他们介绍《大纪元时报》将举办健康讲座。他们表示看过英文大纪元,也有兴趣参加健康讲座。当听闻中共强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牟取暴利的恶行时,他们感到十分震惊,表示难以置信,“怎么会有这种骇人听闻的事情”。

“法轮功修炼的是真、善、忍,这是普世价值。”五十五岁新加坡退休人士史蒂夫(Steven)说,“谁反对他(真、善、忍),这个党派就是有问题”,“全世界应该抵制中共”。他鼓励法轮功学员广传真相,让更多人看到中共暴政,结束迫害。他赞扬当天的活动很好,应该多办。 史蒂夫表示曾在鱼尾狮公园见过法轮功学员炼功。他说:“炼法轮功有益身心,是很健康的生活方式,可悲的是中国政府打压这一起源于本国的功法,还向全世界传播谎言。”

来自阿根廷的游客维尔·鲍曼(Vale Baumann)告诉学员,三年前曾在住家附近的一个公园里跟那里的法轮功学员学炼过两次功法。回忆起当时的感受,她说:“真是太棒了,感觉非常的美妙。”她接着说:“不过我刚刚才知道迫害已经持续二十年了。 ”“很遗憾听到这样的消息,这太让人感到难过了。他们应该停止,立刻就停止!” 她表示,一定会把这个消息带给家乡和在旅途中遇到的人。

'图3:阿根廷游客维尔·鲍曼(Vale Baumann)对迫害持续了二十年感到悲痛和震惊。她表示,一定会把这个消息带给家乡和在旅途中遇到的人。'
图3:阿根廷游客维尔·鲍曼(Vale Baumann)对迫害持续了二十年感到悲痛和震惊。她表示,一定会把这个消息带给家乡和在旅途中遇到的人。

如琥珀般封存的记忆

那是一九九九年五月初的一天,年轻的沈女士正在中国东北的一所大学里埋头学习英文,隔壁大教室传来的阵阵掌声引起了她的注意。“什么老师的课程这么受欢迎?”她好奇地想着,推门走了进去,原来是法轮功学员的修炼心得交流会。学员们讲述的身心受益的故事让她也想尝试去炼炼功,看看书。

那时的她有自己的生活重心——家庭、事业,人生中的种种期许仍待实现。很快“七二零”迫害开始了。江氏流氓集团发动了对大法弟子的残酷迫害,动用所有媒体铺天盖地污蔑法轮功。

刚认识的几位法轮功学员,已有人被绑架了。虽是短暂的接触,沈女士确也看到了这些人的善良和朴实,内心中充满了同情。“我能做的就是帮一些人把大法书转移到我家。”

由此,她开始阅读一本一本的大法书籍,思索中感到师父说的都是对的。“我那时想,这个世界上还有什么让我完全倾向赞同的,除了法轮功就没有其它了。”“他们是我见到的最好的人。”

二零零零年三月,计划要到北京工作的她,在火车站遭到拦截。警察为了阻止法轮功学员进京上访,强迫所有过路的人讲诋毁法轮功的话,以辨别、劫持法轮功学员。“虽然还没有投入到修炼中来,但大法在我心目中是不能被辱没的。”不愿违背良心,她因此上了黑名单。前后三次被劫持,共计被非法关押了八十多天。

“从来没想到人生会是这样的转折”,“被抓之后,在狱中认识了更多学员,才深入了解这些人为什么这么拼命,舍生忘死去捍卫这个法,才明白为什么要精進修炼。”“她们带着我一起背法,讲给我修炼故事,教我怎么闯关。”

她清晰地记得,有位抱着百天婴儿的年轻母亲冲破重重封锁,冒死进京上访;有位老阿姨脚磨出血泡、鞋都走烂了,走上天安门,以短暂的瞬间表达对大法的坚信和维护;一位大姐动作优美地示范静功,“俺们这第五套功法,能打出慈悲祥和的场”,警察惊诧地愣住了;一位青年法轮功学员刚大学毕业就赶上了“七二零”,因进京上访丢了工作,年轻的脸庞带着深思坚毅地说,“他们不信有那么好的人,我们就做给他们看”。

