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庆祝513】全切的乳房长起来了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五月十三日】当一个人从高高的山崖上跌落,遍体鳞伤却无处求助时,会是什么感受?一九九四年四月,当医生把乳腺癌的诊断书拿给我时,我的心中便是这样的万般绝望。

漂泊的孤舟找到归航的路

一九九三年四月,一身是病、年仅四十六岁的我,因无力支撑,不得不提前十年从单位病退,本想在家好好治病、调养,颐养天年,怎知又得了这样的绝症。

教授医生说必须马上手术。实在别无选择,我只能听从医生的安排上手术台。医生把肿瘤切下来,用了四个小时的时间,進行了四次切片、做完病理检查分析后,马上决定将我由局部麻醉转全麻,做了乳腺癌根除术。手术包括整个乳房、胸大肌、胸小肌、腋窝及锁骨下淋巴结的整个切除。就这样,整个的胸大小肌、右乳、腋下右侧身体皮肤和骨头之间的肌肉等组织被全部刮掉,从我瘦小的身体上刮下了一脸盆的肌肉、肉皮等组织,刀口二十二公分。手术从下午一点進手术室到晚九点把我推出了手术室,时间一共持续八个小时。

原以为做了手术,身体应该会好些了吧。然而希望无情的破灭了。术后,薄薄的皮肤和刮光的肋骨之间无法愈合,每天都要抽积水,还要注射化疗药物,手术后肉体与精神的双重痛苦,加上原来的十几种疾病的折磨,经常觉的承受力到了极限。我想要离开这个痛苦的人世,心又不甘,感觉自己就象一片深秋的落叶不知飘往何处。

一九九六年八月,正当我在病痛折磨中苦苦挣扎的时候,楼下的大姐介绍我去附近的法轮功义务教功炼功点看李洪志师父在广州讲法的录像。因我在单位长期从事政治工作,形成了固执己见的工作作风,不会轻易去接受别人的东西。一开始听课的时候,思想上很抵触,认为自己学过多种气功没有起一点作用,这功还会有什么不一样吗?或许是心态的原因,第一天根本没听進去几句,第二天因为有事很早就走了,第三天因为座位离的远,心也不静,也没有听清楚讲的什么内容。

第四天,我早早的就坐到了第一排,这节课师父讲到“玄关”的问题,我不但觉的新奇,而且不知不觉中被师父言简意赅而奥秘深邃的讲法吸引住了,越听越认真:这位气功师怎么知道那么多呢?和别的气功师讲的都不一样。这样我连续听完了九讲录像,心里震撼不已。九讲录像班结束后,我从炼功点捧回一本《转法轮》和一套师父的法像及法轮图形,虔心的走入了修炼的行列。

自炼功之日起,我丢掉了所有的药及多年离不开的药罐子,丢掉了治病用的所有仪器。刚买了不到两个月的一千七百元的频谱仪毫不犹豫的送给了别人。为了让我的病好、放松心情,家人专门花了四万多元买的卡拉OK设备,自此再没动过它。

我不懈的学法炼功,身心每天都有变化,神奇的事儿一桩接一桩。刚开始到炼功点炼功时,我怕走路会有困难,出门时就想鞋下面有个滑轮就好了,立刻感到脚下轮子往前滑,腰部象有人在推着我往前走。到了炼功点,炼第二套功法抱轮四十五分钟,一点没感到累。炼第五套功法神通加持法时胳膊一伸就感到两手掌心、小腹部位和胸部的手术部位共有四个法轮在转,刀口处的法轮是立体的转。几天后,感到身体里又有上百的法轮在转。我知道这是师父用法轮在给我调整身体。

很快,几十年工作狂式的拼命工作积攒下的偏头疼、心跳过缓、心房颤、血压过低、血小板减少、严重贫血、眼角膜炎、青光眼、静脉曲张、类风湿、附件炎、左肾功能衰竭等十几种疾病不翼而飞,真正体会到了无病一身轻的感觉,身体轻飘飘的,舒服极了。

炼功后,我脸上的雀斑、蝴蝶斑也神奇的消失了,脸色由又黄又暗变的白里透红,和同龄人相比要年轻的多。

我认真的炼功学法,越学越感到大法博大精深,奥妙无穷。越学越为自己找到了生命的归宿感到欣慰。得法后,我慢慢的淡泊了世间名利,什么功名利禄通通视为过眼烟云,真把它都看淡了。修炼法轮功以前,我的一位同事缠着我借他二十万元,说只要做一笔生意,一个月后连本带利归还。我为他借到了钱。但是跟他做生意的同伴被别人骗了,同伴逃到香港去了。同事还不了钱,觉的没办法面对,也跑了。留下的这笔债,对我们这个工薪家庭来说,简直是天文数字。但得法后的我,明白什么事都是有定数的,发生这么大的事,也是有原因的。我不再忿忿不平,和家人拿出所有积蓄,当掉了金银首饰,不够的又向亲戚借了一些,连本带利共计二十二万还清了所有借款。

