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的安排是最好的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五月七日】我九九年初得法修炼,师父给了我一个好身体。我曾经在棉纺厂工作十二年,工厂倒闭开了个小饭店,每天早出晚归维持一家生活,丈夫身体不好,常年吃药住院,家里的重担都压在我一个人身上,所以他只管炒菜,其它的活都是我干,朋友开玩笑的说:你是老板,也是采购员,又是配菜工,还是服务员、保洁工,你一身多职啊。我每天忙忙碌碌,一干就是八年多。每天利用午休的时间学法,虽然很忙但精力充沛,日子过得很踏实。

有失有得

两年前饭店面临拆迁,邪党统治下的官员不负责任,是他们工作疏漏却没了我们的拆迁费,我和丈夫彻底失业,丈夫本来身体就不好,又因拆迁费的事常生闷气,为此我总开导他:想开点,没有拆迁费我们生活的也很幸福,师父给我们安排的都是最好的。

那一阵我四处找工作,一天区幼儿园打来电话,让我去面试,我不知是怎么回事,去了才知道是丈夫朋友的女儿在区幼儿园上班,园里缺人就用我的手机号报了名,连名字也没写,用她的话说:你肯定去不了,肯定不要你,因为我小学二年级文化,岁数也大,被录取几乎是不可能。

我去幼儿园一看,发现有好多人都等着应聘,不是高学历就是关系户,经过几轮的面试,我被录取了。家人朋友都很吃惊。我知道这是师父的安排,所以我才被“破格”录取,师父给我安排了这份工作,我一定好好干,不辜负师父的一片苦心。

解决遗留问题

第一学期我被分到幼小衔接三班,每班三位老师,共同负责孩子们的教学生活,我主管生活,我接替的班原来的生活老师是校领导的关系户,家长反映她和班上的另一位老师对幼儿态度不好,午睡时不让孩子们上卫生间,多名孩子尿床、尿裤子,后来家长集体抗议不换老师就集体转学。那位老师走后,另一位老师被留校察看。

接了这个班,我才发现,班里的卫生特别的差,地面和周围的瓷砖都很脏,孩子们午休的床底下杂物很多乱糟糟的一片,鞋盒子、拖鞋、这儿一只那儿一只。孩子们喝水的保温桶里水碱很厚,卫生间的马桶更不用说了,哪都不干净。

师父讲:“而我们这里叫大家修心、向善,做事情要考虑别人,在任何一个工作环境当中你都要做好你的工作,你都得要叫人说你是好人。”[1]

我要干好工作,不糊弄事。我利用空闲时间把孩子们的床都挪开,把床底的杂物彻底的清扫出来,把地面擦干净;我买了白醋倒在水碱上,又用刀子和其它工具把保温桶里的水碱清除干净;上课的时候怕把孩子们呛着,我利用周六休息时间买上高浓度洁厕灵,把卫生间的马桶、边边角角、和教室的一些死角彻底的清洗了一遍。

周一上班后,班里的两位老师都说:咱们班这么干净啊!明亮了很多!别的班的老师见我工作很认真,都说:姐,你真把幼儿园当成你家了!

传播神传文化的种子

带班一段时间后,我发现坐在最后一排的一个叫汐汐的小女孩,每次都是最后一个盛饭,而且吃饭非常慢,其他小朋友吃完两小碗,汐汐一小碗才吃完一半,别的小朋友吃完饭交碗了,汐汐一个人还低头坐那儿吃,这个时候惠老师要拖地,每次她就让汐汐端着碗站在卫生间门口吃。

针对此事,我和两位老师开了个小班会,我提议孩子们吃饭的时候,第一个先给汐汐盛饭,这样孩子能多吃一些,能节省点时间。我说:换位思考,如果咱家的孩子吃饭慢,别人让咱家的孩子站在卫生间门口吃饭,咱们心里是个啥滋味,幼儿园老师要有耐心、爱心,最后江老师同意让汐汐第一个盛饭,惠老师没表态。

第二天上课,我把汐汐第一个盛饭的事情告诉了全班小朋友,多名小朋友举手提问,老师,为什么汐汐第一个盛饭呀?我对孩子们说:小朋友们,汐汐吃饭最慢你们都看见了,正因为她吃饭慢,汐汐每天都吃不饱,小朋友要互相帮助,互相包容,谁有困难我们都要帮帮她对吧?汐汐吃饭慢,我们让她第一个盛饭你们同意吗?这时孩子们异口同声的说:同意!

