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名利情的诱惑 慈悲救度众生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七月十日】我与儿子一同走入大法修炼,我们互相鼓励、彼此支持共同走过了风风雨雨的二十年,虽然历经魔难,但是心中有法,有师父的慈悲看护,我们在正法的修炼路上,一直走到今天,其中有得法的喜悦、有溶于法中的幸福,也有放不下执著时的痛苦与迷茫,但是我们永远都不会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在助师正法的神路上永不迷航。

儿子今年二十八岁,已到了成家的年龄,一直以来,我就希望儿子同修能找一个同修家的孩子,希望他早日成家,了却我的心愿。可现在这个社会环境,真的是一个大染缸,尤其是年轻人,被邪党文化、无神论与现代意识的影响与毒害,道德行为真是让人担忧,想要找到一个善良、本份的女孩不容易,修炼人找个常人不合适,找同修也不容易,大法弟子家的孩子还能坚持学法的不是很多,有的孩子脱离法后,很常人化,这是我们许多大法弟子感到头痛的事。

后来认识一位法轮功学员家的孩子,女孩单纯、善良,长的也好看,我从心里喜欢她,我们相处的很溶洽。他们相处一段时间,准备买房子结婚时,矛盾出现了。女方的家属要求全款买房子,儿子不同意,因我们自身条件不允许,我曾被迫害三年,丈夫离世,家里没能力全款买房,借钱又觉得不符合法的要求。儿子考虑,修炼是亿万年的机缘、等待,无论怎样都不能放松修炼,决定与女孩分手。我为儿子能坚定在法上而欣慰,也为他们不能结为夫妻,在大法中共同精進而遗憾。

这时的我,名、利、情都暴露出来了,怕别人笑话没面子,怕儿子伤心、消沉,怕女孩生气、痛苦,我完全被人情带动了,苦不堪言。我开始求助我的哥哥姐姐(他们也都修炼大法),他们生活条件还算比较好,而且曾经承诺等我儿子结婚时一定帮忙,可是到借钱的时候就变了,怕我还不上。

当时我真是伤心到了极点,姐姐被中共迫害四年期间,我把她的女儿当成自己的女儿带,引导她学法修炼,后来找一位大法弟子结婚生子,而今天我儿子要结婚需要他们帮助时,却这样,心里这怨恨和委屈啊!想起来就流泪。

自己又陷在情中不能自拔,可是大法弟子配合救人的项目不能停,出去讲真相心态不纯,影响救人效果,学法也不入心,我求师父帮弟子,不能这样消沉下去。

师父慈悲,让同修来这与我一起学法。师父开示:“其实一切不符合大法与大法弟子正念的都是旧势力参与造成的,包括自身不正的一切因素,这就是为什么我把发正念作为大法弟子的三件大事之一来做。”[1]“你们都是同修,你们是敌人吗?你们为着一个共同的目标在世上救人,你们应该是最亲密的,互相帮助的,你看谁不顺眼?他的表面形像、行为,只是人这的,可是你们不都是神来的吗?神那面会这样吗?要从修炼上看哪。”[2]是师父的法让我豁然开朗,满腹的怨恨荡然无存,心里顿感轻松,是师父把我这不好的物质拿掉了,世上亲戚的观念在我的思想深处已离我很遥远了,没有怨也没有恨,心里很平静。

第二天,我给哥姐们打了电话,告诉他们不向他们借钱了,是我错了,给他们添麻烦了,没为你们着想,太自私了,以后也不会借了,谢谢你们!我们有师父管,一切交给师父安排。“修炼就得在这魔难中修炼,看你七情六欲能不能割舍,能不能看淡。你就执著于那些东西,你就修不出来。”[3]

法理上认识上来了,觉的对不起师父,让师父为弟子操心,自责的情绪又来干扰我,早上起来突然感到眼前漆黑,浑身无力,心里知道不对劲,马上喊师父,不承认这样的状态,我归大法管,没做好我会在法中归正。我翻开大法书:“生活中时常有失落 伤痛时如同走進沙漠 每当人生陷入迷茫 脑中就会有个真念闪过 不要消沉 不要懦弱 人在等创世主把生命重塑 从返天堂别被名利情所惑 这闪念使我振作 人生是过客用心把握 最终我要把生命的目地寻获”[4]。

谢谢师父的一再点悟,这段时间是被人心干扰,被亲情所累,放松了修炼,看到亲戚同修说话不算数,放不下利益,心里产生怨恨,其实这正是自己要归正的地方,师父说:“他们怎么样能把看到的对方如何如何,反过来看自己就好了。”[5]身为正法弟子,身负助师正法、救度众生的责任,而在这师父用巨大的承受延续来的宝贵时间里,却放松了修炼,忘记了自己的誓愿,想到师父,想到众生的期盼,弟子泪流不止!个人的那些恩恩怨怨已什么都不是了。