还有个学员是仓库保管员,厂长特意花钱来保她,并告诉狱警:“厂子一千多号人,保管员换了多少?谁不顺手牵羊?只有她不占半点便宜,清清白白。”

犯人们朗朗地背诵《论语》、《洪吟》给沈女士听,让她大吃一惊。他们说:“都是你们学员教的。你们师父真伟大!能让你们这样。”一个大嗓门的男犯爽直地表达敬佩之意:“法轮功,那是毅力呀!不服都不行。一开始挨老了折磨了,后来俺都知道你们是好人。”在那艰难恶浊的监狱黑窝里,法轮功学员以自己的大善大忍开创了环境。

二零零一年初,恶毒的“自焚”骗剧出笼,挑起了更大的误解和仇恨。中共不遗余力地在监狱、劳教所开始大规模的疯狂酷刑折磨,桩桩件件,不忍卒睹……

一个有善念的警察悄悄说:“共产党不是个东西,会下死手整你们的。要能出国,赶快走!”

二零零一年六月,沈女士离开了中国,至今没能再踏上那块土地。

她说:“二十年了,难忘那些在危难关头挺身护法的可敬同修们。那种坚韧纯正深深震撼了我。这段往事就像琥珀一样,封存在记忆中,到现在还栩栩如生,永不磨灭 。”

一路讲真相

就在沈女士离开故土的那年,五十四岁的秀云在新加坡开始了法轮功的修炼。

“我是在迫害最严重的时候开始修炼的。二零零一年二月,经朋友介绍,我先阅读了《转法轮》,后又找到了炼功点。到今天已经修炼超过十八年了。”

中共一手炮制的天安门自焚伪案就发生在当年的一月,新加坡的报章、电视做了大量报导,这一嫁祸法轮功的欺世谎言一时间蒙蔽了许多新加坡民众。友人打来电话,“这样你还敢炼?”家人和亲戚也不理解。

其实,秀云此前炼过各种气功,均感失望,直到读了《转法轮》,让她感到师父把她经历的事情都说清楚了,许许多多的疑惑也都有了答案。仅炼功不到两周,她就有了脱胎换骨的感受。

“修炼前,我的颈椎生骨刺,在中央医院看了十一年的专科医生。人很弱,肠胃不好,肩膀痛,我还有睡眠问题。”“那时,人活得很累,总是想东想西的,驾车、做家务、工作时都在一直想问题,睡觉之前都在想问题,很难入睡,精神状态很差。”“炼功不到两个星期,我就感到全身轻松了,头脑也空了,好像那个压力被拿掉了,连爬楼梯都不觉得累了。我就更有信心炼下去了。”

这么好的功法却被造谣和抹黑,让秀云心很痛。她想让更多的人了解真相,起初她去挨家挨户放真相资料。过去的旧式组屋(居民住宅)不是每层有电梯,一座高楼只有其中的两层或三层有电梯,需要时常爬上爬下。她每天这样去分资料,坚持了很多年。

世人都被谎言毒害着,特别是中国民众被严重地洗了脑,十年前,她开始走上街头面对面讲真相,一直坚持到现在。

更多的中国人明白了真相

起初,秀云开始讲真相,受到侮辱,被人辱骂的时候,她也会觉得很委屈,想要顶回一两句。“可是后来慢慢慢慢就习惯了,心想,哎呀,要为他好,忍一忍,就忍过去了,心性就提高上来了,心平气和就比较容易讲了,就比较容易沟通了,人也就越来越善,越来越慈悲。”

很多人明白了真相,很多人觉得她很亲切,像朋友,一直在为他们着想。

一个在中国军队里工作过的人是党员,说不能退出邪党。秀云说:“你在军队里,上司让你做什么你就做什么,是不是身不由己做过亏心事?你现在退出来,不是在内心上洗脱自己,不帮它背黑锅,不做它的陪葬品吗?”他接受了。

一位中国留学生自称是无神论者,只相信科学。秀云说:“爱因斯坦不是大科学家吗,为什么他最后走入宗教呢?我们也不是迷信,我们是修炼那颗心。”她善意地举了很多例子,讲了很多道理,尽量用科学去解释出来。最后这位留学生接受了,说:“阿姨,你太善良了,我服了你了。”他还说要去大法网站找《转法轮》来看。

