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塑人生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七月十日】从二十九岁到四十九岁,这二十年是人生最关键的时刻,我有幸得到了师父的慈悲救度,修炼法轮大法不但使我在这个道德下滑的社会不再随波逐流,而且是逆流而上,在此感恩师父的无量慈悲!

一、从脆弱到坚强

我从小对疼痛非常敏感,手上扎个刺都要哭。记得都上高中了,有一次,去医院打针,医生没有防备我,就在给我打上针的那一瞬间,我立刻跑了,结果针被拔掉了,害得我又扎第二遍,医生笑话我一针扎两眼。结婚后也是,手割个口子,也得掉几滴眼泪,生儿子时,哭得死去活来,气得婆婆嫌我娇气。我也没办法,就是怕疼,没毅力。

一九九九年,我喜得大法。当时,我只是知道做一个好人,不紧不慢的,也不精進。

二零零一年,当地派出所警察突然抄家,并绑架了我和丈夫。面对警察的蛮横无理,我哭得和泪人似的,心中莫名的委曲不解。几天后,他们把我关到看守所,途中我突然理智、坚强起来,没有了怕。后来才悟到是师父的加持,我挺起胸膛,鼓励和我一起被绑架的同修:“我们没有犯罪,抬起头。”

在以后的日子里,我遭恶人拳打脚踢、电棍电击、野蛮灌食、熬鹰(不让睡觉)、吊铐等等折磨,过程中,我一次次感受着师父的慈悲保护和加持,怕心在解体,我理解了我的生命就是为得法而来的,我真正的从一个好人成为修炼人。

我发现自己不知不觉中变得越来越坚强,一次次魔难使曾经脆弱的我奇迹般的走过来了,不但没倒下,反而让我更加看清邪恶的真面目,大法的可贵。

当我回来和亲友说起我的亲身经历时,他们简直不敢相信,侄女听了我的经历哭得泣不成声,他们由此相信邪党真的是什么坏事都干的出来。

是大法让我变得坚强,理性,成熟,回过头来一看,真的不过是熔炉熔炼金刚的过程,一个生命净化提升的过程,感谢师父从新造就了我!

二、大法成就了我,让我成为贤德之人

得法前,丈夫得了重度股骨头坏死。那时因为生活等各方面压力,我和丈夫的家人整日闹矛盾,最后几乎到了不相往来的地步。我对人生失望、消极、破罐子破摔。我多次想到离婚,但是心底仅存的那点道德良知让我不能抛下丈夫、孩子,只能在痛苦中混食度日。我不知道我将沦落到何种地步,那种痛苦和无望,几乎让我滑向道德极其危险的境地,后来甚至学会了打麻将,以此排解心中的烦恼,只要有闲暇时间,就去打麻将,谁说也不听。

母亲看到我消沉的样子很痛心,在我回娘家时,把一本《转法轮》放在我包里,嘱咐我:有闲暇时间,就看书,别再打麻将了,那不是正道。

就这样,我有幸得了法。我明白了一切都是因缘所定,不再怨天尤人。丈夫也在得法后,身体渐渐好了,腿不再疼了,也能干活了,但是因为股骨头严重变形,他走路还是一颠一颠的,而且因为吃药吃的脱发,落下个秃头。每次他去单位找我,同事说什么的都有,有说丈夫显得比我老,我就告诉他们人品最重要,我丈夫的人品没有多少人能比,有的问我丈夫为什么瘸,我就告诉他们,丈夫当初重度股骨头坏死,如果不是学了法轮大法,早已瘫痪在床,也许生命都没了。“六一零”人员找到我和丈夫,逼我们放弃修炼,我就告诉他们:没有大法,哪有丈夫的今天?哪有这个家?