我调整好心态,准备好《明慧期刊》、《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等资料,继续到偏远农村去面对面发资料、讲真相救人。这天下起了大雨,但我已坚定了救度众生的信念,什么都挡不住,我们五位同修一路上发正念,背师父的法:“天翻地覆人妖邪 欺世大谎阴风切 大法众徒讲真相 正念法力捣妖穴”[6]。

我们分成两组,顶着雨挨家挨户的送真相,见人就讲,一位大娘打开大门,让我们進屋吃点饭、避避雨,有的听明白真相后,再三说谢谢,最后走到一家,女主人出来了,我给她讲真相,这时一男子从后边过来大声说:你们是干什么的?我回头迎上去,笑着说:你好,我们是给你送福音的,随手拿出一本《金种子》给他。他接过来说,这是什么种子?我说:是真、善、忍的种子。他说:啊!真、善、忍的种子好啊!我说,你的本性也是善良的,这是佛性,可共产党灌输人的是无神论,反对真、善、忍,破坏佛法,迫害修佛的人,天理不容啊!看来你是村长吧,也是党员吧?他说是。我说那我就帮你退出这个党组织,选择善良吧?同时看明白之后,再把真、善、忍的种子传播更多的人,你会得福报的。又给他一本《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告诉他,明真相、得福报,给你取个化名叫洪福退出来吧,他高兴的说好。

回来的路上,雨还下着,但弟子的心是快乐的,众生得救才是我们的心愿,几年来我们几位同修配合到农村讲真相,几乎把整个市区的乡镇、山村走了个遍,有个村庄,大多数都是信其它宗教的,我们去了四次,最后才把这个场打开,众生开始认同大法。

这些年来,尽管我们为救众生吃了很多的苦,可是想到师父的承受与付出,我们所做的简直是太微不足道了,每时每刻都是师父的看护与加持,我们才能平稳的走过来,此时弟子心中已经没有了往日的显示、傲慢、证实自我等人心,只有一颗感恩的心,无比感谢师父的浩荡佛恩!

最近学师父的新经文:“我有一句话呀,我说有大法在,什么也不怕。”[7]弟子对这段法有了新的认识,是啊!这些年来不也是证实大法的伟大吗?“大法弟子是伟大的,因为你们修的是宇宙的根本大法,因为你们用正念证实了大法,因为你们在巨难中没有倒下。”[8]几年前,当我觉的难很大,要撑不住了,师父的点悟和鼓励,使我没有倒下,而且在艰难中挺过来了。那时丈夫同修出现病业假相半年了,不能自理,需要护理,儿子需要照顾,生意需要经营,三件事必须做好,真的是感到“百苦一齐降”[9],心里曾求师父把我带走吧,太苦了,当时已瘦的不象样了,躺在床上起不来了,只感到自己的身体往下沉,好象就很遥远了,这时师父的声音传来,“那你的责任、你的使命哪?”我一下清醒,心里喊师父救我,瞬间振作起来,我不能死,我的生命只属于大法,是为救度众生而来。

还有一次,与同修配合中产生了矛盾,心性提高不上去了,丈夫不在了,本来觉的同修可以依赖和信任,可是同修又这样对我,心里那个委屈呀!心里对师父说:弟子只有信师信法,可是又看不到师父,似睡非睡中望着茫茫的天空,大声的喊:茫茫宇宙,师父您在哪呀!?这时从遥远的地方传到耳边:“师父就在你身边。”我一下惊醒,坐起来就大哭起来,弟子让师父操了多少心啊!

年前我们几个同修到农村送台历、年画,我们分两组,当我们去的村落发放完,回来时,另俩位同修还没回来,找了几个来回也没见到,心里有些着急,还有些埋怨,天都黑了,心里求师父,正好今天带了《转法轮》,翻开书:“我的法身已经多的无法计算了,别说这些学员,再多我也管的了。”[3]我双手合十!谢谢无比伟大而慈悲的师父!当我们把车掉转方向时,看到俩同修回来了,正向我们这儿招手呢!

我们作为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与师父、与正法同在,助师世间行。有大法的指导,有师父法身的看护,有向内找的法宝,还有什么理由不做好,有多少执著不能放下?还有什么观念能挡住我们的助师正法之路!

大法是万能的,可以归正一切,我们是走在神的路上的大法徒,在滚滚洪流中,逆流而上,放下一切世俗的偏见与执著,返本归真,回归我们真正的家园!

双手合十!弟子跪拜恩师!

注:
[1] 李洪志师父经文:《关于副元神一文引起的波动》
[2] 李洪志师父经文:《大法洪传二十五周年纽约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4]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四》〈人生是过客〉
[5]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和时间的对话〉
[6]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围剿〉
[7]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八年华盛顿DC讲法》
[8]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弟子的伟大〉
[9]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苦其心志〉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