一个中国工人是中共党员,他的朋友很着急,让秀云给他讲真相。这位朋友说:“你都跑到这里工作了,还听共产党的?”秀云耐心地跟他讲,直到他同意退出邪党,还高兴地连声说谢谢。

一个新加坡的年轻人听了真相后,问秀云:“阿姨,你的气色很好,你今年有没有五十多岁啊?”秀云笑着说:“我是七十多岁的人了。”

“修炼真幸福!”这是秀云发自内心的感慨。很多老朋友,有的已经离世了,有的满身病痛,还有的很老相。秀云的快乐和健康亲友们都能看得到。“真的希望世人能快点明真相!”

修炼二十年的老学员和一个月的新学员

二十年漫漫长路,法轮功在反迫害中从中国走向世界,弘传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一如乌云不能永远遮挡阳光,谎言也无法始终阻挡真相传遍全球。真善忍法理净化身心,启人向善,正吸引着各族裔的有缘人不断走入修炼。

奥地利人弗雷德·沃尔纳(Fred Wollner)长期居住在德国经营生意。曾经数十年中苦寻真法正道,甚至跑去亚洲的日本寻找能够触动灵魂的信仰,终无所获。后来他又兜兜转转在气功中探寻,直到一九九九年,在一间书店看到了法轮功的书,一种前所未有的真实感让他决定买下这本书一探究竟。

他迫不及待地来到咖啡厅开始阅读。“这是第一次我看一本书时感觉是在与书对话。于是我问,我是否可以加入修炼,然后我听到师父说 ‘可以’。”

弗雷德表示,自己不会轻信别人的话,他会认真思考,用心体会。每天仅几分钟的炼功都会带给他强烈的感受,这是其他任何运动都无法比拟的。

二十年的修炼让他受益无穷,而在世界的另一边,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也持续了二十年。“中国在精神文明方面自古以来就在亚洲占据着重要的地位。因为很多有大智慧的人去那里,并在那里成就了更大的智慧。这些大智慧却被中国共产党完全扼杀了,这群人几乎毁灭了那里所有的优秀文化。从毛泽东统治时期,直到现在从未停止过,他们对法轮大法的迫害就是一种耻辱。他们一直在狡辩,从早到晚都在撒谎。”

他最后表示,对修炼者来说,二十年的艰辛反迫害过程是可贵的修炼过程。“即便再有二十年,我们也会继续全力做下去。”

'图4:修炼二十年的法轮功学员、奥地利人弗雷德·沃尔纳(Fred Wollner)'
图4:修炼二十年的法轮功学员、奥地利人弗雷德·沃尔纳(Fred Wollner)

新学员乔迪(Jody)学法炼功还不足一个月。六年前,在挪威旅行时她第一次听说法轮功,随后,她上网查看了相关真相,她发现法轮功其实是真正的修炼,她为中共不允许人们修炼法轮功而深感痛心。今年五月,她和朋友在新加坡健康展上又巧遇法轮功,并学习了炼功动作,她还被邀请参加了接下来的九天免费学习班。

她激动地说:“参加完九天学习班后,我完全被吸引住了。我开始思考很多事,我在想我应该做一个什么样的人。然后我下决心要走入到法轮大法的修炼中来。”

她说:“(法轮大法)是正法,是伟大的修炼,教导我们按照真、善、忍的最高特性去做人和修炼。如果世界上所有的人都修炼法轮大法,遵循真善忍的原则,那么人类社会将变成一个和平的世界。(法轮大法)会帮助中国,也会帮助所有的社会。试想一下如果人人都讲求真,都是慈善的、包容的,这不仅会造福中国社会,也会造福全世界。”

她鼓励身在中国大陆的学员们:“真心希望你们能够坚持下去,我们必须对未来抱有希望!”

入夜,乐音悠悠、烛光点点,学员们默默悼念二十年来为坚守正信被迫害致死的中国法轮功学员。盏盏烛光寄托无限哀思与敬意,也在向世间传递着光明和希望。

'图5:入夜,学员们默默悼念二十年来为坚守正信被迫害致死的中国法轮功学员。'
图5:入夜,学员们默默悼念二十年来为坚守正信被迫害致死的中国法轮功学员。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