话是这样说,但有时我虚荣心作怪,就不想让丈夫去公司找我,也不想让亲戚朋友看到他一瘸一拐的样子,心里也很酸,别人眼里,我哪样也不差啥,可是为什么找个又瘸又秃的丈夫?一次和丈夫生气时,觉得委屈,我忍不住说;“真不知哪辈子欠你的,让我跟你遭罪。”丈夫说:“咱俩可是圣缘哪,一同得法,来助师正法的。”是啊,这么多年,我们相互扶持,不离不弃,比学比修,我们共同配合做资料,发资料,挂条幅,协调等,我真的应该珍惜我们这份圣缘。

在梦中师父也多次点化我,我和丈夫一直是善缘,是患难夫妻。渐渐的,我们的关系越来越默契,师父讲法中说道:“人要跳出这个情,谁也动不了你,常人的心就带动不了你,取而代之的是慈悲,是更高尚的东西。”[1]在别人眼里,我们是恩爱夫妻,得到亲友的尊重和赞赏,一次,我和丈夫帮一个同修搬家,那个房东知道我们的一些经历,也双手竖起大拇指,称赞我是个了不起的女人,我告诉她,是因为修大法,才有今天的我。

在这个道德下滑的社会,为了金钱、权力,为了自己的私欲,多少夫妻离婚,抛弃孩子、家庭,都见怪不怪了,什么道德伦理,多少女人已经丧失了最基本的妇道。大法让我看明了姻缘,懂得知命,洁身自好,看到这个十恶毒世的种种乱象。我无数次暗暗庆幸自己得了法,是师父洗净了我,成就了我在人间的一段佳话。

三、大法开启了我的智慧

大法的超常每时每刻都展现在我的生活中、工作中、修炼中。我是个热心人,大法需要做的,同修需要帮助的,只要让我碰到,我都会无条件配合,就是遇到什么做什么,每天很忙也很充实,有时亲戚找不到我,就半开玩笑的说我是个大忙人,也许我的这种无为的状态符合了大法法理,我的智慧也在不断开启。

从去年开始,只要有同修想写交流稿又不会写的,我就帮助她们写,因为当我听到他们讲起自己的修炼故事和感悟时,我一次次被震撼,当他们讲起当时细微的思想活动,我感受到了大法弟子在巨大压力下放下执着以至生死的伟大壮举,我被感动的流泪,感动于师父的慈悲,感动于同修的正念正行,一件件在法中神奇超常的事,就如同一颗颗闪闪发光的珍珠,怎能因为同修的不会写而埋没,拿出来证实法才有意义,每个人都是一部历史,他们的故事惊天地泣鬼神。

我原是一个很感性的人,写稿的过程中就不知不觉進入了同修的角色当中了,有时甚至体悟到了她的苦痛和明理后的正悟,我写出来的话,她们会脱口说出:对,我就这么想的,就是表达不出来。

有一天早晨,刚起床,几个字打入我脑中:浴火重生。我知道这几个字的大概意思,但我不知道为什么这几个字突然被想起来,也没多想。

两天后,我碰到一个同修,说起写稿,她就开始给我滔滔不绝的讲起她的修炼经历,听着听着,我的心在流泪,她的经历真的就是浴火重生的过程啊,难道这几个字真的是用给她的吗?为什么那几个字偏偏这几天打入我的脑海?为什么这几天遇到她?我感叹生命的奥妙,原来一切都是慈悲的师父巧妙有序的安排。

因为大法弟子要求真,为了一篇稿子的真实性,我要多次去校对,回家后,不断完善,才能成稿,归类整理,合理安排顺序,有时也熬大半宿,有一段时间真的很累,很想歇歇,也想整理一下自己的思路,写一篇自己的稿。

一天,同修和我说起另一个同修的修炼故事,挺感人的,希望我能帮她写,我就想推脱。丈夫在旁边说;“你这样就是自私,你自己的稿子以后再写也行,况且你曾经也有发表的稿子,可同修还没这机会呢。”听了他的话,我觉得挺有道理的,如果同修的故事能让更多的人明白真相,能启迪人的善念,能让陷在魔难中的同修受到启悟,写她的和写自己的又有什么区别呢。

我们专程去了那个同修那里,当面听她讲起自己的修炼故事,那是一个看似柔弱的女子,清秀文雅,但是她的故事却几次让我流泪,心中不断的感叹;“当今社会,只有大法弟子才能做到。”

后来,我把她的稿子写完后,拿给丈夫同修看,丈夫也直掉泪,说:“这个同修太了不起了,很难做到她那样。”

让我听到、看到、感受到大法弟子们那颗颗纯正的心和珍贵的修炼神奇、超常的故事。我突然觉得是师父的慈悲让我有如此的偏得,是大法开启了我的智慧,能记录下这一切,是帮同修吗?是在帮自己呀,我也在这个过程中受益无穷,升华了自己。谢谢师父!谢谢同修!

有不正的地方,恳请同修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