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伯终生保密的故事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五月二日】本市有一位长者,鹤发童颜,慈眉善目,当年,我们同在一个机关大院炼功,老者年长我二十多岁,我就喊他“老伯”。他曾被多种顽病折磨,生不如死。后来有缘修炼法轮功,无病一身轻,也明白了很多事情。

老伯抗战时期参加了共产党的八路军。老伯讲,他离休前,先后在几个单位上班的时候,都有好奇的同事想听听他抗战时期的故事,他都摇头拒绝:“对不起,我执行的特殊任务,终生保密。”

二零一五年,老伯看了奇书《九评共产党》以后,他告诉我,《九评》写的真好,里面说的每件事都是真的。三五九旅在南泥湾开荒,大面积种植罂粟、熬制大烟(鸦片)千真万确,我就是一个地区贩烟的负责人,把延安转来的烟土批发给毒贩贩卖,赚取银元,用于招兵买马。中共知道这事太肮脏,所以,刚一窃取政权,就密令将参与毒贩的全部处死。毒贩们做梦也没想到,为共产党出了力,不但不奖赏,还要吃枪子儿。刑场上,众毒贩大喊“冤枉”!行刑者冷冷抛出几句话:“别喊了,喊也没用。冤枉啥?贩卖毒品害人,犯的不就是死罪吗?”

老伯讲,在当时军民抗战时期,中共黄克诚领导的八路军三师驻扎在江苏淮阴,他那时就在三师当兵。据他讲,三师在淮阴驻扎七年,与城里的日军“和平共处”,一次仗也没打过。三师的任务不是抗日,而是扩充部队,抢占地盘。期间,曾有国军的一个旅,从安徽淮北急行军六百里到达淮阴,准备突袭城中日军,收复失地。该旅刚抵淮阴,立足未稳,竟遭到“友军”八路军夜袭,被八路军三师包抄围困,打了一天一夜,这支抗日国军官兵全部牺牲在八路军的枪口之下。此杀害同胞、破坏抗战之大罪,却被中共党官倒黑为白,说什么:“日军是反革命,国民党也是反革命,都是革命对象,都得消灭,早消灭晚消灭都一样。”

一九四五年,日本侵略者投降了。一九四九年国军战败,中共胜了。当时老伯美滋滋的想着:幸福生活从此就要开始了!没想到共党大权在手以后,毁人不倦,血雨腥风的政治运动一个连一个,大运动里还夹带着若干小运动。老伯被搅在漩涡里,成了个 “老牌运动员”,在几十场大大小小的运动中,不是他 “运动”人家,便是人家“运动”他,受了不少凌辱,也做过不少糊涂事,造了很多业,最后呢,落了一身病,从头到脚没有好地方。老友给他开玩笑:“我看你除了没有妇科病,别的病都到齐了。”

为了好病,老伯不知跑过多少医院,也曾练过其它气功,但都无济于事,不仅没好病,身上还招来了坏东西,被弄到生命垂危的地步。到了夏季,人家穿着短袖衫还嫌热,他穿着棉袄,围着火炉才不冷。夜里睡不着觉,生的,冷的,辣的,一概不敢吃。

一九九六年七月十六日,是老伯命运的转折点。那天早上,他起床后,想去街面上走走。走到离家不远的一个政府大院,看到里边有好多人在炼功,临街挂着《法轮功简介》,上前一看,觉的很好,当时就想学。他发现有个邻居也在那儿炼功,回家问邻居:“像我这样的能炼功吗?”邻居说:“谁都可以炼,但精神病人、危重病人不能進场。”他心想,不叫進场,我就在后边学。

次日早上,老伯就站在炼功场后面,跟着辅导员炼动作。说来真是神奇,他才炼了两天,就把棉衣脱掉了,身上的浮肿消了不少,走路轻快了。炼到第五天,他感觉饿,一气吃了五个桃,心里那个高兴啊,就别提啦(好多年了,没敢吃过水果)!“这功真好,我就炼这个功了。”

于是,老伯请了《转法轮》,每天晚上参加集体学法。他真学实修,心性提高快,身体变化很大。四十天后,学员们在学法点集体看师父的讲法录像,看完九讲录像,交流心得体会。他谈到大法的神奇,师父的慈悲,感激不已。谈完体会,年届古稀的他,走到一边的空地上,展臂舒身,腾空一跃,打了个漂亮的“旋风脚”。他与同修分享修炼的喜悦,证实着大法的超常。

九九年七月风云突变,邪党疯狂打压法轮功,而很多世人不明真相面临着为邪灵陪葬的险境。为了让人们明白真相,老伯买了一辆电动三轮,专门用于去乡下农村送真相福音。他每天带着干粮和开水,早出晚归,风雨无阻。

有一次,他在地头给一名正在播种的瘦弱老农讲真相。那人听了一会儿,劝他:“您是老干部,工资一个顶几个,这么大年纪了,跑出来受这苦,还有危险性,在家里享福多好啊!”他说:“大兄弟,我知道你是个善良人,为我好。可是,共产党坏事干绝,天要收它。打个比方吧,它是一个大厦,乡亲们都在大厦里面,睡着了,你也在里面睡着了。如今这个大厦已经腐朽透顶,随时都会倒塌,我在外边看的一清二楚,那你说,我是赶快把你喊醒好呢?还是看见只当没看见,只顾自个享福好呢?”那老农听罢,连连点头,朝老伯竖起了大拇指。

几年下来,方圆三十多里以内的每个村庄,都留下了老伯的身影。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