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到了不精進的根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五月十五日】虽然得法多年了,但修的很不精進,甚至差点误在人中出不来,实在愧对师尊的慈悲救度。借与同修交流的机会,重点说说我的不足之处和人心,以曝光邪恶同时,也警醒或许与我有相似之处的同修。

一、显示心

因为是个女孩,从小被重男轻女的爷爷奶奶不喜欢,受到许多的白眼和漠视,从而产生了一些自卑的心。生活贫苦,父母每天起早贪黑,我基本上是自己一个人在野地里晃荡大的。白天村里人都去生产队上工了,一个人走在空空的胡同里,听着咯咯哒,咯咯哒的鸡叫声;盯着地上透过枝叶洒下的斑驳稀碎的光影;肚子里又饥饿难忍,小小的心里就深深的感受到一种强烈的孤单和寂寞……这种从小形成的心理和观念派生成了一种求关注的心――表现出来就是爱听表扬的话,喜欢得到别人的赞同,非常想得到别人的认可等等,其实就是变异的求名的心。感觉自己苦日子过怕了,产生了追求常人美好生活的执著,想让自己过人人羡慕的生活。这种观念形成的久且深……由它产生出的显示心和妒嫉心太“自然而然”了,让我一直没有察觉没有重视,甚至一度还认为自己没有妒嫉心。

因为没有认识到这些从小形成的变异的心理和观念,所以得法这几年就陷入到一个坏循环里,常常是越想出“好心”“办好事”从而得到别人的恭维、赞扬,就越是遭遇误会,被人误解,越是被人讨厌,自己还不悟,误在这种怪圈里出不来,归咎为自己“命不好”。一颗人心被带动着,痛苦、挣扎、强忍,只以为是自己的魔难,却没有认清其背后的人心和观念。

师父说:“在常人中放不下的心,都得让你放下。所有的执著心,只要你有,就得在各种环境中把它磨掉。”[1]师父给我安排了一次次的机会,我却没有认清它。我这个求恭维、求关注、爱显示的心处处事事都能体现出来,说话、办事、自觉不自觉的经常被它带动。

今天曝光出来,我要坚决去掉它,用“真、善、忍”佛法涤荡身心,彻底把这些不好的观念挖根清除。

二、党文化

同修打电话同我“诉苦”,我认为应该交流一下以帮助同修。结果,见面还未交流,同修就归正了自己。我交流了自己的一些问题,同修指出我有党文化。起初我很震惊,因为自我感觉是很恨中共和共产邪灵的,它们迫害正法和大法弟子,自己怎么会有党文化呢?同修指出我未看《九评》。

确实,由于我从小心地柔软且胆小,见不得可怜的人和事,更看不了血腥的东西。邪党影视中严刑拷打“地下党”和所谓“抗日”的血淋淋的镜头对我造成了很大的心理冲击,以至于我对中华近现代史产生了排斥,不愿学习、了解那段历史,总觉的那是一段非常残忍、血腥、混乱的时代。《九评共产党》刚拿到时,一翻书“正好”就看到了共产党的发家史,近现代国共史,长期的惯性思维观念让我不太想看这些历史。往后翻,又“正好”看到文革、中共残暴杀人史……好多血淋淋的事实,一下子心中惊惧,不忍,于是放下书,再没看过。

想着自己那么讨厌、恨共产党,肯定没有党文化。这种“想当然”阻止了我看完整本书。也让我不自知的留存了从小到大接受到的邪党文化和意识。其实这根本是邪党因素在害怕这本书,它狡诈的利用了我性格上的弱点让我自以为和想当然,从而狡猾的隐藏在我空间场中。

邪党的东西害怕正法,阻挡大法弟子精進实修。这些残留的邪党因素就不时出来干扰我,让我一次次陷入精進―懈怠―再精進―懒惰―想精進―又拖沓这样的怪圈循环中,而找不到根本原因。

这哪里是去帮助同修啊,分明是师父安排的让同修来帮我的(合十,感谢二位同修)。悟到这些我回来后,就好好的听《九评》,彻底清除邪党文化,赶快精進起来。

三、真修、实修

做了清除党文化的努力后,再学法,突然意识到自己没有完全做到真修、实修。邪党文化里的圆滑处事、自欺欺人,掩耳盗铃式的规避矛盾,居然也隐蔽在我的学法修炼中。学法时,内心深处会有:我学了法了,以后我会有好的去处,会成神成佛,得好的结果……虽然这是修炼的目地,但我带有一丝有求这种结果的欢喜心在里面,不是纯净的去同化法,溶于法;做了一点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事,就不自觉的冒出:我做了这些事,应该有福报吧,得长功吧……这基点还是为私为我,不是真正的“善”,不是慈悲众生。

写到这里,才真切感觉自己又蜕了一层壳,那些残余隐藏的欢喜心和有求心没有了,生出一种真正无私无我的慈悲,为众生着急,看众生可怜。以后更要好好学法修炼,助师正法,多救度共产邪灵迫害下苦难深重的众生。

以上只是自己的一点认识,还有许多我没有找出的,不在法上的执著和观念,希望各位同修不辞辛苦,多多帮助我指出,清除。感激师尊的慈悲救度,感谢各位同修的帮助!谢谢!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