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大法中实修心性 脱胎换骨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七月十七日】我是从二零零四年提前退休后,才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至今已有十五年了。回想这些年,感慨万千,我从一个情欲满身、私心重只考虑自我的人,慢慢变成一个豁达、平和、凡事能为他人着想的大法弟子,是大法使我有了这个脱胎换骨的变化,同时家人也在变化。

一、丈夫“关”

修炼前,我和多数女性一样,不求物质生活有多么富足,但求有个温馨的家和一个一辈子都能关心、体贴自己的丈夫。

曾有个故事:“有一对老夫妻日子虽过得紧,但一辈子很恩爱,互敬互让,总是把自己认为好吃的东西留给对方,自己舍不得吃,老汉吃了一辈子鸡蛋黄,老妇吃了一辈子鸡蛋清,老妇临死时说出了自己的秘密,跟老汉说:其实我爱吃鸡蛋黄,老汉紧紧抓住她的手说:其实我爱吃鸡蛋清。”

这个故事常常作为自己的写照,回味起来有一种美滋滋的满足感,一直以来生活在一种踏实平静的生活中。

有一天,丈夫正在打电话,被我撞上,这一个电话就象当头一棒重重的敲在我的头上,把这个美梦敲得粉碎,原来这一切都是假的,原以为拥有的这一切全是假的。我的气恨、委屈、妒嫉、愤愤不平,特别是自尊受到了猛烈的撞击。

自那以后家里不再平静,一切都改变了,接踵而来是无休止的吵、闹,取代了往日的平静:今天干什么去了?这电话是谁打来的?兜里的钱哪去了?怎么这么晚才回来?这件衣服是谁买的?盘问、跟踪、查手机通话记录成为我生活的重要内容,加上碰面后的吵闹就成为我生活的全部。无论坐着、躺着,脑子里全是这些,特别他那打电话的神情在我眼前如影随形,挥之不去。我这颗愤愤不平心怎么能平静?这口气怎么能忍下?

那时学法时间不长,捧起书知道大法好,放下书,就回到现实中来,法学的很表面肤浅,即使这样,自捧起《转法轮》那天起,这部大法就在我心里深深扎下了根。我是个修炼人,要按“真善忍”去做。

是啊,在这个世风日下的社会里,人们无限度的追求物质享受,道德沦丧,生活上败德的事已不被人耻笑,成为常态,黄赌毒充斥各个角落,没有信仰,诚信危机,打开电视男女情剧成了主线,某党魁桃色新闻成了人们开玩笑的口头禅,上行下效,在这样的污浊环境里不被污染也是很难。丈夫原本是个纯洁善良的人,家教也很好,是这个环境污染了他,我是个修炼人,应该宽容他,原谅他,用修炼人的宽容来对待这件事。

二、女儿“关”

如果说丈夫对我精神上的冲击是“情”,那么女儿就是“名”和“利”了,一般说来父母希望孩子出人头地是人之常情,孩子成绩好父母脸上也有光,学习上督促她、辅导她费了不少劲,也远远达不到象她哥哥那样的成绩(儿子的学习基本没有辅导过),我有些失望,已经尽力了。后来随着升学、住校、环境的改变,她可真是“了不得”了,不但成绩在下降,人也越来越任性、不听话,后来学校纪律也不遵守了,我行我素,想来就来,想走就走,上网吧,逛大街,班里考试了人却找不到了,成绩从班里倒数发展到全年级倒数,哪个班也不愿意要她,最后被学校开除了。

回到家什么也不干,专找好吃的,我的生活很节俭,她全然不顾,花钱似流水,我要东她往西,处处和我对着来。还不止这些,有一次,一个熟人还了300元钱,转眼就不见了,是她偷拿去了,家里的钱是从来不上锁的,什么时候开始这样的,我却不知道。远不止这些,向老师骗钱、把衣服卖掉、把书卖掉,向同学借钱打欠条让人家找到家里来要钱,等等。这一系列的事情,简直把我搞得焦头烂额,真的是忍受到了极点。

三、坚定

回顾自己走進大法的修炼过程,刚开始炼功是对着电视放录像学的,学动作就明显感觉到法轮旋转、通周天两只胳膊飘起来的感觉,还有走路两条腿象安了弹簧似的,还有身体轻飘飘的那种状态,很玄妙的,我那被灌输的顽固的无神论观念就是在那个时候给彻底破除的。

很多对大法不了解的人,对大法弟子坚定的修炼不理解,为什么打压这么惨烈还能这么坚定的修炼?其实很简单,那就是自己亲自体验到了。如果有人再说什么,或者是什么组织,或者是什么政府,那有用吗?没有用,一点都没有用,动摇不了。我和千千万万大法弟子一样,对法的坚定是坚如磐石。

坚定了自己修炼的决心,那么就要认真对待修炼这件事情了,修炼就是修去执著心,想想师父讲的法,师父开示:“告诉你一个真理:整个人的修炼过程就是不断的去人的执著心的过程。”[1]在这矛盾中被触动的情、名、利不就是执著心吗?在矛盾来了的时候,按照大法去做,这才是修,才是同化法啊,相反自己在矛盾面前表现的是那么的激烈、对抗、甚至是以恶治恶,整个与真善忍背道而驰。

四、修心

稍稍平静的心,又被女儿的事挑起来了,我知道自己的执著心并没有修下去。面对丈夫、女儿我好长一段时间处于无意识状态,不知该怎么办,后来随着不断的学法,才渐渐的有了头绪,并且越来越清晰。

