针对网络封锁发正念的体悟

《通告》发表后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六月二十二日】下面把明慧网《通告》发表后,针对网络封锁发正念的体悟写出来。

开始,网络封锁我没有太注意,以为是邪党每到所谓的敏感日就捣乱的“正常行为”,但六月四日之后,发现怎么还越发严重了呢?这才意识到是针对《通告》来的。

这时我才忽然发现自己发正念的效果不好,主意识不集中,意念分散,而且脑袋混沌、发沉,我就开始找这种干扰的来源,但没找到,持续几天都这样,我很困惑,后来我问到一同修,她说她这几天也有这种现象,我才明白,这也是针对《通告》来的。

我是关着修的,另外空间什么也看不到。我知道《通告》发表的重大意义,所以非常想突破这个状态。

一天晚上我做了一个梦。我和几位同修到了当地的公安局大楼里面,这时需要登记个人名字,我有些顾虑。这时看见我们当地非常邪恶的“反×教支队”的头目迎面而来,他拿起笔,替我签上了名字,但不是我的名字,是他随意编的,当时的感受他比较善意,而我也没有恶警的概念。这个镜头就消失了。接下来,我在大楼的房间中看到很多垃圾需要清扫,不只一个房间有这种情况。这时我出了房间到走廊,走廊阴暗、浑浊,发现公安局长从最里面的房间里出来,他一下子看到我,略微愣了一下,盯住我有几秒钟,什么也没有说,转身回到自己的办公室。而我也没有害怕。

第二天早晨醒来,我有点奇怪,那个大楼我从来没有進去过,那个警察我也没有直接面对过,怎么这么清楚的看见了他们?师父在点化什么呢?想着想着,我突然明白了,他们明白的那面想得救!他们在向大法弟子传达一种善意。而办公楼中的垃圾,是在告诉我们那里的邪恶需要清理,清理之后才能帮助这些生命得救度。

我想到这里,还没有等我盘上腿、摆好发正念的姿势,我脑袋连日来的混沌状态瞬间消失,非常清亮,而且我能感受到身体的所有细胞都在兴奋的跳跃,整个人处于一种欢愉、祥和的状态……

也就是从那时起,我发正念進入一种被能量场包围、非常祥和、眼泪几乎要流出来的状态。

由此,我才真正明白明慧网《通告》发表的重大意义所在。这是师父在正法的最后,给众生,尤其是那些仍在执迷不悟、继续参与迫害者开创的得救机会(或许可以说是最后的机会),而大法弟子这时修出的无私境界是救度他们的前提或保障。

这也使我想到,我们在落实《通告》的过程中,需要放下所有人的东西,发自真心的想救度这些被旧势力置于死亡位置上的众生是我们必须有的心境。那种对行恶者惩治、对立、解恨以及对《通告》发表的漠视、观望、推测、想象、有了盼头等等不正的思想都是旧宇宙的因素,急需归正。

师父讲过:“我告诉大家,现在所有剩下的能够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的,就是我们学员自己的原因。没有重视发正念的这些学员,你们自己所应该承担的、负责的空间里面的邪恶还没有清除,就是这么个原因。”[1]

所以,那些邪恶進行网络封锁,从而阻挡大法弟子上网、下载、传输资料的邪恶因素就是从大法弟子的空间场中来的。大法弟子的大圆满与正法同步。

这里有个小插曲。当我悟到这些后,想到集体发正念的威力大,我就找到一位同修一起发正念。过程中,她有些被干扰,咳嗽。将近一个小时后,我们停了下来。她说了她看到的情况。(她有时天目能看到一些东西,但一直处于个人修炼状态,当时正在突破当中。)在她脖子处一个生命对她说,我又不干扰你,你灭我干什么?实际是同修说到灭虫子、细菌等时才咳嗽。她当时没悟到自己依然局限在个人修炼的层面,没有把“助师正法、救度众生”[2]摆在第一位,因此无意中就保留了那个邪恶生命,但她同时看到了很多穿着蓝衣服的人没有表情的背向她而去,一波一波,呈扇子形,很多。她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后来我俩交流,说到我们应该修成“为他”的境界,不能为了个人修炼而不顾众生的死活,等等。正说着,她突然说,那个生命消失了。她很震动:这还没等发正念呢,摆正了基点,邪恶就遁形了!

师父明示我们:“但正法中的修炼标准,更新后对那些神要达到的标准是严格的,这一切是新宇宙的标准要求。”[3]

让我们在落实《通告》、救度众生的过程中,展现新宇宙王和主的威德吧!

以上为现阶段的粗浅认识,如有不妥,请同修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二》〈美国佛罗里达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经文:《世界法轮大法日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一》〈二十年讲法〉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