层层去怕心 感悟到另一物质环境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五月十二日】怕与否,是神人两重天,当我层层去了怕心之后,深深感悟到了另一种物质环境,让我進一步懂得了修炼的内涵。

二零零一年,我退休了,开始买电脑等设备做大法真相资料,同修们出去发资料。一同修被绑架,出来后,她叫我换手机,我无知无畏不以为然,认为她是怕心。她只好告诉我,她的手机和电脑都被警察抄走了。我一下怕心起来了,尽快处理了手机,出门总要东张西望,结果发现有人蹲坑,我走他走,我停他停。一天,我正炼功时,师父的法打给我“精神和物质是一性的”[1],我似乎明白了其中的涵义,正念清除头脑中怕的物质。一时间清醒了,精神就带动了物质环境的改变,环境就不是那样了,我也变得坦然了,不怕了,我照样每星期大包大包的把资料送出去发。

后来,又一同修家被抄了。气氛又紧张起来,我又被带动,急忙把东西收了,打算暂停做资料。这时,有同修来说要二百份资料,包括劝善信等。我很为难,又生出了怕心,表示不想再做。同修就说:这是你的责任。我想想也是,我就是为这个来在世上的,就勉强同意了,但怕心未减,只好把七台机器都搬到了没人用的车库里去做,没想到,突然就有人来开车库门,又只好搬回家,真是怕什么就来什么。渐渐的在学法中怕心又消失了,做完二百份又接着做。

诉江大潮开始了,要实名控告,我的怕心又上来了。我一家人修炼,会造成多大的损失?越想越害怕!不实名又怕不真,实名又怕万一这样,万一那样,全是怕。在我犹豫当中,丈夫先写了,投递出去了。我问他写了哪里的地址,他说就是我们这儿的,我急了。我该怎么办,我就写另一个地址。到了晚上,师父的讲法出现在脑中“修得执著无一漏”[2],一下清醒了,怕心没了。没想到,我刚写完诉状,打印完毕后,突然一阵发高烧似的,全身无力,头昏,象得了重感冒一样,连拉带吐。我坚持着,到了第二天,拖着沉重的身体去了邮局投递完回家。突然又意识到地址写错了,我又马上返回邮局。我对邮局人员说明要找出信件改错,并大声说是控告江泽民的。对方说,这段时间这类信太多了,目标太大,他们感到压力大。我说:这是好事,功德无量,你们将来会得福报的!我改完回家,心里轻松多了,才意识到,为什么自己一点怕心都没了,在这之前还怕的不行,丈夫还对我说:你就是放不下这身肉,没修好,你要不走这条路,失去的才是真正的生命;你要走了,大不了失去这肉身。我听明白了,又在师父“无漏”法理的加持下,去掉怕心,完成了诉江。

女儿要出国了,她也忙着要诉江,我着急了,怕心又来了。签证办好,机票都买好了,万一有个什么事该怎么办?我极力劝阻女儿,让她走了之后我帮她投递。女儿不同意,认为时间还早,不用等。我就要她退了机票,提前第二天就走。还是不同意。女儿自己写好诉状,第二天就去投递了。我急得一夜睡不着觉,女儿为了出国做了多少准备,多少个“万一”在我心中盘旋。女儿看我这样,就说给我吃个定心丸。她告诉我,全交给师父吧,师父叫走就走,师父叫不走就不走。我知道我这是情,也是怕,情中派生出的怕心。我只好背法放下情,不怕了,也忘了,真交给师父了。等女儿去了几天,才反应过来她诉江了,也没遇到什么事。

这时,同修的案子有消息了,我看到了判决书。上面写着有一对夫妇被她供出来了。我知道说的就是我和丈夫,但我没动心,也不去多想,无怨恨,不去承认它,好象与己无关,这是假相。果真,直到现在没有人来找过我,包括诉江在内。知道符合了法,师父在保护。

可是,自己欢喜心一上来,哥哥打电话来了,说他熟悉的一个警察告诉他,最近你们还是很活跃的。我一下紧张了,好象我做了什么警察都知道。心里就不稳了,忙对哥哥说,有什么见面再说,我挂断电话。接着又有警察给我打电话说:你在那个里面还是很活跃的嘛。我怕心一下又起来了,忙说有什么见面再说就挂了电话。我赶快抓紧时间学法、发正念清理。慢慢的,在法理的指导下,怕心渐渐又消了。后来与警察见面了,他一直都未再提那个事,真的很神奇!

我去国外看女儿,同修对我说,在国外好、环境好,要我就留在那里。我觉的大陆才是最好的环境,要不我的怕心怎么去?我十分欣慰,庆幸自己生在大陆得法。在大陆,我也听到与我有同感的同修说:“对修炼而言,我生在米窝里,为什么要往糠窝里跑。”

怕心就是这样一层层的修去,经历多了,在我思想深处有了一种质的飞跃,感受到怕心不是一种普通意义上的怕,而是实实在在内心中的一种物质环境,它具有选择对应作用。当它作出选择的时候,就会有相应的一个物质环境对应过来。就象《转法轮》书中说的遥视功能那样,当选定一个目标,说出亲戚的名字时,对方的情况、环境就对应过来了,在自己的空间场就看到了;还有那个内外兼修的人,因为他争斗心迟迟不去,就对应出人家来找他比武争斗;当我内心一出怕的物质,马上怕的环境就对应出来了。当我修去了怕,环境就改变了。所以,我们遇到那些危险的环境,都是我们不正的心态招来的,是慈悲的师父将计就计演化出来的假相,是给弟子修炼提升的环境,是重塑神体的机会。如果大家都能明白过来,迫害早就结束了!

个人理解,不妥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澳大利亚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迷中修〉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