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州公安厅网警头目佘兴新落马 曾参与迫害法轮功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七月十七日】(明慧网通讯员贵州报道)二零一九年七月八日消息,贵州省公安厅监管总队政委佘兴新,因涉嫌违纪违法,受到纪律检查和监察调查。佘兴新在落马前,一直参与迫害法轮功,现在报应开始了。

佘兴新,男,一九六二年九月生,一九八一年工作,一九八四年入邪党。一九九八年十月,历任贵州省遵义市公安局经济技术开发区分局副局长、局长、党委书记、遵义市公安局汇川区分局党委书记、局长、遵义市公安局红花岗分局党委书记、局长。二零一二年三月,任贵州省遵义市公安局网络安全保卫支队支队长。二零一三年七月,历任贵州省公安厅指挥中心(办公室)情报处副处长、贵州省公安厅情报处副处长。二零一八年二月,任贵州省公安厅监管总队政委。

根据佘兴新的公开简历显示,佘在任职省公安厅情报处副处长之前,就是遵义市公安局网络安全保卫支队支队长,也就是网络警察头子,而公安厅情报处的主要职能之一,也是监控网络安全。

中共的所谓网络安全是利用隐蔽在网络后面的中共警察,专门负责对海外自由媒体的网络封锁和对国内网站的网络监控、对内容过滤、对手机监听、对懂上网技术的法轮功学员进行网络监控等等。这是中共迫害法轮功的一个邪恶机构,隐藏的很深,却又无处不在的网络监控系统。

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泽民流氓集团举倾国之力迫害法轮功时,中共的网络警察就开始参与迫害信仰“真善忍”的法轮功群体。

原中共公安部科技信息化局原副局长马晓东,曾是参与国内信息网络封锁和监控的“金盾工程”的头目,据报道,截至二零零二年底,“金盾工程”初期费用就已花费六十四亿元人民币,二零一零年末在编的网警达三十万人以上。马晓东已遭恶报,于二零一五年四月十六日被陕西省检察院以涉嫌受贿罪逮捕。

而贵州省公安厅网警头目佘兴新紧步马晓东后尘,利用所谓的“金盾工程”、“天网工程”、“天眼工程”助共为虐。在佘兴新任职网警头目期间,多名法轮功学员因监控被绑架、关押、判刑、甚至迫害致死。案例如下;

◎二零一七年十月二十五日,在贵州省公安厅情报处操控下,贵州省凯里市公安局国保大队以及凯里市公安局刑侦队、网络大队警察绑架了凯里市法轮功学员董永茜,据悉是因董永茜在微信上讲真相。

二零一七年十月二十五日上午七点四十分左右,董永茜和丈夫刚出单元楼道门准备上班,就被十多个人围住,董永茜的丈夫被五个人强行绑架到车上。董永茜被强行带回家进行抄家,把有关大法的资料全部拿走,包括夫妻俩的手机,电脑主机等。然后董永茜被戴上手铐押解到工作单位现场指认曾经用过的电脑,董永茜上班单位的八台电脑主机也被拿走。

整个过程,警察动用了三辆特警车、五辆公安车,参与的警察人数在三十人左右。同日,董永茜被非法行政拘留十五天,其丈夫在下午四点左右被释放。

二零一七年十一月八日行政拘留期满,董永茜被以“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名被非法转为刑事拘留七天。二零一七年十一月二十一日,被检察院批捕,同时检察院又将案件退回公安机关作为期两个月的补充侦查。

董永茜,四十四岁,是凯里市中国振华电子工业部国即营零八三系统九二厂(也叫永华厂)子弟。她父亲也修炼法轮功,曾调派在到浙江九二厂的窗口工作,但是九九年七二零后被浙江当地六一零暴力洗脑迫害,以至回家不长时间就含冤离世。董永茜父亲的离世给家庭带来巨大的伤害,如今董永茜又被迫害,对董永茜的家人来说更是雪上加霜。

◎二零一七年七月七日,法轮功学员周小朝、石登灵开车到黔南州贵定县,被网络跟踪、定位,贵定县公安局出动车辆非法拦截并将周小朝、石登灵绑架,随后,贵州省公安厅专案组等几个部门的数十个警察对周小朝家及他父母家非法抄家,抄走大包法轮功书籍。周小朝家遭到周边布控,非法断电、断煤气。对周边群众造成不良影响。案件已到贵定县法院。

◎二零一七年十月(中共十九大前后),贵州省公安厅情报处操纵毕节地区公安警察,利用手机监听、网络监控等手段,在威宁县、毕节市城关镇等地非法抓捕五位法轮功学员:威宁县的代定云(男)、朱家彩、罗翠琴、代永懋(男)和毕节市城关镇的徐燕飞。五人均被警察构陷到毕节市七星关区法院,二零一八年十二月二十九日,朱家彩被非法判刑十年,罗翠琴被非法判刑五年。

◎二零一七年八月七日,贵州省贵阳市法轮功学员何华被绑架到渔安派出所。何华因散发法轮功真相资料被监控器录像。当天云岩区渔安派出所会同南明区湘雅派出所到何华家去抄家。何华在被非法拘留了十五天以后,并没有获得自由,而是被转送到贵阳市烂泥沟洗脑班继续关押。

◎贵州省都匀监狱自二零零一年八月二十九日劫持第一位法轮功学员至今一直未停止对法轮功学员的残酷迫害。据明慧网报道二零一七年十月统计,当时就至少有一百二十八名法轮功学员在都匀监狱受过迫害,有四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多人被迫害致残、致病。而这些法轮功学员被投入都匀监狱之前,就已经被手机监听、网络监控、跟踪定位了。

由于篇幅有限,佘兴新在其它地方任职期间迫害法轮功的案例在此暂不列举。

中共网警这种阴暗、肮脏的职业,躲在暗中监视法轮功学员的“特务”,和明朝叫“东厂”的特务机构如出一辙,宦官魏忠贤设立“东厂”,专门用于监督反对他的人,做了无数伤天害理的事。今日中共网警就是“东厂”的翻版。当年,魏忠贤畏罪自杀后被碎尸万段,中共迫害法轮功的网警,如何能躲过上天降下的灭顶之灾?佘兴新被中共的家法教规清洗的替罪羔羊就是前车之鉴,就是他迫害法轮功的报应。

冥冥之中皆有定数,善恶到头报应就会来临。魏忠贤及东厂锦衣卫们的昨天就是迫害法轮功的犯罪者们的明天。历史的前车之鉴在提醒人们,当今这个历史的紧要关头,分清是非善恶,从而做出正确选择,退出中共、远离中共,才会有未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