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庆祝513】大法恩泽养老院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五月十二日】我今年五十七岁,女,退休工人,修炼法轮大法二十多年了。

“这个大法真是管用!”

公爹曾经两次瘫痪在床,都是听师父讲法,才救了他。最后一次,他吃喝拉撒都不知,儿女们全不认识了。由于公爹已九十岁高龄,晚辈又都有事要做,不能天天侍候在老人身边,儿女们就把他送到了一家私人养老院。

这个养老院服务质量不好,一个低素质的男服务员偷抢公爹听大法师父讲法录音的播放器,被同屋大叔给夺下来还给公爹。公爹在“文化大革命”中挨过批斗,被中共吓破了胆子,所以一有干扰,公爹就吓得不敢听大法师父讲法录音了。本来公爹的生命就是大法延续来的。离开大法半年后,公爹的病情再次复发,尽管一时没有瘫痪,可小脑萎缩引发的痴呆症,一天比一天重。晚上公爹拿着拐杖把养老院的窗玻璃和暖瓶都砸碎了,小便随地尿,一屋的腥臊味。

我就找了另一家服务质量好的养老院,公爹的儿女们都很满意。可是这个养老院不收公公这样的,人家要么收全能自理的,要么收不能自理的,白天、晚上都有人值班看护;就是不要公爹这样半自理、脑袋不好使的,怕不注意走丢了,人家承担不起这个责任。我说:我们花不能自理的钱,让公爹去不能自理区吧。这个养老院领导就答应了。但我提了一个请求:“希望允许公爹能听法轮大法师父的讲法录音,这样他身体才能好。”院领导答应了。

我来到不能自理区的大房间,见到有的老人躺在床上,有的坐在床上,两个服务员正在忙碌着。我对服务组长说:“我公爹以前两次瘫痪在床,都是听法轮大法师父的讲法录音好了。现在公爹不听大法,犯了痴呆症,只要他听大法就能好。”

服务组长不相信,她脑子里都是共产党宣传的那些谎言。我就把法轮功的基本真相讲给她听:天安门自焚是中共导演的骗局;法轮功是教人修真善忍的高德大法,全世界都支持学大法,唯有中共迫害;我修炼法轮功二十多年没有吃一片药,出车祸两次毫发未伤。服务组长半信半疑的说:“要大法真是这么好,叫大家都学!”

我们把公爹带到这个养老院,交上钱,办理好手续已经是很晚了。第二天我去看公爹,服务员和同屋的人都叫苦连天:“你公爹一晚上也没睡觉,胡说胡道的,拿着拐棍把小柜都砸烂了,还要砸电视、砸门,我们这里的所有人一夜都没睡觉。长此下去,这可怎么办?”我不好意思的一一道歉后,赶紧把听大法的播放器插上耳机让公爹听,并告诉服务员:麻烦帮公爹按时打开、关闭播放器。

我再次去养老院的时候,大家都高兴了:“你公爹不闹腾了,消停了。这个大法真是管用。”

大约是第三、四天,公爹说他听不见大法录音了。我试了试,是耳机坏了。我就问房间的其他人:“你们愿意不愿意听大法录音?”他们都说愿意。我说:“这是佛法的根本,只要你们能听進去,按照真、善、忍去做,你们都有希望健康。”我把录音外放,把声音调到最大,大家都聚精会神的听。我还送给他们每个人一个真相护身符,告诉他们有空就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结果不久,奇迹一个个的发生了。

瘫痪的老张能走了

老张,六十六岁,一年前身体不舒服,妻子陪他到医院治疗,结果被医院治的瘫痪了。老张本来是走進医院的,出院时是儿子背出来的。回家后,妻子侍候不了,儿子又上班,就把他送進了养老院。

老张最怕蛇。有一天服务员把他搬弄到院子里晒太阳,眼看着一条大蛇爬了过来,他吓得汗毛都竖起来了,也挪不动腿,就是蛇爬到自己身上也没有能力躲开。

老张听大法的时候,总是坐在床上认真听,从不躺着。一个月后,老张就能走路了,大小便也能自理了,能到处蹓跶了。后来老张申请不再住集体宿舍,自己住在一个小房间。我就给他复制了一个大法师父讲法录音的内存卡,放在他自己的播放器上。他不再听评书,而是一心听大法。

老张自从進了养老院,妻子、儿子很少去看望他,他神情非常低落。老张听大法后,身体一天好过一天,妻子和儿子也看到了希望,就经常去看望他。过年、过节还把他接回家里住一段时间。老张的妻子信道教。一天她见到我说:“我现在什么也不信了,就信大法。我天天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是大法救了俺家老张。”并告诉我:“老张把挂在脖子上的真相护身符拿下来挂在我们家的墙上。”

老张还帮助传播大法救人。他拿着播放器与另一位不能走路的姚大叔一起听大法。这位姚大叔也很有佛缘,很快就能走路了,比老张恢复的还要快。他恢复健康后回老家了,还能去赶集了。

