患子宫癌晚期 信大法绝处逢生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五月十四日】我母亲是河南的一个农村妇女,今年七十五岁。三年前,母亲患子宫癌晚期,做了子宫切除手术,手术后没做化疗。母亲不识字,不知道自己得的是绝症,再加上她一辈子性格大大咧咧的,什么事都不在乎,也没把自己的病当回事,家里地里活儿啥都干,闲着没事时,跟村里人打麻将。

我婆婆和几个婆姨、婆舅修炼法轮大法,我明白真相,为了母亲的健康平安,就让她经常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可是母亲没当回事,心里也不是多相信。就这样,两、三年过去了,母亲身体没什么不适,无忧无虑的生活着。

去年十月,我母亲突然出现病状,浑身无力,下身流出腥臭的脏东西。我专程从外地赶回来,陪母亲到县城医院检查,检查结果吓我一跳:母亲腹部又长了一个恶性肿瘤,瘤子很大,并且已经溃烂,下身流出的脏东西就是这瘤子溃烂的结果。母亲的生命已進入倒计时,又因肿瘤做过一次手术、年纪太大,医生说不能再做手术,就采取了保守治疗,吃药,输液。治了一段时间,没什么疗效,母亲脸色越来越苍白,身上越来越乏力。

这时候,医生建议化疗。听了医生的建议,我很犹豫。我知道,化疗有严重的副作用,对人体的杀伤力很大。远门亲戚和熟人中有一些这方面的例子,有几个病人化疗后,身体被迅速摧垮,加速了死亡。可是呢,如不做化疗,等于没做最大的努力,没尽到做子女的责任。化疗与否,一时难下决心。因当时已经到了腊月底,该过年了,只好等过了年再作定夺。

过了中国新年,我和父亲商议。父亲说,医生叫化疗就化疗吧。你母亲辛苦操劳一辈子,为她多花几个钱,好不好病,听天由命,咱算尽力了,不遗憾了。我看父亲这样说,只好同意化疗。

为了减少父亲的压力,我告诉父亲:花钱的事您不用操心,无论花多少,不叫您出,也不叫姐弟们出,由我承担,您年纪这么大了,保重好自己的身体就行了。这时候,母亲的症状一直在加重,脏东西流的更多,每天需要换两、三卷卫生纸,家里弥漫着浓浓的腥臭味。

于是,我们来到市医院化疗,我们家离市医院很近,上午化疗,化疗后回家休息、吃住。化疗一周,没见疗效,母亲的身体更加虚弱,什么都不想吃,也吃不下去,心里难受,光想呕吐,严重时简直受不了了。我心里很难过,愁的睡不着觉,身体很快瘦下来,父亲也唉声叹气的,不知道如何是好?

就在我们忧心困顿的时候,我的几个婆姨娘、婆舅来看望母亲,给母亲带来了李洪志大师的讲法录音、录像,还有上边印着“法轮大法好”的护身符,叫母亲听一听,看一看,闲暇时多念几遍“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父亲很高兴,也叫母亲多听、多看、多念,说:“只有好处,没有坏处。我也跟你一起看,一起听。”母亲也感到这回自己的病不轻,知道亲戚们都是为她好,表示愿意听,愿意看。

就这样,母亲一边化疗,一边看录像,听录音。过了一个月做体检,医生很惊喜,说母亲腹中的瘤子只有一个小豆粒那么大了。这么好的化疗效果,他还从来没见过。医生还以为是他治疗的效果呢,我和父母亲心里都明白,怕医生不高兴,我们没有告诉他真相:是李大师帮我的母亲绝处逢生。

在我母亲治疗期间,婆婆在外地,经常打电话用隐语叮嘱母亲要多念那“两句话”,两个姨娘又几次来家里看望母亲,给她送来了她爱吃的食品、水果,安慰她。母亲感激不尽,自己的亲生儿女都不太关心她化疗,有的连问都不问,有的送两、三千元钱就不再管了,连个电话都不打。还是修大法的人善良,父亲也很感激,称赞大法好,感谢她们。姨娘说:“这是我们的师父慈悲,是大法的威力大。应该感谢我们的师父,感谢李大师。”父亲说:“对!感谢李大师!”

如今,李大师的生日就要来临了。大师救了我母亲一命,让我们全家感激不尽。借明慧网一角,我代表父母亲和全家,恭祝李大师生日快乐!向李大师表示最虔诚的敬意!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