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姥爷被非法关押 盛淑莉残疾儿子来回奔波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七月十日】(明慧网通讯员山东报道)二零一九年七月二日上午,山东省平度市法轮功学员盛淑莉的儿子与律师到青岛市黄岛区法院递交了相关手续。下午,律师赶到青岛即墨普东看守所会见了盛淑莉。


盛淑莉近照

二零一九年一月二十二日下午,法轮功学员盛淑莉、曲元芝到旧店镇北大流河村去讲真相时遭人恶告,被祝沟派出所警察绑架;一月二十三日下午被劫持到青岛普东看守所。两人现已被构陷到法院。

盛淑莉的儿子是一位残疾人,母亲被绑架的当天下午,他就拖着残疾的身子到派出所,一直等到晚上十点多才回家。后来他又几次去派出所要求放母亲回家。

提起被非法关押的母亲,他难过的说:“俺妈在家的时候,都是她看孩子、做饭洗衣,包括我的饮食起居。如今我只好把年仅两岁的儿子送幼儿园了。按说应该至少三岁才送,每月托幼费要四、五百元。没办法,没人照顾孩子。很快放暑假了,暑假这两个月只能在家里(不知如何照顾)。暑假结束后才能再送幼儿园。”

盛淑莉被绑架后,家人的生活完全被打乱。一位亲友说:“端午节那天,盛淑莉上高中的女儿回家了,我们去探望,看到锅台上只摆着一大盆简单的不能再简单的拌茄子,看了令人心酸。”

二零一九年六月二十一日上午九点半左右,祝沟派出所警察又绑架了盛淑莉七十五岁的父亲、法轮功学员盛松刚。

盛淑莉的儿子听说后,吃力的来到派出所要求见见姥爷,可是去了两趟也没见上姥爷,他哭了,他又坐车去了城里找亲戚救姥爷,可当天下午三点,他姥爷就被劫持到平度看守所了。盛淑莉的儿子不断询问律师能不能赶到平度会见一下他姥爷,并心酸的说:“我妈可孝顺俺姥爷了。”

天理昭昭,善恶有报。历史上对正信的迫害从来都没有成功过。任何一个人都要对自己的行为负责,无论是首恶,还是帮凶;无论是公检法人员,还是协同者,都逃不过人间法律、道德法庭的终极审判。

二零一九年五月三十一日,法轮大法明慧网刊发《通告》告知:在美国的一些宗教及信仰团体日前被告知,美国政府将严格地审核签证申请、对人权及宗教迫害者拒发签证,包括移民签证和非移民签证(如旅游、探亲、商务等),对于已经获得签证者(包括“绿卡”持有者)也可能被美国拒绝入境。美国国务院官员并告知美国法轮功学员可以提交迫害法轮功学员者名单。这意味着,国际社会对于中共以及江泽民集团残酷迫害法轮功的反人类行为,已从“呼吁”停止迫害,变为实质性的具体“行动”。

在此,希望相关的办案人员对法轮功学员作出撤案、不起诉的决定,站在正义良知这边,维护法轮功学员这群善良人的合法权益。借此机会,竭力弥补罪过,停止迫害,并收集各级官员迫害法轮功的证据,为自己和家人赎回平安和未来,这是明智保身之举!


参与迫害盛淑莉人员:
刘杰17667596080
王伟修0532-66507013
平度610人员李春民
平度610副头目国玉成15615887178

黄岛法院:
女法官欧晓彬(接盛淑莉、曲元芝案)
书记员尹崇淼

平度祝沟派出所:
电话:053283321006
所长牟晓峰13869839721
指导员葛某13964277668
副所长孙涛
接案警察刘中宝15065328833
警察刘中宝15065328833
警察王洪中、李朋涛

恶告人:高家流河村村民高洪明17187888861

附:盛松刚、盛淑莉父女所遭迫害事实

盛淑莉,现年五十一岁,在修炼法轮功以前,因儿子不幸脑瘫,生活不能自理。看着残疾的儿子,盛淑莉愁得患上了严重的头疼病,经常痛得眼睛都睁不开。二零零四年,盛淑莉开始修炼法轮功,很快她就体会到了无病一身轻的美妙。然而因坚持“真善忍”的信仰,盛淑莉多次遭到平度警察的迫害。

二零零五年六月二日,平度祝沟派出所警察伙同平度“六一零”恶人,将修炼法轮功仅一年左右的盛淑莉绑架到平度洗脑班,在洗脑迫害了四十天后,才将盛淑莉放回家。

二零零七年十二月十三日,盛淑莉到旧店镇郑家村讲真相,被郑家村治安员绑架到村办公室,村支书郑全军向旧店派出所恶意举报,被旧店派出所劫持。后盛淑莉被劫持到山东王村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

二零一三年五月二十四日,盛淑莉讲法轮功真相时,遭人恶告,被旧店镇派出所警察绑架,次日被劫持到即墨普东看守所非法关押。八月一日,平度法院的所谓法官侯京玉秘密庭审了盛淑莉。

盛松刚,于一九九八年得法,今年七十五岁,为人忠厚老实、乐于助人。修炼法轮功前,他患有严重的类风湿,手、脚都变了形,走路不稳,到处求医,不知花了多少钱,也没有好转。他们邻村有一个和他一样患有类风湿的人,也是到处求医,打听偏方。他们两人约定:不管谁找到好的治疗方法、偏方都要及时告诉对方,哪怕有一点好转。因此俩人不管在哪里听有能治类风湿的,都会去试试,可是俩人的病情都没有好转。

直到一九九八年的一天,有人把大法介绍给盛松刚,并告诉他这个功法很好,你就好好的学吧。果然,盛松刚开始炼法轮功,身体好的很快。通过学法、炼功,折磨他多少年的顽症慢慢的越来越好。因此,他的女儿盛淑莉看到父亲的变化,也走入了大法修炼中。这时他想起了那个和他同样遭受折磨的邻村病友,马上去告诉他,可是那个病友怎么也不相信炼炼功就好病了,因此他就没学。就在盛松刚得法的几年内,身体基本上恢复了正常状态,能下地干活了,可是那个病友的病情越来越严重,出不了家门了。

二十多年了,盛松刚由于炼了法轮功,身体好了,脾气好了,整个人变了,因此他就把大法的美好告诉人们。因为去北京为大法说句公道话,他被非法关押、毒打,二零一六年七月二十六日,因为讲真相被关押、罚款。

二零一七年三月十六日上午,祝沟派出所两人到盛松刚家去,问盛松刚出没出去发资料,又叫盛松刚签名。隔了三四天,派出所的那两个人又到了盛松刚家骚扰。

二零一七年三月三十号下午,派出所矫恒玉与副所长又来到盛松刚家,在盛松刚家拿走了十多块真相光盘,一部份真相资料,又抢走了一千多元真相币,和一个印章。

如今,七十五岁的盛松刚再次被关押……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