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地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六月十二日】我家后院住着一家人,我家墙外有几垄地和他家的地挨着。每年春天我们都自种自家的地,一直和睦相处。

有一年,种地时他家多种了我家的两垄地。我想:师父说了:“不记常人苦乐 乃修炼者 不执于世间得失 罗汉也”[1]。我家没和他家发生口角,又多让了一垄。

第二年种地时,他家把我家让的几垄地种了,把我家的地又多种两垄,我家就又让给他家一垄。

第三年,他家干脆不让我家种了,那片地都成他家的了。

这下我儿子、儿媳可不干了,非要找他们理论理论不可。这时,我想起师父说的话:“是你的东西不丢,不是你的东西你也争不来。”[2]这不明摆着是去我的利益之心吗?既然他要就不是我的,那就给他吧!又想起师父说:“在常人这个复杂的环境中,你是清醒的,明明白白的在利益问题上吃亏,被别人窃取利益的时候,你不跟别人一样去争去斗;在各种心性的干扰中,你在吃亏;你在这种艰苦的环境中,魔炼你的意志,提高你的心性,在常人的各种不好的思想影响下,你能够超脱出来。”[2]我想我是修炼人,要听我师父的话,不能跟他去争去斗,这样一想,就觉的心里特别轻松。我就劝孩子们那几垄地不算啥,咱们没那几垄地也能活,不要去争争斗斗的,这事街坊邻居也都看在眼里。

后来我发现他总是监视我们。从前年开始,一不顺心,就对着我家骂,还时不时的站在我家房后放鞭炮。我想我是修炼人,师父说:“作为一个炼功人首先应该做到的就是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得忍。否则,你算什么炼功人?”[2]想到这,心情又平静下来。

去年骂的更凶了,这回我冷静下来想,他家为什么总是三番五次的,对我家这样呢?师父说:“可是大家都没有想一想:我们自己是不是在哪方面做的不对了?其实自己真的明白了、做正了,这些人、这些表现就没有了,因为不会在大法弟子中出现任何无缘无故的事情,也是不允许的,谁也不敢。”[3]

我就开始理顺自己,是不是我哪方面做的不对了?是什么心促成的呢?他监视我们,是不是我的疑心、怕心招来的呢?还有隐藏很深的怨恨心,他家占了我家的地,虽然表面上没和他争,但是还隐藏着一丝不易察觉的怨恨心。有时下雨打雷,就觉的雷是在他家周围打的,就想是不是他家要遭报了?还有瞧不起他家的心,对孩子说:“他家都是什么人呀?”不让孩子和他家接触。

找到这些心之后,我就一个个的清除,顿时感到空间场清亮了,慈悲心也出来了。我想他家总是莫名其妙的和我家找事,是不是让我去他家讲真相呢?师父说:“大法徒是众生得救的唯一希望”[4]。我就决定去他家讲真相。

我一走進大门,他媳妇热情的和我打招呼,他也乐呵呵的把我让進屋。然后又乐呵呵的和我唠家常,问长问短的。他媳妇见状,就在一旁说:“他这人没啥心眼,就是爱骂人,不喝酒不骂,一喝酒就骂,婶儿,你好好说他。”我说:“婶儿告诉你,不能骂人,骂人就生气,气大就伤身,这不是对自己不好吗?”他说:“我知道,就是控制不了自己,早晚得气死。”我顺口说:“你怎么能气死呢,不骂人不就行了吗!”说完这话,就觉的这个生命太可怜了,什么怨恨、不平都一扫而光。

接着他就自然谈到巡视组、派出所经常来村里,都让他在哪儿哪儿蹲坑。我说:“你咋干这事呢?婶告诉你,你要利用这个机会保护大法弟子,那可是功德无量的事。你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灵活一点。”他说:“我可不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咋的,那天我看见谁谁在那贴呢,我都没吱声,没举报。”我说:“你能这样太好了,你看我们都被迫害十九年了(注:本文成文于二零一八年),我们不是始终照常做吗?咱村的某某书记,当初迫害那么邪恶,上面有啥令,他都能给挡回去。你看人家现在多好!你知道我们为啥贴,为啥发小册子吗?不就是想让你们了解真实情况,不让你们受骗上当吗?对法轮功书籍出版的禁令二零一一年三月就已经废除了,法轮功发小册子完全是合法的。你知道吗?凡是参与迫害法轮功的,有不少都遭报了。薄熙来、徐才厚、郭伯雄、周永康都是直接参与迫害法轮功的,现在都遭报了。天灭中共不是哪个人说的,是因为他们干了那么多坏事,老天要灭它。”他媳妇说:“共产党是要完了,也太狠了,太腐败了。”

他最后又说:“婶,我不会干那事的(指举报大法弟子)。”我说:“婶就是担心你两点:一怕你对大法有误解,干傻事;二是做了对我们不利的事。”他忙说:“我不会的,不会的。”我要走时,他一再挽留,我没想到事情的结果,竟是意想不到的这么好。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跳出三界〉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3]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零九年华盛顿DC国际法会讲法》
[4]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三》〈唯一的希望〉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