我们是幼儿园的启蒙老师,孩子纯净的象一张白纸一样,教孩子们什么,孩子们就相信什么,看着孩子们一个个纯真的笑脸,顿时感到师父给我安排这个工作的重要性,也感到自己责任的重大。

后来的教学中,我利用中午睡前的十分钟给孩子讲《九色鹿》等一些正见小故事,我买了个EVD机利用起床的十五分钟给孩子们放《悠游字在》,让神传文化的种子在孩子们的心里生根发芽。

坦荡面对误解

我来幼儿园上班三个月后,发生了一件几乎轰动全园的事情:

惠老师和江老师中午十二点下班,他俩换完工作服就走了,下午两点上班时,惠老师的工作服找不到了,她在幼儿园的微信群里问遍了也没人知道,惠老师见谁就告诉谁说她的工作服在她中午下班后丢了,连院长也知道了,同事们都议论纷纷,因为那个时间段我在班里照顾孩子们午休,所以她们都怀疑是我做的。

说来也巧,过了几天正好是我在洗手间的柜子底下看到了惠老师的工作服,我告诉了她,惠老师生气的把工作服扔到地上,不穿也不洗。和江老师交头接耳,工作也不管不顾的,就怀疑是我干的。我知道她心里也不好受,我把她的工作服洗了,开导她放下此事,如果是孩子的行为可以原谅,如果是大人的行为就是行为恶劣不可原谅。咱们先把孩子们看好,不能让孩子们出现什么差错,班里有摄像头,去调监控,真相不就出来了吗?

真是无巧不成书,那几天正赶上省里要来园检查,各部门都忙着做检查前的准备工作,院领导没时间察看监控,所以一直拖延着,那几天不断有人告诉我,说惠老师的工作服是我扔的等一些闲话,别人都用奇异的眼光看着我。不管别人对我什么态度,我心里坦坦荡荡,我有师父的法做指导,不多言不解释,干好自己的本职工作。

几天后幼儿园把监控调出来了,是班上一个叫航航的小男孩,在中午上厕所的时间里把惠老师的工作服扔到了卫生间的柜子底下,同时也找到了惠老师以前丢失的鞋垫和袜子。真相出来后,有的老师说应该让惠老师给你道歉,我笑笑没说话。

送家长礼物

在幼儿园上班的第二个学期,我被分配到芽芽三班,芽三班是全园最好的班级,也是配套设施最好的班级,园领导和园主任的孩子都在这个班里,因为孩子们也就三岁半左右,所以好多家长都不放心,总给老师送红包,想让老师多照顾照顾自己的孩子。遇到这些事情,我一概拒收。我明确的告诉家长,挣钱都不容易,心意领了,我不收礼也会照顾好孩子们的,把孩子交给我们带请家长放心。

一天放学后丁丁妈把我叫出去,非要给我两百元的购物卡,我不要,对她说:挣钱不易,心意领了,卡绝对不要,现在物价这么高,你上有老下有小,到处需要钱,孩子快升一年级了现在都要补课,把钱给孩子花吧。丁丁妈听我这样说很吃惊。第二天早晨,丁丁爸送丁丁上幼儿园,一進班上下打量着我,笑呵呵的向我点头问好。

有时是两位老师代我收的,这让我很为难,过后我会想办法退回去,或买礼物送给家长,三月份开学一个家长送我一包面膜,前几天我送她一个几百元的珍珠项链。有时把家长送的礼物再送给别的家长,他们都很高兴,一再的感谢我,可能在他们印象当中,没有老师给家长送礼物的吧。

家人受益

丈夫因常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在大法中受益了,十年前医院就给判了死刑,到现在丈夫还活得好好的。

儿子也很懂事,为了减轻家庭负担,上学期间利用晚上时间在饭店打工挣钱,自己养活自己,好多的事情都是他自己料理。孩子也肯吃苦,等分配的两个月里,孩子去北京打工,给我拿回两万块钱,和我说:妈,我给你拿钱回来了,爸的医药费有了。

儿子毕业后学校给分配到本市的一个好单位,我没花一分钱,儿子有了一份好工作。都是托大法的福,是师父在帮我,师父安排的都是最好的。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加拿大法会讲法》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