姚大叔不仅给孩子们减轻了负担,还能帮孩子们干活了。多日后,这位姚大叔又返回养老院,他已经放不下大法了。他请求老张把播放大法的播放器给自己拿回家听听。老张就把我给他复制的内存卡送给了他,并建议他去买个播放器插上内存卡就可以听了。姚大叔高兴的买了播放器回老家听大法去了。

老张把这事说给我听后,我也挺高兴。我就又给老张复制了一个装有大法录音的内存卡。

苦命爷俩得到大法恩赐

老潘,六十二岁。几年前因车祸被铲车铲断了一条腿,不能干活了。妻子跟他离了婚。因身心受到了双重打击,老潘精神不正常了,说话颠三倒四的,大小便经常拉在裤子里。没结婚的儿子把他送到了养老院。

老潘的老父亲瘫痪在床,不能正常進食,并失去了语言能力。儿女把老老潘也送進了养老院,与儿子老潘邻床。

就是这么一对苦命的爷俩,也得到了法轮大法的恩赐。大概是在听大法后的一个月左右,一天服务员兴奋的说:“老潘不往裤子里拉屎了,知道去厕所了!”大家这才知道他精神正常了,而且说话也正常了。老潘恢复正常后,说话还挺幽默风趣的。我每次去养老院的时候,他总是高兴的喊:“我的亲姐姐来了!”

老老潘瘫痪多年,两腿、两手都僵直,吃饭时,服务员把饭送到他嘴里才吃,即使搭在嘴皮子上,他也不会往嘴里收一收。尽管他不说不道的,也听到了大法师父慈悲的声音,也在大法中受益了。

一天,我给公爹送好吃的,就分给同屋的人吃。当我抓了一些分给老老潘时,把一些放在小橱柜上,一些往他嘴里喂。只听他说:“不用你,我自己拿。”我以为听错了,就问他:“大叔,你说什么?”他又重复了一遍。大家都惊奇了:“老老潘会说话了!从来没听见过他说话!”我说:“大叔,你起来吧!”他就一点一点的用手摁着床坐起来了,手里拿着东西自己往嘴里送。

服务组长高兴的说:“是不是你身上有能量,要不怎么会这样?”我说:“这是大法的威力。”

托大法的福啊!

大老陈年轻时妻子病故,唯一的儿子在外地上班。前几年大老陈脑子长了个瘤子,导致他不能走路,脑子也不好用,大小便没有意识,他经常穿着服务员给他穿的纸尿裤跪在床上爬来爬去的,有时还爬到小橱柜上。

大老陈静静的听了大法后,能慢慢走着去厕所了,不用穿纸尿裤了,也不用服务员喂饭了,而是自己坐在床边吃,还能和大家正常聊天了。托大法的福啊!

二老陈在养老院自理区住了两三年,后来尿不出尿来,去医院检查是前列腺炎。住院也没治好,医生给他插上导尿管,转到养老院不能自理区。

二老陈到不能自理区的第一个晚上,是服务组长值班,不知怎么搞的,导尿管不好用了,二老陈叫尿憋的双手抓墙、捶墙,不时的喊服务组长给他看看导尿管滴不滴尿,弄得服务组长一夜没休息。

第二天,二老陈幸运的听到了大法师父慈悲的声音,不知怎的,他一把拽下导尿管,结果小便通畅了,再也不痛苦了,医院治不好的前列腺炎就这样好了。大法师父太慈悲了!

“法轮大法是个宝!”

老林叔八十五岁了,半身不遂。因他老伴也有病,在家里时,儿女们花高价请了个保姆。一辈子精打细算的老林叔,一时也不让保姆闲着,让保姆做这做那的。老林叔说花了那么多钱不能白花,结果把保姆累跑了。因为他太自私,保姆都不好请。没办法,儿女们把他送到了养老院。

刚来的时候,大家都在聚精会神的听大法,老林叔就嚷着不让听,说影响他睡觉。我就给他讲真相。他说:“法轮功这么好,为什么你们师父跑到美国去了?” 我说:“大法师父一九九五年受邀请到法国去讲法,从此以后开始在国外讲法。现在整个人类道德大滑坡,应该提升道德。法轮大法是高德大法,不光中国人要学,外国人也要学;不光东方人要学,西方人也要学,全世界都应该学大法。一九九九年共产党迫害的法轮功,大法师父是一九九五年被聘请去国外讲法的,那怎么能说是跑去了呢?你听共产党的能叫它骗死!全世界都支持学大法,唯有共产党制造谎言搞迫害。”

老林叔又问:“法轮功现在有多少国家在学?”我说:“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他不再抵触大法了,开始聚精会神的听。

老林叔听明白了大法是教人重德行善的,但他强烈的自私一时改不了,比如:他是半身不遂,拄着拐棍能慢慢去厕所大小便。可他看到花一样多的钱,服务员侍候别人大小便的时候,他心里就不平衡。有一天,他拉尿在床上,看到服务员忙着给他收拾时,他心里平衡了,自言自语道:“这下我可不吃亏了。”把服务员气得够呛。

有一次,我买了香蕉挨个分,我看到老林叔那里有香蕉就没有给他。他看着我分的香蕉又大又好,就伸着手说:“我也要!”我说:“叔,等把你的吃完了,以后我再给你补上,你那些别烂了。”后来我真的给他补上了。服务员都看不下去了,说:“老林太自私了,以后你不要给他。他们晚上都来偷你公公的好东西吃。”

我没有生气,而是平和的告诉老林叔他们:“大法是教人按真、善、忍做好人的,要想好病就得按这个标准去做,做不到,病就好不了。”后来老林叔不再做一些过分的事,尽量按大法的要求做,强烈的自私有所收敛,也不再经常打电话骚扰他儿子嚷着回家了。服务员高兴的说:“老林大叔的脾气好多了!”