师父讲:“我们作为一个炼功人,矛盾会突然产生。怎么办?你平时总是保持一颗慈悲的心,一个祥和的心态,遇到问题就会做好,因为它有缓冲余地。你老是慈悲的,与人为善的,做什么事情总是考虑别人,每遇到问题时首先想,这件事情对别人能不能承受的了,对别人有没有伤害,这就不会出现问题。所以你炼功要按高标准、更高标准来要求自己。”[1]

学好法,按照大法要求做,牢记自己是个修炼人,遇到什么矛盾先找自己,那是自己的修炼路,去执著的过程,提高的过程,升华的过程。

在与丈夫的矛盾中找自己:第一,发现自己很“自我”,冒犯“我”就不行。在党文化形成的那种“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的观念,是一种心胸狭窄的表现,一个高尚的、有素养的人是不会这样的,更何况一个大法修炼者呢?我要去掉它,修掉它。

接着找自己,发现自己很自私,对丈夫情重,而且把这种情作为象自己的私有物品一样。

再就是我要怎么样,你就怎么样,相反,你想怎么样不合我意,就不行。不尊重人,只考虑自己、维护自己,不考虑他的感受。这都是一种私,甚至更极端。作为修炼人不能留有这样的心,我要去掉这个极不好的心。

在女儿的事情上我找自己。她当初住校,孩子离家住校,我没有在生活上多关心她,而是在生活费上卡的太紧。比如她爱打扮,愿意穿好看一点的衣服,我不但不满足她的愿望,相反,用粗暴的方式制止她。还有对她身上的缺点、不足,不是宽容对待而是嫌弃,后来有了隔阂。说到底是没有用一个修炼人的善去对待她。继续找下去还有很多,不符合大法要求的还有很多很多。

对于丈夫我知道还有怨恨心,那我就在修怨恨心上下决心修去它。他工作忙、应酬多,我尽量理解他,并且努力改掉以往在家里自己说了算、独断、霸道等坏习惯,遇事征求丈夫的意见,家里的钱共同管理,大的开支多与他商量,哪里产生矛盾了、冲突了,自己先退一步。打什么电话了,往哪去了,不再干涉他的自由,真诚相待,多忍让,按“真善忍”去做。

有一次,在家里说话,他认为我刺激了他,他把我好个臭骂,那是个夏天,窗户全开着,他喊着嗓子骂的不堪入耳,我没有还一句嘴,我静静的守住心性,不急不火等他骂个够,到了晚上他开始咳嗽嗓子痛,一个晚上痛得睡不了觉。这件事对他的触动很大,他知道是遭报应了。通过这件事他更明白了善恶有报的理。后来在行为上有了很大的改观。就这样,在我不断的实修中,我发现他渐渐在变。

在女儿的事情上也是一样,我不再刻意要求她做到什么,不再强求,用法理开导她,学习的事情暂且缓一缓,她待在家里没事干,我就带她在家学法,去学法点也带上她,到学法点上,看她坐不象坐、站不象站的样子,也有忍不住的时候,如果发现自己有做不好、守不住心性时及时纠正,努力做好。

慢慢的她稍稍稳定了些。后来她又想上学了,我就给她买了辆崭新的自行车,把她送到离家较近的一所学校,她学习跟不上,我亲自辅导她,她反反复复表现出不好的状态,我就多包容、耐心的用法理开导,我用大法修出的忍和善去对待她。

渐渐的她愿意和我沟通了,有什么话也愿意和我说了。有一天她说:“妈妈,那天骑着自行车突然就摔倒了,你看。”翻开裤腿一看膝盖上一块鸡蛋大的青紫疙瘩,我就对她说:“以后不要逃学往外跑了,这是不好好上学、老往外跑对你的报应,同样道理,你做好了有善行了就会有善报的。”鼓励她改掉不好的行为要学好,她似乎明白了,点点头。就这样她渐渐的也在变。

五、后记

二零一四年秋天,这个秋天对我全家来说是个不平凡的秋天,是我修炼整整十年的秋天,也是我丈夫走進大法修炼的秋天,说起他能走上这条修炼路,也是感慨颇多,他从一个体制内领导职位上的人到成为大法弟子,从谎言毒害到明白真相再到走進修炼,也是曲折多多,按他的话说:“我这一生最幸运的是能当上大法弟子,是大法改变了我的人生,是师父给了我新的生命,从一个污浊的世界里把我捞出,跃進一个纯净的世界里,我要珍惜,再珍惜。”现在他每天学法、晨炼、发正念,以他特有的方式讲真相,精進的走在修炼的路上。

女儿也是在这个秋天里跨進了大学的校门,虽然是所专科大学,我和丈夫也算是很欣慰了。是大法把她从邪路上拉了回来,是大法归正了她,是大法给她开智开慧。在学校里,她学习在不断上進,成绩在不断提高,大学第二年还得了省级的大奖。读完专科后,又考取了一所本科大学,在今年临近毕业时又考上了研究生。

大法给了我太多太多,大法使一个情欲满身、私心重、凡事只考虑自我,变成一个宽容、平和、豁达、包容、凡事能为他人着想的我,是大法使我有了这个脱胎换骨的变化。是大法挽救了我这个家。

在这里我代表全家谢谢师父!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