有一天炼静功,我突然发自内心的彻悟:万事皆有因缘,炼功人遇到的一切都是好事,别人欠钱不还是好事,丢了东西是好事,被打骂是好事,不要大房子住小房子是好事等等,修了大法全是好事。大法使我几十年来浸泡在尘世大染缸中追名逐利、躁动不安的心变的宁静、平和,我这漂泊已久的孤舟终于找到了人生归航的路。

全切的乳房长起来了

自我得法起,在心性不断提高的同时,师父一直在帮我调整身体,净化身体。最神奇的,莫过于一九九四年做手术已切除的右乳逐渐长起来了。

记得修炼之前,因为手术时大量的麻醉药物注入体内,刀口处没有任何疼痛感。一九九五年我回北方老家过年,冬天室外温度零下十几度,房内零下几度,别人都穿着大棉衣,我穿一件毛衣也不知道冷,整个身体在炼功前一直是麻木的。

炼功后,师父专门打出法轮在刀口处给我调整,我还看到师父的法身给我接筋络、经络,动作很轻柔,渐渐的,刀口周围的肌肉有疼痛感了,割去的疼感神经开始复苏了。

因手术后腹部韧带松弛,造成我右小腿内侧静脉曲张。当时看到报纸上说北方某市一家医院能治疗,到了那里,其实也只是在膝盖处让两根筋死了。这样静脉是不曲张了,后来却变成了右腿比左腿粗很多,而且右腿也越来越没劲,肩胛骨和膝盖关节也经常疼的厉害。得法后,我天目看到,师父将我膝盖下的两根死了的筋络接好了;又把我体内腹部、骨头上的韧带连起来;还把我全身割断的筋络一根根连接、拉长,有时拽的力量非常大,有时身上象压了千万斤钢铁往下坠,有时又拽着往起飘……有时候,我的天目能看到一点点,绝大部份的时候是根本看不到的。二十多年来,师父从没间断过为我疏通全身筋络。

师父说:“当然还不只是法轮,我们要给你身体下上许许多多的机能、机制,都连带着法轮是自动运转、自动演化的。”[1]

我对此感受很深。多年来,内在的卯酉周天带动着内在的机制在体内不停的转,外在的气机连带着法轮、周天带动着整个身体日夜不停的转。开始是上百个法轮给我调整身体,以后只有一个法轮在我的身上转,内外的机翻转从头发根到手指尖、脚趾尖、到指甲缝,从头到脚、五官、胸腔、腹腔到会阴以下,颈椎到尾椎以下,两胳膊,两腿,全身无处不及。开始是局部的一处一处的转,有时又麻又疼,有时疼的钻心,旋转的速度转一圈就一瞬间。二十几年来,我的身体一直就是在翻江倒海的转,就是睡觉也在翻江倒海的转。

几年后,右侧胸大小肌处原来绷得紧紧的整个的皮肤慢慢松弛了。又过了一段时间,一个乳房雏形长出来了,而且在缓慢的增大。有一天,觉的有心窝了,能找到膻中穴的位置了,右腋下通向背部的地方也长出了肌肉,胳膊、手提东西有劲了。二十多年没有感觉的右侧身体,明显感到长出来了,和左侧上身身体可以平衡了。目前整个胸大肌已经基本饱满了。这极其超常的现象,是现代医学绝对无法解释的,谁知道了都啧啧称奇:不可思议!法轮功太神了!这就是法轮大法造就的现代神话!大法师父缔造的神奇!

一九九七年过大年,我们单位召开全体职工团拜会餐,我身着一件紫红色长呢子外套,穿着高筒皮靴,快快乐乐的到场了。大家看到了我身体变的这么好,都围着问我原因,第二天就有几十个人跑到公园学功去了。当年得了法的,有不少的家庭后来福报连连,这里不再赘述。九九年迫害发生以后,虽然其中有些人因为害怕没炼了,但他们的心里象明镜似的,他们都说:好不好,还用着别人说,我们自己清楚着呢。

因为我身体的巨大变化,我们家的亲戚、朋友有一百多人陆续走入了大法修炼,大法在他们身上也展现了神奇:我母亲原不识字,得法半年后就可以通读《转法轮》;丈夫的弟弟炼功没几天,驼的背就直了,酒也不喝了,烟也戒了……

当年和我一起同住一个病房的癌症病友们,都早已先后离开人世。而我,不仅活着,而且健康、充满活力。如今已七十多岁的我,皮肤嫩白,很光滑,比年轻姑娘化了妆还好看自然,大家都说看上去只有四、五十岁。

去年秋天,我和丈夫回了一趟故乡,老同学们见到我们交口称赞说:今天可看到真实的法轮功了,法轮功好不好,看到他们两个人就清楚了。我拿出准备好的真相资料和真相护身符送给他们,大家都愉快的接受,当场就有人表态要学功。

如果不是大法慈悲救度,我恐怕早已不在人世,是大法救度了我,是大法给予了我今天一切的一切,我会万分珍惜这千载难逢的万古圣缘,坚修大法到底!也希望所有还在受中共谎言蒙蔽的世人能早日明白真相,拥有美好的未来!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