那天,老林叔高兴的对我说:“闺女,我的眼原来看东西模糊,现在好多了。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个宝!”

“全世界都学大法,天下无纷争!”

有一次公爹跌了一跤,把头磕破了,养老院晚上打电话告诉我们。我放心不下公爹,就想让丈夫陪我去,丈夫不肯去,非要等到明天去。我就准备自己去。丈夫脾气很暴躁,他火了,粗话、脏话都朝我发过来,还打了我。我不明白去看他爹他为什么要发那么大的脾气?当时我心里很委屈。想到我是修炼人,不能和他一般见识。公爹九十岁的人了,我还是很牵挂,不顾丈夫的反对,还是黑灯瞎火的去了养老院。看到公爹头上有纱布,精神挺好,就放心了。公爹感动的哭了:“这么晚了你还来看我,我这个儿媳妇这么孝顺,我再活十年,活到一百岁。让大法保护我的好儿媳妇吧!”临走时我嘱咐公爹:“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后来公爹对服务员说:“我这个小儿媳妇太孝顺了(丈夫的哥嫂不管公婆),我活一百岁也不行,得活到一百二十岁。”公爹的头磕了两个窟窿,两三天就愈合了。大家都感到神奇。

后来一个弱智大姐,被开水烫烂了腿,敷药也不好,服务组长坐在她身边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结果不久她的腿伤就好了。

我每次去养老院,大家都发自内心的高兴。服务员说:“你看你的人缘有多好,别说他们高兴,你一来我们心里都亮堂,就想笑,就是你带的场好。你大姑姐其实也挺漂亮的,但是就看着你更漂亮,气质也好,穿的衣服也好,人品更好,没有不好的地方。”

这里的多数老人,一般都是一个月家里人来看望一次;有的一年也看不上几次;还有的送到养老院后只寄钱,不来人。这些老人都很希望得到亲情的温暖。我很同情他们,把他们都当作我的亲人。我对服务员说:“如果这里谁的卫生纸没有了,洗衣粉没有了,就用我公公的。”因为公爹的日用品都是我买。

有一天,一个老叔问服务员:“今天是几号了?”我看到他们这里没有日历表,就自己掏钱给他们买了既有阳历和黄历,又有星期和时间的座钟给他们放在桌子上;还给他们每个人都买了个小挠,挠痒痒,还给他们买了兜子挂在胸前,避免老人吃饭时脏了衣服。

看到服务员又脏又累的,我就经常自己掏钱给她们买套袖、一次性口罩、一次性手套(养老院发的不够用)及其它。她们都很感谢。我说:“我学大法二十多年没吃一片药,省下的医药费也用不完,你们就感谢大法吧!你们也是大法的受益者。”她们说:“我们也天天跟着听大法,也天天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有一次,我去养老院,给公爹挠完痒痒后,又往公爹嘴里喂好吃的。一位老人竖起大拇指说:“你是最棒的!做的棒棒的,不是一天两天的,始终如一。你这样的儿媳妇天底下难找。闺女啊,我真愿意看你,真愿看,你是笑面。我的儿媳如果能象你这样就好了!”我说:“不是我好,是大法好。我师父让我们对谁都好,何况家人。叫你儿媳也学大法吧,她要学大法会比我做的更好!”老人说:“瞧你叫爸爸叫的真甜,都希望老人早点死,哪有你这样希望老人活个大岁数的?就是大法好啊!”

服务组长对来看望一个老人的家属说:“这里哪有一个儿媳妇经常来看望公公的?还经常拿东西来分给其他人吃,从不计较。她是学大法的,不佩服不行!”服务组长对我说:“你一定能修成正果!你家几代人有福了。全世界都学大法,天下无纷争!”

因为篇幅有限,就向师父汇报到此。其实我还有很多很多的修炼体会要和师父汇报,因为那都是师父慈悲度化我的结果。比如我用从大法修炼中悟到的法理和修出的慈悲善解了长辈们结下的种种冤仇,现在他们都相继得法,并在大法中受益。其中曾与我母亲结过冤仇的三叔说我:“如果学大法的人都能象你这样,全社会都应该学大法!”舅婆村的人说:“提起你,我们这南中北村的人都知道你好,好事传千里!”

是大法重塑了我。如果不是在乱世中无比幸运的遇到伟大的师父和大法,曾经自私自利的我,随着社会道德的下滑,不知会沦丧到什么样?感谢恩师和大法造就了健康、美丽、善良、自信的我!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5/12/【庆祝513】大法恩泽养老院-386442.html